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陆遏看着眼前这个惊慌失措的小姑娘,她确实非常漂亮,年纪看着也很小,瞪圆双眼的样子让人想到被猎人逼到死角的小白兔。
      
      然而她打扮有些奇怪,末世半年了,还有人会留着这么长的头发、穿着这么长且层层叠叠的白裙子,并且以这种形象在外面到处跑吗?
      
      并且她身上除了沾了些灰尘,并无其他伤痕,整个人可以说干干净净。
      
      能保持这样状态的人,要么是背景深,有人随时随地护着她,但他并没有发觉附近有其他人;要么本身实力极强,无所顾忌,但这惊惧的模样不像装出来的……
      
      他扫了眼她怀中一个劲往深处钻的小鸡类似的东西,难道是因为有变异动物护主吗?
      
      再想到刚才自己一来,从上面破洞往下看,看到的就是她再艰难也要蠕动着去摸庄青载屁股的一幕,他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古怪。
      
      白小湖不知道短短几秒钟内,自己在这男人心中的形象已经在游戏人间、扮猪吃虎女流氓,和运气极佳、忠宠护主女流氓两头间徘徊了。
      
      她被他盯得毛毛的,生怕他也给自己来一道雷,形势未明敌强我弱语言不通,她眼珠子转了转,给露了个讨好的笑容出来,奉送自己几颗雪白闪亮小狐牙。
      
      光束间,浮尘悠悠而荡,她躲在昏暗里,这个笑容却比阳光还要夺目几分,所有人的目光都难以控制地被她吸引过去。
      
      陆遏一顿,转开目光,扔了一把小刀给一旁的庄青载:“解绑,跟出来。”
      
      说着转身就走。
      
      庄青载手忙脚乱地接住小刀,忙给其他人割绳子,这些人似乎是一帮的,其他人在庄青载被打的时候跟死人一样不吭不响,这会儿都动了,争相恐后地要先割绳子。
      
      一时间也没人理会白小湖,她坐在墙边,看着自己手脚上捆得紧紧的绳子,蒙蒙在绳子上又啄又挠也弄不开,她意识到他们两个现在都很弱,就看向垂在自己肩头的毛毛发带。
      
      她趁人不注意,侧过身,将双手挪到发带边,心念一动,这本命法宝就翘了起来,一端在绳子上划过,这拇指粗的缆绳无声而断。
      
      “喂,你!”一声暴躁的喊声。
      
      白小湖连忙放下手,把绳子的两个断头捏在手里,还维持着被绑着的样子,抬头看着走到跟前的那个少年。
      
      庄青载一脸扭曲地看着漂亮少女:“你、你刚才摸我屁股干什么?”
      
      白小湖眨了下眼,没吭声,听不懂,说不来,没法吭声。
      
      庄青载看着一脸无辜,甚至模样乖巧的少女,眼里有些迷惑,难道是他弄错了?是他出现幻觉了?这人怎么看都不像会偷偷摸男人屁股的人啊。
      
      陆遏冷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动作快。”
      
      庄青载连忙“哦哦”两声,顾不得再问什么,给白小湖割绳子。
      
      白小湖看他刀子艰难地磨绳子,都有些替他着急,看来这里的人类也不都是那么强大,这里一群人都很弱,刚才倒下的那几个大汉也很弱。
      
      这么一想,又有些安心。
      
      绳子终于被磨断了,她装作刚刚解开的样子把绳子从手腕上弄下来,扔在地上,然后去解脚上的绳子,等她解完,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弄好了,她迟疑了一下,决定先跟着他们一起走。
      
      他们呆的地方是里间,外面还有个房间,都很大很高,堆着很多东西,白小湖后来才知道这是废弃的仓库。
      
      来到外间,那个男人还在,站在两扇大门前,见人都到了才冷漠道:“离开这里后,我会安排人带你们去基地,之后你想做什么随便你,都与我无关。”
      
      庄青载急忙道:“大哥你不管我了?别啊,我跟商队出来就是来找你的!”
      
      陆遏冷漠道:“我没有义务当你的家长。”
      
      庄青载嚅嗫道:“你是怪我被抓住了吗?我也没想到这边会窝着一群亡命之徒,不过我不是让丽棠姐逃出去找你求救了?你来这么快,是丽棠姐通知的对吧?”他一脸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样子。
      
      白小湖不远不近地站在人群后面,忽然闻到了更浓的猫猫的气息,她目光惊异地看向那站在一起的两人。
      
      是从他们身上传来的。
      
      可少年身上的没有这么浓,难道是从那男人身上传出来的?
      
      她忍着对男人身上雷电的惧怕,挤到前面去,想近距离判断一下,谁知道那男人忽然就抬起手,一道蓝紫色的雷电放出,面前两扇大门轰得被打飞。
      
      白小湖:“!!!”嗷嗷嗷嗷嗷!
      
      她头发丝都被激得飞舞起来,忙不迭往后躲,然而其他人也受了惊吓,也往后退,慌忙间她反而被往前推了一下,踉跄着撞到了男人的手臂上。
      
      男人手中雷电未消,她猝然被电得半边身体都麻了,这种熟悉的被雷击的酥麻感令她整个狐都要炸毛了,嗷呜一声往旁边跳去。
      
      陆遏:“……”陆遏转头看了她一眼。
      
      白小湖一脸的惊魂未定,长发凌乱地披在肩上,小脸苍白。
      
      陆遏又看了看自己掌心的电弧,有这么可怕吗?
      
