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大佬》yamazheng ^第46章^ 最新更新:2019-09-05 1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第四十五章 ...

  •   林善随后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改成周正与赖振宏之间相互讨价还价,不过两人毕竟也是多年的“交情”,哪怕感情不说有多铁,但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过周正也没应承下来,只说会跟老爸周国强提提。赖振宏知道目前电影的投资是由周国强主持,便也知道事情只能到此为止,也算暂时可以接受。正经事儿一完,三人又闲聊了一番,接着又应付了几轮其他人的搭讪,等到凌晨三点,这场宴会才算正式结束,终于可以打道回府。
      周正没有回家,而是和林善回了老别墅。
      两人一身酒味碰在一起,着实有些没轻没重,一路东倒西歪拉拉扯扯地上楼,房门一关就压了上去。
      林善像仓鼠觅食一样在周正身上这么戳一下那么戳一下,他叼着周正的下嘴唇,自下而上地瞟了一他一眼,眼里带着笑意,眼波随着空气中弥漫的情、愫荡漾开来,一层层晃到周正心里。
      周正两手扶着他的脸,凑上去含住他的嘴巴,两人来了一个漫长的舌吻才放开对方。
      林善笑出声来。
      周正笑着问道:“这么高兴?”
      林善点点头,“是值得高兴,不是吗?”
      “可是周正,我贪心不足啊!今晚仅仅是开始,我们会越来越有名,越来越成功,那么曾经看不上我剧本的人,都要来求我。”
      林善大喊一声,“老子就是这么牛逼!”
      周正知道他有些醉了,但也知道这是林善的野心。
      林善在他们这群朋友中,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尤其是在面对爱人时,更是有些肆无忌惮,什么烂脾气臭性格都不加掩饰。有时周正简直要怀疑林善是不是向用这种方式逼着他提分手,然而矛盾的是,林善在情感上非常依赖着他,他仿佛正是因为担心某一天因为露出难堪的样子而让对方失望,倒不如在一开始就躺露出这么不那么美好的一面,在一日日地相处中不断地确认,“你好好看看我的这些缺点和臭毛病,你真的确定要跟我在一起吗?你确定要和我在一起吗?”
      然而周正也不全然都是谦谦君子,他花钱大手大脚,一副公子哥的派头,有隐藏的控制欲,越是亲近的人越是难以容忍对方身上的小毛病,什么吃饭不洗手,袜子乱扔,头发没有定期剪,甚至连刷牙后没有及时清理洗脸池也能被他啰嗦半天,生活上各种讲究,工作中也是一堆毛病,各种吹毛求疵。
      这两人虽然相互展示这自己的坏习惯和缺点,却意外地和睦相处。
      周正对爱人的容忍度还算高,林善在别人眼里令人反感的城府、野心、狡诈,周正几乎从小看到大,没什么可稀奇的,有时候反倒欣赏林善为人处世的态度和对剧本的一门心思。而林善所有的心思也正好都用在剧本上,对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反倒很不在意,经常邋里邋遢随随便便地过日子,对周正啰嗦他的事情他反倒不反感,要么任由老妈子啰嗦,要么半推半拉地按照他的话去做。因为这些在他看来都是小事,既然是小事,那迁就一下对方也没什么为难的。
      唯一的争执估计是工作上的,但两人对各自的分工还算明确,虽然有时候会越权,所幸吵吵闹闹的结果总是讨论出一个更好的办法。
      所以在工作和生活上虽然有时候难免有争执,两人都没放在心上。实在是有天大的矛盾,也能用上chuang解决,一个解决不了那就多来几次,总能解决掉。
      现代的国人可谓是艰难地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从早上六点学到晚上十二点,为了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让自己未来有更多的选择权,只能不断努力再努力,偶尔出门玩几天都不忘在行李里塞几本书或者作业。经过这样的拼搏,部分人进入大学,他们中再有一部分人继续读研读博。但不管读多久的书,除了极少数的终生学者、靠家里荫德的富二代,和其他少数的个别情况外,绝大多数人都需要进入这个纷纷扰扰的社会,进入形形色色的各行各业。
      然后人们会发现隔行如隔山的残酷,一样的大学一样的专业从事了不同的行业和岗位,不少人会发现各自之间的薪资待遇相差甚远。有些行业,创业、投资、金融、IT之类的,也不是都轻松,但人家就是能用同等的劳动获得更高的报酬;而有些行业和岗位,行政文员、小商店的打工者、奶茶店的收营员、xx集团的后勤人员之类的,不是没有付出劳动力和时间,甚至比一般人更累,但他们的报酬就是那区区几千,而且终其一生能提升的薪资待遇也不高。
      而娱乐行业,这个圈子就更是如此,也有人到处奔波仅能温饱,但更多人一部戏的收入是普通人一年甚至一辈子的全部资产。这样一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行业,没有名气地在底层混一混还好,一旦有机会窥见上层或者中层的繁华,就容易让人看花眼。当各种名利蜂拥着向你扑来,拱得人轻飘飘时常忘了自己。你还不能全都将这些都赶走,因为人都有所求,有所求就爽快不了,就必须和这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打交道,打交道打多了就难免自己也沾上一些鬼气。
      这一夜的林善没有睡好,反反复复脑海里时不时想一点什么,又时不时闪过这些年的回忆。
      天还没亮的时候他就爬起来,在书房里坐了很久,直到晨光熹微,他才动起来。
      周正醒来发现林善不在,走到书房才发现他正在白板上写字。
      “风趣幽默、圆滑、识趣、称兄道弟、唯利是图……你写的这是新剧本的人物?”
