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竟然监视她? ...

  •   千乐换了一身衣服,带上为数不多的行李,像是小偷一般向后门走去,到了后门才发现这里居然有两个彪形大汉把守,她心里将卿子衿狠狠问候了一番,才小心翼翼地离开。
      
      一边走,一边警惕四周,走到一处偏僻处,听到一阵微弱的小狗叫声,她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正巧看见一只小狗从墙角的洞爬了出去。
      
      那洞不大不小,刚刚能够容纳一个大人爬过去,千乐有些纠结地看着它。
      
      自己已经将这府上前前后后摸了个遍,怕是除了这狗洞,再没有别的出口。只是,爬狗洞这种事,传出去还真是太丢人了。可如今所有的门,还有可能爬出去的墙都被人看守的死死的,她已别无它法!
      
      千乐握了握拳头,咬了咬牙,终是下定决心,大丈夫尚且能屈能伸,只要她能逃出去,这点儿小事,她便忍了。
      
      她环视一周,走到洞旁,小心翼翼地往外爬。可惜,她的包袱居然卡着她,千乐气呼呼地吹了吹头发,又退了回去,先将包袱递了过去,然后再次往外爬。
      
      “夫人,这是在爬狗洞玩儿?”
      
      那该死的熟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她抬头,便看见卿子衿一脸笑地盯着她。
      
      千乐登时傻掉,这什么情况?他不是出门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还亲眼目睹了她爬狗洞的尴尬事,她不要面儿的吗?谁能告诉她,这种尴尬的情况,她能怎么办?
      
      卿子衿看她垮掉的脸,嘴角勾起,转动着椅子上的轮子,来到她跟前,伸出手,想要拉她一把,“快起来吧!若是让别人瞧了去,不出一个时辰,大街上便会传个遍。”
      
      千乐瞥了一眼他的手,咬了咬牙,厚着脸皮,自己爬了起来,拍干净衣服上的土,盯着卿子衿,小声嘀咕,“这人怎么阴魂不散。”
      
      孰料,卿子衿将手收回去,脸上没有丝毫尴尬,还回答,“我可不是阴魂不散,只是我办完事刚回来,途径这里,便看到夫人你从这个狗洞爬了出来,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千乐一口气憋在心口,指着他,却最终嘴里挤出来三个字,“你,很好!”
      
      而后,她提起包袱就走。
      
      卿子衿嘴角的笑意扩大,她这样子蛮可爱的,这般想着他眼里都多了一丝柔情,“夫人,你走错方向了,大门在你身后。”
      
      千乐充耳不闻,脚下加快脚步,恨不能插上翅膀飞也似地离开,忽而,她身后一股强大的吸力让她一步也不能向前,千乐懵,“什么情况?啊——”
      
      意外来的猝不及防,千乐被这股吸力吸着飞了起来,这突然的失重,让千乐惊恐不已,“救命——”
      
      啪——
      
      一阵痛意从腿上传来,那失重感消失,而她狼狈地跪在地上,后衣领却被人揪着,她艰难地转头,便看见卿子衿那帅的惨绝人寰的脸,“夫人,小心点,若是不小心摔折了腿,可就跟为夫一样了。”
      
      千乐心里的火气蹭蹭蹭往头上直冒,她真的很想掐死卿子衿,但她做不到啊!就刚刚露这一手,她可以肯定,他分明就是高手,她根本没可能掐到他的脖子。这还真是看不惯他,却又干不掉他,这感觉真窝火。
      
      千乐努力做了几个深呼吸,压下火气,笑嘻嘻,“衿公子,我就是腿麻了,活动活动,我已经没事了。”
      
      这一脸谄媚,让她都鄙视自己,可她又能如何?打又打不过,骂又不敢骂。更可气的是,卿子衿对她的谄媚很是受用。
      
      “哦?既如此,那夫人推我回去吧!”
      
      千乐忍着骂人的冲动,慢吞吞地推着卿子衿回了府,门口的守卫看到她推着卿子衿,在他们二人离开后,看着他们的背影疑惑不已。
      
      一路上两人都是沉默的,千乐推着他进门后,张了几次口,终究是没问出来。卿子衿像是看穿她的心思,“送我去书房。”
      
      千乐微愣,也只是一瞬,便听话地将卿子衿送到了书房。孰料,进了书房,卿子衿自己转着轮椅走到桌子前,便开始看书,压根不理会她。
      
      千乐见他不理自己,悄无声息地离开书房,根本不曾注意到卿子衿在她离开时,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的很深。
      
      出了书房的千乐觉得,没有这便宜夫君的空气,还真是新鲜,她回到婚房,将自己摔进被窝里,一阵抓狂,她不就是想悄悄离开吗?怎么每次都被逮住?这个卿子衿就像是在她身上装了追踪器,总是阴魂不散。
      
      “不行,这样下去,我就真的成为笼中鸟!既然悄悄溜走不可能,那就光明正大地走,老娘休了他,这样,他总不可能再限制我自由了吧!嘻嘻,就这么办!”
      
