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大佬》yamazheng ^第23章^ 最新更新:2019-08-12 20:40: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二十二章 ...

  •   韬韬与林善合作的那篇悬疑剧,确实非常不错,整体的构思精巧,情节紧凑高、潮迭起,最妙的是结局峰回路转出于意料,在年轻一代的编剧里算是难得的好作品。但要说顶好,那也算不上。
      不过两个小子能写出这样的作品,也让俞正声刮目相看。
      但有一部还算不错的作品就想让俞正声收徒,那就太过想当然了。那如果这人还是已故知己的孩子,那是不是可以加一点人情分呢?如果这孩子的养父还顺便投资了他的新剧,是不是又能再加一点人情分?
      俞老为人正派,这从他写的剧本就能看出几分,且他有老一辈人身上特有的固执和傲气。若王瑞直接要挟他必须收徒,他老人家必定是宁可新剧不要也不肯随了王瑞的意。但王瑞没这么说,他甚至直接把合同签了,爽快地给了钱之后才说让俞老指点几句,至于收徒的事也不过暗示罢了。
      俞老的孩子还小的时候因为意外早逝,有人劝他收个徒弟晚年有人孝顺,说得难听一些,有人送终。但俞老至今未收徒弟,因为遇到的人选都不能入他的眼,就算是在校教学碰上有天赋的孩子也不过是多几句指点,导致老爷子现在学生不少,但正经八百的徒弟却一个没有。
      如今这么好的苗子摆在他面前,一把年纪的俞老有些犹豫了。一方面他的精力不如从前,对这个孩子的指点怕有心无力怕耽误了人家;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年纪大了,再不收徒弟恐怕就更没机会了。
      思来想去,俞老决定先见见这个孩子再说。
      接到消息后,韬韬乐呵呵地让林善一起去,而林善没有拒绝,两人便一同前往。
      俞老住的祖宅是个大院子,有点类似四合院,从祖辈一直传下来,颇有几分古朴意味,又十分符合俞老的身份和年纪。
      两人到来时,俞老正在写大字,两人不出声,皆站在一旁观看。
      韬韬曾经在洪璟的剧组中跟着一位练字多年的老演员混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两人天天一起凑在一起练字,开启了韬韬的毛笔入门,随后又坚持了几年,如今他看俞老写字到也能看出一些门道来。
      俞老停笔,看韬韬看得认真,便问道:“你也练字?”
      韬韬这人的长相在老人家面前时极为讨喜的,清清爽爽又斯文俊秀,面相好为人又谦和,一站出来便让人眼前一亮。
      韬韬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道:“只看懂了一点点,应该是李邕的《麓山诗碑》。”
      俞老道:“还有呢?”麓山诗碑是行书代表作之一,算是入门贴之一,没什么特别的,认出来也不奇怪。
      韬韬摇头,“没有了。”
      “跟谁学的书法?”
      “跟刘毅之学过半年,之后自己练了几年。”
      刘毅之是圈内少数几位书法造诣极佳的演员,俞老见过他的墨宝,比起自己近几年才开始练,人家那几十年的功夫确实比自己好上太多。
      俞老便不再多问,看向林善,“你呢?”
      林善看了看他的字,说道:“不懂。也就小学时老师教过一阵,到现在已经全都还给老师了。”
      俞老对此并不意外,但对林善诚实的态度倒有几分肯定,但对这个孩子依旧没什么好感。
      自从与韬韬开始合作后,林善便不再假装老实和宅男气质,反而将他本身的攻击性展露出来。且在俞老这种识人无数的面前,他眼里的傲气和自负根本藏不住,而恰好这种人并不受喜欢。
      俞老将两人请到书房拿出那本剧本说道:“这是你们二人合写的?”
      “是的。”
      “怎么分工的?”
      “大致的剧情走向和重要节点是共同讨论的,整体的世界框架和人物关系是林善负责搭建的。”
      林善打断道:“不算全由我搭建,我只是起了个头,然后我们一起补充。”
      韬韬知道他的好意,笑着道:“好吧,其实要说具体的分工还真不好分,既然是合作,很多地方都是共同讨论的成果。”
      俞老大概了解,也就是说他们中并没有一个主次之分,而是真的在合作。这种情况下,这个作品就很难说究竟该属于谁。
      而也正是如此,俞老对韬韬的人品更有了几分肯定。他只叫韬韬来,但韬韬不居功,把林善也叫来。另外,从刚才的对话中也能看出,林善此人虽然傲气,但做事也有底线。
      韬韬是个好孩子,但林善也不坏。
      “你们觉得自己写得怎样?”
