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随着一群人出来,围墙外的丧尸闻到味越发兴奋起来,有几个甚至爬过了围墙。
      
      庄青载大叫着躲到陆遏身后去,陆遏一抬手,一道雷电如同鞭子一般将那几头丧尸抽飞过墙头。
      
      白小湖又缩了缩脖子,落到人群后头去,尽量拉开距离。
      
      陆遏就这么带着一群人来到工厂的铁门口,道:“我会在尸群中开出一条道,你们及时跑出去,有人在大路上接应。”
      
      庄青载道:“大哥,你呢?”
      
      陆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淡淡道:“看在你是庄家人的份上,我救你一次,以后你的事都与我无关。”
      
      庄青载张了张嘴,眼眶泛红,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狗。
      
      陆遏却无动于衷,双手微抬,掌心中再度雷光闪烁。
      
      随即,一道细雷劈开了铁门上的锁头,在铁门被外面的丧尸撞开,丧尸潮水般涌入的同时,数道粗壮的雷电从陆遏掌心放出,先投射到空中,再自上而下轰在尸群中。
      
      一道分裂成两道,两道分裂成四道,最后竟然是密密麻麻,直将尸群中劈得一片片倒下,生生劈出一条通道来。
      
      如此狂猛威力,直把人都给看呆了,所有人的脸都被雷电映亮,是一致的震惊和呆愣。
      
      陆遏沉声道:“别愣着!”
      
      庄青载回过神来,忙招呼跟着自己的十几人:“抓紧时间,冲下去!”
      
      一群人连忙跟上他,这些人都是从海城基地来的商队,本身也是见过一些场面的,这会儿卯足了劲,一下子就冲出老远。
      
      白小湖就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跟着一起走?
      
      看看那还在继续劈雷的男人的高大背影,她咽了口口水,心想还是算了吧,自己还是一个人摸索吧,实在不行就无耻点,挖个洞变成原形往里一钻,等到蒙蒙修炼得厉害点自己再出来。若是蒙蒙修炼得不顺利,再另外想办法。
      
      这么想着,她一点点往后退,在男人劈完丧尸前溜了个没影。
      
      跑到工厂的另一处,看不到男人,也看不到那一道道的雷电了,白小湖和小魔鸡才真正活过来一般,白小湖拍着胸口:“吓死我了。”
      
      小魔鸡啾啾附和,白小湖还只是被天雷劈出来的后遗症,而魔族是天生很怕雷电这种邪崇克星。
      
      忽然两个都是一顿,抬头看去,前面拐角处摇摇晃晃走出来一团“黑气”,那显然就是一个“走尸”,只不过被魔气裹得黑浊浊一团,于是在一狐一鸟眼中反而看不清其本来面貌。
      
      白小湖眯了眯眼,摸了摸小魔鸡脑门:“蒙蒙,看你的了!”
      
      蒙蒙啾地一声,兴奋地朝那丧尸扑去,一爪子就撕下来一大片魔气,咕叽一口吞了下去,砸吧一下嘴,哇呜地呸呸两声,十分嫌弃这魔气杂质太多太难吃。
      
      白小湖道:“别挑了,现在只有这种魔气给你吃。”
      
      蒙蒙委屈地啾了一声,飞起来继续撕,继续吞。
      
      那丧尸根本感觉不到小魔鸡的存在,甚至因为它也是一身魔气,将它当成了同类,只朝着白小湖而去,白小湖也不是傻的,见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就带着它转起圈圈来。
      
      一个当起了扯风筝的线,一个在背后这里咬一口哪里撕一下,配合得好不默契。
      
      陆遏在庄青载等人跑出去之后依然将附近丧尸都给劈成一地焦炭,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转身看着空荡荡的工厂,重新走了回去。
      
      来到之前那个仓库里,那几个挟持者的尸体还横陈着,旁边就是庄青载等人接下的绳索,他循着记忆中的位置,找到了最靠墙那几截绳子。
      
      其中有四截,拼凑起来分明是绑着同一个人的双手的,其中两个断口是用刀子生涩粗暴的磨断的,显得参差不齐,另两个断口却断得无比平整光滑,像是用锋利至极的刀子一气呵成切断。
      
      即便是陆遏自己,在双手被紧紧捆绑的情况下,即便手里有这样锋利的刀子,也很难说能够割得这么光滑。
      
      这就有点意思了。
      
      他站起身,走出了仓库,侧耳倾听附近动静,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没过多久,他就看到了那一人一鸟放风筝磨丧尸的画面。
      
      那是一头一级丧尸,整体腐烂得厉害,关节几乎无法弯曲,因而行动十分僵硬迟缓,那个小姑娘轻轻松松地做着诱饵,而令陆遏感到诧异的是,那只黑色的像鸡又像鸟的东西并不需要扑扇翅膀就能飞来飞去,而且它一次次朝丧尸进攻,却并不直接触碰丧尸,而是仿佛从丧尸周围撕扯了什么东西走。
      
      而就是这样的攻击,却令丧尸动作越来越慢,那凶恶的咆哮也越来越迟滞,最后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白小湖眼看着“走尸”身上的魔气被蒙蒙一点点蚕食,变得越来越淡,淡到一定程度,那“走尸”就像失去了动力一般倒了下去。
      
      白小湖大喜,抱着蒙蒙:“成功啦,你吸收了多少魔气,有没有变强很多?”
      
