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大佬》yamazheng ^第41章^ 最新更新:2019-08-31 1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第四十章 ...

  •   “你认真的?”
      林善忽然觉得有一些讽刺。
      他仿佛看到多年来自己默默地在电脑前搜索周正的消息,看到许多次犹豫不定想要联系周正的难堪的样子,看到刚分手的那段时间他发了疯一样满世界找他,看到偷偷吻他被发现时忐忑不定绞在一起的手指头。
      最后他想起当年周正答应当他男朋友时的场景,想起他在手术室外听到周正说分手时崩溃的的哭声……
      往日种种,历历在目,岁月拿着一把刀,将这一切刻在他心底。
      痛苦难过、愤怒不甘,最终化成嘲讽留在林善脸上。
      “周正,”林善心底一丝丝发凉,嘴上的话越发刻薄,“我没那么稀罕你。”
      他猛地推开周正踉踉跄跄地爬起来,走了几步,心里的怒火突然迸然而出,一脚踹翻了一旁的椅子,转头对周正怒吼道:“凭什么都是你!凭什么都是你来决定我们的关系!你说在一起,我们就在一起,你觉得没意思就打个电话给我轻飘飘地说一句分手,我们就分手,现在你又想复合,所以呢?我就该配合你复合吗?”
      “周正,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我不要,我拒绝,我不同意,我,我,我……”林善跌倒在地,突然泪流满面,这些年的委屈也不过是化成了这么几句怒吼和一把眼泪。
      周正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情绪反应,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起他。
      林善简直讨厌死他了,甩开他的手,周正不肯放开两人在地上扭打在一起,准确的说是林善打他,而他又不肯放手。
      最终等林善打累了,气消了,周正也没放开他。
      他心里有种直觉,如果他现在让林善走了,林善今天爆发出来的情绪只会累积在他心底。
      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人,记仇得很。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两人摊在地上沉默着。
      周正翻身将林善搂在怀里,他想道歉,但知道道歉只会让林善更加火大,他想说些好听的,但也知道林善估计不会再相信他。
      “林善,再信我一次好吗?”
      林善窝在他的肩膀上,依恋他的怀抱,却冷淡都回答,“不。”
      周正一声叹息。
      当年周国强把他送出国,并用林善的学业威胁他,要求他五年之内不能与他联系。可是周爸爸固然是起因,但过程却是他自己没守住。
      导演系的要求非常高,而周正自己本身也只是一个转系的,基础太过薄弱,在刚过去的一两年里他几乎每天每天都在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奔波,剩下的零碎时间也被用来和同学老师交际,唯一留给自己的时间只有晚上睡觉的几个小时。
      再之后学业变得越来越难,但他也渐渐适应,而他强大的社交能力也让他的校园生活越来越丰富,接着他和同学们一起拍短视频,参加各种比赛,完成各种作业,生活多姿多彩千姿百态。
      与此同时,他一遍遍地压抑这自己思念林善的心情,一次次拐弯抹角地从王红燊那里打听他的消息,偷偷摸摸地给他准备了许多生日礼物过节礼物但一次都没送出去。
      前段时间林善聊起自己的母校,周正也接了几句,林善还笑道怎么他这么了解自己的学校。林善不知道的是周正知道他被录取后,就注册了那个大学的论坛账号,把他学校和专业的信息打听得一清二楚,甚至还注册了QQ号,因为时差经常三更半夜混在新生群里指望着林善能够出现。
      更早之前,他甚至关注过他那一年的几乎所有的高考信息。
      有那么几年,他只能通过韬韬非常间接地了解到关于他的一些零散的信息,他一日日地算着时间,一次次考虑是否要违背与周爸爸的约定,或者有什么办法可以躲过周爸爸的耳目。
      “你在大学时交的那个男朋友,是怎样的?”周正忍不住问道。
      “什么?”
      “听说你们只交往了三个月就分手了。”周正顿了顿,“我当时很难过。”
      虽然只有三个月,但是这个人的存在像是一种挑衅,周正差点就买机票冲回去揍他,但他最后也只选择大醉一场,不得不承认林善开始选择试着忘记他。
      他就像是赌气一般,单方面的停止了对他的关注,一心扑在学业和作品上。
      这些他并不想向林善解释,不管是什么原因,最初他又是如何坚持,但他们这几年断了联系是事实,他曾经想过把林善忘记也是事实,那段时间他还不死心地一遍遍地将自己遇到的人与他作对比,不断地告诫自己,只是初恋而已。
      甚至于,尽管不想承认,他毕业后的这几年一直留在国外不想回国,未尝没有林善的原因。而且如果不是林善的作品打动了他,他就算再遇到,也不想有牵扯。
      但矛盾的是,当时借着要电影版权登堂入室的时候,他心里不免有些旖旎。
      就像是心里头藏着一根线,线的那头连着他,不想他不念他这根线就乖乖垂落着,双方都假装这根线不存在,而一旦见了对方心里起了念头,这根线就将双方扯到了一起。
      然而于林善而言,这人已经消失多年,他埋怨了这人很久很久,现在告诉他,哦,原来对方是有关注过自己的。
      林善轻笑一声,“所以呢?要我安慰你吗?周宝宝。”
      “别搞笑了好么周正,想想你的那些绯闻女友,你可比我忙多了。”
      “你也说了,是绯闻。她们有意,我也尝试过在一起,但是都没成。”
      林善撇撇嘴,没说话。
      周正一见他如此,赶紧蹬鼻子上脸,装可怜,“因为你,我都不敢交男朋友,怕再交个牵肠挂肚的又折腾我好几年,非要短命不可。所以想了想,要不还是找同一个,反正心里都有一大块他的位置了,废物利用,比较合算。你说呢?”
