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反派让我来》龚心文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13 23:37: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在黄金时代,人类的每一个城市里会有许多酒店,这些提供给旅人住宿的场所大多装修得高端大气,布置得舒适整齐,服务贴心又到位。
      
      在这样的废土时代,旅店这种东西依旧存在。
      
      春城的某个角落,就有着这么一间提供给往来旅客遮风挡雨的旅馆。
      
      昏暗的长长走廊,两侧是一扇挨着一扇的木板门,进进出出端着水盆或是杂物的住户甚至要侧着身体走路,才不至于和对面走出来的邻居撞到一起。
      
      入口处摆着一张掉了漆的长桌,一个满身肥肉的大汉歪着在桌后百无聊赖地抠着脚。
      
      大门的帘子被掀开,一个女人从门外走进来,在条桌上丢了一颗绿色的一阶魔种。
      
      “开一间房。”
      
      抠脚大汉头都不抬,摸出来一把钥匙拍在桌上,有力没气地说了一句,“一颗魔种三天,右边第九间。”
      
      一颗最低阶的魔种可以住三天,价格不算贵。这里除了提供一间房间和一张床什么也没有。
      
      同时只要出得起魔种,就不会管你住进去的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住进去做什么事。
      
      女人托了托抱在怀中的人,伸手接过钥匙,一声不吭地转身走了。
      
      大汉这才从条桌后抬起头来,瞥了一眼那个女子的背影。
      
      穿得一般,武器也普通,不是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人。
      
      她怀里抱着一个被毛毯严严实实裹住头脸的人,从那人露出毛毯裸着的双腿,可以看出是一个比较年轻的男人。
      
      抱着女人来开房的男人,和抱着男人来开房的女人都不算什么稀罕事。
      
      看门的汉子不再看她,从服务台后缩回了目光。
      
      楚千寻推开房门。
      
      房间非常的小,地板和墙壁脏兮兮的,到处糊着一道道黑褐色的可疑痕迹。
      
      右侧顶着墙放的一张铁架小床占据了大半的房间,左边摆着张小小的桌子,剩下的空间也就刚刚够一人行走。
      
      门边的角落,靠墙直接安装着一个可以排水的洗手池,便于洗漱。当然并没有水龙头这种奢侈品的存在。用水需要自己出去提回来。
      
      桌子靠着的那一面墙壁,高高地开了一个小小的窗户,一缕阳光顺着斑驳的玻璃投进屋内,落到了那张不怎么干净的床榻上,可以看见阳光中有无数细小微尘,怡然自得地在空中上下浮动。
      
      隔开这些密集房间的只是普通的木板,隔音效果非常的差,可以清晰的听见隔壁住户的各种声音。
      
      楚千寻把叶裴天放下来,床榻发出吱呀一声响。
      
      男人沉默着,没有声音,没有动作,也没有丝毫抵抗。
      
      楚千寻知道他是醒着的,他面对着墙壁,那凌乱的额发下,没有什么焦距的眼睛始终睁着,那目光散漫,冷淡,带着种了无生趣的颓丧。
      
      好像不管被带到哪里,不管别人怎么对他,都可以不在乎,无所谓。
      
      楚千寻去服务台领了一个水桶,打了一大桶的水,坐到床边。
      
      从背包里拿出一条还算干净的毛巾,拧湿了,伸手别起叶裴天额头的乱发,开始清洗他被血污覆盖了的面孔。
      
      那些血块已经干涸,凝结在肌肤上,楚千寻尽量小心,褐红色的血块剥落,湿毛巾一点一点洗出了眉眼。
      
      他的眉眼有些淡,恰好被窗上打下来的阳光照到,可以看见脸上细细的绒毛。
      
      纤长的睫毛沾了水光,眼珠在光线的反射下带着点琥珀色的剔透。
      
      那眼睑略有点向下走,配着毫无波澜的眼神,竟然有着一种既颓又丧的颓废美。
      
      楚千寻的心突然微微酸了一下。这张面孔对她来说十分熟悉,她在那个冗长的梦境中,看到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和他耳鬓厮磨,朝夕相处。
      
