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7、皇世学院 ...

  •   黄絮苏取了一条藤蔓,就要抽余敦。
      余敦吓得哇哇叫,四处逃跑,却也没真的跑远。
      绕来绕去总让黄絮苏打上了,黄絮苏打到几下便累得没了兴趣。
      
      几人便在小草坡上躺了下来。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在她们的身上,稀疏斑驳,暖暖的。
      一派宁静美好。
      有和煦的阳光,有清凉的微风,即便只是静静地躺着,仰望着湛蓝的天空,一切都是那么简单自在。
      
      只是花清悠没有想到,这样的日子往后的一段时间里不会再有了。
      
      花清悠和黄絮苏回到宿舍。
      余媚和吕笑薇还没有回来。
      花清悠扑向柔软的被褥,就着窗外折射进来的阳光,懒懒的,想要补个觉。
      
      很快她就睡过去了。
      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躺在一片花海中,睁开眼便是蔚蓝的天,还有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她抬起手遮着日光,却没有发现太阳的位置。风拂来,带来清凉和花香。
      
      花清悠蓦地坐起身,香味?
      这是梦,怎么可能有香味。她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一小堆杂物。
      花清悠:“……”睡着睡着又进空间来了。
      她叹了口气,一挥手,让空间透视外界,正是她的宿舍。
      
      此时没有一丝倦意,花清悠索性呆在空间里,打量着突然又变了景象的空间。
      她的灵阶明明没有提升,但她的空间却在源源不断地进化。
      花清悠深呼吸了一下,踩在草地上,看着花海。
      阳光下,一朵花的花蕊正在闪闪发光。
      
      花清悠疑惑地走了过去,却发现在发光的东西不是别的,是她的小祖宗。
      古乾羲正懒懒地躺在花瓣上,闭着眼睛。
      花清悠玩心起,伸出指腹摩挲了下他小小的肚子。
      
      古乾羲蓦地睁开眼,看到花清悠,淡紫色的眸柔和下来。
      “花花,睡醒了?”他坐起身。
      花清悠点了点头。
      “那走吧。”
      “走?去哪里?”花清悠疑惑。
      古乾羲看着她,“你带着空间到花海那里。”
      “你说今天去的那个花海,去做什么?”花清悠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下,但转眼间已经来到了花海处。
      
      她也没想到自己的意念一转,竟然就到了。
      “这里的灵气特别浓郁,你可以试着转移到空间里来。”古乾羲道。
      
      花清悠闻言,眼睛一亮。
      “怎么弄?”
      “你还记得你挑的那朵花吗?”
      “嗯。”花清悠点点头,思绪一转,便来到了那朵蓝白相间的花卉跟前。
      
      古乾羲飞到花清悠的手边,抱住她一根手指,转头看她。
      “我就轻轻咬一下,你把手伸出去,将血滴到那朵花上。”
      花清悠点了点头。
      古乾羲便低下头,在花清悠的指腹上啃咬了一口。
      
      古乾羲的小脑袋挪开,被咬的地方便慢慢沁出红色来,整个过程只有微微痒的感觉。
      花清悠忙伸出手去,却触不到空间外的花。
      她一愣,忘了怎么运气。
      
      “花花?”古乾羲蹙眉,看着花清悠指腹上的血珠就要低落,忙凑过去,张嘴吸掉。
      花清悠:“羲羲……痒。”
      古乾羲松开她的手,脸颊浮现一抹淡红。
      
      眼看着又慢慢沁出来的血,花清悠闭上眼,运起灵气,睁开眼,心神一凛,戳向那朵花。
      蓝白花接触到花清悠的血液,瞬间就吸收掉了,转眼发出巨大的光芒。
      花清悠只觉得一股充盈的灵气铺面而来,甚至扬起了她的青丝。
      神清气爽。
      
      “成功了?”花清悠有丝不确定。
      古乾羲点点头,淡淡应声,“嗯。”
      此时,空间的轮廓越来越透明。
      
      而空间外,花海上流动进空间的灵气,全化为一道道可见的光,流转着冲进空间。
      花清悠能感觉到自己的空间越来越轻盈,那些灵力围绕在她的四周,无比亲切舒适。
      正慢慢享受着储存灵力的快感,没发觉外面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
      
