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大佬》yamazheng ^第79章^ 最新更新:2019-10-08 1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9、林思韬番外 ...

  •   当天晚上,他们一家三口做贼似的躲在卧房里开了个小会,会议的议题:韬韬同学疑有同、性、恋倾向。
      三人盘腿坐在床上,面对面,神情都很严肃。
      王瑞首先发话,“说吧,你怎么就怀疑阿命有这个倾向?”
      王红燊被他们盯着有些不适,挪了挪屁股,抠着床单说:“书上说的,我们这种家庭,尤其是你们还把韬韬当女孩子似的养,最容易导致孩子有同性恋倾向了。”
      “我们怎么就把韬韬当女孩儿养了?篮球、滑板、网游,男孩子该玩的都给玩了,还有徒步旅行或露营,哪个不是男孩子玩的?”
      “但是你们就不觉得韬韬太娇气了吗?”
      王瑞瞪眼,“我儿子哪里娇气了?”
      王红燊顶看不上王瑞这幅梗着脖子嘴硬的德行,“还说不娇气,你看看谁家男孩子这个不吃那个不吃,挑三拣四。”
      “挑食嘛,小孩子常有的。”
      “还有他,衣服每天都要换,夏天一天还要洗两次澡,他还……”
      “这是爱干净,你以为就你那邋遢的鬼样才叫男人吗?”
      “他还瞧不上他们班的女孩子,你说这个正常吗?”
      对于这点王瑞就更加理直气壮了,“他干嘛要看上长得不如他的?谁家找媳妇儿不喜欢找个好看的?”
      王红燊气得跳脚,居高临下指着王瑞道:“你还说我肤浅,我看你才肤浅,你不仅肤浅还笨。你说就韬韬长得那样,能有几个女的比他好看的?”
      王瑞颇有些明媚忧伤,托着下巴看着自家媳妇儿,“哎,你说这儿子长得太俊看不上丑丫头可怎么办啊?”
      王红燊一见到王瑞这幅样子就知道对方没有被他说服,可是他总不能说韬韬亲他的事情吧!
      他正焦急着,却看到洪璟一声不吭地坐在一旁,还皱着眉头,王红燊喊道:“爸?”
      与王瑞盲目的儿控护犊子不同,洪璟是真的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实际上听到王红燊说韬韬有同性恋倾向时,他心里就磕噔了一声。
      他深感自己需要尼古丁的安慰,于是无视儿子殷勤的目光,慢悠悠地抽了起来。
      “爸,给我一根呗。”王红燊贱兮兮地索要,挨了王瑞一脚,然后悲愤地看着他们这对夫夫各抽各的就是不肯跟他一根。
      “爸,你倒是说话啊!”
      洪璟抬头看了王红燊一眼,王红燊被他看得莫名有些心虚。
      “红燊啊……”
      “啥,啥事儿?”
      “你小子该不会给我做贼心虚吧!”
      王红燊一听这话,立即抬头挺胸,拍床板瞪眼地抗议道:“我干嘛就做贼心虚了我!你凭什么怀疑我,我是你儿子诶,亲的!你说你作为一个长辈这样无缘无故地怀疑我做什么。还有,现在是跟你讨论韬韬的事情,你扯到我身上干嘛!我跟你说……”
      王红燊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家老王盖了一巴掌,“臭小子,怎么跟你爸爸说话的!”
      王红燊一副气到不行又不得不忍住的样子,缩在一旁哼哼的说:“爸,我可没有同性恋,要我有同】性】恋,我就立即跟你们出柜,绝不含糊!”
      洪璟被这不着调的儿子气得哭笑不得,“怎么,同】性】恋还很了不起是不是,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王红燊转过头,倔强地说道:“反正不丢人。”
      洪璟戳戳他的脑袋,“你呀,你小子有这觉悟是对的,外人怎么看我们先不说,至少在我们家,性向问题绝对自由。但是,如果要是让我知道你小子拐着你弟弟做什么坏事儿,你这狗腿就别给我要了。”
      王红燊缩了缩脑袋,又不得不虚张声势地大声说道:“我能拐他做什么事儿?抽烟喝酒还是打架?哼哼,我还找他?没被他看见趁机训我一顿就不错了,还找他,我嫌耳根子太清静了我。”
      但是洪璟这人也不是好糊弄的,况且这个儿子的狗脾气摸得没有八分也有七分,王红燊越是这样,他越觉得这小子有事情瞒着他,不过他倒没有深思,只觉得他估计最近真拐韬韬做什么坏事儿,不过十有八九没得逞,反而被韬韬同学训了一顿。
      王红燊小心翼翼地观察洪璟,见他把注意力转到王瑞身上,松了一口气,还偷偷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洪璟正在和王瑞讨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引导韬韬树立正确的性别认知,虽然可能有些迟,但总比不做强。
      不过王红燊却表示,“你们少在我们面前亲热些,对我们小孩儿的性别认知绝对有帮助。”
      “说什么呢你!”
      “就是让你们在我们面前少动不动就亲亲,还有,上周末你们对厨房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事儿,你们自己清楚。一把年纪了,还玩这么重口的,也不悠着点。”
      上周末洪璟在厨房煮饭,王瑞见两个孩子都不在家,手脚就有些不老实,抱着洪璟又摸又蹭。而这个差点的原因就是两兄弟突然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在门口观摩了起来。
      想到这事儿,洪璟的脸皮就有些受不住了。
      王瑞见自家媳妇儿被儿子揶揄地脸都红了,气得跳下床拿起脱鞋就开揍。
      王红燊凭借他多年打游击战的经验,一见苗头不对就准备开溜,拉开房门一溜烟跑了出去,连脱鞋都不要了。
      可怜韬韬同学不过是出来倒个水就目睹了一场凶残的“父子相残”,好吧,其实是老王单方面开虐,而王红燊很无耻地躲在韬韬后面那他挡箭。
      韬韬穿着居家服,手里捧着水杯,一脸茫然地站在他们的战场中,对着不远处的洪璟问道:“爸,他俩又怎么了?”