      韬韬道:“我觉得不错。”
      林善道:“我也觉得不错,不过我之前以为就我们自己觉得不错,但看您既然能因为这个剧本特意见我们,看来我们确实写得不错。”
      俞老看了一眼林善,见他颇有几分自信的样子,“小伙子很自信嘛!”
      “本来没什么自信,是您给的。”
      俞老把话转到韬韬身上,“你是林裴明的孩子?”
      韬韬点头。
      “小时候见过你,但都长这么大,认不出来喽!”
      “我倒是认得您,家里有您和爸爸的合照。”
      俞老眼睛亮了起来,“对对对,我与他有一张合照,但我弄丢了,没想到你家里还有。”
      俞老看韬韬提出已逝的父母神色如常,有几分思念也有几分骄傲,“看来王瑞一家对你很好。”
      说到这,韬韬便放松了不少,“我们是一家人。”
      俞老点点头,随后又问了一些问题,韬韬一一回答,两人一来一去便聊了起来,谈论到现在娱乐圈的一些现象,甚至是一些社会观念的问题,韬韬本身的才华和学识渐渐展露出来。
      “王董想让我收徒,你意下如何?”
      韬韬惊讶,没想到俞老会真的答应。他与俞老聊了许久,越聊越投缘,更让俞老想起当年与林裴明交谈时的情景。
      韬韬立即说愿意。
      但俞老却说:“我可不一定收你。”
      俞老指了指桌面上的那本剧本,“这是你们二人合写的,不算数咯,你再给我写一本过来,我再瞅瞅。”
      韬韬与林善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的笑意淡了。
      其实林善早就料到俞老恐怕不会轻易收他。俞老会收韬韬,是因为与韬韬的亲生爸爸颇有交情,而王瑞又间接帮了他一把,最重要的是韬韬本身能力确实极佳,是可造之材。
      而他又凭什么收林善呢?默默无名的一个小子,与俞老又没任何人情关联,虽然可能确实有才华,但在编剧圈内有才华的人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况且俞老看出这人绝非善良之辈,前文有提到俞老的为人处世极为刚正,对这类人最不喜欢。
      编剧这个行业不比工匠技艺有明确的传承,也不像某些学术领域的研究能跟着师傅一起研究探讨,编剧是个靠个人才华吃饭的行业,师傅能交给你的永远都是最基础的东西,创作的一些规则和注意点,大纲的修改,或许还有圈子内的人脉,但这些都不会是一个经典作品诞生的关键,关键还要看个人的文化沉淀和巧妙的创作构思。
      所以相比于其他行业,编剧师傅真的只是扮演一个领入门的角色。
      如果韬韬没有拜师,那有过编剧经验的洪璟导演自然也会给他很多指导带领他入门,同时会给他创造出一些与大牌编剧共同合作的机会来锻炼。但林善不同,他没有这些资源可以利用,如果没有拜师,他只能像现在这样自己摸爬滚打在这个圈子里拼搏。
      林善用眼神示意韬韬答应下来,而自己隔日又一次上门。
      俞老将他请到客厅,老神在在地坐着。
      林善年纪轻轻却在揣测人心上颇有一套,他事先了解过俞老的为人作风,知道他的顾虑。
      别人家的徒弟是从助理开始做起,各种打杂,代笔,改稿,熬上几年才能出师。有培养人才的目的,也有收个免费打杂的目的,看师傅的个人水平和为人。不过俞老要收徒,或许只是想有个徒弟。
      一个成才的徒弟就已经够了,他年级已经大了,本身就没有太多精力和时间去教导徒弟,所以他打从一开始就决定只收一个徒弟。
      退一步说,如果另一人资质也非常好,那能不能再多收一个?