      蒙蒙整个消化不良的样子,蔫蔫地趴在白小湖手上:“呕!啾啾啾!呕!”
      
      白小湖一脸抱歉:“这里的魔气真的这么难吃吗?要不我们换个法子?话说,你们魔族修炼一定要将魔气吃进嘴里吗,不能用其他部位吸收吗?”
      
      蒙蒙小魔鸡整个呆住,它遇到白小湖时才是个成年没多久的鸡,之前也没前辈教它怎么修炼,它都是凭本能地靠吃魔物、吃同族、吃魔气来修炼变强的,难道还能用别的办法吸收魔气吗?
      
      两只面面相觑,都是活了几百岁的存在,然而常识都无比匮乏,宛如智障。
      
      陆遏见那两只又开始嘀嘀咕咕,用不知道什么语言交流,淡淡环胸站在暗处看着,目光从两只的身上转到倒在地上的丧尸身上。
      
      这丧尸算是被解决了吗?
      
      不,没有爆头,身上也没有额外的损伤,它还没“死”!
      
      下一刻,陆遏双眸一眯,只见那丧尸身体抽搐了一下,忽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朝那小姑娘扑了过去。
      
      他手中立即蕴起了雷光。
      
      白小湖听到一声野兽般的咆哮,一道腥臭之风拍来,回头看去,却是那魔气被吸走之后已经到地不起的“走尸”又跳了起来,而且身上的魔气竟比之前更浓!
      
      她一惊,眼看着那东西要抓到她,她身上法衣上的符文一亮,一道白光从符文中弹射而出,将那魔气弥漫的走尸震飞出去,咚的砸在墙上又摔落下来。
      
      陆遏手上的雷光一滞,一向冷峻淡漠的脸上也露出了惊异之色,他看不到那道白光,因此眼前这一幕显得更加古怪。
      
      然后他的表情又缓缓恢复平静,这样就说得通了,这小姑娘为什么能够独自一人穿成这样在外面晃,除了有个奇异的宠物鸟,她身上另有奥妙。
      
      弄清楚原由,他也无意去探究对方到底什么来历,身上又还有多少秘密,转身便要走。
      
      而那边白小湖也很吃惊,这里的魔物竟然还能够自己起死回生?不是被吸完魔气就会变成一滩渣滓的吗?
      
      担心它再次爬起来,她连忙抓紧头上的毛毛发带,一点点凑过去,想要将其彻底弄死。
      
      然而这走尸身上的魔气被法衣震碎,在白小湖眼中就是彻底露出了本来面目,她这一凑近一仔细看,看到的就是一个全身腐烂,眼球黄浊突出,嘴巴撕烂流脓,牙齿缝里塞着一节手指,烂皮烂肉在脸上挂了一道又一道的,还能见到虫子在爬来爬去的,这么一个又臭又可怕的东西。
      
      她,白小湖,血统纯正凌驾众妖之上的九尾白狐,每天吃仙气喝灵水的娇宝宝,困守白首山五百年的死宅,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画面,冷不丁正面遭受暴击,吓得嗷呜一声差点变回原形。
      
      最后原形是没变回去,但也胃里酸水直涌,蹲在地上干呕起来。
      
      而小魔鸡也惊呆了,想到刚才自己吃的魔气是这么个东西身上冒出来的,它也反胃,很不得把吃下去的魔气都吐出来,也趴在一边呕呕呕。
      
      陆遏才走出几步,听到动静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立即折身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人一鸟吐得快不行了,却偏偏什么也没吐出来的凄惨样子。
      
      陆遏:“……”陆遏看向那倒在地上的腐尸,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颇奇怪,之前放风筝的时候怎么没见他们害怕不适?
      
      他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在口袋掏了掏,连一包纸巾都没掏出来,只好把自己空空的手递过去,弯着腰做出要拉人起来的样子。
      
      如果有认识他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吓到眼球脱眶,就没见过他对谁这样耐心的。
      
      白小湖察觉有人靠近,抬起脸来,一双通红的眼睛懵懵地看着他。
      
      小姑娘圆圆的狐狸眼湿漉漉的,眼眶红彤彤的,有几缕头发黏在血色全无的小脸上,看起来稚气又可怜,又漂亮得好像一副画。
      
      陆遏疏冷的神情缓了缓,把手掌又往前递了下:“起来。”
      
      白小湖看向他的手掌,不久之前,就是这双手发出了一道道能把人劈成焦炭的雷电。
      
      白小湖瘪瘪嘴,要哭不哭的样子。
      
      她觉得自己好惨,真的好惨,她单知道走尸不会好看,却不知道这么吓人,还有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徒手放雷的可怕人类?她只是想来找一条尾巴而已。哥哥们说得对,外面的世界真的太可怕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