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9、皇世学院 ...

  •   洗漱过后,花清悠和黄絮苏下了楼。
      站在前面的师姐们娉婷身姿,气质卓然,对比茫然的新生学员,有一股莫名优越的气势。
      
      楼心墨站在中间,明显不悦:“你们忘了今天要干什么吗?!”她的声音冷肃严厉,霎时有一堆人清醒过来。楼心墨皱眉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花清悠二人身上,看到她们还算精神,脸色才缓了缓。“今天是开灵根的日子!看来你们睡得不错,一点都不紧张。”
      
      花清悠粗略地扫了一眼,发现场上多数的学员皆是迷糊的,有的看上去精神较差,眼眶青黑。
      
      楼心墨哼了一声,“看来你们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她顿了顿,“不过,我还是要再提醒你们一遍,这开灵根可不是吃饭和洗澡那么简单!”她凌厉的眼神又扫一圈,“不小心就有可能废了!”
      
      这其中还真有不甚了解的学员,一听脸色苍白。
      花清悠凑近黄絮苏,“是真的吗?”
      黄絮苏凝重地点头,“应该是的。”
      
      楼心墨的目光看向她们。
      两人不约而同端直身子。
      “反正不会要命,承不承受得了,就看你们的灵慧了。”她甩手,转身,“走吧!”其它师姐便向昨天一样,每人带领着一小队往前走。
      
      早晨还有些凉意。
      到达大广场时,花清悠下意识往男生区那边看,却没有看到叶子衿的身影,只看到植浩安和余敦。她恍惚中才想起叶子衿他们已经是灵师,早已开过灵根。
      
      黄絮苏握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不要怕。”
      花清悠笑了笑,回握住黄絮苏的手,“我不怕。”她心里没底,把古乾羲留在了宿舍。
      
      顺着昨天的路,很快来到了御灵堂。
      演武场上无人,廊庑上站着不少。正殿门口是一对中年男女,年龄气质相当,慈眉善目,却自有一股威严。楼心墨事先已与她们提及,今天负责监察的前辈,一位是来自叶府的叶松源大人,一位是沐府的沐湘大人。
      
      扫了一圈底下的学员们,叶松源率先开口。“想必你们都知道,开灵根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是开启信仰的起点。”
      沐湘接话:“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只要过了这一关,未来就掌握在你们的手中。”她笑得端庄亲和,花清悠却在对方眼中感觉到寒意。
      
      恍惚了一下,花清悠便看到两个熟悉的人从一旁走了出来。
      是沐离渊和叶子衿。
      他们齐齐向她看来。
      沐离渊的表情一成不变,眼神望不透,只看了她一眼便向沐湘走去。
      花清悠看向叶子衿,后者对她笑,用眼神示意她不用紧张,花清悠微笑颔首。
      
      待他们走过去后,叶松源和沐湘颔首,看向底下的人。
      “仪式,现在开始。”
      楼心墨等师姐师哥们便都走上台阶一步。
      
      站在中间的楼心墨抬起:“大人会为你们保驾护航。”她的目光掠过在场已经绷着神经的每个人。见每个学员都紧张专注地看着她,楼心墨转身对着正殿门口,“我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只见她抬起双手,双腿一曲,便跪坐在地上。
      她身侧的师姐和师哥也都跪坐下来。
      
      花清悠看着廊庑下的人,跟着其它人抬手跪坐,每个人之间都自觉隔着相当的距离。
      待所有人整齐划一后,楼心墨道:“两位大人,开始吧。”
      
      叶松源和沐湘分别从怀中掏出两件巴掌大小圆形的玉质物什,上头刻着繁复的图案和纹理。两人将圆玉碰在一起,指尖一点,橙色的灵气绕上圆玉,使其飞了起来,牢牢贴着,在半空中央停顿。
      