      林善拿着笔继续涂涂写写,“这个是我的人设。”
      周正不解,林善继续说道:“我想了一夜,结合昨晚赖振宏的表现,我发现如果我走高冷的人设,估计是会混不下去,如果太桀骜不驯自恃才华,估计也不讨人喜欢,若真遇上什么事儿别人只会落井下石,所以我考虑了很久,还是走赖振宏这种不要脸皮的路线。当个贪财爱名的人,偶尔透出一些文人的傲气,让人知道这人有底线,偶尔还要发一点无伤大雅的脾气,让人知道这人不好欺负,但又要有个人魅力,具体表现在……”
      林善见周正听呆了,笑着推了他一把,“怎么,是不是被我牛逼坏了?”
      周正竖起大拇指,“确实牛逼,我第一次见人在日常的人际交往中搞人设,还有带关键词。”
      “我这叫学以致用。”
      周正点了点他的几个关键词,点评道:“太招摇了,低调点。”
      “嘿嘿,我尽量。”林善拿着笔在白板上,微微转头看他,微弱的晨光落在他脸上,映出他那张略带疲倦的脸和目光,仿佛从遥远的星球一步步跨越星河才走到这一步,带着期盼又难免有些疲惫。
      “总共就我们两个人,对外总要有个人处理事情,就算找个经纪人,一些人际关系和资源我还是得自己跑,别人我不放心的。”
      “如果让韬韬来处理,他能处理得来但我不愿意让他这样,”林善停了停,语气看起来有些抱怨但其实含了写羡慕,“他是我的福星,如果没有他,我混不到今天的德行,各方面的。”
      “况且我入师门时就做保证,向我师父保证,一定会护着这个师弟。我得做到做到啊!”
      
      林善在白板上七七八八地写了一通,然后丢下他家老攻跑他师父那里了。
      一进门瞥见客厅里坐着几个人,估量着是一些好事之徒,看俞正山的两个徒弟名利双收便跑上门来唠嗑。
      他朝正准备走来的师娘打了个手势,悄悄顺着墙角往书房缩了进去。这书房里总共三张桌子,其中一张是林善的,他这段时间每周六早上都会跑来这里写几张大字和师傅唠嗑唠嗑,虽然是刚开始学,写得一塌糊涂,但好在能够坚持。
      他在书房里写了一会儿,想着客厅里的人应该走了,总不至于厚脸皮留下来吃午饭吧!他便顺着墙走进客厅。
      客厅里的几个人应该都是老人家,身体健康声音洪亮有力,嗓门自然也挺大,隔着老远林善就听见他们的声音,正向要不回去算了,便隐约听见他的名字。再往前走几步,就听得更清晰了。
      “正声啊,要我说你也该满足了,你这两个徒弟可真是一鸣惊人啊!”来人估计和俞正山是老朋友,着实夸了林善和韬韬几句,便起了八卦,“这两个徒弟,我估计你是很满意才收,否则也不至于这一把年纪了忽然就收了弟子。”
      “还算可以,都不是蠢货。”俞正山笑着说道,话是谦虚,但语气却颇为得意。
      “我就好奇啊,他们俩都是啥样的能让你点头?”
      此时另一个人插话道:“我知道王瑞家的那个孩子,哎呦,长得可真好,白白净净斯斯文文,待人接物也好,客客气气进退有度,没想到给你弄去当了徒弟。”
      俞正山这下终于咧嘴笑了,“那可不,我一见那孩子就喜欢,是个好的。人品性格都没得说,最重要的是还懂文字,写起文章来也是很有灵气哟!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个谦谦佳公子的典范。”
      “哦,这么好,那另一个呢?不遑多让吧?”
      俞正山的笑声渐渐缓下来,“另一个嘛!”
      “另一个各方也都挺好,他们一动一静正好互补,就是心思太重。心有猛虎,就不知道能不能细嗅蔷薇。”俞正山满怀感慨地说道。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