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楚千寻一路回春城,冲进高燕的房间,把躺在床上濒临死亡的高燕拉起来,打开手中的瓶盖就往她嘴里灌。
      
      高燕喝了半瓶,似乎稍微恢复了点力气,她拦住楚千寻的手,咳了几声。
      
      “什……什么东西,这个味。”
      
      “喝光,别浪费。”楚千寻说。
      
      高燕低下头,终于看清了装在罐子中的液体是什么。她紧紧锁住眉头,沉默半晌,最终一昂头全喝了。
      
      她把瓶子一放,抹了把嘴,默默躺了回去。
      
      楚千寻坐在她床边,有些呆滞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高燕灰败的脸上眼见着慢慢就有了血色,她甚至有力气撑起身体,稍微坐起来一些,
      
      “原来你也知道了。”
      
      “知道什么?”楚千寻一下没反应过来。
      
      “知道那一直被吹捧成神赐之物的圣血,其实就是不过是……人类的血液罢了。”高燕看着楚千寻,“这事知道的人很少,我也是偶然得知,一直都不敢说出来。”
      
      高燕只要自己需要的时候,还是一个很会钻营的女人,相比起楚千寻,她认识不少基地的“上层人物”,肚子里藏着不少的小道消息,这也是她经常被大楼里的一些女人排斥的原因。
      
      高燕的视线落在那个空瓶子上,那瓶口染着一抹红,“想想也是可笑,那些天天打着除魔卫道口号的大佬,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不可告人的欲望。而那位人人除之而后快的人魔,反而是神药真正的提供者。”
      
      楚千寻顺着高燕的话想了想,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曾经在这个基地的大街小巷,都可以随手买到救命神药圣血。人们一边赞美着生产出神药的神爱集团,一边毫不知情地唾弃那位提供血肉救助了他们的叶裴天。
      
      楚千寻喃喃道:“难怪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地去围剿叶裴天。难怪叶裴天会变得这么疯狂。”
      
      高燕自嘲地笑了笑:“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轮到自己生死关头的时候,谁又会不想得到这样一支救命的圣血。”
      
      “谢谢你,千寻。”高燕的手从被褥中伸了出来,握住了楚千寻的手,“以前,我总觉得你这个人很冷淡。是我错了,我真没想到你能这样的帮我。”
      
      高燕一向泼辣而强势,楚千寻从来不知道她有一双这样柔软的手。
      
      有时候她们把外壳穿得太厚,习惯了戒备所有人,对所有人保持距离,彼此都不愿意多走一步,即便是相处了再久,可能都没有机会真正相互了解。
      
      “所以说,这个你到底是从哪来的?”高燕提起那个空了的瓶子,“哪里搞来这么新鲜,没有经过处理的……”
      
      “我找了很久,没有买到成品。就直接去找了叶裴天。他恰好受伤了。”
      
      瓶子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滚了一滚,拖出了一丝红色的痕迹。
      
      “你这胆也太肥了。”高燕捂住了嘴。
      
      楚千寻也不知道自己胆子怎么那么大,可能在她的潜意识里,那位杀人如麻的人魔并不是一个那么恐怖的人。
      
      天色已经微微亮了,楚千寻回到自己的屋子,昨夜来不及吃的豆糊糊隔了一晚上的时间,已经结成了块。楚千寻往里面加一点开水,搅了搅,不管好吃难吃,一口气稀里哗啦倒进肚子里。
      
      桌上摆了块裂了一角的玻璃镜子。镜子里的女人头发凌乱,一脸憔悴,二十五岁不到双眼,仿佛已经历经沧桑显得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朝气活力。这是一个早已被生活压弯了脊背,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敢管,缩着脑袋能活一日算一日的女人。
      
      楚千寻默默看了镜子半晌,在床上躺下。
      
      奔波了一日一夜,明明十分疲惫,但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盯着头顶破旧的蚊帐看了半晌,在床上滚了两圈,坐起身来。又躺了回去,躺回去再度坐起来。
      
      如此反复了数次,楚千寻一骨碌爬起身,从种满各种蔬菜的窗台上伸出脑袋,冲着楼下喊了声,
      
      “疯婆子,买东西。”
      
      楼下的窗户哗啦一声被推开,一个满脸雀斑的女人叼着牙刷伸出脑袋,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要啥。”
      
      “来一袋麦片,鸡蛋有吗?要两个。”
      
      “去哪里发财了,吃这么好?疯婆子呸掉口中的牙膏沫子,“你等着。”
      
