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之真香》鱼不喝水 ^第30章^ 最新更新:2019-11-13 09:38: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不喜欢 ...

  •   金子轩在江厌离上楼之后就跟江池山还有自己的父母打了招呼先走了,从车库里把车开出江家别墅,刚开了出不远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布加迪,车里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人,是肖铭博。
      
      金子轩油门一踩,黑色的柯尼塞格箭一般冲了出去,经过黑色布加迪一秒钟的时间都不用,肖铭博很好的在车里还不打算发动,他只想离江厌离近一点,更近一点,刚从他身边疾驰而过的是什么人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江家别墅是在郊区,一路上车辆鲜少,路况挺不错的,金子轩冲出半公里后才慢慢把车速慢下来,今晚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这是他放任的结果,
      
      曾经,是他自己亲手把江厌离推出去的,就在江厌离有了性别意识,男女关系有了些许懵懂的时候推离自己的。
      
      “你在干什么?”
      
      金子轩走近,看到女孩手里拿着的东西,一脸怒气的一把夺过来,女孩怔愣愣的看着他,她手还摊着,手里的东西被一把抢走了,白皙细腻的手掌上留下了几道鲜红的痕迹,
      
      “你,你干嘛拿我东西?”金子轩问,语气不善。
      
      他其实是想说对不起的,但是看着女孩亮晶晶的眼睛似乎步上一层薄薄的雾,他心里一阵烦闷,说出的话装了180度大弯,
      
      “我捡的,”女孩回答。
      
      女孩就是江厌离,那时候她才13岁,她捡到的东西是一块水晶一样的东西,莲花形状,大小也就一块机械手表表盘大小而已,只不过中间放了一张画像,是的,是画像,不是照片,很小巧的一张就被放在莲花形状的水晶里,不是很能看清楚画像上的人,只能确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盘着发髻,穿着古装,虽然看不清,但是能肯定画画的人画工很厉害。
      
      “我就是在这捡到的,就想看看有没有磕坏。”小阿离指着远远处的亭子对16岁的金子轩说,她表情立马生动起来,“子轩哥哥,这是你的东西吗?还好是我捡到了,我想着丢东西的人应该回回来找的,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果不其然,我猜对了。”
      
      要到亭子里去找就要经过这里,所以小阿离就坐在这里等着,她已经把手掌上的红痕抛到脑后,反正她也肯定了子轩哥哥不是故意的,她完全不放在心上,笑意盈盈的对着她的子轩哥哥又说:“子轩哥哥,你这个水晶好漂亮啊,莲花形状的,里面的画像也好好看看,是不是你画的?你在国外也学了国画吗?”
      
      “你话是不是有点多?而且跟你也没有关系。”
      
      “哦,”小阿离表情僵了一下,低下头,眼睛落在金子轩的手上,只见他的大拇指轻揉的一下一下划在水晶上,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画像上。
      
      “子轩哥哥,画像里的姐姐是你喜欢的明星吗?”小阿离再次抬过头问,眼睛里闪着光,
      
      “我说了,跟你没有关系,所以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管,懂吗?”
      
      金子轩的心情是非常不好的,就是因为丢了水晶,他回到房间后发现水晶不见了,心里咯噔一下,急忙跑出来,把今天呆过的所有地方都找遍了,刚才看到江厌离手里拿着的东西就是自己丢失的水晶,他心里的空洞才被堵住,
      
      他本就不喜欢江厌离这个小跟屁虫,从小就粘着他,走哪跟哪,即便自己出国几年未见,13岁已经跳级到高中的她依旧一看到他就化身粘人精,
      
      “子轩哥哥,你看……”
      
      “子轩哥哥,你在干什么……”
      
      “子轩哥哥,你要不要……”
      
      “子轩哥哥,你……”
      
      你看,就连把她手抓红了,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又是子轩哥哥~
      
      “子轩哥哥,你为什么讨厌我啊?”小阿离本就布了一层雾的眼睛已经开始积水了,但是她就是强撑着不让它掉下来,“我只是因为喜欢你啊。”
      
      “我没有讨厌你。”
      
      听到这个答案,小阿离心上一喜,准备往前,手都抬起来了,这是要拉住金子轩手的动作,不过金子轩另一句话很快说了出来,让她脚步顿住了,
      
      “不过我也不喜欢你就是了。”
      
      小阿离低下头,两滴眼泪掉在脚尖前面,因为刚下过雨的原因,地面本来就是湿漉漉的,眼泪掉下去立马就跟地面上的雨水融合了,她低着头,也没人证明她掉过眼泪。
      
      金子轩的车停在自己家的车库里,小阿离低头掉眼泪的画面投映在挡风玻璃上,金子轩看在驾驶座后椅上,缓缓闭上眼睛,眼睫轻颤。
      
      13岁以前的小阿离太粘人了,有着相同名字的人性格全然相反,那时候金子轩是恐惧,也是抗拒的,他的江厌离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可以这样,他不喜欢。
      
      那时候的金子轩有了一种偏执的意念,他明确知道这个江厌离不是他的江厌离,更不可能长成他的江厌离,他理智上接受不了,行为上控制不了,所以要把她推远,眼不见为净,也不怕她逃离,反正婚约在身,像他们这种大家族是特别注重门第观念,门当户对的婚姻是最难改变的,前世他和江厌离不就是最鲜明的案例嘛。
      
