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出山 ...

  •   “嗒,嗒,嗒……”
      
      晶莹的水珠顺着满是植物围绕的山墙滴下来,落在花瓣形成的碗状容器中。
      
      蹲在一旁的少女明显走神了,似乎在想着美好的事情,眉眼弯弯,嘴角也掩不住的笑意。
      
      花清悠傻笑出声,看见快要溢出来的水‘哎呀’一声,急忙轻轻的将花碗端开,将原本拿在手中的盖子状叶子合了上去。缝隙在肉眼可见中消失了。
      
      花清悠捧着水来到一处花圃,走向那株最耀眼的花骨朵跟前。
      
      那花苞里似藏着一颗夜明珠,从内而外散发出柔和的光,在白天依然十分夺目。
      
      花清悠蹲下身子,看着一动不动的花骨朵,心中很是诧异,若非这里面的光微微的闪着,她都要怀疑这养了十几年都不开的花蕾是不是要谢了。
      
      揭开盖子,花清悠拿过一旁的花勺将水舀出,一点点浇在花骨朵上,接触到纯净的水分,里面的光便亮了一些。
      
      谁知那花似不领情,竟弯起花梗将花苞上面的水珠甩掉,也将花清悠泼了一脸。
      
      “好你个!”
      
      花清悠下意识抬起手,却对着纤弱地躲了一下的花蕾狠不下心,还是将手放下。气嘟嘟地瞪着它:“白眼狼!”
      
      养了这么多年不开花就算了,这两年脾气还越发大了,动不动就跟她使性子。花清悠恼的想将手中的花碗丢掉,却舍不得为了这碗水在山脚跟那里蹲守的半天时间。
      
      花清悠只好深呼吸将气慢慢地缓了下去,硬着不痛快的心情继续给花蕾浇水。
      
      那花蕾却没再闹,任由花清悠将水浇完。
      
      只是那光却不再亮,反而是更黯淡了,这下花清悠的气瞬间消失反而心疼起来。
      
      还未出声安慰,便感觉到整个山谷晃了一下,像有股气流被冲撞了,花清悠心中一跳,不好的预感剧烈地席卷而来。
      
      “奶奶!”
      
      花清悠惊叫一声,跑向倒在结界入口的老人。
      
      “奶奶!奶奶!你怎么了?!”扶起老人,血腥味扑鼻而来,花清悠心像被狠狠揪着,瞬间泪珠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悠儿,奶奶对不起你……”花奶奶缓缓睁开眼睛,虚弱的道。
      
      花清悠无措的摇头:“不是的奶奶,你会没事的……”还未说完,便又看到花奶奶吐出一口血来,忙用手将血拂去,心愈发的沉。
      
      “我没事……只是……木笙……被人抓走了。”花奶奶喘着气,呼吸沉重。
      
      花清悠已经猜到,心越发地紧。
      
      花奶奶抬起手想擦去花清悠的眼泪:“你的眼泪掉进我耳朵里了……”
      
      花清悠哭笑不得,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便听花奶奶说道:“我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中了毒,又被猛兽趁虚而入。木笙……应该也不会有性命危险。”
      
      将花奶奶背回屋里,包扎好伤口,又熬了解毒保养汤给奶奶喝完,看着她休息后,花清悠担心木笙的情绪才真正地爆发出来。天已经黑了,虽然奶奶说,将木笙抓走的可能是他的家人,她担心也无济于事,但是她如何能不担心?
      
      木笙是两年前花清悠在山谷外‘捡’回来的少年。
      
      ‘木笙’是她替他起的名字,因为他那时完全失去记忆,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名字。
      
      她看着他懊恼地想着自己的名字,便说道:“不如你叫木笙吧,在你想起来你自己的名字之前,我就这样叫你了。你说可以吗?”
      
      少年一副正太的面孔,眼睛小鹿般天真的看着她,有点生怯却也掩不住欣喜地点了点头。
      
      花清悠感到有些自豪。
      
      木笙在山谷里将伤养好也没有记起他的家在哪里,便一直留在山谷。
      
      他很依赖花清悠,随时随地总是跟在她的身后,不管是一开始腼腆得话都不敢跟她多说几句,还是后来打趣她都不带脸红常在她耳边说情话的时候。
      
      她们情愫的种子就是在一天天的相处中,不可抑制的发了芽。
      
      木笙从内到外都是纯情少年的模样,让花清悠这个活了两世的人跟他谈恋爱都时刻脸红心跳着。回想着两人从相遇到现在的点滴,花清悠无声的泪流得眼睛都肿了。
      
      “吵死了,真没用,就知道哭。”
      
      一道奶声奶气却带着大人语调的声音在一边响起,花清悠才缓缓地抬头,止住啜泣,看向一旁发着光的花蕾微微歪着,摆出一副瞧不起她的姿态。
      
      “你才没用,没见你开过一次花。”花清悠带着哭腔反驳道,情绪却明显缓和不少。
      
      “哼。”花蕾的‘头颅’似昂得更高,仿佛因为没法再反驳花清悠而有些不服气。花清悠却被花蕾的姿态给逗乐了。“你说你这么没用,我是不是应该早就把你给丢掉了。”
      
      “你敢!”花蕾气的炸毛,花苞都隐隐要散开的模样。
      
      “我怎么不敢了?”花清悠说着,端起花盆作势。
      
      “花清悠你敢!我就死给你看!”
      
