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六月的天,刚开始还是艳阳高照,下一刻就能满楼风雨。
      
      雨下得太大了,剧组暂时停工。
      
      余舒曼坐在角落的小马扎上,望着屋檐下一串串滴落的水珠出神。
      
      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她想。
      
      就在刚才,雨下起来的前一刻,她还在隔壁片场,陆宁远斩钉截铁的跟她说:“我们分手,必须分手!”
      
      她有些疑惑的问为什么,然后他告诉她:“我遇到了她,才发现自己爱的是她那样的女人,成熟,有风情。”
      
      她更疑惑了,“难道不是因为她能给你带来很多资源,让你能红?”
      
      “……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分开对谁都好。”陆宁远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声音急促。
      
      边说还边往外四处张望。
      
      他们站在黑暗隐秘的角落谈分手,如同他们秘而不宣的恋情。
      
      虽然她并不知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听到他说分手的那一刻,她居然觉得松了口气,这三年,他们只有最开始的两三个月是快乐的,后面不过是互相将就,彼此折磨。
      
      早就知道长久不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分开。
      
      她的眉目很安静,点点头道:“那就祝你和她各自得偿所愿。”
      
      陆宁远这时却似乎有些怜悯,“……舒曼,我早就说过,这一行要么红要么死,如果你肯退一步,等红了,又有什么关系,那些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可是我自己知道。”要不是心里实在过不去那道坎,硬顶着一口气,她说不定早就受不住了。
      
      经纪人严荔不是没想过给她介绍饭局的,只是她不肯,久而久之严荔就不太管她了,大约是想着任由她自生自灭,只等合约结束后一拍两散。
      
      “难怪你和她能一拍即合。”余舒曼嘴角勾出一点笑来,有些讥诮。
      
      陆宁远似乎被人扯落了遮羞布,有些狼狈,“审时度势有什么不好,你那么冰清玉洁,混娱乐圈做什么?还不如趁早退圈!”
      
      余舒曼除了年轻,什么都比不上她,要钱没钱,要势没势,既然有省力的捷径,他何必苦熬。
      
      再说他又不是被包养,说出去,不过是一段恋情罢了,和谁谈不是谈。
      
      余舒曼点了下头,声音平缓,“这是你的真心话。”
      
      她很确定,这样的问题过去三年里他们谈过很多次,每次都会不欢而散,她早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只是觉得自己傻罢了,相看两厌,却居然没有早早分手。
      
      好在没有下次了。
      
      和陆宁远谈完,她离开那个剧组片场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人。
      
      当红影后乔雪菲,当年国内年纪最小的三金影后,外界传言她虽然演技过人,但私生活有些随便,很早就靠着金主拿资源,某某公司老总某某地产大鳄都与她过从甚密。
      
      不仅如此,她还很喜欢小鲜肉,传说被她看上然后染指的小鲜肉数不胜数,最出名是童星出道的国民弟弟景燃。
      
      这些都是余舒曼以前听说的传闻,现在看来八成是真的。
      
      她刚才陆宁远谈话里涉及到的那个“她”,就是乔雪菲。
      
      乔雪菲显然知道她是谁,瞥向她的目光里三分嘲笑,三分怜悯,三分得意,还有一分倨傲。
      
      她不过是看陆宁远长得帅,想要给拍戏的枯燥时光找点乐趣,谁知道他会那么爽快答应和女友分手。
      
      既然他这么知情识趣,她也不介意和他来一场恋爱。
      
      雨越下越大了,天阴沉得可怕,余舒曼回过神来,听到有两个工作人员在交谈,“听说有台风要来了?”
      
      “是啊,恐怕到时候要停工了。”
      
      容城地处江南入海口附近,交通便利,很早就开埠通商,经济发达,气候不算顶好,一线城市消费水平也很高,但仍然吸引无数追梦的人来到这里,成为新容城人。
      
      她就是念大学了才从十八线小城市来到这里的啊,余舒曼垂了垂眼,想到日前接到的那个电话,又觉得有些讽刺。
      
      她活了二十五年,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小县城来的孤儿,突然有人告诉她,不,你不是,你有一对有钱的父母,出身富贵。
      
      你说好笑不好笑。
      
      富豪之家会二十多年才发现自己家抱错了孩子?
      
      小说才这么写!
      
      她忍不住嗤了声,还没笑出来,就听见副导演过来说:“今天不拍了,提早收工,都回去罢。”
      
      助理林小秋这时才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曼姐,我们回酒店?”
      
      余舒曼抬头,看见林小秋圆圆的有些木讷的脸,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我想出去走走,你先回去好不好?”
      
      林小秋是公司配给她的助理,她不受公司和严荔重视,分给她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很能干的,但好在林小秋忠心而且踏实,肯做事。
      
      这就够了,反正她也没多少事要她做。
      
      林小秋没问她要去哪里,收拾好东西就先回去了,余舒曼找了把伞,慢吞吞在路上走着。
      
      “小余回去了?”打招呼的是这部电影的女一号盛美心,笑吟吟的,看起来很好相处。
      
      余舒曼忙点点头,“是,盛老师还有工作么?”
      
