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大佬》yamazheng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01 20:29: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林善这个名字是他爸爸取的,也许是希望他以后当个善良的人。
      林善的爸爸是货车司机,走南闯北,糙汉子一个,却独独宝贝自己的儿子和病怏怏的老婆。那个年代,货车司机能赚到的钱虽不算很多,但也不少,维持小康的家境绰绰有余。在林善的童年记忆中,充满了爸爸从外面带回来的各种零食或新奇的玩具,还有妈妈亲手做的衣服。
      可以说,他是被宠着长大的。
      但这样的记忆到十岁那年戛然而止,爸爸因车祸过世,法院判肇事方全责,赔偿二十万并支付他的生活费直到成年。正当亲戚们都说赔偿款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时,他的妈妈因受不住丈夫过世的打击,心脏病发,虽被抢救回来,但身体已大不如从前,需要长期服药维持。
      妈妈的这场病加上爸爸的医疗费、安葬费,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存款。两母子只能翘首企盼肇事方的赔偿款时,对方却迟迟没有送来。
      不得已妈妈求助叔叔伯伯,几个人一起找到肇事方,要求他家履行法院的判决时,对方的妻儿当场跪下,痛哭流涕,哭诉着家里的顶梁柱进了牢狱,只留下他们母子,他们连生活都成了问题,更何况赔偿。
      一场车祸毁了两个家庭,一方失去了丈夫,一方一贫如洗。
      几番协商后,肇事方的妻子卖了房子,当场给了十万,本来说好余款之后卖房款到账后立即支付,却不想从此消失了无踪迹。
      家里的变化林善一直看在眼里,生活就像被人泼了一层单调的油墨,快速又缓慢地变成了灰色,死气沉沉。
      自从爸爸过世后的一段时间,林善长久都不愿意去上课,因为他一到学校,就会听到同学们的窃窃私语,看到他们异样的眼光。不断有人用他们的言语或行为向他一次次强调,他已经没了爸爸这个事实。他也不喜欢亲戚家做客,或者让亲戚来家里做客,因为他们总会摸着他的头,用或感慨或无奈或惋惜的语气说:“娘娘真乖,可惜你爸爸看不到。”
      从10岁到13岁,他的衣裤渐渐短了,他的鞋子断了破了,餐桌上肉食和海鲜也渐少了,他再没拿过零花钱,再没吃过冰棒喝过汽水(除了到亲戚家做客的时候)。而他的妈妈因为拮据的生活和常年卧病,从脾气温和的温婉母亲变得有些神经质,甚至斤斤计较,从不肯轻易拿出钱财。
      如果别人的闲言碎语和外在的衣物都可以被忽略的话,唯一一个林善无法忽视的,那就是他的肚子。
      他已经进入长个儿的年纪,他的身体抽枝似的拔高,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他更容易饿了。有句话叫半大儿子吃穷老子,这话虽然夸张,但有几分道理。
      至少林善这一年来几乎没有吃撑过,顶多也就七八分饱,半夜时常被饿醒。
      他不是没有向林妈妈要过钱,但林妈妈却固执地认为她每天给的生活费已经足够林善一天吃饭,林善一定是想拿钱买冰棒饮料等不必要的东西,从一开始哭泣着讲道理,到后来怒吼着将他打走,林善渐渐不再向林妈妈救助。
      林妈妈的身体被困在小小的房间里,思想上更加抗拒外面的新事物,不肯接纳丈夫已死,时代已经变迁的事实。她固执地守着那十万块钱,认为家里要节省开支,只给儿子比丈夫在世时更少的饭钱,自欺欺人地以为靠着节约就能撑到天长地久。
      林善从一次次地抗争到逐渐沉默,这种看不到尽头的日子里,他几乎每天都在想,要怎么才能弄到钱?经常幻想着能够捡到一大笔钱或则中个彩票什么的。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碰到一个赚钱的机会。
      高成龙是他们学校高中部的学生,他们三人找到林善也是巧合,当时他们只是想找个人把他们想要勒索的同学叫过来,没想到随便找就找到林善。
      林善对他们三人也有所耳闻,甚至班主任前段时间还在班会上特地提醒大家要注意这类事情,所以林善当时心里很清楚他们的目的,但是他没有拒绝,非但没有拒绝,他还向他们索要酬劳费。
      高成龙三人很是惊讶,面前不过是初中生,既不强壮也不高大,却敢对他们所要酬劳费,而且对方不收他们威胁非常坚持。
      “你先把那人叫过来再说。”高成龙说道。
      “那你先保证一定会给我钱。”林善坚持道。
      高成龙一想,反正给多少钱还不是他说了算,于是就点头答应。
      没想到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他们达成了长期合作,而林善也靠着这点“外快”终于有了一点钱。
      但林善始终有些良心不安,不久,发生了一件事。
