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出山 ...

  •   村庄的某个角落,一个大约十五岁的小姑娘怀里抱着四五岁的小男孩,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正望着远处看不见的战斗喧嚣,女孩的表情没有波动,仿若这场‘战争’与她无关,更是为她那处包围住右眼的朱色胎记添上一丝漠然和冷血。
      
      她怀里的小男孩也同样张望着远处的方向,可爱的脸庞满是天真的神色,他小小的双手抱着一个简陋的花盆,偎在怀中。
      
      松软的泥土中,一道极浅的光让深埋着还未破土的种子突然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悄然破土,茁壮的发芽,又快速的成长,一瞬间开出一朵火红色艳丽的花来。
      
      小男孩突然被眼前的火红影子吸引回了视线,惊讶的‘呀!’了一声。
      
      女孩低下头,讶异,嘴巴微张,清净的瞳孔也染上一抹惊艳。
      
      小男孩方抬起一只手想要去抓住那株火红,却被女孩及时的拉住了,温柔的轻声道:“笙儿别碰,有刺。”
      
      钟笙后知后觉,待看清花枝上的确是尖尖的刺,才后怕,嘴里发出‘嘶’的预感疼痛的声音。却又难掩兴奋:“姐姐,你看,我的小石头变成花了!”
      
      钟箐此时的心里也有些波涛骇浪,钟笙当时捡到一颗长的十分光润圆滑的暗红色种子,但因其外形更像一颗石头,钟笙还为它起名‘小石头’。
      
      钟笙和她每日都悉心照料着这颗小石头,但足足半年的时间了,却不见其发芽,钟笙还为此黯然伤神过,钟箐却认为它或许是真的小石头,又怕钟笙接受不了,所以任由他继续照顾小石头。
      
      如今却突然连发芽成长的过程都没有,直接开出这样一朵从未见过的火红色的鲜艳花朵,枝梗上还长满了刺。钟箐略一思绪,她突然抱着钟笙站了起来,转身回屋,将钟笙轻轻放下,嘱咐道:“姐姐出去一下,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
      
      说完钟箐转身,衣摆却被抓住,钟笙可怜兮兮的说:“姐姐,不要丢下我。”
      
      钟箐心一软,握住钟笙的手:“外面现在很危险,你在这里安全一些。”
      
      钟笙丝毫未松手,眼神比方才还要坚定,就那样直直的看着钟箐,钟箐败下阵来,只好蹲下身,让钟笙爬上她的背,便迈开大步向吵闹的地方走去。
      
      很快,便来到了村民聚集的地方。
      
      钟箐放下钟笙,提醒他不要出声,躲在她身后,便低着身子护着钟笙绕着墙根走近混乱处。
      
      此时的斗篷人大多被黄絮苏打趴下了,被绑着的少女们都挣脱了跑向亲人处,解开束缚,看着黄絮苏占了上风,便纷纷将能作为伤害的东西向倒下或战斗中的斗篷人扔去。
      
      偏有些力道不好,手一偏,砸到黄絮苏身上。
      
      黄絮苏愣了一下,难免走神,遭斗篷人反击,衣服挂了彩。
      
      一旁躲着的花清悠见势不好,少女们都躲了七七八八,回过神察看剩下还被绑着的就只有素衣少女了。
      
      花清悠咬咬牙,快速的冲出去,来到素衣少女的身边,动手去解绑住她的绳索。
      
      许是那群人知道素衣少女实力过强,拿来绑她的绳索要比其他人难解许多,看着花清悠吃力的拆解,素衣少女眉心微蹙,仿佛不满意她的多此一举。
      
      “别解了,你快给我走开!”素衣少女突然对花清悠吼道。
      
      花清悠却恍若未闻,绳索就只差一点点便能解开了!
      
      两个光团突然从远处飞速砸来,一个打在招架斗篷人的黄絮苏身上,而另一个亦不怀好意向着花清悠而来!
      
      花清悠随着黄絮苏被击中的叫声,也被素衣少女一把推了出去,光团打在素衣少女身上,少女一口血喷出,身子向前踉跄了好些步才堪堪站稳。
      
      花清悠恍惚间只觉得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人,对方发出了浅浅的闷哼。
      
      还有一道童音抑制着音量慌张的叫道:“姐姐,你没事吧?“
      
      花清悠转过头只急急的道了声:“实在对不起!”回头看见原来的斗篷人首领已来到打斗场中,一双手又慢慢蓄出方才的光团。
      
      黄絮苏已经站起来,戒备的看着斗篷人首领。
      
      “不识好歹的臭丫头!”斗篷人首领哼了一声,对黄絮苏不屑一顾,反而看向素衣少女的时候,嘴巴翕张说不出丝毫嚣张的话,表情偏凝重。但见素衣少女只是眯着眼,徒有危险的气势,便又燃起了信心。
      
      “既然你们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们。”斗篷人首领看向原本聚集着村民的空地,对藏着的人高声说道:“识相的把人交出来,别等我杀完这两个臭丫头再去找你们,到时候,你们想死,我也一定不会让你们痛快的死!”
      