      “诶。”楚千寻叫住了她,加了一句,“冰糖有吗?来一点。”
      
      鸡蛋和冰糖在这个时代是精贵物品,价格可不便宜。
      
      楚千寻从窗户上吊下去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五颗绿莹莹的一阶魔种,随后换上来了一小袋食物。在她的记忆中,这是那个人喜欢的食物。
      
      片刻之后,她把一碗煮熟的麦片粥摆在了高燕床头,粥里敲了鸡蛋,黄澄澄的,还带着一丝丝甜味。高燕看着眼泪都快出来了。
      
      楚千寻把剩下的粥装在保温壶里,收拾了个背包,出城去了。
      
      城外的那栋小楼看上去和楚千寻离开时没什么区别。
      
      楚千寻掀起层层叠叠的藤蔓钻了进去。
      
      外面的天色已经亮了,屋内的视线依旧昏暗。屋里蒙着厚厚的尘土,隐约可以看见角落里遗留着几件残破的家具。
      
      地板的正中间,静静摆着一瓶打开盖子的水和一份摊开了的干粮,显然没有被任何人动过。
      
      食物边上是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液,楚千寻顺着血液拖动的痕迹找过去,在墙角一个狭窄角落里,发现蜷缩身体靠在那里叶裴天。
      
      他脸色苍白,脑袋抵在墙壁上,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昏迷之中,身下的血液顺着墙壁一路蜿蜒流出。
      
      在他面前的地板上,堆着小小的一簇黄沙,黄沙的中心捧着一盏还在微微发亮的小夜灯。
      
      尽管断了手,伤得这么重,他还是动用异能把这一点光明拖到了自己身边。
      
      楚千寻小心地碰了碰叶裴天,靠着墙壁的身躯就倒了下来,倒进了她的怀中。
      
      她一手捞住那个冰冷的身躯,一手揭开了那件几乎被鲜血浸透了的外套,露出了那副残破不堪的身躯。
      
      在叶裴天的身上有着数道贯穿伤,那些狰狞的伤口不时闪现着细小的黑色电弧,每当伤口开始出现愈合的时候,那些电弧闪烁,再度残忍地从内部将伤口撕裂。
      
      叶裴天是永生者,他的恢复能力本应十分惊人,被他自己扭断的双臂,断口处早已愈合不再流血。但他身上的这些特殊伤口却还在反复不断开裂,使得他处于持续失血状态。
      
      楚千寻的眉头紧紧皱,这样的伤口,是被具有“流血”效果的圣器所伤。
      
      所谓的圣器,是人类在杀死魔物之后,用魔物的身躯制作的武器。如果设计巧妙,制作精良,就能够带上魔物生前的部分异能,这样带着特殊能力的武器被称为圣器。
      
      带有“流血”效果的圣器十分罕见,几乎是所有近战圣徒最渴望拥有的兵器,被这样的兵器所伤伤口将会持续流血,无法自行愈合。叶裴天身上的伤口,就是这样的高阶圣器造成。
      
      想要治愈这种伤,需要涂抹一种从魔物身躯上提取的液体,再配合治愈者的异能驱散,才能够缓慢地痊愈。大部分伤者往往在治疗的过程中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叶裴天不会因此死去,但这对他来说可能是另外一种残忍。
      
      楚千寻打开带来的保温壶,伸手捏开叶裴天苍白的双唇,给他喂了一勺温热的麦片粥。
      
      饥肠辘辘的身体得到了食物,即便是在昏迷依旧产生了反应。他的喉头滚动,毫无血色的双唇颤抖着张开,淡淡的舌头在口腔内轻轻搅动,表达出自己对食物的极度渴望。
      
      恢复能力越强大,在伤口恢复的时候能量消耗也越巨大,会产生强烈的饥饿感,楚千寻不明白之前叶裴天为什么没有吃自己留下来的食物。
      
      她勺起加了鸡蛋和糖的麦片粥,一勺一勺地喂给了昏迷中的男人。
      
      叶裴天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突然间睁开来。
      
      冷森森的一双眸子沉着万年不化的寒冰,他像一只濒死的困兽,眼中装的是嗜血,仇恨和杀戮。
      
      直过了片刻他才从那种暴戾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缓缓看清了眼前的人。
      
      那个女人又回来了,端着一罐食物正在喂他。
      
      叶裴天需要食物。伤得越重,他就饿得越厉害,饥饿烧灼着他的肠胃乃至周身每一根血管,使他痛苦难耐。但伤得越重,也往往意味着他更没有机会补充到能量。他已经习惯了在这种饥肠辘辘的煎熬中忍耐,忍耐到伤势恢复,忍耐到他能够自己从泥沼中爬出来为止。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明明活得这么悲惨,但偏偏更固执地守着那一点点可怜的自尊。
      
