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之真香》鱼不喝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22:50: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誓师大会 ...

  •   “阿离,你别坐了,去休息休息吧……”
      
      闻言半晌,江厌离抱着孩子木讷讷的轻轻摇头,怀里的孩子还没睡,额间一点朱砂痣,给他系了一条孝带,嘤嘤发出细细的哭声。
      
      江厌离不是不累,而是太累,哭得太久了,但是她还是想多陪他一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又低又哑的声音再度响起,“这里我守着就好,你不要再坐下去了,会受不住的。”
      
      声线由比方才又苍老了些许,
      
      “母亲,我没事,我想再坐一会儿,”江厌离抬眸看着面前那具黑得发亮的棺木,轻轻开口,肿痛的眼睛已经流不出多余的泪水了,
      
      棺木里躺的是她的丈夫,兰陵金氏的少宗主金子轩,她怀里抱的则是他们的儿子金凌,才刚刚满月,就在满月宴这天,她的丈夫金子轩死了。
      
      “唉……”金夫人缓缓站起来,对她说道:“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这位金夫人是金子轩的母亲,江厌离的婆婆,也是她母亲虞夫人的好友,她能和金子轩结为夫妻,这位婆婆功劳很大,对她也很不错。
      
      金夫人在蒲团上也跪坐了很久,腿脚发麻,站起来后身体微晃,但却也立刻稳住了,转过身,抬起的一张轮廓有些刚硬的女子面孔,
      
      这位兰陵金氏宗主夫人素日里惯是雷厉风行,神情傲慢,周身贵气,金光璨璨,因她容貌保养得极好,瞧着便是十分年轻,说是二十如许也有人信,然此刻的金夫人,一身素缟,鬓染霜华,没有妆容,脸色灰败,嘴唇上起了一层死皮,不忍让人再多瞧上一眼。
      
      金夫人推门迈步,反手将门关上,面目冷然的深吸一口气,调整一下面部肌肤,想要做出平日里威严的表情,
      
      可是,她一口气还没有吸完,眼眶便红了。
      
      金夫人嘴里垮下来,五官皱缩,整个身子都哆嗦起来。
      
      “谁?”
      
      突听一声脆响,金夫人立刻长眉倒立,喝到。
      
      她眼神极好,抬头便看清了夜色里那人的面容,她面部扭曲,尖声大喊:“来人,都给我来人,魏婴来了——他来了!他潜入金麟台了!”
      
      江厌离抱着孩子还一动不动跪坐在蒲团上,盯着黝黑的棺木,身前的烛火和香纸都在一点点燃着,点点星火都印在她的瞳孔里,突然听到金夫人在门外大喊大叫,她只听清了‘魏婴’二字,她脑子嗡一下,
      
      “阿羡!”江厌离低语一声,从蒲团上站起来,跪坐太久,腿脚麻痛感十足,她却顾不得这些,抱着孩子就踉跄往门外走,
      
      可是那里还看得到人,金夫人如此一喊,魏无羡早已经跑了,
      
      “母亲,可是阿羡?”江厌离急急问。
      
      魏无羡跑了,杀他儿子的罪魁祸首跑了,金夫人此时已经是气急败坏,哪里还顾得上江厌离的问话,“快,你们快给我追啊……”
      
      “一定要把他抓了,给我儿子轩偿命……”
      
      江厌离看着金夫人指的方向,她这几日过得浑浑噩噩,却也隐隐记得金光善和金光瑶提过‘誓师大会’!
      
      所谓誓师大会,就是兰陵金氏,清河聂氏,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为首的四大家族,要在岐山温氏废弃的仙府不夜天城的废墟上将江温氏余孽的骨灰飞洒,同时誓师,与占领乱葬岗的夷陵老祖势不两立。
      
      而所谓的夷陵老祖便是她的师弟魏无羡魏婴!
      
      誓师大会?不夜天城!
      
      江厌离看着金夫人手指的方向便是不夜天城的方向,莫非?
      
      江厌离心一紧,把孩子往金夫人怀里放去便急急跑出了金氏仙府金麟台。
      
      江厌离仙资平平,御不了剑,只能凭借脚力,不过还好,刚下了金麟台便捡了一匹壮硕的黑马,一路逛奔出了兰陵城。
      
      不夜城密密麻麻插满了大大小小各个家族的锦旗,旗面因风而动,江厌离赶到不夜天城之时混乱已经开始,笛声嘶鸣声,刀枪拼打声,陈尸的诡异低吼声在耳边齐齐炸开,刀光剑影,血花四溅,她看不清,听不清,
      
      “阿羡!”
      
      “阿羡!”
      
      “阿澄!”
      
      她只能喊,只能大声呼喊,她茫然在混乱厮杀的人鬼群里躲避寻人,金子轩她已经失去了,两个弟弟不能再失去,她得劝劝阿羡,她得告诉他,她从来没有怪过他。
      
      “阿羡......阿澄!”
      
      “师姐?”
      