      叶松源和沐湘举起手,两道橙色的灵气和圆玉相连,随后望向两侧。沐离渊和叶子衿相觑一眼,也抬手对着圆玉使出两道灵气,圆玉便飞快地旋转起来。
      
      花清悠下意识地瞄着沐离渊,对方有所察觉,看向她。目光来不及收回,恍然间四目相对。
      突然,一阵力量从头顶,向网一样向她们罩了下来。
      
      有些压迫。
      人群中开始躁动不安,也有个别兴奋的,身体都忍不住动弹。花清悠没有动,因为她看到两位大人蹙了蹙眉。
      
      透明的力量猛地压在她们的身上。
      花清悠能感觉到那力量就好像衣服不合身,却被拉扯着使劲地想要套在她的身上,从头顶压下来,紧致的束缚,令人有些透不过气。
      
      她蹙着眉,却不敢动。
      力量慢慢地往下压,直到完全裹住了她的身体,落在地上。
      花清悠只觉得这力量仿佛要抽走她身旁的空气,将她真空。
      
      沐离渊和叶子衿收手,灵气消失。
      两位大人将圆玉收回来,像原来分别回到她们的手里。
      
      圆玉已收,那力量却还裹在身上。
      台阶上的楼心墨站起来,转身对着她们:“好了,你们起来吧。”
      
      身上仿佛压着几十斤重的无形物,花清悠咬咬牙想要站起来,脚却好像被钉在地上。
      
      “清悠……加油!”
      黄絮苏在她身边喊道。
      
      她转过头,看到黄絮苏咬着牙,脸色涨红,看上去十分痛苦。
      
      花清悠手撑在地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冲破禁锢。
      她不是第一个站起来的,却也是名列前茅。
      
      感受到几道目光,花清悠看向沐离渊,沐离渊却已收回目光看向他人。
      学员们陆续站了起来。
      
      时间在流动,显得无比漫长。花清悠只听到一片咬牙低吼,各种努力想要站起来的声音。
      “到此为止。”楼心墨看着几乎都站直的学员们。
      “进殿吧。”
      
      花清悠牵着黄絮苏的手,跟在其它人身后。
      她回头,去看那两三个跪坐在地上还没起来,脸色煞白的人。
      
      “她们……”黄絮苏叹息了下。
      “她们不能开灵根了?”花清悠声音透着些哀凉。
      黄絮苏点头,“嗯,这是为她们好。”
      
      花清悠抿了抿嘴。
      体质偏差的人,尽管有灵慧,也过不了开灵根那一关,会丢命。
      
      面对师姐的提醒,胆量较大的人排在前头。
      队伍从偏厅排到了正厅和殿外。
      女生往左边,男生往右边,隔着大厅和两面墙。
      
      有的师姐在外头维持着她们的秩序,有的陪同学员进入幕帘后,沐湘已在里头。
      楼心墨同她们说胆子大不怕痛的在前面,问谁要第一个进去的时候,好几个姑娘争着举手。
      
      看着那几个女子,楼心墨点到其中蹦的最高的那位,那姑娘便兴奋地跟着楼心墨的身后,掀开幕帘走进去了。
      里头一片灰暗,看不清状况。
      
      外头等候的人,包括花清悠脸上都带着一丝好奇。
      黄絮苏很安静。
      
      即便是幕帘厚重,但她们还是很快看到里面发出强烈的光芒,把幕帘都映得变了颜色。
      花清悠能感觉到周围的姑娘都心情激动,只是维持不到片刻。因为幕帘后,随着光的晃动,渐渐传来女子惨烈的哀嚎。
      