      有些胆小的村民看到战斗的姑娘已经受伤,而威胁的人对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说是个厉害人物,只能看向害怕的女儿,忍忍心还是将人推了出去。
      
      少女们自然不愿意再被抓住,急忙挣脱开往远处跑。
      
      黄絮苏冷笑一声:“只会偷袭的小人,我黄絮苏要是怕了你,我就不姓苏!”
      
      所有人闻言都一怔,她不是姓黄吗?
      
      黄絮苏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有一瞬间的尴尬,但是很快的又执起手中光刀,向斗篷人首领击去!
      
      斗篷人首领放出手中的光团,齐齐向黄絮苏砸去,黄絮苏斩开第一个,应对第二个时便吃了些力。
      
      斗篷人首领再蓄力需要时间,在黄絮苏攻过去的时候便悄悄后退,对一旁愣着的手下吼骂道:“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
      
      斗篷人一激灵,心中暗暗埋汰了一下首领:我们在围观还不是以为大哥你能行?但还是举起剑纷纷去抵挡黄絮苏。
      
      黄絮苏皱眉,如果不快点干掉这些小杂碎,让那个卑鄙首领再有机可乘,她可能会招架不住。
      
      “小心!”花清悠冲黄絮苏大叫一声,说时迟那时快,黄絮苏击败眼前的斗篷人后来不及抵挡光团了。
      
      花清悠情急,烂熟于心的术式只是一闪,她闭上眼,借全身力气将手一推,再睁开眼,那两个光团瞬间往反方向飞,随后在空气散开。
      
      花清悠心中一惊,成功了!!!正当她兴奋的想叫出声,却看到斗篷人首领惊恐地看着素衣少女:“你你你……”
      
      素衣少女眼神愈发寒冷,只一瞬间,光团在她手中乍现,她反手借力,淡淡黄色的光团飞出去砸在卑鄙首领身上,首领胸口的衣裳瞬间破碎,一层皮裂开,血渗出来。
      
      卑鄙首领鲜血口中流出,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花清悠别开眼,不忍看那血腥的场面,庆幸坏人被打败的同时,心底也有些郁闷,原来光团不是自己打掉的,而是那个素衣少女,她果然厉害,一招便将卑鄙首领置于死地。
      
      站在花清悠身后的钟箐安抚好钟笙,将他小脸埋在自己的怀中,转而认真的去打量花清悠,眼神带着与她年纪不符的探究。
      
      花清悠感觉到她的强烈目光,转头一见那个看上去比自己小一些的女孩,疑惑了一下才想起自己方才撞到的就是她,便歉意地看着对方:“对不起,刚才不小心撞到你,你没有事吧?”
      
      钟箐摇摇头。
      
      花清悠看向她怀中的钟笙,他正探出一张好奇的脸去看花清悠,花清悠对他微微一笑,转眼看到他手中捧着的花盆里正盛放的花。
      
      “咦?玫瑰花?”花清悠轻呼了一声。
      
      钟箐低头,再看向花清悠,观察她的神色:“你见过这种花?”
      
      花清悠点点头,蹲下脚,伸手去抚摸花朵,又凑近鼻子嗅了嗅:“不错,就是玫瑰花。”
      
      花清悠显得有些兴奋,她在这个世界看过很多珍稀奇异的花,但前世的世界里那些普遍的花都没有见过,这样火红的玫瑰花还是第一次见。
      
      这个以花为文明的世界,书上的记载也没有出现玫瑰花和其它许多花的身影,全部都只有这个世界独特的品种。
      
      “我在花名册上并未见过这种花。”
      
      花清悠没有听出钟箐语气中的质疑,无法解释自己的前世这种花很常见,只能干笑一声道:“我听我奶奶说的,我奶奶看过许多奇花史,我耳濡目染下,偶有翻阅,所以才略知一二。”
      
      钟箐眉眼依旧疑惑,并未完全相信花清悠的说法,也没再追问,只静静地看着花清悠对‘玫瑰花’爱不释手的样子,暗自思索。
      
      余下的斗篷人纷纷跪在素衣少女跟前,哭喊求饶,素衣少女厌恶至极,手中剑气就要出,手臂却被人拉住。
      
      “我看你受很重的伤,他们虽然该死,但是那些村民和姑娘更恨他们。你再用灵力,小心落下病根。”
      
