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房门咔嚓一声合上了,狭窄的房间内叶裴天一人。
      
      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差,他可以清晰地听见各种各样的声音。
      
      有婴儿在哭泣,他的母亲轻声哄慰。
      
      有人在刷碗,金属餐具互相碰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
      
      有情侣在办事,床榻摇动的咯吱声混杂着汗津津的靡靡之音,
      
      楼上的小孩光着脚从屋顶上咚咚咚跑过,玻璃珠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连串清晰的跳跃声。
      
      一个女人在骂她的男人,男人低声不住讨饶解释。另外一家有男人在打女人,他的女人在哭泣尖叫。
      
      充满生活气息的声音把叶裴天湮灭。
      
      曾经这样热闹的岁月沉淀在他记忆的最深处,骤然从死寂一片的心底被翻了出来,让他生疏而不习惯。
      
      他已经很久没有置身于这样喧哗的环境中,
      
      是多久?三年,还是五年?
      
      这是属于人类的生活,不是像他这样的魔鬼可以待的地方。
      
      太吵了,这个地方。
      
      这些鲜活的声音扎进他空洞的心口,他心中徒然升起一股戾气。
      
      凭什么,一个个都能活得这样热闹,只有他独自一人被献祭在黑色的深渊。
      
      就应该用黄沙覆盖这里的一切,让所有声音消失,一切都安静下来,回归那种死一般的寂静。
      
      他在忍耐着,但那些该死的声音还在越来越吵,
      
      使他烦躁不安。
      
      叶裴天看着斑驳的天花板,觉得自己应该逃离这里,回到自己所住的城堡。
      
      那座黄沙筑成的城堡空阔,巨大,有无数的房间。方圆数里之内一片荒漠,没有人敢踏足,也不会有任何声音。
      
      那里很安静,寂静得可怕,他每天夜里点亮所有房间的灯,独自待在巨大的城堡中。
      
      那才是他习惯的生活,才是魔鬼应该待的地方。
      
      叶裴天的双手断了,他花了很多力气坐起身,靠在墙壁上喘息了片刻。
      
      全身又冷又疼,身体里的血几乎流光了,新生的血液还不足以支撑身体的活动。
      
      但不要紧,勉强已经能动了,只要能动,他就必须离开。
      
      失去双手的他不容易平衡,下床的时候他没能稳住,从床沿摔了下去。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枕头上一个小小的血点进入他的视线,杀人如麻的大魔王被那一点红色摄住心神,
      
      那个小小的红点,仿佛比蜿蜒流淌的血海还要刺目。
      
      他呆滞地看了很久,伸不出手,只能视线代替了手指在那点红色上摸了摸。
      
      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为他流的血。
      
      窗户咔嚓发出一声轻响,一个小男孩的脑袋从高高小小的窗口露出了一点脑袋出来,
      
      为了防盗,这里的窗户又高又小,还安装了防盗栏杆。小男孩的脑袋使劲探了探,确定屋内的床铺是空着的。
      
      他就从不锈钢防盗网的缝隙中,伸进来一条细细的小胳膊,手上握着一根长长的铁钩子,沿着墙壁往窗下的桌子上够,敲敲打打试探着看能不能勾上点什么东西。
      
      他的脸挤在窗口,努力伸着脖子斜着眼,想要通过狭窄的视角,尽量看清整间屋子里有没有他可以捞走的东西。
      
      突然间,他看见了一双眼睛。
      
      那双眼冰冷,凶恶,像是丛林中负伤的凶兽。
      
      混迹在黑街见惯三教九流的小男孩吓了一跳,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
      
      直至他看见一个断了双臂的年轻男人缓缓从床边站了起来。
      
      “妈的,一个残废。吓老子一跳。”十岁不到的小偷,一口一个老子,一点不因自己被抓了现行害怕。
      
      看清待在屋内的人对他起不了威胁,他甚至还敢扒拉在窗口骂骂咧咧。
      
      “瞪什么瞪,老子还会怕你一个废人?快说,东西藏哪儿了?怎么什么都没有?都被刚刚出门的那个女人随身带着的吧。”他的铁钩在屋内探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
      
      “切,值钱的都带在身上,就留一个残废的小白脸在屋子里。”
      
      他没偷到东西,白爬了一趟高墙,心情不太好,吊在窗口放肆地奚落叶裴天,
      
      根本没发现在自己身后细细的黄沙凝聚,一根尖锐的土刺已经对准了他的脖颈。
      
      “诶,你是她的那个吧?”男孩伸出一根小手指,朝着叶裴天转了转,活在这条街上以偷窃为生的小混混嘴里习惯往外跑荤段子,
      
      “双手都没了,那个女人还肯养着你,是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冷森森的眼神晃动了一下,里面的杀意突然就散了。
      
      男孩的脚下落了一地的黄沙。
      
      得意洋洋的小偷不知道自己刚刚才从生死边缘走了一趟,还在侃侃而谈。
      
      “我不觉得你有多好看,就是白了点,可能女人都喜欢小白脸。”他摸摸自己蜡黄的小脸,“不知道我长大了,有没有女人愿意这样养着我。”
      