      直到橙色的灵气击上空间,使得空间一晃,花清悠才看到站在空间外不远,正对着她的沐离渊。
      花清悠怔了怔。
      沐离渊皱着眉,脸色冷沉,正看着她所在的方向,手上的蓄出一把灵剑,慢慢朝她的位置走来。
      
      花清悠心惊。
      古乾羲眯着眼,看着走近的沐离渊。
      沐离渊所见之处,却是除了花无其它,正疑惑着,那股流动的灵气此时慢慢恢复了平静。
      
      荀月出现在他的身边。
      “公子?”
      “可有看到可疑的人?”
      沐离渊看着自己面前的空气,冷漠的面容上没有一丝情绪。
      荀月蹙眉。“不曾看见。”
      
      沐离渊散去手中的灵气,“你先下去吧。”
      荀月抬头看他。
      “学院里可能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让其它人提高警惕。”沐离渊低头,冰冷的目光看向那朵蓝白相间的花。
      
      “是。”荀月应声,转身离去。
      花清悠站在空间里,身子僵硬着,她怔怔看着沐离渊晦暗不明的神色。
      
      沐离渊蓦地抬手,手中一柄灵气幻成锋利的小刀,对着那朵蓝白花。
      “不要!”花清悠伸出手阻止。
      沐离渊仿佛有感应一般,顿住了动作。
      
      他看着那朵花,眼眸里看不出一丝怜惜,却收回了灵刀。
      花清悠松了一口气。
      感觉到凉风吹过,沐离渊消失在原地。
      
      花清悠瘫坐在地上。
      她不敢再动,呆呆地看着那朵花。
      那朵花因为吸收了她的血,越发的让人难以移开目光,仿佛有种看不见的魅力,在吸引着你的心。
      
      古乾羲看着一动不动的花清悠,眸光微黯。
      “他说的是我吗?”
      古乾羲一愣,反应过来花清悠说的话。
      “你很在意吗?”
      他问完便暗自苦笑,明明知道,却还妄想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花清悠神情低落,心里的感觉很难受。如果沐离渊知道是自己,那他会怎么想?还会这么说吗?
      
      “你认为自己是可疑的人吗?”古乾羲的语气有丝淡淡的嘲讽。
      花清悠抿着嘴。
      “你觉得你就是他口中不得了的东西?”话语间带着冷意。
      花清悠小脸微皱,“我不知道……”
      
      “花清悠!”
      古乾羲怒上心头,一把冲过去抓住花清悠的手就咬了一口。
      措不及防的痛让花清悠下意识地将他甩开。
      
      古乾羲被甩在地上。
      “你发什么神经啊?!”花清悠此时的情绪有些激动,方才那一下就好像被蚊子叮了,痛了一下,却惹得花清悠暴躁起来,瞪着古乾羲。
      
      古乾羲看着花清悠瞪得大大的双眸里,好似有两团火焰在燃烧。
      他僵了僵,她以前何曾发过这样大的火?
      只是他还未解释什么,花清悠又怒道:“要不是你让我来这里,我就不会碰到他了!”
      
      古乾羲蹙眉,“你怪我?”
      花清悠一甩手,想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别过脸,控制自己不去瞪他。
      “现在好了,我被当成可疑的人了!”
      “我是在为你好……”古乾羲神色沉痛地看着她。
      
      花清悠牙齿用力地咬合着。
      “可是你没告诉我,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知道会碰见他,我肯定不会过来的。不,做出这样的事就一定会碰到,转移灵气什么的……”
      “你……”
      
      古乾羲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花清悠,你还是你吗?”
      
      花清悠一怔。
      “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你就那么在意他的感受?他可曾在意过你的感受?你扪心自问,你不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很讨厌吗?!”
      
