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白小湖觉得很臭,刚刚恢复意识,还没有睁开眼睛,她先闻到了无法言说的臭味。
      
      血腥味、汗酸味、屎尿的臭味,还有许多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味道交织在一起,压得她几乎无法呼吸,她就在这些气味里,悄悄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一个灰扑扑的地方,像是一个大而破败的房子,外头的光线从一些破窟窿里乱糟糟的透进来。几条看起来十分邋遢的人类大汉走来走去,手里还端着黑乎乎的长条状东西(枪),或是鲜血干涸的刀子。
      
      他们凶神恶煞,他们暴跳如雷,他们像被逼入绝境的恶兽,充满了暴虐和疯狂的气息。
      
      白小湖觉得形势不太对,因为此刻她正倒在冰冷粗糙的地上,手脚都被捆绑住了,而身边皆是同样遭遇的人,一眼望去地上能躺了十几个。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脑子十分懵逼,但努力垂眸一看,身上依旧是穿越前那身云幻法衣,是个白色长裙的样式,此刻染了些血污,也有些许磨损,防护效力大减。
      
      她暗暗调动灵力,然催动阵法后,灵力只剩下了个底,并且她一催动身上就疼得厉害,根本无法使用。
      
      而且因为不能用灵力,芥子空间也打不开。
      
      白小湖皱起眉,这是她自己的身体无疑,但她怎么就被抓起来了?
      
      想了想,阵法定位时,她定在与要找的那只猫猫最近的地方,难道说对方就在附近?
      
      她立即打量起身边这些倒霉的异世界人类来。
      
      还没等她锁定目标,门碰的一下被踹开,又一个大汉走了进来。他大概是其他大汉的头头,因为那些大汉都对他很恭敬的样子,这大汉直奔被捆绑的人类而来,劈手就从人群里揪出了一个少年。
      
      那少年顿时尖叫起来,疯狂挣扎,无奈手脚被绑还没什么力气,被提小鸡崽时地提着。
      
      说起小鸡崽,自己的蒙蒙呢?白小湖忍不住分了一下心。
      
      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那大汉一巴掌打在少年脸上,暴怒问道:“那批物资在哪里?再不说我弄死你!”
      
      少年叫着:“你休想我告诉你,我跟你说,我哥哥可是陆遏,江城基地的陆遏,你敢动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大汉冷笑一声:“你是陆遏弟弟?那我还是陆遏老子呢!从没听过陆遏有什么兄弟!”
      
      少年继续梗着脖子道:“他真是我大哥,从小走丢了,末世前才认回来,末世后又分开了,我这次来也是来找他的!”
      
      大汉盯了他一会儿,阴冷道:“你最好别骗我!”
      
      他一推搡,那少年就重重地摔了出去,正好摔在白小湖面前,震起一地灰尘。
      
      白小湖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被砸过来的人吓一跳,同时她从少年身上嗅到了一种气息,就是她要找的那只猫妖的气息,但是很淡很淡,若有似无。
      
      她忙伸长脖子又是闻又是闭上眼睛体会,似乎没弄错,是这种气息!
      
      白小湖双眼一亮,目光惊异而又透着几分惊喜地看着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少年,这就是她要找的人?
      
      她仔细打量起这人类少年,他趴在地上咳嗽,肩头一颤一颤,似乎还在哭泣,看不到脸长什么样,记忆中那只猫猫也是这么柔弱的,被其他小妖精欺负了也只敢缩在角落里抖抖抖地哭泣。
      
      她的目光渐渐往下扫去,在昏暗的光线中锁定了对方的屁股。
      
      是不是,摸一下不就知道了?
      