      素衣少女转头看向黄絮苏,敛去神色,淡漠地抽开自己的手臂,不再对斗篷人动手,只是沉默的站在一边。
      
      黄絮苏扁扁嘴,这个人的态度真是令她难以产生好感,但看在她出手相救的份上,她就忍一忍人家那张冰脸吧。便不计较,将自己的打算对那些村民姑娘说出来,那些斗篷人虽然不服气,却也不敢对抗站在一边的素衣少女,只好任由那些冲上来的人将他们拳打脚踢。
      
      原来被抓走的第一批少女被找了出来,她们身上衣裳破败,露出来的皮肤还有令人不忍直视的伤痕。一步一晃,脸色憔悴双目无神,好像老了十岁。看到匍匐的斗篷人,眼神才渐渐有了情绪,是痛苦怨恨,恨不得将这群人剥皮抽血,却没有力气。
      
      素衣少女看着她们,眉头紧蹙。黄絮苏不忍再看,事已至此,有些事不能挽回,希望她们发泄出来,能继续生活下去就是种欣慰了。
      
      钟笙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花清悠抚弄着他的‘小石头’花,没有丝毫的不满,只是好奇的看着花清悠的脸,又去瞧她头上的粉蓝的小花。
      
      突然,他伸出一只手,用肥嘟嘟的手指头戳了上去。
      
      花清悠一怔,抬头看着钟笙,钟笙小小的脸因为自己情不自禁的举动而涨得通红,窘迫的眼睛不敢看花清悠而四处打转,小手紧紧抓住钟箐的衣袖。
      
      钟箐也愣了一下,正要替弟弟的举动道歉,便看到花清悠微微笑着,弯起指头轻轻刮了一下钟笙的脸:“你好可爱啊!”
      
      钟笙闻言,脸色愈发的红了。
      
      钟箐松了口气:“我弟弟调皮,姑娘不要介意。”
      
      花清悠抿嘴一笑,站起身:“本来是我不好意思在先,既然没事,那我……”花清悠一顿,她刚走出森林便被恶人抓到这里来,这里又不知是何处……
      
      钟箐看着花清悠又是皱眉又是咬下唇一副纠结困惑的模样,抿了抿嘴,又抬眸看向花清悠的头饰,问道:“姑娘不是这个村的人,您现在有难处?”
      
      花清悠看向钟箐,如果不是她右眼处那块胎记所累,那精致的五官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也实在是少女的眼睛分外有神,又有能看透它人思虑的一抹幽深,让花清悠不自觉的就点了头。
      
      钟箐露出微笑,正要开口,便看到黄絮苏小跑了过来。
      
      “嘿!”黄絮苏跑到花清悠身后站定,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花清悠转过头。
      
      钟箐钟笙也都睁大了眼睛看向跟随黄絮苏,此时正扇着翅膀飞在她肩头处的小花灵。
      
      “你没事吧?”黄絮苏对着花清悠的身子左瞧瞧右探探,最后看着她的脸。
      
      花清悠摇摇头。
      
      “那太好啦!”黄絮苏虽然看着有些狼狈,但其真心高兴的神色让她看上去颇有灵气精神。
      
      花清悠回以微笑。
      
      此时,突然有一个穿着新衣裳的少女走向黄絮苏。“这位黄姑娘。”
      
      纷纷回头,只见那姑娘脸上泪痕还隐隐若现,眼睛红肿:“我叫芝儿,是村长的女儿。”芝儿一顿,突然跪下:“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回报。”
      
      花清悠一惊,往一旁退了退。
      
      黄絮苏看着芝儿,抿了下嘴,无奈说道:“你快起来,我那是自救,顺带救了你们,没有什么回不回报的。”
      
      芝儿依旧低着头:“请姑娘到小女家中去吧,我们帮姑娘找大夫看伤治疗,再好好款待姑娘。求姑娘应许。”
      
      黄絮苏挑眉,她一旁的花灵上下飞动,说道:“这个可行。”
      
      黄絮苏回头看了眼花清悠:“我要她跟我一起。”
      
      芝儿抬头看向有点懵的花清悠,说道:“当然可以,还有方才那位素衣姑娘,我会一并邀请了去。”
      
      黄絮苏点头:“嗯,你平……你快起来吧。”
      
      “谢谢姑娘肯赏脸。”
      
      黄絮苏一挥袖子:“你先回家吧。”
      
      见芝儿走后,黄絮苏回头看花清悠一副为难的模样,便问道:“我刚才说要你与我一起,你不愿意啊?”
      
      花清悠蹙眉:“我有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