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江厌离 ...

  •   世界上很多大大小小的家族之间为了利益,大多都会利用子女之间的联姻,从而达到利益之间的互补!
      
      从古至今,联姻大部分都发生在大家族,或者非常传统的封建家族之间,这件事情一般都联系到双方家族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还有家族的威望,随着经济日益的发展,每个大家族牵连到的企业,都需要利益上的合作,所以利用子女来达到这一目的,也是没有办法的。
      
      被联姻的双方子女之间,一般大多数都是没有爱情的,大多数里面的极大部分又都是被迫结合。
      
      江家在国内属于顶级富豪家族,产业国内外数不清,涉及各行各业,出生在这样一个有名望的家庭里,小阿离自然逃不掉联姻的命运,只不过特别的是,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为她定下了婚约,俗称娃娃亲!
      
      对方是地位不输江家的金氏家族小少爷,
      
      小少爷名叫金子轩,比小阿离大三岁。
      
      凌沛菡和江池山是自由恋爱结合的,凌沛菡家也算是富豪,但是却也不如江家的,因此光是他们结合就背后就已经有了不少攀高枝的污言秽语,但是江家并不介意,反而很喜欢这个儿媳妇,替她撑腰,那些难听的话才那么减少。
      
      在怀上孩子的时候,饱受流言蜚语的凌沛菡妥协,之后江家与金家便就定下了娃娃亲,那时候金子轩已经三岁了,
      
      两家地位相当,又有很多合作项目,关系一直很不错,,特别是他们的母亲,因此他们的结合也是理所应当,门当户对的。
      
      小阿离姓江名厌离。
      
      有厌非离、有离非厌、有厌亦离、有非厌离!江池山夫妇两恩爱非常,江邰尤夫妇对儿子儿媳妇还有小孙女都很好,豪门世家中难得的幸福温馨,所以他们给孩子取名厌离,希望她一生常聚不离,幸福美满,平安喜乐。
      
      小阿离幼时走路总是不稳当,就跟喝醉酒的大人似的,总是一拐一拐,一不小心就会摔跤,一倒地就干脆直接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总之就是能够把一群跟在她身后的大人们弄得提心吊胆,怕这位疙瘩宝贝磕了碰了,担心她要是留下了伤疤痕迹,毁了花容月貌的小脸蛋可怎么办才好。
      
      花容月貌???金小少爷看不出来,就发现这孩子太傻,单单是走路都能摔跤。
      
      大人们苦口婆心交代小子轩,让他学会照顾小阿离,多看着点,她摔倒了就要立马去扶,一哭就要立马去哄……
      
      孩子是个好孩子,不懂拒绝大人,每次都听话去扶,去哄,没想到扶着扶着,就把小阿离哄到了六岁。
      
      很难想象,一个六岁的人了,在平地上走着走着都能脚绊脚,一跟头摔下去,真的是见者发笑,闻着悲伤……
      
      小子轩真的很想捂脸走掉算了,装作不认识她可不可以!
      
      后来金子轩把这件事告诉江厌离那个小她几岁的弟弟江柏晗的时候,那小子笑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
      
      他说:“没想到我姐还有……唔……还有可爱的一面。”
      
      ???这是,反话吗?是的吧!
      
      这完全不能怪江柏晗,那时候他也才三岁左右,吃喝玩乐插科打诨的不记事,也没有人会想到,当年那个走路摔跟头比谁都多的女孩,会成为一名国际超模呢!
      
      金子轩九岁那年,他家在海外为了扩展新兴产业,占据市场,金家父母就带着唯一的儿子离开了祖国,到国外常年居住去了。
      
      此后的很多年,金子轩只会在过年的时候跟着父母回国,但是和江厌离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因为那时候江厌离的外婆身体不好,只要有假期,凌沛菡就带着儿女回去看望老人,那几年的春节都是在凌家过的。
      
      所以金子轩对江厌离还一直停留在那个爱哭鼻子,走路不稳摇摇晃晃的印象里。
      
      小阿离亭亭玉立站在金子轩面前的时候,让他眼前一亮,完全没有认出来,她扎着马尾,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挂着甜甜的笑容进门,管家拿着她大大的书包跟在身后,
      
      这是六岁离别之后的第一次见面,这一年江厌离十二岁。
      
      “子轩哥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阿离。”她跑到跟前,眼里闪着光,
      
      金子轩点点头,“嗯……好久不见,你......长高了。”
      
      长高了,这是一个刚步入青春期男孩将尽脑汁后唯一能想出来对一个小姑娘说的一个词。
      
      “子轩哥哥,你在国外一定有很多有趣的事吧?可以跟我说吗?”江厌离眼睛放光好奇地问,“我也挺想出国去玩玩的。”
      
      金子轩本能地冷着一张脸,不搭理她。
      
      金子轩生来就有记忆,前世的记忆,应该说他带着记忆进入轮回世的,他不止一世投胎转世为人,而是一世又一世投胎为人,但最终都是以孤独终老收场,一世又一世,一段又一段枯燥乏味的人生,他就这么走了过来,不知疲惫。
      
      江厌离的那一世,他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但他们结合的时间太少太少了,少到他刚尝到点甜头便离去,他不知何时,早就将那位世家子弟口中平平无奇的女子放在心尖上,重要得他只要想到她呼吸都会跟着痛。
      