      “我都不要你了,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花清悠不在意的语气似乎真有丢掉它的打算,花蕾一听瞬间灭了光亮,直立的花梗也耸拉了下来,一副蔫坏的趋势。
      
      花清悠却急了,放下花盆,看着毫无生气的花骨朵儿,没有一点光亮,跟黑暗融为了一体,用手轻轻托着它,焦急地道:“不会真的死了吧?”
      
      语气中满满的担忧。
      
      花蕾却慢慢的发出光,轻轻地在花清悠的手中蹭了蹭。
      
      花清悠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也不责备它。反而轻柔地抚摸着花蕾说到:“你要好好的。”
      
      花蕾的光闪了闪。
      
      花清悠感觉到刚才那一瞬间,花蕾的光比平时要亮,是错觉吗?
      
      翌日。
      
      花清悠顶着青黑的眼圈起了身,花奶奶已经醒了,脸色比昨天的好一些,却依然很苍白。
      
      看到花清悠的脸色,花奶奶心疼:“我身上的毒不致命,就算没有解药也不会死,只会耗着,不会太精神而已。”
      
      “没有解药吗?”花清悠虽然问的含糊,但奶奶摇了摇头:“那不是普通的猛兽,是外面的人特意豢养的宝兽,只有他们的解药……”
      
      花清悠闪过一个念头。
      
      她要去找木笙。
      
      将身子沉入池底,浮在水面上的花瓣扫过她的锁骨,袅袅的烟雾氤氲着而,将她的脸熏得红润非常。水的温度十分舒适,只是那花瓣的香气一眼难尽,让人想要捂住鼻子。想到“庸脂俗粉”比起这个,竟是清新脱俗了好几个层次。
      
      奶奶说要泡一次才能离开山谷,因为这花瓣的作用是能让外面的野兽都避开,她也能安全一些。她又不放心奶奶一个人在山谷,所以在提出那个自私的要求后就立马反悔了,但是奶奶却义正言辞地对她说:“你也长大了,该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了,再说,不是还要给我找解药吗?我还指望活到你成亲生子呢。”
      
      ……
      
      直到穿过结界,又穿过山谷外的那片森林,花清悠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离开山谷了。
      
      路两旁是绵延的山峰,两侧的野草有明显被踩踏的痕迹,似乎有一群人不久前才路过此地。面对未知,花清悠有一秒想打退堂鼓,但更多的是兴奋。
      
      “是不是怕了?怕就赶紧回家,免得走远又反悔了,找不到回家的路。”花清悠头上的一朵花饰亮起光来,现出原本的形态,发出一道熟悉的奶音。
      
      “臭小花,你给我闭嘴!”花清悠咬牙切齿,冲劲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偏偏她前世就是个路痴……不不不,她怎么能被蛊惑,好歹是个带着记忆重生的人。
      
      “臭丫头,我不叫小花,我有名字,叫古乾羲。”
      
      “……一朵花叫什么古乾羲,安安分分叫小花不好吗?”
      
      古乾羲:“……”
      
      花清悠却故意似的:“小花,小花,小花……”小花:“……你开心就好。”
      
      花清悠暗自偷笑,原本还想着为什么奶奶要她带这朵养尊处优的小祖宗,现在看来,纯粹是为了陪她解闷的。但她忘了,养尊处优一直是她惯的。
      
      打闹着,不自觉就走出一里路,前方是一个分岔路口。花清悠停住脚步:“走哪条路啊?”方才还很吵闹的小花此时却十分安静。
      
      “累了?”花清悠暗自腹诽:她才是走路的都没有累好不好?不过想到这花吵起来虽闹,但平时却也是个娇弱的主,大部分时间都在睡眠中,便也没了挖苦的心思。
      
      正想着,花清悠便看到有人影出现在视线中,心中一喜,忙走过去,脚步却忽然软了下来。
      
      诶?视线怎么模糊了……
      
      花清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一片黑暗。她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缠住了,嘴上被粘了封口纸。封口纸是这个世界最普遍的灵用品,她之前只在书上看到过。
      
      待眼睛适应了黑暗,花清悠看见自己身处的小黑屋里还有其它同龄少女,皆被绑着,大多还在昏迷。
      
      她的身边有两个少女挨着她,依稀能看到左边的素衣少女低着头,一动不动,昏得很死。
      
      右边的绿衣少女已经缓缓地醒了过来,面对自己的遭遇只是一秒的懵再加一秒的不可思议后,便瞪大眼睛,一边晃动着身子挣扎,一边发出“呜呜呜……”的叫声。不是因为惊恐和害怕,更像是在骂人。
      
      花清悠意识到被绑架后的郁闷让这少女的行为给一驱而散,心中暗叹:好刚烈的女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