      那个女人离开时,在地上留下食物。但失去双手的他不愿意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吃别人留下的东西。
      
      他只能远离那个位置,把自己蜷缩进一个角落里去。
      
      盛着食物的勺子举到他的面前,叶裴天别开脸。
      
      食物的香气无孔不入地钻进他的身体,他发现自己的口腔喉咙都残留着一股让他极度渴望再度得到的味道。
      
      “吃吧,是甜的。”在那个诱惑人的声音中,热腾腾的食物递到他的唇边,他的身体在意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羞耻地张开嘴,把喂到嘴边的食物一口吞咽下去。
      
      温热的燕麦裹着香浓的鸡蛋,从他的喉咙一路滚落,抚慰了他饥肠辘辘的肠胃,留在唇舌间的是丝丝的甘甜。
      
      像那个女人说的一样,是甜的。
      
      这只是巧合,叶裴天对自己说。
      
      在魔种降临之前,他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带着一点甜味的燕麦粥,但即便是在那样物资充沛的时代,父亲和继母也很少顾及过他的口味。更不用妄想在这样的时候,会有人特意为他准备一份他喜爱的食物。
      
      既然被喂了第一口,第二口第三口也就顺理成章的接踵而至。
      
      叶裴天的心烦躁而不安,无所适从,
      
      杀掉这个女人,爬回他那空无一人的城堡,缩进自己习惯的角落里,才能回归自己想要的平静。他在心里不断地说着。
      
      他的双手虽然断了,但异能已经有所恢复,杀死这样一个弱小的低阶圣徒完全不在话下。
      
      地面上的黄沙开始浮动,却根本没有凝结成尖锐的土刺,而是像是他不受控制的身体一样,欢快地在地面上来回滚动着。
      
      楚千寻从背包中掏出一卷薄薄的毛毯,把叶裴天的身体连着整个脑袋一起包裹起来,
      
      “你忍耐一下,我带你混进基地去治疗伤口。”那个女人蹲下身,这样对他说。
      
      当那个女人把自己抱起来的时候,叶裴天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在心底期待隐隐期待被这个女人抱在怀中的感觉。
      
      除了被追杀和杀人,他已经数年没有这样平静正常地和一个同类相处过,以至于他在茫然,慌乱,不知所措中又有一点点期待。尽管他知道自己终将失望,他还是忍不住幻想一下这个把他裹在毯子中,小心翼翼抱起来的人对他存有一点善意,并不仅仅只是想要夺取他的血肉。
      
      那个人带着他,穿出了黑暗的房间,进入一片光明的户外。
      
      他的头靠在那个女人的肩膀上,再一次听见那种熟悉的心跳声。
      
      算了,叶裴天在刺眼的阳光中闭上了眼睛,不管她之后准备怎么对我,我都不取她性命也就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某些原因,这篇文由末日题材改成星际题材,也就是发生在另外一个星球的平行世界,其它背景不变,大环境如此,大家知道就好,就不要在评论区讨论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月尾竹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菜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寧君 2个;暖阳倾心、夜猫の妮妮、海底两万里、lukiki、CCCC、龚大大的脑残粉丝、yue、阿小萎、沉舟煮酒、爱萌物的呆莲、凉鹅、孤魂、现场表演一个豹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笑纳_银子 172瓶;嗯哼、是柚子 57瓶;西索的小苹果 50瓶;倭瓜美如画、颖小黑有大脸 39瓶;派大星 36瓶;海底两万里、火树银花 30瓶;不知名菜鸡 25瓶;椴城 20瓶;carrie、lecheln、瞄~爪、Enjoy my life﹏、啊累累、鬼畜系渣总攻、极简主义、一只喵、瀲、Zzzzz、木黎、沈玦 10瓶;我是杜小白白 7瓶;清新淡雅总相宜、王将臣、lukiki、嘉嘉酱、nini、mayamaxx 5瓶;四季、鱼水之情 3瓶;荀鸢、一个不经常看微信的人 2瓶;与君成霜、追更的羊卷卷、喵、Lucky宝贝、MCR、Shimmer、牛奶、紫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