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重遇 ...

  •   尤果果到了烤肉店门口,一直瞅着门口望着她来的小亚立马站起来挥手。
      
      “姐,这里这里!”
      
      尤果果坐到小亚面前,小亚迫不及待地问道。
      
      “刘冉冉怎么样了?姐你有没有被她欺负?发言稿给她了吗?”
      
      尤果果看着菜单,意味不明地笑一声:“她现在应该挺好的。”
      
      大概在某个垃圾终点站翻垃圾吧。
      
      昨天从张总编的办公室出来后,她就删掉了电脑上一切和发言稿有关的东西,只把成品拷了一份带回家。
      
      她刚刚扔下垃圾车的那份文件只不过是一份空白文稿而已,上面什么都没有。
      
      刘冉冉要是不去找还好一点,真要是去找,费尽千辛万苦结果只看到白纸之后,绝对会气死。
      
      ......
      
      尤果果猜得没错,刘冉冉现在的确差点气死。
      
      她拿了不少钱让垃圾车的工作人员帮忙找那份文件,终于找到之后,发现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差点没闭过气去。
      
      “尤果果!”
      
      刘冉冉气得浑身颤抖。
      
      有本事你就倔一辈子!
      
      ……
      
      尤果果猜到自己驳了副台长和张总编的面子,后面总会有些不好过。
      
      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不好过会来的这么快。
      
      周五上午的时候,张总编就过来跟她说晚上有个聚餐,主角是最近准备和电视台建立长期合作的一个广告商。
      
      这位广告商要是满意了,台里收入渠道又多了一条。
      
      所以晚上的聚会将台里不少说话分量高的人都请上了。
      
      尤果果刚刚得罪了副台长,按理说这种出面刷存在感的好事不会落在她头上,又怎么会专门让张总编过来叫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是张总编根本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说完就走了。
      
      尤果果暗地打听了半天,到底也没有打听出什么结果来。
      
      但是等到她到了聚餐的地方,见到人之后才明白这次聚餐带着自己来是为了什么。
      
      台里为了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在市里最大的酒店包了一个包间,在场的十几个人里,一半都是半老头子,只有尤果果和刘冉冉两个女的。
      
      为首的刘姓广告商一进来,目光就落到尤果果身上,是再也移不开了。
      
      尤果果见到他心里就觉得要坏。
      
      她要是知道今天台里要招待的是他,怎么说也不会来的。
      
      台里也有其他主持人跟他打过交道,又扣又难缠。合作半天谈不下就算了,人老又好色,特别喜欢占人便宜。
      
      电视台怎么说也是c市传统媒体的领头,之前都是别人凑上来投资打广告,但近些年新媒体崛起,再加上换了副台长,现任副台长热衷和各个广告商打好关系。
      
      所以才会有台里重视广告商,请吃饭谈合作这种风气的存在。
      
      尤果果已经明白这次的饭局非要请自己的原因了,不就是副台长出的手,想把她往刘广告商嘴里喂。
      
      思忖间,刘姓广告商已经端起酒杯站起来要和她碰杯。
      
      “这位主持人之前好像没有见过?”他笑眯眯地盯着尤果果的脸看,酒杯已经在空中端了一会儿。
      
      尤果果站起身,端起自己的酒杯和他轻轻碰了一下,抿嘴笑了笑:“刘总没见过我,但可能看过我的节目。我是综合频道《食生活》的主编,以后说不定和您还有合作。”
      
      刘广告商眼睛一亮:“原来是尤主编,《食生活》这档节目我可看过不少次,没想到是你的节目,幸会幸会。”
      
      他和尤果果碰杯的时候,还想着趁机摸摸手。
      
      然而尤果果下一秒就收回了手。
      
      “也是太不巧了,年轻的时候没注意吃饭,现在胃给熬坏了,一到晚上就吃不了喝不了刺激的东西。刘总,我再敬您一杯,但是酒确实没法喝了。”
      
      美人面带歉意,所有人总是宽容的。
      
      刘广告商色性大在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他也不是没有玩过那些二三线的小明星,她们也经常借口喝不了。
      
      那时候他都是直接黑脸的。
      
      可或许是尤主编的脸太好看,身上的劲太吸引人,也或许是她不是那些求着自己给资源的明星。
      
      刘广告商总是不舍得让大美人喝的。
      
      “没事没事,尤主编说笑了,你比很多大学生都年轻着。”
      