      他一合掌,收了异能,那截电弧湮灭于他的掌心,还发出一声细微的嗞拉声。
      
      白小湖见他如此轻而易举地说劈雷就劈雷,说收势就收势,说劈人就劈得人焦炭一般,说破门就把门破成一地碎屑,一副能够将威凛雷电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模样,就更加忌惮惊惧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难、难道是天道化身?
      
      如果他发现自己是异界来的,会不会一下把自己劈回去?或许……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白小湖天马行空地疯狂脑补着,冷不丁和对方那双无波无澜却仿佛能够洞察一切般的深眸一对,慌忙避开,瑟瑟发抖地抱紧了同样瑟瑟发抖的小魔鸡。
      
      至于那什么猫猫气息,在这人劈出雷电的时候就一点都不剩了,她也不敢再去探究了,只想离这人越远越好。
      
      一个眼神就把人家吓得骇然变色脖子直缩的陆遏:“……”
      
      陆遏看多了对自己又敬又畏的目光,然而被一个小姑娘畏之如虎还是头一遭,仿佛他脑门上就写着“恶霸”、“禽/兽”似的。这体验实在新奇,让他忍不住又多看了对方一眼。
      
      白小湖蹭蹭蹭跟个螃蟹似地又挪开了几个小碎步,脸上还努力保持镇定。
      
      “……”陆遏收回目光,看向了前方。
      
      仓库的门已被破开,阳光涌入,前方事物一览无余,这是一座修建在郊外半山坡的工厂,仓库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整个工厂由高高的围墙围起,而此时,那围墙之外是密密麻麻的丧尸,放眼望去一大片,隔着一层铁艺栏杆抓挠嘶吼,甚至把手伸进来。
      
      其他人也看到了这番景象,个个面无人色,庄青载更是尖声喊道:“这么多丧尸!”
      
      白小桥也看了过去,然后就是一呆。
      
      她眼中哪里能看清什么丧尸,净是一片茫茫黑雾,那黑雾之下依稀有一个个人形的东西在僵硬地抓挠冲撞,形如走尸。
      
      这也就罢了,令她震惊的是,那黑雾根本就是魔气啊!
      
      好浓重的魔气!
      
      她想到之前自己用阵法推算出,这个世界就是一个魔气入侵即将崩毁的世界。
      
      她目光望向围墙外的远方,山坡上也有许许多多的魔气,一团魔气大约就代表着一个或几个“走尸”。而更远的地方,山河也好,隐隐的城池建筑也好,更远处的大地也好,都被或浓或淡的魔气笼罩,世界灰蒙蒙一片,天空也被淡淡魔气笼罩着,甚至泛着不祥的暗红色。
      
      人类或许看不到这种魔气,但白小湖看得一清二楚,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心说难怪吸入这里的第一口空气时,就觉得十分憋闷不适。
      
      这里比起她灵气四溢神山秀水的白首山,简直就是地狱般的存在。
      
      同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蒙蒙来到这里体内的魔气就变得躁动强盛起来。
      
      因为这里遍地都是魔气,能够供它修炼的魔气啊!
      
      蒙蒙果然兴奋地钻出头,乌黑的眼珠看着围墙外的魔气,然后啾啾地朝白小湖叫。
      
      它是在征询白小湖自己能不能吸摄那些魔气。
      
      被白小湖养了百余年,它再未吸摄魔气,修为退到几乎不存在的地步。它已经习惯了当一只吃了睡睡了吃的宠物鸡,魔族的本性早就被它忘得差不多了,然而此刻感受到如此浓郁的魔气,还是忍不住蠢蠢欲动。
      
      但如果白小湖不让它去吸摄修炼,它自然也会乖乖听话。
      
      白小湖明白它的意思,心情复杂地撸着它身上的绒毛。
      
      在她那个世界,魔族就代表着邪恶、残酷与异类,但她既然能够偷偷养一只小魔鸡,心里自然对魔族没有太大的偏见,之所以没让它继续修炼,也是因为白首山上根本就没有魔气。
      
      而此时此地,她修为大损,前路茫茫,再不让蒙蒙修炼,他们两个恐怕一天都活不下去。
      
      她揉了揉小魔鸡的脑袋,低声说:“以后我们两个就靠你了,不过即便修为有成,也不能戗害无辜生灵知道吗?”
      
      “啾啾!”小魔鸡欢快地应了一声。
      
      陆遏听到白小湖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声音轻轻软软的,语言却是从没听过的,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律,不由得投去一瞥,白小湖&小魔鸡瞬间:不敢动不敢动。

  • 作者有话要说:  陆遏:她到底是这一款的流氓,还是那一款的流氓?
    白小湖:能够人工降雷的男人,不敢惹不敢惹!
    ··
    偷偷加个更,给自己鼓掌~~
    以后暂定早上九点更新啦,哪天九点没更的话,那就是我的存稿用完了_(?3」∠)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