      “没事,交流感情呢!别理他们。”
      洪璟将韬韬推回房间,房间里电脑正打开着,密密麻麻的都是字,估计又在看小说了。小书柜里都是他喜欢看的书,各式各样的都有,从世界名著到武侠小说,从圣经到黑格尔的《小逻辑》,愁得王瑞一见到韬韬买书就跟他诉苦,“阿命看的书我都看不懂,你说改天他要是遇到不懂的地方来问我,我可怎么办呀?”事实证明,老王同志想多了。就算韬韬真遇到不懂的,也是来找洪璟。不过洪璟看了眼他的书架,咋觉得儿子最近看的书有点不对劲呢?
      洪璟随手从中抽出一本,“《理想国》?”
      韬韬点点头。
      “怎么在看这个?对柏拉图感兴趣还是?”洪璟这话刚说完,就看到书架放赫然放着一本《西方哲学史》,笑了起来,“你老王同志要是知道你在看这本,估计要哭了。”
      韬韬也知道他家王瑞爸爸最爱的是《故事会》,“难道老王也看这个?他不是理科生吗?”
      洪璟靠在书桌上,两□□叠着,俊朗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他是理科的,但我是文科的啊!当年为了追我,没少跑我们系旁听,还经常跑到西方哲学史的课上旁听。教我们这门课的是个老教授,很学究型的那种,看王瑞吊儿郎当的样子很不顺眼,每节课都要点他提问,可把你爸爸折磨惨了。”
      韬韬笑道:“那爸爸你没有帮帮老王吗?塞个纸条?”
      “我啊,才没呢。一开始看不上他,后来看上了,这门课也就结束了。”洪璟陷入回忆中,露出的笑容也甜了几分,看到韬韬有些出神,有些向往。
      洪璟注意到韬韬的神色,赶紧收敛脸上的神情,转而问道:“最近看这么多哲学的书,是对哲学感兴趣吗?”
      “有点好奇。”
      “打算选哲学方面的专业吗?”
      韬韬其实只是随意看看,没想那么多,但洪璟问了,他也忍不住深思了起来,颇为犹豫道:“我只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如果我选了这个专业,到时候不喜欢读不下去了怎么办?”
      洪璟放下书,看着面前在学业上颇有优秀的儿子,一点都不担心地回答道:“那你到时候可以换专业,或者把本科的学业坚持完,到了研究生时再换个专业。不过现在想这个还为时尚早,还有一年的时间,你可以先培养自己这方面的兴趣,有兴趣了再说。”
      韬韬乖乖的点头,从洪璟的角度看去,正好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投下的阴影,正好落在他瓷白无暇的脸颊上,脸上带着几分少年人特有的稚嫩和朝气,但精致的相貌已经初见端倪。
      家世好,脾气好,长得也好,还是个学霸。
      这孩子在任何一个家长几乎无可挑剔,乖巧懂事的性格,再加上是恩人的孩子,导致他和王瑞舍不得给他一点气受,所幸根正苗红才没有被他们惯坏。
      洪璟拿起书桌上放着的相片,相片中是上一年他们一家到欧洲看球赛时拍的照片,不是全家福,而是两个孩子的照片。照片中韬韬从后面亲昵的抱着王红燊的脖子,两人脸上都涂了一些油彩,灿烂的眼光落在他们身上,本就帅气的脸带着年轻人的活力和奔放的热情,更是迷人。怪不得当时两个大小伙儿一路上受到不少女孩儿的亲睐,一手臂都是电话号码。
      只是此时洪璟看着照片中两人亲昵的姿势,微微有些疑惑。
      他们两兄弟从一开始感情就很好,尤其他和王瑞常常出差不在家,几乎都是王红燊照顾韬韬的,两人关系好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儿。但如果再加上他和王瑞同】性婚姻的影响,是否会造成韬韬把同】性之间的互动甚至是亲昵的举动,看得太平常,而导致他对同】性没有什么隔阂?
      按道理他这个年纪的男生虽然和同】性也会很要好,但有些举动基本不会做的,例如牵手,拥抱。但是据他所知,韬韬到现在都会和王红燊睡在一张床上,不是因为家里没床铺,而是因为他想。洪璟回想当年他在这个年纪,还没有被王瑞掰弯前,是否会想要和某个同】性一起睡觉吗?答案是不会的。
      越想洪璟越觉得不对,韬韬身上并没有王红燊所说的娇气,而是有些少爷气。他的少爷气来得理所当然,谁让他们家有钱,谁让他们都宠着韬韬,这么多人宠着还没宠出个纨绔气来,而是一个斯斯文文偶尔有些讲究的少爷气,一定是林大哥家里烧了八辈子的高香。
      只是这少爷气要是能去掉还是去掉的好,世事无常,谁知道他们是否能富贵一辈子,万一没了他们的呵护,只怕这孩子一身的少爷脾气会受不少委屈。
      思虑再三,洪璟最终问道:“韬韬,如果要读哲学的话,有没有考虑去国外?”
      就这样一句话,韬韬在国外待了几年。
      等他学业有成回国后,青葱少年的时光便如荼蘼花开一般,灿烂地凋落,凋落之后是漫长的沉寂和等待,等待新一轮的花开。
      人生如此,起起伏伏。
      (番外完)
      2019.10.05

  •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看文。
    如果对新文感兴趣的话,先收藏一下吧。
    新文《我是王》
    简介:
    我是王
    一觉醒来已过千年
    我的国亡了
    我的子民没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