      字字诛心。
      花清悠将头埋进自己的膝盖中间,脸色苍白。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昨夜里,沐离渊那冷漠的表情和无情的话语,心里一阵一阵抽痛。
      
      “花清悠,你喜欢他我不管,但你为他这么看低自己,我很心痛!”
      古乾羲的话响彻耳际,花清悠的眼睛一热。
      
      她抬起头,看向古乾羲。
      他小小的脸上满是失望和心痛的神色,花清悠心里一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花清悠朝他伸出手,想让他回到自己手心里。
      
      古乾羲直直看着她,却一动不动。
      “羲羲,过来……”
      她的声音有种脆弱的柔软。
      古乾羲心中不忍,但是想到她方才的态度,心下一硬,别开脸。
      
      花清悠垂下眼睑,没有收回手。
      待眼里的泪意被收了回去,花清悠才再度睁开眼。
      看着周身都散发着怒气和冷意的古乾羲,她挪了挪自己的脚,凑了过去。
      
      伸手将他推到自己的身前,花清悠吸了吸鼻子,“对不起,羲羲。”
      古乾羲依旧一言不发。
      花清悠的眸色黯了黯。
      
      “我以后不会再这个样子了。”
      “羲羲,不要生气了。”
      “我知道错了。”
      “不要生我的气,对不起。”
      
      不管花清悠怎么说,古乾羲都是沉默着。
      心下无力,花清悠握住他躺了下来。
      空间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身上,花清悠闭上眼睛。
      
      古乾羲这才抬头看她。
      少女的眼角有滴未被察觉的泪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心中一疼,挣脱她的手心。
      
      花清悠没有察觉,她有些疲惫,一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
      古乾羲飞到她耳畔处,凑近她的脸颊。
      那滴晶莹的泪珠就那样挂在她的眼角,亮晶晶的顽固。
      
      他凑上去,闭上眼,垂下脑袋将她的眼泪纳入口中。
      竟然是甜的。
      古乾羲怔然,便察觉到口中苦涩的后劲。
      先甜后苦?
      他眼里满是心疼,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花花……”
      
      古乾羲闭上眼,整个身体贴在她的脸颊上,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的睫毛。
      被泪意滋润过的睫毛,还残留着湿意。
      他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挥着翅膀,在她的眼睛上,睫毛上,一寸一寸吻了过去。
      
      花清悠觉得脸上痒痒的,睁开眼,便看到近在咫尺的古乾羲。
      “羲羲?”她只是睡过去一会,声音便慵懒得像猫咪一样。
      古乾羲听着心中动容,却面不改色,应声远离她白皙如凝脂的脸颊。
      
      花清悠惺忪着眼,原先藏着眼泪的地方此时还有些酸酸的,她揉了揉眼睛,才想起自己在空间里。
      她还以为睡了很久,没想到只是片刻。
      是真的有些疲惫了,却分不清是身,还是心。
      花清悠微微扬起唇,将古乾羲托到自己眼前,轻轻地在他脑袋上亲了一下。
      
      古乾羲怔怔的,仿佛还沉浸在一份馨香里。
      “花花……”他的声音不由有丝动情的意味。
      
      “原谅我?”花清悠眯着迷离的双眸看她。
      古乾羲的心跳控制不住加速着,这样令人动心的她,要多冰冷的人才不原谅。
      
      他轻启唇,“原谅你了。”
      花清悠吃吃一笑,将他搂在怀中。
      “我知道小花最好了。”
      她意识到自己的称呼,转念一想,又改了口,“羲羲最好了。”
      
      古乾羲勾唇,抓住她的衣襟,贴着她,正好能听到她平稳的心跳。
      “花花……”
      “嗯。”
      花清悠翻了个身,没想过松开自己的手。
      
      空间被外头的阳光照得也有些暖暖的。
      花清悠舒服地呼了一口气,脑海里闪过沐离渊在外头的一幕,心里的节拍慢了两下,随之脑海的画面被她撇开。
      为冷漠的人牵肠挂肚真的是一件煎熬的事情。
      她还是好好的享受一下,慢慢调整吧。
      
      “羲羲,我想再睡一会,你晚点叫我。”
      “好。”
      花清悠闭上眼睛,呼吸很快均匀。
      古乾羲数着她的心跳,随后慢慢地挣脱开她的手。
      
      他飞到边上,转眼间一阵光芒划开,他现出原本的样子。
      一身宽松带着淡白的紫衣,一头不羁又仙然的银发,一张惊天地泣鬼神的绝美面孔。
      深邃又深情的紫眸里,映着花清悠的睡颜。
      