      历经几世轮回,终于遇到了一个姓江名厌离的女孩,父母提到江家生了个小妹妹,名叫阿离,江厌离,父母还用哄玩的口吻跟他说以后她就是她的小媳妇。
      
      江厌离!?这个名字让他心上一颤,初次见面的时候她还太小,还在襁褓之中,之后年复一年,她那么长大,他发现同名不同人罢了,巧合而已,她和她完全不一样,不论是样貌还是性情,都不一样的,空欢喜一场。
      
      那么好的江厌离,金子轩没有那么好命再遇上第二次的,他有自知之明。
      
      可是这个江厌离,他和她也是有婚约,是在她还在她母亲凌沛菡肚子里的时候就定下的,家里长辈给她取名厌离,和他的江厌离一摸一样的名字,只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期望而已,就跟他的阿离一样。
      
      金子轩和江厌离,前世是夫妻,今世也将是夫妻,有明确认知后,他心里只装得下一个人,一个忘不掉的人,
      
      金子轩不爱江厌离,但是他又爱惨了江厌离,
      
      然而哪怕她不是她,他不爱她,他也要保护她一生,江厌离,姓江名厌离,前世今生都注定是他金子轩的妻。
      
      “没有。”
      
      金子轩罔顾小孩一脸的憧憬,硬生生吐出两个字。
      
      小阿离有些失落,她从小就知道她和这位金家小少爷有婚约,她也知道这些事情不一定作数的,变故总会比计划来得快,也许还没等她成年,这位比她大三岁,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的‘未婚夫’就已经找到了毕生挚爱了呢。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觉得金子轩这三个字总会给她带来某种力量,尽管他再冷酷,她就总想粘着他。
      
      江厌离还记得六岁之前她总是摔跤,每次只要她一倒下去,小子轩就会被喊来扶她,只要她一哭,小子轩就会哄她,更小的时候她记忆不是很清楚,但是年纪大点的五六岁以后,她清楚记得,小子轩是冷着脸哄她的。
      
      总之,现在想起来,金子轩不情不愿的样子让她有点难过,但更多的是觉得他那个样子特别可爱,可爱极了。
      
      没得到‘好脸色’,小阿离离也不生气,从管家手里拿过书包就蹬蹬跑回房间了,脚步生风,完全没有小时候一走路就摇摇晃晃的样子。
      
      饭后,大人们在议事,金子轩和江厌离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为了找话题,小阿离问:“刚才看你吃得不是很多,是不是回国了吃不习惯?一会我叫厨师给你做点西式的甜点?”
      
      “我想吃上次的那个蛋糕。”江柏晗弱弱地在金子轩没开口前说,
      
      已经九岁的江柏晗是被父母赶出来的,让他陪着这个记忆里已经完全模糊的金家哥哥和姐姐,但是又被告诫不能吵闹,不然零花钱就没了,玩具也会被关进小黑屋,最后还会再给他多请几个家教!
      
      最后一项可把小孩唬住了。
      
      结果两人沉默了半天,他姐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还把被威胁的小孩给勾引馋了。
      
      他们家的厨师做得蛋糕真的是非常不错非常好吃……
      
      “不行,你的牙齿不允许你吃甜品了,而且,你太胖了。”江厌离严词拒绝亲弟的卑微请求。
      
      “......”姐姐的反驳理由正正打在他肉嘟嘟的小脸上,江柏晗小朋友只好乖乖闭嘴不再说话,抱着他的游戏机继续埋头玩游戏。
      
      “子轩哥哥,你明天要不要去玩?我家年前有一游乐园刚开园,很多项目设备都是新引进的,”小阿离再次提议。
      
      “......”话说真的有些多了,金子轩转过脸看着他决定话多的女孩,“没时间,明天要和我爸去酒店度假村。”
      
      十五岁的少年说出他没时间去玩,要去度假村的时候语气是从容和严肃的,那是日后要交到他手里的产业,他要去他的王国视察工作,没时间陪小孩玩玩闹闹。
      
      江厌离再次见到金子轩是在第二年的春节,在之后就是她十九岁那年,金子轩大学毕业正式回国,那年他家海外的事业已经很稳定了,决定把重心放回国内,然后又举家回迁。
      
      金子轩在22岁正式结束他国外的生活与学业,再次见到江厌离的时候又是另一番光景,
      
      女生站在T台上,款步走来,清冷孤傲的气质中透着一股与世隔绝般的疏离感,一双修长的腿加上高跟鞋让她气场十足,
      
      才十九岁,她的眉眼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媚,任何一件衣服在她身上都被赋予了灵魂,T台上的她就像是朵宠辱不惊的花,大方地盛开在闪耀夺目的聚光灯下。
      
      这是江厌离吗?
      
      这还是那个走路都会摔跤,摔跤必然会哭鼻子等他去扶,去哄的江厌离吗?
      
      果然,这不是他的江厌离
      
      ……
      
      金子轩胸口被闷了一下,这个女孩在他从未关注的时候就已经慢慢长成了一副他从未想象过的样子。
      
      然而,江厌离当模特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他的父母对他这位有婚约未过门的‘未婚妻’很是关注,说过她参加比赛,拿了冠军,还说她很有名气,他还想起来母亲给过他的一本本杂志,每次都说是江厌离的最新专访,但是他当然忙于研究生论文答辩,根本没有时间去翻看那堆成山的杂志,甚至也懒得上网去搜她的信息。
      
      当然,主要是没有那心思和必要。
      
      

  • 作者有话要说:  哇偶……早鸭~
    我终于慢慢找到一点后续的感觉了。
    收藏一下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