      他们勒索了一个学生,但这个学生不肯配合,挨了一顿揍,钱还被抢走了。本以为这个学生要么躲着他们,要么乖乖上供,没想到他跑去告诉老师,而且是直接告到了高成龙他们班主任那儿。被低年级的学生挡着老师的面告他学生的状,而且是勒索,真够打脸的。最后高成龙他们三人被警告处分,而林善也很聪明地向老师表达出被胁迫的意思,只受到老师口头批评和警告。
      就在林善以为终于可以摆脱高成龙他们三人,不用再帮着他们勒索同学赚这些良心不安的钱时,高成龙他们三人再次找到他,并把那位告状的学生打了一顿,重伤入院。
      当时林善就在一旁看着,眼看着那位同学被揍得吐血,他出口阻止了几声,反被推搡到一旁后,他沉默又焦急地围观,为了不得罪高成龙三人,他能做的也只是偷偷拨打120急救电话罢了。
      这件事后,林善更加坚定要与他们脱离关系的决心,几次提起要退出,都被拒绝,还挨了揍。
      但林善没有放弃,他不像一般的孩子为了上学而上学,为了父母而读书,他很明确自己的目标,他明白,只有读书才能改变他的未来。
      他现在才初二,但他已经向老师打听直升高中部的条件,而且还包括贫困生免除学杂费的条件。老师告诉他很多个条件,七七八八零零总总说起来也就三点:第一,学生成绩好;第二,家境确实有困难;第三,学生品德良好。
      前两点都不是问题,但他目前的行为极有可能给老师留下他品德不佳的印象。目前虽然有些小收入,但升入高中部免除学杂费对他的意义更大,不能因小失大。
      他一直在寻找摆脱他们三人的办法,不仅是退出勒索团伙,更要把这三人打压下去甚至赶出学校,否则会成为他的污点。终于,他碰到了林思韬。
      那天班主任在上课前带着一位转学生。
      林善的位置靠窗,正好看到那人的爸爸一手搭在他肩膀上,一边跟班主任说些什么,看那动作和神态,林善已经猜到他可能说些什么。
      “无聊。”林善在心中反感地说了一句,正要转开视线时,那个转学生正好瞧了过来,两人视线相触,林善立即转开头,对方白白净净的脸和打扮,让他更加不快。
      不多时,班主任便带着转学生进教室。那人新入学还没有穿新校服,穿的是自己的衣服,选了白色衬衫,衣服上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和花纹,但干净利落地剪裁和良好的质地,一看就不是地摊货,他皮肤白皙,眼睛乌黑明亮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单纯。姣好的容貌再加上这身打扮,看起来就像个小王子般可爱帅气。
      不出所料,老师简单的介绍过后,引来全班人的窃窃私语,转学生似乎有些不自在,但依旧假装镇定地站着。
      老师让他做自我介绍时,他在黑板上写下清秀的字迹“林思韬”,朝同学们稍稍欠身,很有礼貌地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相貌帅气,举止大方,礼貌有度,一两个动作,三两句话,林思韬就在新老师和新同学们的心里刷出了好感,尤其是女同学们。
      林善心想,“真是一只大肥羊。”
      果不其然,高成龙没过多久就向他打听这位转学生的事情。
      转学生人生地不熟,跟老师和同学的交情都还没建立起来,而且出于对陌生环境的天然排斥和谨慎,他们更不会轻易向老师、同学甚至家长求助。正是他们绝佳的下手对象,而且曾经在好几个转学生身上尝试过几次,几乎次次都成功。
      林善被这三个人高马大又逞凶斗狠的校内混混打过几次后,看似已经老实了不少。此时在他们三人的逼问下,便带着几分嘲讽说道:“他啊,就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学生,同学和老师可欢迎他了。”
      高成龙三人继续问道:“怎样?家境如何?”
      “切,你们不是都看出来了吗?好着呢,你看他衣服鞋子和书包,都是名牌。”林善说着踢了踢脚上又脏又旧的杂牌运动鞋。而当他长大后才发现,此时他眼中的这些名牌,已经是林思韬刻意低调的打扮。
      “呦,你小子也看不爽他?他哪里惹你了?”
      “没,一个好学生能惹到我什么?”
      高成龙三人又问了一些细节,对林善的态度更是满意。
      “他家家境要真那么好,干嘛不转到贵族学校去?”
      林善道:“我们学校的升学率高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成绩好像还不错,应该是想要读书的。”
      三人还有些犹豫,他们当然想找有钱的孩子,但绝不能找太有钱有势的。
      “你再去打听打听,看看他家的家境究竟怎样,尤其他父母是做什么的。”
      林善装作不耐烦说道:“你们要做就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我早就打听过了,他爸就是个商人,他妈是家庭主妇。我见过他爸在老妖婆(他的班主任)面前的样子,点头哈腰一点架势都没有。”
      林善这么一说,三人立即露出笑容。
      “行,这周周三你们体育课,你把他叫过来,老地方。”

  • 作者有话要说:  2019.7.1日,开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