      与此同时,窗外响起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千乐隐约似乎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她眉头微皱,走了过去,似乎看见一抹残影,她出门走到刚刚传来声响的地方,仔细观察了一番,果然有了发现。
      
      千乐不免气结,想不到,真想不到卿子衿竟然派人监视她,难怪,他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抓到她。
      
      而书房暗卫影一站在卿子衿跟前,满脸羞愧,“公子,对不起,属下无能,被她发现了。”
      
      卿子衿手上的笔一顿,优雅地放下笔,转头看向黑衣人,“怎么发现的?”
      
      影一支支吾吾,“是……夫人……说,说要休了你!属下一惊,不小心,踩到了树枝。”
      
      卿子衿垂眸,“休了我?呵,她也真敢说。”
      
      “公子?夫人说要休了你啊!你怎么……”不意外啊。
      
      卿子衿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兰花,“我并无过错,她要如何休夫?只是,不知大哥这次如此算计我,让我娶了她,也不知安了什么心。”
      
      影一见他走动,脸上多了几分紧张,“公子,你切莫走动,若是……”
      
      “无妨!影一,这几日,大哥那边有何动静?”
      
      “根据探子来报,太子最近很是安分。”
      
      “这倒是奇怪了,太子素来与我不对盘,莫非是因为东芸国公主?”
      
      “公子,听说芸公主是来联姻的,是王上派人送去了联姻书,东芸国才派了一直没嫁出去的芸公主前来。”
      
      “不错,父王今日传召,命我三日后带着千乐进宫,说是邻国芸公主随使者前来,特意点名要见她。”
      
      “公子,据说邻国芸公主也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很是喜欢太子,这指名要见夫人,必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芸公主此次联姻,势必会选择太子,如此一来,你的处境不是更加艰难?”
      
      卿子衿轻笑,“是啊!可是再怎么说,柳贵妃也曾经与我母妃是姐妹,即便她看不惯我,我也不能动她,这是我答应过母妃的。”
      
      “可是公子你忍了这么多年,难道还要继续忍下去吗?”
      
      “柳贵妃现在的势力,我根本不足以与之对抗,甚至我父王要动她都得考虑考虑。不过若是她做的太过分,哪怕破釜沉舟,我也会不死不休。”
      
      ……
      
      千乐发现自己被监视后,不吵不闹,反而安静地回屋,躺下休息。只是,她却是辗转难眠。
      
      人心隔肚皮,她不知卿子衿监视自己意欲何为,但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看来自己想要离开,得另想其他办法。
      
      夜渐深,窗外的小虫子鸣叫声渐渐静了下来,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千乐看着地上霜一样的月光,长舒一口气,喃呢,“若是催眠卿子衿,让他同意放我离开也不错,只是他是个高手,对我戒心又这么重,要想一次成功须得一些迷香辅助才行,看来我得想办法弄点香料。”
      
      打定主意,千乐喜滋滋地睡去。
      
      次日清晨,千乐正做着美梦,“吱呀”一声,她惊醒,紧接着一群丫鬟鱼贯而入,她腾地坐了起来,“你……你们做什么?”
      
      “夫人,公子吩咐,这两日要让你学习礼仪。”
      
      千乐眉头微皱,卿子衿又在搞什么?好端端的干嘛让她学习礼仪?罢了,先看看再说。
      
      “诶?那公子有没有说原因?”
      
      “公子说,过两日,要带你入宫,不管夫人以前是什么样的,现已经嫁入了衿府,这出门可不能丢了脸面,所以特意吩咐奴婢,教夫人礼仪。”
      
      千乐一噎,只觉卿子衿是故意的。不过这倒是个出去弄到香料的好机会,“你叫什么名字?”
      
      一直回话的丫鬟毕恭毕敬,“奴婢明月。”
      
      千乐点头,看一眼她身后的那些丫鬟,那么多人,她肯定是记不住的,便没了让她们一一自我介绍的念头,“那个,你们能不能先出去?我不习惯你们这么多人伺候。”
      
      明月一愣,转瞬吩,咐其他人出去,自己留下,“夫人,公子吩咐过,以后奴婢便是你的贴身丫鬟,伺候你的衣食起居,还有礼仪教导,还望夫人原谅。”
      
      千乐看着她,讪讪一笑,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怕是都赶不走她,妥协,“那好吧!”
      
      明月见她松口连忙准备好洗脸水、衣服、发饰等等,千乐看着那身衣服,一个头两个大,这衣服好看是好看,可以那裙摆太长,拖着裙尾,袖子亦是宽大的广袖,委实不便。
      
      “明月,这衣服看上去华丽大方,可是太不方便了,我能换身吗?”
      
      “夫人,进宫面圣,那是大事,更何况还有外使,必须这么穿,这是规矩。”
      
      千乐语噎,硬着头皮换上衣服,洗了脸,本准备简单的将头发挽起来,却总觉与这衣服太不搭,转念一想,既然让她穿的如此正式,那发式也定然是有要求的,她转头一脸无奈地看向明月。
      
      明月自觉地过来替她盘发,千乐会心一笑,“麻烦了。”
      
      “夫人不必客气,这是奴婢的职责。”
      
      明月在她头上盘着发,捣鼓了大半个时辰,千乐的脖子都快僵了,还没好,她不免有些不耐烦,“明月,还没好吗?”
      
      “戴上这个就好了。”
      
      说着明月拿过步摇,给她戴上,千乐看着镜中的自己,也是吃了一惊,这样子貌似还挺不错。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