      “啊——”
      犹如一场冰雨泼洒而下,整个偏厅的气氛骤降,恍惚觉得一片冷意弥漫。
      
      花清悠脸色变淡。
      其它姑娘却生生吓得倒退,有的开始发抖,有的直接哭泣起来。
      
      黄絮苏看似镇定,但是花清悠挽着她的手,能感觉得到她的僵硬。
      一分钟的惨叫终于停歇,幕帘被掀开。
      
      两个师姐一人一边架着那女子出来。
      一片抽气声,伴着低声尖叫。
      
      花清悠忍不住蹙眉。
      那女子脸上毫无血色,一头秀发凌乱,衣服松散,双目无神,唇色白中发黑,神色痛苦。
      
      那两个师姐一松手,那女子的身体便像一块布滑落在地上,有与其相识的姑娘忙上前扶她,“你没事吧?”
      那女子没有回神,一言不发。
      
      楼心墨掀开幕帘走出来,神色如常,“谁来?”
      站在前面的姑娘硬是往后退了一步。
      
      楼心墨轻笑一下,“这就怕了?现在怕还来得及,转身就可以收拾东西回家。”她的话一出口,有些姑娘的脸上便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不想回家的,就别磨磨蹭蹭!”她一吼,姑娘们又是一颤,便有人站出去。
      是一个眼角还带着泪水的圆脸女子。
      楼心墨看了她一眼,转身进去。
      
      果不其然,又是一阵震彻心扉的惨叫。花清悠皱着眉,听着声音都觉得感同身受,十分煎熬。
      
      圆脸女子被架了出来,神色与上一个无二。
      胆小的姑娘已经哭了出来。
      
      楼心墨这次也不问了,直接指着前头的一个女子,“你进来。”
      那女子没想到这么突然,一时僵住。
      立即有人推她,“还不快进去!”
      那女子才反应过来,惨白着脸走进去。
      
      一样的时间,花式的惨叫。
      
      花清悠深呼吸,在心里做好准备,不管是怎样的难受,都要咬着牙坚持。
      
      这次进去的是一个身材较壮的姑娘。
      外面的人都在等着听到那姑娘的叫声,但是过了十几秒也只听到对方一声吼叫。
      时间一到,那姑娘便自己走出来了。
      
      众人疑惑,看向那姑娘,那姑娘只是脸色比较白,身子微微晃。
      马上有人围住她,“里面什么样,你怎么不叫?”
      
      “就那样!”
      她说得若无其事,这也让部分人松了口气。
      
      花清悠心想,看来每个人体质不一样,承受的痛也分三六九等。
      却不期然听到黄絮苏若有似无的笑。
      
      花清悠不明地看向她,黄絮苏凑近她低声道:“其实,她们不知道这其中的关键。”
      “什么关键?”
      两人的低语,旁人听不见。
      
      “素斋饭。”
      黄絮苏简短的三个字,概括了差距的原因。
      花清悠挑眉。
      
      黄絮苏又低声跟她解释:“开灵阵的灵力锋利得很,素斋饭里的花能有效缓解那种排斥之痛。”
      原来如此!
      那她吃得挺多的,应该会好很多吧。
      
      这次进去的姑娘耗时较久,用了两分多钟。
      
      花清悠在心中叹气,看来要在心里默数一百二十秒了。数数,是她缓解各种压力的办法。
      
      比如她前世常被极品惹恼,想着生气容易衰老,只要一有动气的念头,她便会在心里数阿拉伯数字,基本上数到十几秒的时候,心里的气焰便渐渐消失。
      而晚上难以入睡的时候,按秒钟的停顿数数。
      
      她会告诉自己,数到一百,如果还没有睡着的话,就再数一百,通常数第一个一百的时候她就睡着了。有时候比较顽固,要数第二个一百。
      至少从来没有数过第三个一百。
      
      楼心墨走出来,没有指人,把在偏厅站着的人扫了一遍,最后停留在黄絮苏的身上。
      花清悠心里一紧,握着黄絮苏的手不由用了力。
      
      黄絮苏抿抿嘴,转头看她。
      “清悠,我先进去了。”
      
      花清悠比她还要紧张,甚至‘我先去’就要脱口而出,黄絮苏却已经走了过去。
      手握成拳,花清悠心脏提着。
      
      安静了十几秒,还是听到了黄絮苏有些痛苦的叫声。
      “啊!”
      花清悠闭上眼睛,心中满是不忍。
      
      惨叫持续了一分钟。
      下唇已经被花清悠咬出一个深深的牙印。
      
      黄絮苏被扶了出来。
      花清悠连忙走过去接住她,“苏苏!苏苏,你还好吗?”她小心翼翼扶着黄絮苏,伸手拂去黄絮苏嘴角的鲜血。花清悠的眼泪毫无预兆的掉了下来。
      她连忙抬手拭去。
      