      她暗暗挣了下,发现如今自己这身体弱得不行,挣不开绑缚住自己双手的绳索,灵力又调动不了,她趁那些大汉似乎在商讨什么,没看向这里的时候,悄摸摸地缩起双腿,以九尾狐族极好的柔韧性,把绑在身后的双手绕过了双腿,绕到了前面来。
      
      手背好像在地上磨破了皮,火辣辣的,被天雷这样那样劈过,她如今的身体真的无比脆弱。
      
      不过顾不上这些,她就着侧倒在地的姿势,朝面前的少年蠕动过去,伸出了罪恶之手。
      
      轻轻地,悄悄地,偷偷地,摸到了对方的屁股。
      
      唔,这屁股还挺挺翘的。
      
      她没注意到对方猛地僵住了。
      
      她的手慢慢地移,摸索到了两片屁股蛋之间的尾巴骨上,奇怪,怎么没感觉?莫非必须以灵力查探?
      
      忽然间,她心中猛地一颤,似乎被谁盯上了一般,她蓦地抬头,看向高高的屋顶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窟窿,有什么在那里盯着自己吗?
      
      一分神,没注意到手下的屁股颤抖起来,然后就是这个人类少年的尖叫,一边尖叫一边爬开了些,惊恐愤怒地转头瞪过来:“臭流氓!”
      
      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包括同样被捆绑的其他人和那些大汉。
      
      白小湖眨巴了一下眼,虽然听不懂,但这是在骂自己吧?
      
      少年看清白小湖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长发披散却难掩美貌的,年纪看上去甚至可能比自己还小的女孩,都愣住了,然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仿佛不敢置信。
      
      白小湖纯良无辜地回望着他。
      
      那些大汉围了过来,为首刚刚掌掴过少年的那个凶狠地问:“怎么回事?”
      
      少年嘴巴动了动,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闷闷道:“没事。”
      
      他还以为摸自己屁股的是个老色狼,实在忍无可忍才叫了出来,谁知道、谁知道会是个女流氓,虽然性别为女也无法掩盖她是个流氓的事实,但看着那张如画般好看的脸,那双清澈无辜的黑眸,实在是、实在是说不出指责的话来。
      
      他甚至下意识偏了偏身体,想将少女的脸挡在身后。
      
      然而已经迟了,那些大汉已经看到了白小湖的脸。
      
      虽然光线昏暗,但白小湖皮肤极白,眉眼乌黑、长睫如鸦,五官柔美而清晰,加上长长的秀发能够发光一样,散而不乱,柔顺乌亮,还穿着一袭白裙,裙摆在地上散开,如一朵舒展的白花。
      
      这模样实在是与周围灰头土脸蓬头垢面的人,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品种的。
      
      无论是为首的,还是后头当小弟的,都看呆了,为首大汉两眼放光:“这妞谁抓来的?”
      
      众人面面相觑,都有些茫然,他们抓过这么一个美人吗?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就算不是亲手抓的,这么一个大美人他们之前怎么就像看不到似的,而若是看到了,谁舍得扔在地上不闻不问?
      
      这事怎么都透着古怪。
      
      但这群亡命之徒此刻都顾不得去思考那么多,为首那个更是直接去拽白小湖。白小湖连忙手在地上一撑,爬坐起来往后退?
      
      这个人类要做什么?别以为刚才距离得远又昏暗,她没看到他那只手抠过牙缝又挠过腋下!
      
      大汉被她躲过,一点都不恼,继续锲而不舍地想摸脸。
      
      白小湖目光惊恐地看着这只还带着明显的气味,要往自己脸上摸的臭手,都想不顾三七二十一,调动灵力,抽他一个大嘴巴子。
      
      屋顶上,静静伫立观看许久的某人也双眸微眯,手上雷电环绕,即将出手。
      
      却见角落里,一个圆滚滚的黑影扑腾了出来,朝一脸猥琐的大汉脸上挠去。
      
      “啊!”大汉一个倒仰,连退两步,捂着脸,转眼间指缝里鲜血淋淋,而那黑影顺势落入了白小湖的怀里。
      
      白小湖在它出来时就感受到了,此时惊喜地抱着它:“蒙蒙!”
      