      林善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拜您为师。”
      俞老抬抬眼皮,没有立即拒绝,而是给他机会继续说下去。
      “我10岁那年爸爸过世,只留下我和我妈妈相依为命,我妈妈常年卧病在床,我高中时发生了一些事情,她也过世了。”
      林善顿了顿,“或者说,是我间接害死她的。”
      “她临死前对我说,让我做个好人。”
      “可是什么是好人?好人的标准是什么?没人告诉我。我想了很久,大概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问心无愧,不做个坏人。”
      “我进入编剧这个圈子很早,不瞒您说,我之前是给人当枪手的,后来我自己写的网络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才有了署名的机会。但之后我也没多少个机会可以署名,大多数还是当枪手,我每次都会问,能不能给我署名啊?但一般是碰不上的。”
      “有人说这是运气问题。”
      说到这,林善盯着地上的瓷砖默默出神,那一瞬间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些许沧桑,可他今年明明才24岁。
      “我其实知道怎么讨好人,知道要怎么不露痕迹地拍人马屁,知道在怎样的场合说什么话最容易活跃气氛,知道怎样的人才会讨哪些制作人、大编剧的喜欢,我甚至知道如何从别人手里抢资源,而且我不仅知道,还能做得很好。”
      “空有才华,就只能碰运气了。但如果做了,或许就能获得一些机会。”
      “我犹豫过,但最终没那么做。因为我至少不能做个坏人,我怕我这一开头就收不住,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开这个头了,您说呢?”
      俞老听了这番话,许久后说道:“你心里有条底线。”
      林善笑了,然后郑重地说道:“不怕您笑话,我是没人管的。我想拜您为师,想让您给我再划一条线。”
      俞老道:“线是可以跨过的。重要的是你自己的那条线,我给不给你划,都是一样的。”
      林善妈妈给他划的那条线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因为妈妈的过世而给自己划的那条问心无愧不做坏人的底线,才是他做人的根本。
      “但是不一样。是长辈的教导还是自己领悟到的原则,从性质上是不一样的。”说完,林善有些沮丧。
      他想说,成了您的徒弟,我保证为人正直有文人的风骨,我保证不学其他人一样欺世盗名,我保证让我的才华为您争光。如果您担心我和韬韬之间会发生不合,我甚至可以保证今后一定护着他,让着他。
      可是,要不要这么死乞白赖?
      从小到大,他几乎没有求过人。
      虽然没有韬韬那样的家庭背景,没有足够的人脉关系,没有长辈悉心指点,以及许多欠缺的东西,导致他目前在事业上走得很不顺,但他有一些存款,自身才华横溢,吃穿不愁,以后也不见得就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不需要刻意去求人。
      林善的手握紧椅子扶手,松开,站起来。
      他对着俞老深深鞠躬,“希望您能收我为徒。”
      俞老看着他,他笔直的站着,恭敬地弯下腰,他的发顶有两个旋儿,按照他们老人的话,两个旋儿的人很聪明。
      俞老手里的拐杖晃了晃,犹豫再三还是没有答应。
      等林善抬起头,看到空空的客厅,明白了俞老的意思。他大概有站了十来分钟,才离开。
      林善前脚刚走,韬韬便来了。
      “你们俩这是商量好的?”俞老问道。
      “什么意思?我和谁?”韬韬不明。
      韬韬和林善一前一后上门,并非商量好的。
      俞老道:“没什么。你不在家写剧本,跑我这里做什么?”
      韬韬笑着拿出一张照片和一本书。
      “您上回说没有这张和爸爸的合照,我就冲洗了一张给你送来。”
      俞老道:“有心了。”
      “这书是给您打发时间的,林善写的,挺有意思的,您看看?”
      俞老虎着脸,“怎么?连你自己都没入门,就想给人当说客?”
      韬韬拿出对付王瑞和洪璟的笑容,讨饶道:“哪敢哪敢。”
      “你就看看,挺有意思的,讲末日丧尸的,没看过吧?”
      这题材俞老还真没接触过,不过俞老比较顽固,说不看就不看。
      “不看不看,这么小的字,我看不见。”
      韬韬这才想起来俞老眼睛不好,“您有手机吧,我给您下个app,可以听书的,很方便。”
      俞老眼睛不好,作为一个习惯以阅读打发时间的老人,倒是有学生教他怎么用电脑看放大版的文字,但没人跟他说居然还可以用听的。
      韬韬拿过他的手机,给他下app,注册,添加书籍,设置为当前正在听的书籍,然后还耐心得教他如何听其他的书和脱口秀节目。
      俞老面上兴趣缺缺的样子,渐渐被韬韬带入,一点点玩了起来,但对林善的那本书依旧是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谁知三天后,俞老给韬韬打电话,让他和林善分别改编《丧尸围城》成电影剧本,要求春节前将电影剧本大纲和人物小传给他,至于其他的一句都不肯多说。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个文基本是没希望了,数据简直奇差无比,不过看文的各位不用担心,我存稿很多,有二十多万,还差一点就写完了,所以至少不会坑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