      那时候这张脸总是在笑,动不动就满面飞霞。  
      
      相比楚千寻的记忆,眼前的这张脸太瘦了,绷紧的下颚线条和高挑的鼻梁,使他处处透着一股狠厉,像是一柄准备随时拼命的刀,
      
      他的肌肤很白,双眼之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
      
      楚千寻觉得他可能很少睡觉,以至于连他那样的恢复能力,都赶不上消散眼底沉着的黑色素。
      
      怎么就把自己过成了这副模样呢,明明在另外那个世界活得那样怡然自得。
      
      楚千寻突然很想再看到一次那副干净羞涩的笑容。
      
      叶裴天是被她从血坑中捞出来的,他身上的泥和血污实在是太多了,一整桶的清水很快变得血红。
      
      楚千寻放下毛巾,从背包中取出一个小小的陶瓷罐子。这是刚刚在路上的魔药铺子里买的,可以缓解流血圣器造成流血状态的特殊药剂。
      
      打开盖子,里面装着的是晶莹剔透的半流质膏药,散发出一种十分特殊的香味。
      
      楚千寻手指沾了膏药,小心地涂抹在叶裴天的伤口上。那血红的伤口偶尔闪现出一两道细小的黑色电弧,让楚千寻的手指感到一阵刺痛。
      
      在那道深深的血口里,隐约可见密集的黑色电弧正不断交错亮起,楚千寻想象不出这有多疼。
      
      胸前无休止折磨着自己的伤口突然冰凉了一下,叶裴天这才回过神。
      
      那个人的手指上沾着药,一点点地涂在他的伤口上,火辣辣的伤口就好像敷上了清凉的冰块,一点一点被安抚下来。
      
      这种药只能治疗肌肤表层的伤,不能解决内在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让他在无尽的痛苦折磨中得到了一点点的缓解。
      
      那个女人的指腹因为常年握刀,结了厚实的老茧,接触到肌肤的时候有一种刺刺的感觉。
      
       这种细细痒痒的触觉,穿透过肌肤,一路从肌肤的毛孔往他身体里钻,一直钻进了他的心口,让那里也微微刺疼了一下。 
      
      这个人在为他治疗伤口。
      
      疗伤这个词的意义,他已经快忘记了。
      
      自从魔种降临,他被发现了拥有永生者的恢复能力,所有的人似乎就觉得他受伤了也不需要救治。
      
      尽管他的伤口和他们一样的疼痛,甚至他还无法通过死亡从那些无法忍耐的痛苦中解脱。
      
      他拖着一身的伤回到家人身边的时候,继母看着他那千疮百孔的身体象征性地询问了一句,
      
      “小叶伤的这么重,要不要给他包扎一下?”
      
      “算了吧,他又不会死,这个时候药品太珍贵了,我们还是要为裴元留一点。”说这话的是他的父亲。  
      
      他被神爱集团的人找到,关在研究室,锁在手术台上。那些恶魔不顾他的痛苦哀求,残忍地从他身上窃取了各种东西。
      
      即便在那样堆满医疗药剂的地方,也没有人伸手为他减轻过一次痛苦。
      
      有时候被蒙着双眼的他会听见身边有人在说话。
      
      “这也太难看了点,要不要给他缝合一下。”
      
      “不用浪费了吧,反正他也不会死。”
      
      从那以后,他又不会死,他不需要治疗就被定了性。
      
      再也没有人把他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哪怕一次缓解过他的痛苦。
      
      他果然没有死,慢慢从痛苦中熬过来了。
      
      眼前的女人低着头,给他每一道伤口仔仔细细涂上了药剂,还不时俯下身来,轻轻地在伤口上吹着气。
      
      叶裴天别过脸去,他不想看那个女人脸,
      
      他不想看见这罕见的温柔转瞬间又撕开面具,变成狰狞残酷的模样。
      
      楚千寻的手指都被电弧打裂了,这对她来说,只算是微不足道的小伤,她甩了甩受伤的手,站在桌子边,用没有受伤的另一只手从背包里翻东西。
      
      叶裴天躺在床上,视线就落在了她垂在身边的那只手上。
      
      那手指上还残留着一些药膏,裂了好几道血口,微微动了动,几滴血珠子就从指尖上滴落。
      
      那手轻轻甩了一下,一滴血珠甩在了叶裴天眼前的枕套上,很快渗透进去,在泛黄的布面上留下一个显眼的血点。
      
      叶裴天的视线黏在那点红色上,就不动了。
      
      “我出去一下,给你找一个治愈者。等人来了你别说话,也别乱动。”
      
      “这里是黑街,医生一般只管收钱,不会管你是谁。”
      
      楚千寻翻出了一个口罩,戴在叶裴天的脸上,又拢了拢他微卷的头发,把一顶棉布帽子套在他头上,扯低了帽子的边缘,压住他大半的眉眼,随后小心地给他盖上毛毯。
      
      在这种时代,打扮成各种奇装异服的人都有,叶裴天这样算不了什么。
      
      “行了,这样就认不出了。”楚千寻上下打量了一遍,“好好待着,我很快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可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橘猫猫猫猫猫 3个;斯基、人间观众、清野、现场表演一个豹笑、黑天玄火、爱吃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游离态 50瓶;放学以后 30瓶;帅兔的兔、下一次微笑& 20瓶;Mayoca 16瓶;听书人、排排排、可爱多、橘子先生、TINA、菜菜、墨白 10瓶;蜗 9瓶;孔子曰、18573533、瀲 5瓶;余秋秋、荀鸢 3瓶;聂凝凝、Lucky宝贝、林、鱼尾 2瓶;MCR、dududu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