      盛美心摇了摇头,“我也打算回酒店了,你一个人走?多注意安全。”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余舒曼受宠若惊,她连忙点点头,“谢谢盛老师。”
      
      盛美心笑着走了,余舒曼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她的背影,看来她果然如传闻中好相处。
      
      这就好,她想,她费了很多力气才打听到这部电影的面试时间和地点,很认真准备了才入了冯导的眼拿到角色,虽然只是个女四号,但以后说出去,自己参加过这么大的制作,也是件长脸的事。
      
      此时的余舒曼并不知道,这部由明洲国际和盛京传媒投资的《盛夏》会成为她事业的转折点。
      
      从剧组回酒店,可以经过一片夜市的区域,此时还没天黑,又下雨,街面上行人寥寥,只有路边咖啡店养的宠物狗趴在屋檐下吐着舌头发呆。
      
      突然听到有一阵钢琴声传来,余舒曼抬眼去看,发现是咖啡店那里传来的。
      
      落地玻璃窗后有一台钢琴,穿着白T恤的年轻男人正低头专心致志的弹奏,额前有一缕碎发垂下来,在他容长清隽又轮廓分明的脸孔上和谐得紧。
      
      《彩云之南》,余舒曼想,这支曲子她曾经一度错认,后来知道真正的名字,却并不惊喜,反而有种淡淡的惆怅。
      
      大概是已经过了最想知道的那个时间点,失而复得,又觉得怅然若失。
      
      最后一个琴音落下,坐在钢琴后的男子抬起头来,撞见外头撑着伞的姑娘有些呆滞的目光,不由得一愣。
      
      雨还在下,她的裤腿似乎已经被溅湿,眉眼沉静中有些许忧郁,不知道是天性如此,还是遇到了不顺心的事。
      
      他冲她点了下头,扭头叫了声,“老徐,有客。”
      
      下一刻,咖啡店门口的铃铛叮铃铃响起,玻璃门被推开,一个清脆的女声招呼道:“美女,要进来喝杯咖啡吗?”
      
      余舒曼能的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脚,“……麻烦了。”
      
      下雨天,店里没什么客人,她点了一份冰拿铁,端上来的时候招呼她进来的女店员还顺便给她拿了块干毛巾,“今天雨很大啊,快擦擦,小心感冒了。”
      
      这样贴心的话让人听了心暖,余舒曼忙双手接过,道了声谢。
      
      女店员很健谈,笑眯眯的介绍自家店里的冰拿铁,“这是用浓缩咖啡加椰浆和奶油手摇做的冰拿铁,是我们店里的招牌哦,回头客很多的,希望你喜欢。”
      
      “多谢。”余舒曼点了下头,低头小心喝了一口。
      
      冰拿铁的奶味很纯很纯,咖啡香气也很浓,却完全感觉不到咖啡的酸苦味,难怪会成为招牌。
      
      半杯咖啡落肚,她扭头看见旁边的卡座上坐了人,正是刚才弹琴的那位青年男子。
      
      对方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于是也转过头来,恰好与她四目相对。
      
      他的眼睛很黑很亮,像温润闪光的黑曜石,深邃迷人,余舒曼似乎听见自己的心跳乱了节拍。
      
      从没见过这样一对眼睛,轻轻冷冷,又百转千回,目不转睛看着人时仿佛能说话。
      
      可是下一瞬,她又仿佛看见那人的目光一粒,似乎有些冰冷,她眨了眨眼,听见男人低沉温和的声音:“你好。”
      
      原来是自己看错了。
      
      余舒曼忙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欠了欠身,“……你好。”
      
      说完她连忙将目光重新落在面前的咖啡上,片刻后又转头去看窗外的街面。
      
      雨势慢慢小了,乌云散开,天光慢慢变亮,街面上的小水洼里存了积水,在光线的折射下反着光。
      
      天地一片安宁。
      
      她只在心里有些懊恼,刚才怎么就出了神,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真是没出息。
      
      正想着,听见咖啡店的店长过来问:“阿明,你晚上想吃什么?”
      
      她好奇的扭头去看,见他问的是坐在旁边的男人,原来他们是熟人,之前她一直以为他是客人来的。
      
      男人笑了笑,声音还是那样低沉轻缓,“你安排就好,阿媛和我们一起吃么?”
      
      “那我就要吃火锅,下雨天,吃火锅好啊。”女店员应声道。
      
      听见他们讨论晚饭,余舒曼才恍然想起,已经快到了要打烊的时候。
      
      林小秋发信息过来问她去哪儿了,怎么还不回来。
      
      她忙结了账,拿了伞,匆匆忙忙的往外走。
      
      才出门,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又撞上男人望过来的目光,不知为什么,他突然笑了笑,嘴唇动了动。
      
      余舒曼一愣,因为读懂了他的唇语,“再见。”
      
      她仰起头,看见咖啡店的招牌。
      
      无名咖啡店。
      

  • 作者有话要说:  明总:希望大家都来收藏我,我才能每天有戏份=_=
    余舒曼:是这样的没错,收藏这个明总,你会拥有一个老妈子(划掉)霸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