      男孩一开始觉得屋里的这个男人很凶,瞪着他眼神冰冷又凶恶,就像这条街上的无数人看他的眼神一样。
      
      他就忍不住地想要气他一把,左右是个残废,反正也打不着他。
      
      说着说着他突然觉得这个人其实也还好。
      
      不管自己说什么,那个人也只是默默站在那里听着,甚至听得有些认真,给他一种被人认真对待的感觉。很少有人能这样听他说话,他心中有点得意,不知不觉就说个不停。
      
      东街的李三老婆偷男人卷了家产和小白脸跑了,西街的王二麻子巴结上的春城城主表妹的二舅子,从此要抖起来了。
      
      屋里的男人没有说话,沉默地听着他絮絮叨叨。
      
      男孩心里突然就有些同情他,
      
      一个男人,断了双手,脸色苍白,被锁在屋子里。
      
      也真是可怜,估计平时除了那个女人,都没有人能够和他多说两句话,
      
      “诶,你叫什么名字?你们要住几天?看你这么可怜,平时肯定很无聊吧,这样吧,我可以认你做小弟,等我有空了,我就来陪你说话。”
      
      “你怎么不回答,你是不是个哑巴?”
      
      叶裴天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待着,已经不太知道怎么和别人正常交流。
      
      有时候许久没有敌人来找他,他甚至会希望有敌人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那些人只会大喊大叫一些难听的话语,但那些毕竟还是活人,而不是冷冰冰的黄沙。
      
      如今世间的魔物越来越厉害,如果许久没有敌人前来,他会担心有一天走城堡出的时候,发现全世界的人类都死光了,整个星球上只剩下魔物和半人不鬼的他。
      
      “啊,我看见你的那个女人回来了,先溜了溜了。”小偷的脑袋从窗户消失。
      
      叶裴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有点慌,他躺回了床上,用嘴叼着被子盖回身上。
      
      门外传来脚步和说话声。
      
      门把转了转,门被推开。一个女人的脸露了出来,看见他就露出了笑容。
      
      四面的嘈杂的声音仿佛在一瞬间停止了,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个人的笑。
      
      “请进吧,先生。”楚千寻转身让了身后的一个人。
      
      那是一位年逾五十的老者,三角眼,八字眉,又干又瘦,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
      
      “就是他了,”
      
      楚千寻掀起盖在叶裴天身上的毯子,她把床上的被褥堆得很巧妙,恰好遮盖住叶裴天的面孔,只露出了胸前的区域,
      
      老者看着那些狰狞的伤口,脸上的肌肉抖了抖,他只是在底层人类生活的黑街混口饭吃的末流治愈者,这样的严重的伤势他见都没见过,他知道女人的魔种基本上是算打了水漂,这样的伤势他根本治不好。
      
      但不管怎么说,他不会和即将到手的魔种过不去。
      
      管他能不能治好,按规矩,只要治愈者出了手,都必须收费。这个女人傻乎乎地把他请来给这人治这么严重的伤,也只能怪她自己愚蠢。
      
      “这个伤得有点重啊,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他装模作样地说着。
      
      “没事的,只请您尽力而为。”
      
      对楚千寻来说,只要叶裴天的伤口能够略微得到缓解,就有希望自行复原。
      
      高阶的治愈者,她不敢请,也请不起。
      
      为了治疗叶裴天的伤,她几乎花光了储蓄,甚至连高燕给她的那些魔种都花了大半。
      
      不过高燕的命是靠着叶裴天捡回来的,花了她的魔种楚千寻没什么心理负担。
      
      老者咳了一声,装模作样地伸出鸡爪一般的手指,悬停在叶裴天的身上。
      
      白色的光芒笼罩上了那些狰狞的伤口,伤口上突然窜出了黑色的电弧,电弧剧烈涌动,顺着白光往上覆盖。
      
      老者大吃一惊,他握住自己发抖的手腕,用尽力气稳住了身形,艰难地把手中的白光提起,白光底部沾染了无数可怖的黑色线条。
      
      他连退了两步,倒在墙壁上,一头冷汗滚滚而下。
      
      “这,这……”他抖着手,心中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大概是救不活了。
      
      他的眼珠转了转,向楚千寻出了一张干瘦发黑的手,“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这伤也未免太重,害得我一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剩下的也只能看他自己的命数。”
      
      楚千寻取出一袋魔种,恭恭敬敬放在他的手上。
      
      老头打开袋子看了一眼,脸色就不太好了,“这么少,虽说是说好的金额,但你这魔种都是低阶的。我耗了的这么多异能,都够救治几个犯者了,这我也太亏了,好歹要加点。”
      
      楚千寻赔礼道歉,好说歹说,最终还是没有添加魔种,把这位十分不满的治愈者送了出去。
      
      脸面她可以不要,魔种却不能乱花。
      
      老头念念叨叨地一路抱怨着走出旅馆,在一片平坦的道路上,小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猝不及防地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怎么回事?谁暗算我?”他跳了起来,戒备地看着四周。
      
      四面空无一人,地面上只有一层薄薄的黄沙在微风中流动。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阿小萎、柠迦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菜菜、nini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橘猫猫猫猫猫、cherry、lukiki、现场表演一个豹笑、yue、海底两万里、贝贝、阿银、R.墨兮、清新淡雅总相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寝屋川花恋 33瓶;一颗粉白菜 21瓶;木头人、陆尺微° 20瓶;柠檬是甜甜哒 13瓶;30049714 11瓶;我jio得现欧不够醒目、饭团_、水无月岚、小红、爵荼、卡欧拉宝宝、郑玉琼、Moon、千树 10瓶;改名千壹、荒唐客 6瓶;Dongdong、lukiki 5瓶;饕餮 3瓶;唯余三行诗、抱抱 2瓶;唧、巛、R.墨兮、紫荆、MCR、秦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