      古乾羲抬起袖子,在她身上一拂,淡淡的红色光点便洒在她的身上。
      花清悠眉头微微的皱褶便舒展开来。
      古乾羲伸手一揽,便将她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
      少女的馨香冲入鼻间,古乾羲感到一阵满足。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了很久。
      直到明亮的空间外,天空一片云霞。
      古乾羲才不舍地放开花清悠,抱了她这么久,未曾感到一分累意。
      他伸出手掌,在她面前,却蓦地顿住。
      
      看着她美好的睡颜,他眸中的情意迷离,转而用手捧住她的脸。
      低下头。
      如此柔软,比花瓣还娇,比水还柔,沁着甜。
      
      抬起头,男人眸光闪闪发亮。
      他的手掌终于在她的面前一拂,他将她放下。
      红光一闪,古乾羲变回了花灵的样子。
      
      花清悠缓缓睁开眼。
      “羲羲?”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十分的动听。
      “嗯。”古乾羲应声,飞到她身前。“傍晚了。”
      
      花清悠闻言,猛地坐了起来。
      “这么晚了?”
      她看着空间外头的景象,连忙站起身。
      “万一苏苏醒了找不到我,不是要担心死了?”
      
      花清悠忙不迭回到宿舍。
      宿舍里空无一人。
      花清悠将古乾羲塞回袖子里,便从空间中走出来。
      
      脚步声却纷沓而入。
      花清悠抬头便撞入了余媚和吕笑薇的眼里。
      
      两人面上都带着震惊的神色。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余媚神色带着一丝惊恐。
      花清悠蹙眉,“我刚刚回来的。”
      余媚却是不信,“我们出去的时候你根本没在,而且我们只是在外面并没有下楼。”
      
      花清悠忍不住想要扶额。
      她心急之下倒忘了这一点。
      早知道就不要回到宿舍来了。
      
      花清悠看着她们,觉得不需要解释,“这是我的宿舍,我当然在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她说完就往外走,两人忙给她让开路。
      花清悠直接下楼。
      
      余媚和吕笑薇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下楼,余媚皱着眉,“你刚才回来看到她了吗?”
      吕笑薇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看着花清悠的身影。
      
      花清悠不知道黄絮苏去了哪里,只好盲找,外面有不少人在,她也不敢直接喊人。
      芳苑里有个小广场,从小广场往外走,便是分别向着竹苑和芳苑的大广场,这里的人比其它地方都多。
      
      一眼看去,并没有黄絮苏的身影,只看到一个熟悉的大壮。
      花清悠忙的走过去。
      “余敦!”
      余敦听到她的声音,转过头来,他身边的小弟们也向她看过来。
      
      “怎么了,清悠姐姐?”余敦也走向她拉近两人的距离。
      花清悠缓了下呼吸,“你有没有看到苏苏?”
      
      余敦一愣,“姑奶奶?”想了想,“没有看见。她不见了?”
      花清悠点点头,“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余敦忙说道:“那我们帮你找找。”他转头对着小弟们道:“你们还记得在食堂打我的姑娘吗?赶紧分开去找!”
      小弟们虽然不明所以,却连忙点头,分散开来。
      
      余敦去看花清悠:“清悠姐姐不用担心,她肯定不会有事的。”
      花清悠点点头,嘴角却微微抽搐,“你不要叫我姐姐,我看着没你大!”
      余敦嘿嘿一笑,“这样显得你比较厉害嘛。”
      “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你要是找到让她回宿舍等我,我去另一边找。”花清悠说完,转身回芳苑。
      
      余敦原本想跟在她身后的,但是看到她走的方向,又顿住了脚步,往竹苑的方向走了。
      夕阳的光辉洒在皇世学院的地上。
      花清悠看到路便走,看到人少的地方会叫两声,“苏苏。”
      
      她左右环顾,脚步不曾停歇。
      “苏苏!”
      前方有一抹身影闪过,她喊了一声,那身影顿了一顿后加快了脚步。
      
      花清悠疑惑,不自觉向那身影走去。
      她提着灵气,脚下也快了不少。
      那抹身影察觉到她跟着,也愈加提了速度。
      
      是好奇使然,也是花清悠想起沐离渊的话,说学院里混进了可疑的人,她不由觉得那鬼祟的身影有些像可疑的人,便想要去查探究竟。
      那身影见她追缠不休,往偏僻处走。
      
      花清悠停下脚步,看着前方。
      她不知不觉跟到了一片有些萧索的树林里,而那身影突然就消失了。
      花清悠观察着四周,是她跟丢了?
      