      “废物?”
      “如果他不要,那不就是个废物吗?所以你说他要不要再重新考虑一下?”
      林善皱着眉头非常认真地审视这个人,这人究竟是什么毛病,刚才俩人都闹僵了,闹僵了懂不,按照剧情发展应该各自冷静相互较劲个十几集,然后才能再谈和好的事情,要是一个不顺的话,再来个误会什么的,又可以来个几年后的剧情。
      结果这人是怎么搞的,一点都不按剧情走,随便打一架就想当做没发生一样,还敢顺势撩闲告白求在一起?
      “你这人有病吧!”林善吐露心声,然后果断溜了。
      不敢再留,再留下来指不定这人又搞什么幺蛾子。
      
      林善以为两人将之前的那边烂账翻出来,足够让两人尴尬得相互冷静几日,至少不能像之前那样若无其事地搅基,但他显然低谷了周正这个心机boy的脸皮。
      这人第二天就跟本事儿人一样上门,还说要一起去买年货。
      谁要跟你买年货啊!林善内心很烦躁,并严厉拒绝。但周正这人技高一筹,直接将他连拉带拽强行带出门,最后两人买了一堆年货回来,林善愁得不行。
      这还不止,周正几乎每天都要来刷存在感,今天上门送几箱水果,明天送几瓶好酒,还经常企图在林善房间里留宿。
      更让林善郁闷是,这人又开始管起他的穿着和个人形象来,简直比教导主任还烦。
      想当年林善就是被周正这种细水流成的糖衣炮弹给拿下,甚至是自己送上门的,这次他说什么都不肯妥协,但奈何周正隔三差五往他衣柜里偷偷塞几件,还顺手扔掉他几点旧衣服,而他又对这些衣物不敏感,好几次都是等穿上了才发现不对劲。
      “你他妈有病是不是,我都说了不要懂不懂?”林善气得打电话对周正一顿狂轰滥炸。
      “你说什么不要?”韬韬一进门就听到林善的怒吼,随口问了一句。
      林善顿时心虚了,讪讪地回了一句没什么就挂了电话。
      周正和林善他们之间的这点烂事儿,他们都默契地对韬韬和王红燊保密,或许是因为两人关系还没定下来,或许是因为当年隐瞒他们导致现在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导致韬韬和王红燊至今还被瞒在鼓里,甚至因为别墅是共住的,工作上也有合作,还经常为两人一些相同的生活轨迹找合适的理由。
      但韬韬却发现了不同。
      “林善,你床上的衣服有点眼熟。”
      林善不在意地回了一句,“床上的,好像是过年的衣服,随便买的。”
      韬韬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随便买的你一买就是2万的大衣?你不是说最近没钱吗?”
      “啥?两万!”林善当场叫出声来,他娘的他一衣柜的衣服加起来都没两万块,周正随便给他买一件大衣就2万,真他妈的败家,等等……
      林善赶紧冲到洗衣房,将正在清洗的程序暂停,但滚筒洗衣机的门却打不开。
      韬韬在他身后说道:“好像要等洗完才能开,要不你重启看看?”
      林善按了重启,但还是不行。
      韬韬笑着说道:“算了吧,我看看哈,你这件衣服……”大衣的标签一角正好对外,韬韬一看就知道是某个高档牌子,“废喽废喽。”
      他一边说还一边摇头,“亲,干洗懂不?”
      “不懂,谢谢。”
      林善认命地让滚动洗衣机再次转了起来,一副已经彻底放弃的样子。
      韬韬转身离开进了林善的房间,不客气地打开他的衣柜,赫然发现半个衣柜的衣服都已经换了,而且全是高档货。
      韬韬啧啧了两声,然后又进浴室扫了一眼林善的洗漱用品,果然,也换了。
      “林善同学,你有情况哦!”
      林善强撑,干笑两声企图蒙混过关。
      “说吧,从实招来。”见林善还不肯说,韬韬拿起床上那件大衣,“这个牌子的大衣,好巧哦,是周正哥喜欢的牌子,前两天我逛街时正好看到他还从店里买了衣服出来。这么巧,你也喜欢啊?”
      林善嘿嘿笑了两声,“那啥,我这不是看他比较懂这些么,所以就托他帮忙买的,没想到他买这么贵的。”
      “哦,是这样啊!”韬韬缓缓说道,突然扑上去掐住林善的脖子,吼道:“我看上去是傻子吗?说,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有jian情的!”
      “咳咳咳,没的事,我,我们是无辜的~~~”
      “你半个衣柜的衣服还有内裤,还有一整个浴室的洗漱用品都在揭露你们的jian情,你还好意思说无辜!”
      “我真的是无辜啊,至少是单方面无辜。”林善可怜兮兮地说道。
      周正这个心机boy,他一定是故意的,好想掐死他!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