      只要把控在手里,她就逃不掉,只不过心里的位置给不了她半分就是了。
      
      “不过我也不喜欢你就是了。”
      
      江厌离背靠在床沿上,腿上枕着莫西可的狗头,凌沛菡已经离开她的房间了,
      
      江厌离想起那天,其实手掌是一阵火辣辣的痛的,只不过那句不喜欢也是真的让她更难受。
      
      13岁的年纪,同龄的小朋友菜刚小学毕业升初中,她早就已经是一名高一学生了,比同龄的快了三届,比同届的小了三岁,说她聪慧过人是真的,她聪明眼熟,在金子轩的事情是个例外,在他面前她就愿意当那个走路会摔跤,痛了会趴地上哇哇大哭的小孩,她就是要等着金子轩扶,他不扶长辈们也会催着他扶,可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已经不再适合用这招了,她愿意把自己的姿态放低,把自己的聪颖封闭,变成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小女孩,天真可爱又活泼。
      
      可能因为两个都是同类人,金子轩儿时还行,愿意花点时间花点力气配合她的表演,可是15岁的时候金子轩回国再次见面,他已经不愿意花那些精力,他说得很直白,小阿离也用两年的时间来验证了他真的没有兴趣了。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
      
      “小晗”
      
      “萧依姐,念薇姐,你们今晚玩得怎么样?”江柏晗正在沙发上坐着,因为是主角,今晚已经有无数人给他敬酒送祝福了,实在顶不住,刚坐下没多久,准备缓口气的时候萧依和柯念薇就端着酒朝她走过来了,理智上她们敬酒的话是拒绝不了的,都是老熟人,是他姐姐为数不多的朋友,而且几家生意场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合作的。
      
      江柏晗笑嘻嘻伸手端起面前茶几上的高脚杯,站起来,“我姐姐在楼上,你们也知道,她这两年太忙了,我奶奶不放人。”
      
      “我们知道,她跟我们说了,生日快乐啊小晗,”
      
      “生日快乐,”
      
      “谢谢!”
      
      三人酒杯轻碰,各自小口抿了一点,就像小时候过家家,
      
      “那个叫费湾湾的模特你认识吗?阿离说是她同公司的。”萧依问,
      
      “费湾湾?”江柏晗问,名字挺耳熟,人一下子没有想起来。
      
      “那个!”
      
      柯念薇扬起下巴朝着一个方向示意,江柏晗顺着她的动作看过去,就看到了正急忙躲闪目光的女人,
      
      “是她啊~”江柏晗语气略带调侃,“怎么了吗?”
      
      萧依:“我们发现她眼睛一直往你身上瞟,而且看她脸色一直不好,怕出什么事,过来提醒你一下,”
      
      “而且刚才我们看到她和阿离在卫生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阿离心情看上去很不好。”柯念薇补充。
      
      想起之前给姐姐当跑腿小助理的时候遇到过费湾湾,结合萧依和柯念薇说的,再有刚才江厌离上台的是,江柏晗把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的了,“没事,我过去看看,如果这位费湾湾小姐身体不舒服就请白叔给她看看,可不能在我的生日宴上出事。”
      
      江柏晗说着就朝费湾湾那边走过去,西装笔挺有型,虽然身高没有他理想中的190+,不过已经183的身高配上他矜贵的气质,脸上带笑,本就长得很帅气,把他中二少年的气息敛去,跟金子轩这种可望不可及的高岭之花比起来竟也丝毫不逊色,这种反而更受追捧,
      
      毕竟嘛,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明知不可高攀就不攀了,像江柏晗这种有钱又平易近人的超级高富帅,却很少有人有其实他们也是高攀不起的意识。
      
      费湾湾用余光看到江柏晗往她这边走过来了,心上一紧,她不知道柯念薇和萧依那两个女人跟他说了什么才让他往这边来,脸色更白了,
      
      她早先见到江柏晗实在公司,那时候以为江柏晗就是江厌离的实习小助理;后来在热搜看到江柏晗,知道他是个富二代,那时候以为他是砸钱追江厌离的富二代;最近她知道生日宴会主人是江柏晗,明白过来他是个超级富二代,再次怀疑他和江厌离的关系,直到生日宴开始,她才彻底明白江柏晗和江厌离的关系。
      
      明明都是江姓,费湾湾就是不愿意把江厌离往好的当年想,江厌离参加比赛拿冠军,清华毕业,相貌出众,一进公司签的就是顶级合同,最好的资源都是她的,明明一切都有迹可循,可是费湾湾就是不愿意往好处想。
      
      她在江柏晗面前对江厌离的态度是怎样的,怎样的酸言酸语她没忘,她在背地里对江厌离的她也没忘,她不知道江厌离有没有把这些都告诉江柏晗,她不能确定,不敢去想,就在不久前她还对江厌离说出那些话,就在江厌离家的卫生间里。
      
      江柏晗每一步都踩在她的心脏上,越来靠近费湾湾的脸色就越苍白,得罪这种富二代,她以后真的不用混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天更,耶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