      突然,一道劲风从花清悠身后袭来。
      花清悠下意识地侧身,手里抽出暮水绫便挥向那股力量。
      
      黑色的气焰被打散,鬼祟身影一个闪躲,又不见了。
      花清悠却吃惊不已,那黑色的灵气……是黑暗教的人!
      
      她抓住暮水绫,眼神不由变得凌厉,警惕地环顾四周,“你已经暴露了,快出来吧!”
      花清悠能感觉到从对方听到她的话后,空气开始压抑起来。
      风浪缓缓卷起,落叶飞扬。
      
      花清悠皱着眉,任由冷风吹着,身躯一动不动。
      “你以为你能躲到何时?”
      夕阳不知何时已经收敛了金光,林中的树木也挡住最后一片颜色。
      
      头顶是灰暗的天色。
      夜快黑了。
      
      花清悠的心不由地收紧。
      就在她以为对方会一直躲到天黑的时候,那个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
      
      花清悠微微眯眼,对方是一个长相很路人的姑娘,单眼皮,看着眼熟,估计是大众脸的原因,想到她今天就混在新生的队伍当中,心下一凉。
      
      “就凭你,也想对付我?”
      单眼皮姑娘唇色微微发黑,瞳孔黑得浑浊不清,她的嘴角扬着一抹轻蔑的笑容。
      
      花清悠手中紧紧扯着暮水绫。
      “我不想对付你!”
      
      对方听到她的话,微微一愣。
      花清悠紧接着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加入黑暗教,但是只要你离开学院,我可以放过你!”
      
      单眼皮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仰天大笑几声。
      “就凭你?我原本也不想伤害你,但既然你非要我出来,你见到我的模样,就得受死了!”说完单眼皮抬手,一个黑色的灵球已然握在手中,眼睛一眯,向花清悠扔了过去。
      
      花清悠抓住暮水绫一端挥去,黑灵球便被打散。
      单眼皮见此,一顿,脸色露出讶异的神色。
      “没想到你竟有如此宝物。”
      
      说完,她双手一抓,空气中的灵气便被她转换成黑色的灵箭,一道道冷厉冰寒,朝花清悠飞射出去。
      花清悠一直戒备着,她双手握住暮水绫,灵气一输,暮水绫被放大,扬起来,挡住一片黑灵气,花清悠手指一点,暮水绫挡住的黑灵气便被扭转,转回单眼皮的方向。
      
      单眼皮一惊,双手一拍,整个人借着灵气的弹力飞身而上,黑灵气便刺在树上,树干较细的应身而倒,剩下的摇摇欲坠。
      “看来是深藏不露!”
      单眼皮见此,也无心恋战,转身就想跑。
      天空中却突然掉下一个橙色的光网,套在了单眼皮的身上。
      
      花清悠的眼皮跳了跳。
      单眼皮在网中挣扎,黑色的烟雾弥漫起来,却依旧无法挣脱橙灵网分毫。
      
      花清悠屏住呼吸,看着来人。
      他一身玄衣,踏着夜色而来,也宛若夜色般冷漠孤清。
      
      沐离渊看着橙灵网里挣扎的人,眼里的寒气仿佛像冰剑一般。
      他抬手,橙灵网便收缩起来,直到逼得单眼皮整个人扭曲在一起,才松手。
      单眼皮发出惨烈的叫声。
      
      花清悠脸色发白。
      沐离渊蓦地转头看向她。
      对着沐离渊的目光,花清悠翕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沐离渊看向花清悠握在手里来不及收回的暮水绫。
      
      无人打破这冰冷的宁静。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