      黄絮苏看着她,扯着笑,“哭啥,我又没死!”她用力地说话,想表现出无碍,却扯到身上的痛,皱着眉,脸色又白了一分。
      花清悠猛眨眼睛,扇去泪意,一边拭去黄絮苏嘴角溢出的血。
      “为什么会流血……”
      
      黄絮苏已经特别虚弱,却还是回答她:“你知道的,我的灵根本来就被压抑了多年,所以……”她还笑了一下,却紧皱着眉,猛闭上嘴,紧紧合着。
      “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说话……”
      
      楼心墨出来,看向她们,走了过来。
      她俯下身,手里不知何时捏了一颗丸子,不由分说地塞进了黄絮苏的嘴里,又不执一词转身叫其它人进去。
      
      吃下药丸,黄絮苏的气息渐渐缓了过来。
      “我没事。”看花清悠一脸担忧心疼,她安慰道。
      
      花清悠紧抿着唇,抑制住泪意。
      黄絮苏却吃吃地笑了两下,捏着花清悠的手,“好啦,我没事啦。”说完她坐了起来,反过来担忧地看着花清悠,“等下进去的时候,痛你就叫,很快就过去了。”
      
      不知是楼心墨有心还是无意,花清悠陪着黄絮苏,也一直没轮到她。
      
      有位师姐走到她们的身边,看着虚弱的黄絮苏说道:“外头准备了补灵的药,去喝一碗,好好休息一下吧。”
      花清悠抿着嘴,将黄絮苏扶了起来。
      那位师姐接过人,看着花清悠,“你就在这里吧。”
      
      这时楼心墨走过来,看了那师姐一眼,又看向黄絮苏,对花清悠说道:“你出去陪她吧,等会再进来。”
      花清悠感激地点头。
      
      那位师姐也不敢再说什么,让花清悠扶黄絮苏出去。外面的人都紧张着,看到花清悠出去了,有的也想离开,却踌躇不决。
      
      一侧的廊庑下准备着灵药,花清悠扶着黄絮苏过去,接了一碗给她喂下去。看着黄絮苏的脸色不再那么苍白,花清悠才稍稍的放心。
      “苏苏,你在这里等我,我先进去。等下我们再一起回去。”
      
      黄絮苏点点头,担忧地看着她。
      花清悠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转身走进殿中。
      
      幕帘后的惨叫声此起彼伏,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每个人的心情变换着,有的越来越沉重,有的一脸豁出去的模样。花清悠抿着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她挪到前面来。
      
      楼心墨出来,见到她,并没有叫她。花清悠只好等着,听着里头的叫声,她的心十分煎熬。
      楼心墨再出来的时候,花清悠露出一丝企盼的眼神
      等得越久她的心就越不安。
      
      看出她的心理,楼心墨朝她招手,“你进来吧。”
      花清悠呼了一口气,跟在楼心墨的身后,走近幕帘里头。
      
      里面站着三个师姐,沐湘身侧是一根三尺多高的柱子,柱子上有一个光滑的半圆,透着琉璃色的光。
      她们脸上的表情似乎已经麻木了。
      
      楼心墨站定,看向花清悠,示意她往前走。
      
      中间是一个圆形的阵,从阵面图案的纹路里,散发出一阵阵流光。花清悠凛了凛思绪,跨步走进去,站到开灵阵的中央。
      
      沐湘只是看着花清悠。
      
      楼心墨走到柱子的另一边,抬手就往半圆上按下去,柱子与开灵阵连接的光道就变了颜色。
      光带着灵气席卷花清悠的全身。
      她看到脚下的阵形开始旋转。
      
      黄絮苏说过站在里面就行了,咬牙坚持,痛就叫,很快就会过去的。
      
      花清悠闭上眼睛,咬着牙,开始在脑海里数数。
      一、二!!!蓦然,脚底有一道像刀剑一样锋利的力道往上冲,透过她的衣裳掀起了她的皮肤。
      
      好看的眉皱着,失了原本秀丽,已然无法再数数。
      须臾四周又有锋利的灵力向她缠过来,卷着她的身子。冰寒,像密密麻麻的针扎在身上。
      不,是扎进了骨子里!
      