      蒙蒙是一只魔族小鸡,浑身乌黑,萦绕着淡淡的魔气,是一次被追杀时迷路撞进白首山的。
      
      那时白小湖受困白首山数百年,无人做伴,见到这小鸡就挺高兴的,加上狐狸天性就很喜欢鸡(虽然是喜欢吃鸡),白小湖就顾不得它是魔族,将它悉心养了起来,养了百余年,感情自然深厚无比。
      
      她知道自己离开白首山后,这只小魔鸡可能走不出白首山就会被山上的大小妖精撕碎,便带着它一起走了。
      
      刚才还担心它是不是弄丢了,此刻看到它心就放下了。
      
      她双手还被绑着,用一种别扭的姿势抱着这只小黑鸡,小黑鸡也亲热地跟她蹭脸:“啾啾啾。”
      
      它告诉她,它也是刚醒来,就在那黑乎乎的角落里,发现身边没有她吓了一跳,好在马上就找到她了。
      
      白小湖摸了摸它,诧异地发现,它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原本被自己养了百多年,已经变得很弱的魔气竟然变得躁动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没等她想明白,那群大汉见自己老大被弄伤,而罪魁祸首还没事人一样,都怒了,为首大汉更是一指小魔鸡:“把那什么东西给我弄死!”顿了顿,“别伤了那妞。”
      
      白小湖脸色一变,听不懂他们的话,但还能看不懂他们的意图吗?她抱紧蒙蒙,不让它再跳出去,这些人什么路子什么实力都不知道,人数还这么多,她担心它会受伤。
      
      眼见着这些人扑来,她想调动灵力,绷断手上粗糙的绳索,但灵力刚起她胸口就一滞,几乎要吐出一口血来,被她死死憋了回去,只能双手极快地摸上了头上的毛毛发带。
      
      这东西也可以算是她的本命法器了,就是威力不如父母兄长们送给她的那些法器,只是那些都在与天雷的对抗中毁坏了,她的芥子空间里都不剩几样了。而这本命法宝有个好处,就是与她心意相合,即便没有灵力也能驱动一二。
      
      她正要抽出发带,却听得轰隆一声,咔擦一声,眼前倏忽一亮,瓦片碎石飞溅间,竟是一道雷电劈碎了头顶高高的破败的房顶,直劈而下,又在半途分裂成了好几道,分别劈中了那些大汉。
      
      那些人惨叫一声,被雷电裹挟着直抽搐,而在雷电消失后,一个个僵直着、焦黑着、冒着烟地倒了下去。
      
      场面顿时一片寂静。
      
      白小湖:“……”
      小魔鸡:“……”
      
      一人一鸡如出一辙地瞪圆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这、这里竟然也有天雷吗?
      
      白小湖:妈耶,好像全身都疼了起来,尤其是尾巴骨!
      小魔鸡:天雷什么的,魔族真的好怕怕的!
      
      接着上方又有响声,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
      
      那足足有两三丈的高度,这人就跟跳了一个台阶似的轻巧自如,落地无声,微微弯曲的身形慢慢站直,这一身黑衣的人转过脸来,正好站在头顶大窟窿中的光线里,于是所有人都看清了他的模样。
      
      身材修长,肩线阔拔,浓眉深目,气质冷峻,是一个极英俊,也让人觉得极危险的男人。
      
      那被白小湖摸了屁股的少年惊喜地喊了一声:“大哥!”
      
      男人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在看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然后目光就朝着白小湖而来。
      
      白小湖脸色一白,下意识往后一躲,撞到了墙上,蒙蒙更是“啾”的一声钻到了她怀里。
      
      他们都感受到了,这男人身上未消的凛凛厉雷气息。
      
      瑟、瑟瑟发抖JPG.
      
      妈耶,这个世界里竟然有能够自己制造天雷的恐怖存在吗?说好的是即将崩溃的人类小世界呢?现在回去还来不来得及QAQ

  • 作者有话要说:  很久之后采访中——
    陆遏(沧桑):我第一次见到我老婆,她正在摸我弟弟的屁股
    记者:额,节哀?
    陆遏(得意骄傲):不过很快她就盯上了我的屁股
    记者:……
    男主登场嘻嘻嘻,趁我手里还有点存稿,能够定时发布,所以是定在早上、中午还是晚上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