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嬴政在炼丹房大开杀戒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王宫,进而传到了大臣耳中。

      王绾李斯等人听到消息都傻了,虽然嬴政不是好脾气那一挂的,真遇上事儿了也确实手段雷霆,可这不代表他是嗜杀之人啊!

      何况听说这次杀的,还是炼丹房那些备受陛下看重的方士。

      陛下对神鬼之事的态度,谁人不知?

      这杀人的消息都传出宫了,显然这杀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王绾李斯等人坐不住了,不约而同进了宫。

      嬴政倒也没拦着。

      或者说,他还挺希望这消息能传出宫,甚至传出咸阳,传出秦国,这样再有卢温这等沽名钓誉之辈也万万不敢来他面前找死!

      他毫无遮掩的打算,于是王绾李斯等人入宫,看到的便是他拎着剑站在炼丹房前,眼神冷冽,衣摆血红的模样。

      王绾李斯等人对视,顿时心中一跳。

      嬴政毫无所觉,见二人前来只略点了下头,便转身走进了炼丹房,王绾等人赶紧跟上。

      嬴政却在即将进门的时候顿了下,转头看向身边内侍:“去将林季给寡人找来!”

      内侍应诺,赶紧退下。

      王绾李斯等人茫然,正要问这林季是谁,就见嬴政已头也不回地入了炼丹房,于是闭上嘴巴,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

      林阡迟迟等不到另一个交易器主人的消息,又不敢在规矩森严的王宫内走动,只能闷闷不乐地倒头睡觉。

      她正迷迷瞪瞪快睡着的时候,林五却突然破门而入,直接扑到床上,差点儿没把她压得断过气去:“五娘你干什么……”

      “四娘,陛下杀人了!”

      不等林阡细问,林五就一脸惊惶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我听说陛下大开杀戒,亲手捅死了好些个活神仙,那些活神仙的同门与童子被士兵们杀得七七八八,剩下的也全被抓了!”

      林阡愣住:“怎么回事?陛下为何突然杀人?”

      “我不知道!”林五急得团团转,“我听到有人提及你的名字,就赶紧回来给你报信。谁也不知陛下为何突然发怒,你现在赶紧装病,千万不要往陛下跟前凑!万一陛下看你不顺眼,你这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小命可就交代了!”

      林阡也不傻,正要点头应下,却听“砰”的一声,本就在苟延残喘的房门吱呀晃悠几下,到底还是从门框上脱落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姐妹二人回头,就见一个内侍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口,身后还跟了两队士兵。

      林阡面色发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却不想那内侍并无追究的想法,而是冷着一张脸开口:“陛下召见,女郎还请尽快整理仪容,随奴婢前去觐见陛下,可不要让陛下久等。”

      说完,对方轻蔑地看了林阡二人一眼,就转身退立一旁,不再多看一眼。

      两个士兵上前,三两下就将房门装好,妥帖地关上房门。

      林阡心有余悸。

      但她也清楚,装病一说显然不成了,自己若真敢睁眼说瞎话,那内侍就敢带人再次破门而入将她押到那位陛下面前。

      她微有些虚软地从榻上起身,拿起外套就准备往身上穿。

      林五也意识到之前的打算流产,眼眶瞬间通红:“四娘对不起,若不是我声音太大,中车府令也不会听到,我……”

      “和你无关。”

      那内侍与林五几乎是前后脚抵达她的住处,若林五不急着向她说明情况,确实那么一点点的可能在对方开门前装病成功,却更可能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请”到那位陛下面前。

      她不觉得自己能完美应对所有突发状况。

      林阡咽了咽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五娘不要哭了,快为我绾好发髻,不要让他认为我们拖延时间。”

      她穿衣还能自己摸索着来,挽发髻这样的高难度手工活儿完全没办法。

      被林阡的淡定感染,林五也停止了哭泣。

      到底是做惯了,林五三五下就给林阡梳了一个简单大方的发髻,临了还插了根木簪装饰。

      林阡瞬间仪容一新。

      叩叩叩——

      敲门声再次响起。

      林阡与林五对视一眼,林阡将其拉到身后,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将门拉开。

      内侍站在门口,看到林阡过于朴素的装扮,不免皱了皱眉。但想到对方身份,也明白她如今这一身已经是条件范围内最得体的装扮,便也没说什么。

      他看了眼林阡,淡淡道:“记得跟上。”

      说着便转身离开。

      林阡提步跟在他身后,不敢落后一步。

      一群士兵踩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跟了上去,脚步声通过四周建筑物的反射后活似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将林阡吓得汗毛倒竖。

      要不要搞这么大阵仗?

      林阡更慌了。

      林五站在一排低矮的房屋前看着一行人远去,到底还是放心不下,一路小跑追上去,小心翼翼地缀在了队伍最后的位置。

      队尾士兵回头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有多管。

      没多久,内侍就带着林阡来到了一座巍峨宫殿面前。

      内侍让所有人停在宫门外,自己跟守卫说明缘由,这才进殿通报。约摸半炷香,内侍从殿内走出:“林季,快随我去觐见陛下。”

      林季不敢耽误,跟在他身后走进殿门,越发谨言慎行。

      很快,二人来到议事大殿内。

      林阡一眼便看到了端坐于正中央,正满脸肃容与人交谈的男人。对方似乎听到了脚步声,瞬间回头看了过来。

      不过一个对视,对方眼底的冰寒就险些将林阡冻在原地。

      她突然就有些飘了:【真想不到我还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觉悟,这帅哥都不是浑身带刺了,简直是浑身带刀!这么个一看就不好惹的帅哥,我竟然也能□□熏心地把人给睡了,可真是……佩服我自己!】

      嬴政看向林季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不善,活似要择人而噬。

      林季一时不察,瞬间双腿发软。

      正巧内侍拉了林季一把,要她跪下行礼。

      林季的膝盖就这么直愣愣地砸在了大青石板上,“砰”的一声,清脆响亮。

      【淦!为什么突然凶我,吓死人了!嗷,疼疼疼疼……】

      嬴政都愣了!

      反应过来后,眼里不禁染上两分笑意:原以为是个胆大包天的,却没想到连老鼠胆都不如。

  • 作者有话要说:  林阡:认真的?(▼皿▼#)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