      花清悠小脸扭成了一片,却是死死地咬着牙。
      那灵力好似要冲破她的皮肤,将她的骨头和五脏六腑给粉碎一般,血液被翻搅着,冰冷又沸腾。
      
      “啊——”
      
      每一条神经,甚至是每一个细胞,都在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楚。花清悠面无血色,身体里早已一片翻涌。
      
      惨叫的声音仿佛不是她的,明明痛不欲生,却无法动弹分毫,只能任由那无情又锋利的灵气像钝了的刀般,一点点将她凌迟,不容她抗拒,龙卷风一般。
      
      痛。
      彻骨的痛。
      比她想象的痛还要痛上无数倍,即使在心里做好了准备,却还是无法承受这样撕裂的痛楚。
      
      她痛得快要晕过去,却又被痛清醒,如此反复。
      身体里的每一寸好像都要被摧残到极致,扭曲,恐惧。花清悠只觉得气血拼命在翻滚,最后直直地往上涌。
      
      “噗——”
      
      一大口血喷了出来,落在开灵阵上,也在胸前衣襟上染红了一片。
      开灵阵却迅速吸收了她的血液。
      
      师姐的神色早已大变,沐湘和楼心墨蹙着眉。
      一切并没有结束。
      偏殿里站着的姑娘们听着里头的叫声,面色煞白。
      
      花清悠求助地看向阵外的师姐们,沐湘,还有楼心墨。但是她们除了神色变转外,都无动于衷。
      
      开灵阵像是尝到了什么绝美的味道,愈加地凌冽兴奋,光芒大绽,流光飞速地刮着。
      花清悠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身体承受的痛还不止一股,被开灵阵撕裂着,那被封印的黑暗之气也在拼命挣脱着。
      心口一窒,花清悠俯身,鲜红的血液再次喷了出来。
      黑暗之气停止了挣扎。
      
      灵力慢慢停歇。
      直到流光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花清悠瘫在地上。
      楼心墨走过去,在她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将她扶起来。花清悠又险些晕了过去。
      
      蓝底的服饰,胸前被染上了一片暗紫,浓烈的血腥味道让人心惊。
      
      黄絮苏站在偏殿门口等她。
      “清悠!”看到她的模样,黄絮苏眼里的泪猛然掉落。她扶住花清悠,再说不出话来。
      
      楼心墨抿着嘴,又往花清悠的嘴里塞了一颗药丸。
      黄絮苏抬头看她,“还要。”
      楼心墨面无表情,但还是再喂了一颗。
      
      药丸在花清悠的嘴里化了开来,和血腥味混在一起,散出带着香甜味道的灵气,冲进她的身体里,为她抚慰着痛楚,但那小小的力量根本无法为她分担丝毫的痛。
      
      叶子衿飞冲而来。
      “清悠妹妹!”他皱着眉,掩不住的心疼,伸手将花清悠抱在怀中,亲自喂了花清悠一碗灵药。
      花清悠还是晕死过去。
      他抱着她,飞快地往山下去。
      
      叶子柔看到她们的时候,讶异了下,看到花清悠的伤状,连忙将藏在药阁的秘药给花清悠吃了下去。
      “应该会没事吧?”
      叶子柔声音里有一丝不确定。
      
      花清悠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一个没了气息的人,面无血色,衣襟上一片暗红,触目惊心。
      叶子柔想不明白:“怎么会如此严重?”
      
      叶子衿紧抿着唇,只抓着花清悠的手,不敢用力却又不愿意放手。花清悠躺在玉石上,一动不动,胸前微弱的起伏像错觉一样。
      
      叶子柔叹息着走了出去。
      
      没多久,黄絮苏便过来了。
      她看了守在花清悠跟前的叶子衿一眼,没有说话,也跪坐在一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