      尤果果这才坐下,继续埋头吃自己的饭,对于那道经常往自己身上瞅的视线只当没有察觉。
      
      她这么轻飘飘地什么事都没有,刘冉冉第一个不高兴了。
      
      她今天可是特意跟过来想看尤果果的好戏的。
      
      她跟着副台长,对于刘总的荤素不忌也是十分了解。
      
      虽然他富,但是兴趣去得也快,跟着他除了得到一点儿钱,多的他也扣得不会给了。还不如跟着副台长,他人脉广,还有很多往上爬的机会。
      
      刘冉冉怕刘总看上自己,一进来就坐在副台长旁边,还刻意将手搭在副台长胳膊上。
      
      以往跟副台长暧昧还避着点儿人,今天却是直接不避了。
      
      哪想到刘总一进来眼珠子都粘到尤果果身上了,看都没有往自己身上看一眼。
      
      刘冉冉怎么可能不气,她天天跟尤果果比着,在相貌在能力上却每每都被碾压。
      
      就说昨天的节目录制,她没从尤果果那里得到稿子,实在没办法就只能自己写。
      
      可是她对那些明星名人一点儿都不了解,又没有时间让她准备,只能写了一份干巴巴的发言稿。
      
      录制现场那些人虽然看着友好,但是刘冉冉又不是看不出来他们的疏离和忽视,就连工作人员对她的要求也是半搭不理,主要围着那些明星名人服务。
      
      等到了开始录制的时候,所有人的发言都特别犀利,怼她都怼得特别狠,好几次她脸色都维持不住了。
      
      别人发言的时候,就算是不好笑,也有一大堆人捧场笑得像个傻子。
      
      而轮到她发言的时候,干巴巴的没有一个人笑,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尴尬的表情,最后也只是意思意思鼓了掌。
      
      刘冉冉气死了,回来就恨上了尤果果。
      
      要不是她死倔着不把发言稿给自己,自己的处境也不会这么尴尬。
      
      今天她过来就是想看尤果果出丑,这么轻飘飘揭过去,她怎么可能乐意。
      
      刘冉冉看了看目光时不时还在尤果果身上打飘的刘总,故意道:“刘总你猜我们桌上还有谁没有对象?”
      
      尤果果只想翻白眼。
      
      一桌的男的都是三四十岁的半老头子,这个年纪还能有谁没找对象。
      
      刘总却十分配合刘冉冉。
      
      “哦?我来猜猜,是不是尤主编?”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尤果果身上。
      
      尤果果笑了笑:“都看我干什么,要猜不应该先猜冉冉吗?我看冉冉跟副台长这么亲近,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她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
      
      副台长是有老婆孩子的,只不过这几年才调过来,老婆孩子没跟着过来。
      
      刘冉冉和副台长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想到尤果果敢直接揭穿。
      
      刘冉冉搭在副台长胳膊上的手僵住了,迅速拿下来。
      
      “尤果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倒是副台长的语气比她更硬:“小尤,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
      
      局面一下子冷了下来。
      
      尤果果仿佛没受到这尴尬气氛的影响,微微一笑:“副台长你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想到你还有个儿子跟冉冉年纪差不了,还以为你准备撮合他们呢。”
      
      “都怪我不会说话,副台长你别介意。”尤果果笑眯眯地站起来,“我先去个洗手间。”
      
      她离开之后,刘冉冉就忍不住了,眼眶一红:“副台长,你看看尤果果说的那是什么话,我就算身正不怕影子斜,也架不住她那么恶意揣度我呀!”
      
      副台长拍了拍她的手:“这事我们之后再说。”
      
      今天主要还是招待刘总的。
      
      他歉意地看向刘总:“抱歉啊,我们台里的小尤脾气不太好,不太会打交道,经常这样你别管她。”
      
      “没事没事,我觉得尤主编挺有个性的。”
      
      刘广告商乐呵呵地看了一出好戏,也对这副台长和他身边这小姑娘的关系了解了不少。
      
      至于尤果果,他倒是更感兴趣了一些。
      
      这大美人确实有点能力,《食生活》这档节目他虽然没有看过,倒是听说了无数次,据说本地的饮食行业都偏爱找她打广告。
      
      看起来也挺会打交道的。
      
      就是脾气直了点,小姑娘眼里容不下沙子很正常,这尤主编在台里这么多年,这么容不下沙子的性子还能在台里待得不错,确实也是有能力。
      
      “我也去一趟洗手间。”
      
      等到尤果果从厕所里出来,刚一转弯就被刘广告商堵上。
      
      刘总笑眯眯地看着尤果果:“尤主编有没有想过更上一层?”
      
      尤果果摇了摇头:“刘总说笑了,我现在就不错了。”
      
      她错开他就想走。
      
      但是刘总没让道。
      
      “尤主编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刘总志在必得道,“我和不少电视台媒体公司都有交情,甚至在青芒电视台都能说上几句话,尤主编要是想再上一层,我直接将你塞给正火的主持人带一档节目也不是问题。”
      
      尤果果还是微笑:“刘总高抬我了,我没有太大的想法,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不错了。”
      
      “尤主编这么想可不对了,这要是不往上爬,手里认为稳定的工作怎么可能永远保得住呢?”
      
      这就是威胁了。
      
      尤果果刚想开口。
      
      身后就有人低声道:“让让。”
      
      尤果果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好几年没见,她甚至有一时的恍惚。
      
      直到她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一丝不屑。
      
      是对她和她身边这个老头子一道的不屑。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鸭。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随亿 10瓶;黄蕊2 2瓶;冬天也要吃冰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