      是魏无羡的声音,他听到她的呼喊声了。
      
      “姐,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这是她弟弟江澄的声音,他果然也在这里,也听到了她的呼唤。
      
      “师姐?师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
      
      江厌离只听到两个弟弟也在找她,却看不到他们,人太多了,场面太混乱,血腥味不断涌入鼻腔,使得她浑身难受,心里祈祷两个弟弟无事无伤才好,爹爹阿娘一定要保佑他们周全。
      
      “滚开,给我滚开,別碰她!”
      
      “让他滚!”
      
      魏无羡和江澄的两道嘶吼声从两处传过来,江厌离往一处看,看到了师弟魏无羡,她心上一喜,憔悴苍白的脸上荡出了一抹笑容,
      
      “停下来,停下来,给我停下来。”
      
      魏无羡在怒吼,撕心裂肺的,江厌离不知他这是为何如此,只想快点过去找他,忽觉背部刺痛,控制不住身形便直直往地上倒去。
      
      “魏婴,立刻停止催动尸群!”
      
      她听出了是姑苏蓝氏的蓝二公子蓝湛在厉声对魏无羡说道。
      
      江澄上前抱住了江厌离,背部刺痛感十足,江厌离这几日过得浑浑噩噩生不如死,疲痛感让她闭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可以控制的住吗?你不是没有问题吗?”
      
      江厌离听到皮肉撞击的声音,应该是阿羡被阿澄打了,他们总是这样,从小一直打到大。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魏无羡语气透着绝望:“我控制不住,我控制不住啊……”
      
      江厌离听他这般自责的样子,动了一下,
      
      江澄紧紧抱着她,无与伦次道:“姐姐,没事,没事,你怎么样?还好,只是划了一剑,还好,我马上带你下去...”
      
      就要被抱起来,江厌离开口喊人,:“......阿羡,”
      
      “师姐,我在......我在这里。”
      
      江厌离用力也只能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魏无羡明显的慌张,
      
      这个师弟从小父母双亡,父亲带回云梦的时候还很小,胆子也小,调皮但是又很乖,还爱撒娇,看他现在这幅模样,江厌离心里难受极了,她从来都没有怪过他啊,无论是江家灭门还是金子轩的死,从来都没有怪过。
      
      “……阿羡。你之前……怎么跑的那么快……我都没来得及看你一眼,和你说一句话......”
      
      江厌离看他慌张的样子,忍着背部的阵阵剧痛,道:“我……是来跟你说……”
      
      “阿羡……你……你先停下来吧,别再,别再……”
      
      “好,我停下来。”魏无羡道。
      
      魏无羡拿起鬼笛,放到嘴边,低头吹奏起来,凶尸们喉咙里发出咕咕的怪声,一只只像在是抱怨,缓缓伏下去。
      
      突然,一少年握剑扑了上来,江厌离第一反应就是用尽全身力气把魏无羡推开,那少年是冲着魏无羡来的,在他身后,他没看见。
      
      一炳明晃晃的剑,刺穿了江厌离的喉咙。
      
      ......
      
      没有厮杀喧闹的声音,没有腥血铺面的恶臭味,没有弟弟拥着痛哭的悲伤,江厌离静静躺在地上,等她缓缓睁开眼睛,黑暗一片,身上的伤口和疼痛已经消失不见,
      
      “云梦江氏大小姐,兰陵金氏少宗主夫人江厌离。”
      
      江厌离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谁?谁在那里?”她往刚才出声的方向喊道。
      
      滋滋几声,十几道鬼火燃起,突然的亮光让她急忙闭上眼睛,慢慢睁开眼睛的江厌离适应了一会才看清面前的景象,一黑一白两人就飘在她面前,
      
      这两位是何人不难猜,鬼界黄金索命搭档黑白无常,那一剑穿喉而过的时候江厌离就知道死定了,果然,现在所处之地应当就是地府,她被黑白无常拉下来了。
      
      “二位,你们认识我?”江厌离问,
      
      “江姑娘,”
      
      江厌离点点头,追问,“那请问二位,我夫君金子轩你们可认识?”
      
      “认识!”
      
      “他,他还好吗?我可以见见他吗?”
      
      “不可!”
      
      “他只不过比我早来几日......”
      
      “......江姑娘,入了鬼界,你们便不再是夫妻,渡了轮回,有缘自会再聚。”
      
      “……”
      
      江厌离无言,只默默跟着黑白二鬼沿着鬼火带路的方向缓缓走去。
      
      黑暗无边,他们无人再开口,只听锁链拖地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这是黑白无常走于阴间捉鬼的武器若有不听话的鬼,便用铁链拴住拖往地府,都已经沦落至此,江厌离也不再怕了,
      
      不知走了多久,江厌离也不觉累,当了鬼,体力也好了,
      
      “两位仙师!”江厌离喊道,
      
      带路的黑白二鬼停下,转过身,他们苍白的面容实在是太不雅观,但是作为世家子弟,家里又有那样一位可以御尸的人物,江厌离忍住了不适,“入轮回前都可以入世探望至亲一面,我……”
      
      “是可以,不过你得先到奈何桥上去排队拿号才可回去,且时间不可超过一柱香时间,”
      
      “多谢,”
      
      之后三鬼又行了很久的路才到了一鬼火通明处,却有一人在等着他们。
      
      

  • 作者有话要说:  追剧追的我心肝疼,特别希望师姐姐夫下一世还能遇到,所以我就来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