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爸爸 ...

  •   一个人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拥有亲孙女是种怎样的体验?
      而且这个孙女还不是喝奶的娃娃,她能跑能跳,已经是个娇俏的少女了。
      
      瞥了一眼兴致勃勃望着车窗外风景的小姑娘,郑青峰忍不住扶额,他胃疼。
      
      不是半点波动也没有,更不是排斥郑贝贝的到来。说真的,就这样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相信没有几个人对她的第一印象会不好,但……不知道为什么,郑青峰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郑贝贝以后肯定是个大麻烦。
      
      半点不清楚他心中所想,看风景看累了之后,郑贝贝十分亲昵的抱住了郑青峰的胳膊。因为车里的挡板已经合上了,所以她现在十分的放肆,“爷爷,先陪我去买衣服嘛。”
      
      等待鉴定报告那几天,秘书虽然拿了几件裙子过来,但那完全不是郑贝贝的风格,现在身份已经敲定了,她马上就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毕竟是亲生的,还客气什么。
      
      从来都是陪着成熟美艳的女人逛街,郑青峰哪儿遇到过这样软绵绵的小丫头。扯了扯嘴角,他扭头看向另一个方向,“你自己去,我在车里等你。”
      
      “爷爷~”郑贝贝眼泪汪汪。
      
      ……
      
      够了,真是够够的了!
      
      从来都是跟郑袁昊不对付的郑青峰,此刻竟然异常庆幸妻子给自己生的是个儿子,如果是个女儿,她也像这样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这特么谁顶得住?!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商场门外。
      
      打开下车,瞥向里面笨拙挪动的小姑娘,郑青峰没好气道:“还不快点?”
      
      “好的,好的。”郑贝贝眨巴着眼睛,脸上的雀跃根本掩饰不住。
      
      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建筑,深吸一口气,郑贝贝像是乳燕投林一样径直往服装区跑了。都说时尚是个轮回,而经典的永远经典,走了好几个店面之后,她由衷的感觉到这句话说的真对。
      
      看着比划比划这件,又比划比划那件的小姑娘,耐心终于告罄的郑青峰选择在外面的长廊等她。
      
      男人有一米八高,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的背部格外挺拔,修长的大腿被包裹在裤子里,其中流畅的线条隐约可见。等他抽出一支烟点燃之后,更是露出了骨节分明的手指,狭长多情的眼睛藏在朦胧的烟雾后,平添三分凛然,七分蛊惑人心的神秘。
      
      比起年轻小伙子,像郑青峰这样成熟男性的吸引力可以说是致命的。
      
      等郑贝贝再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无数来逛街的女人试图跟自己爷爷搭讪的场景:“……”
      
      这就很厉害了。
      
      小姑娘换上了鹅黄色的连衣裙,整个人充满了青春与活力,郑青峰明显一怔,接着他张口便是夸赞,“很好看。”
      
      “我也这么觉得。”穿过人群,郑贝贝来到郑青峰身边。直勾勾的盯着郑青峰瞧,见他不为所动,郑贝贝这才凑过去小声提醒,“公共场合不能吸烟。”
      
      灰白的烟灰散落,顿了顿,郑青峰状似不经意一样的瞥了一眼正对着这边的镜头,这些记者来的倒是挺快。
      
      将烟蒂捻灭丢入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接着他抬手若无其事的拍了拍郑贝贝的小脑瓜,低笑着道:“年纪不大,管的还挺宽。”
      
      郑贝贝闻言赶紧辩解,郑青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说话,另一边则不动声色的把她往扶梯那里引。
      
      两三分钟的功夫,两人就出了商场大门。
      
      上午十点半,从商场离开之后,车子又缓缓停靠在了别墅区最前排那栋别墅的门口。
      
      看着熟悉的建筑,再看异常熟悉、但明显年轻了许多的身影,郑贝贝从车上下来之后鼻头瞬间一酸,紧接着就往正在浇花的管家身上扑,“赵伯,我好想你!”
      
      如果说爸爸妈妈是她一切幸福的源头,那么赵玉生就是她从小到大最可靠的玩伴。毕竟就算郑袁昊和顾乐安再疼女儿,两人每天也要去工作。
      
      空空荡荡的大别墅里,只有赵玉生一直默默地陪伴她。
      
      望着突然变得僵硬的男人,郑贝贝仰头认真的说:“赵伯,没想到你年轻的时候这么好看。”
      
      郑青峰见状,头瞬间就痛了起来。
      
      错开自己管家困惑不解的目光,郑青峰像提小鸡崽似的就把郑贝贝往客厅那边提。一边走,他一边竭力压低声音,“你能不能有点警惕心?”
      
      郑袁昊到底是这么养孩子的!?
      
      “你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吗?”
      
      谁知道事情曝光之后会迎来怎样的灾难,这个世界终究没有开放到这样的程度。
      
      原来爷爷是在担心这个。
      
      “不怕不怕。”郑贝贝弯了弯眉眼,“赵伯到五十岁的时候都没有娶老婆,他也没有别的亲人,二十年后的赵伯已经成咱们家的人了。”
      
      “我像信任你们一样信任着他。”
      
      “不会吧,怎么会没娶上老婆?”听完之后,郑青峰一脸纳罕,“他前段时间刚跟我请了假,说是年底要跟青梅竹马的女孩结婚。”
      
      “哦你是说这个。”郑贝贝摊手,“可他们后来分手了啊。”
      
      郑青峰:“……”
      
      前半段虽然没听到,但后半段听的非常全面的赵玉生:“……”
      
      “呃……”反应过来自己实在是太过口无遮拦,郑贝贝连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都忘了,虽然二十年后的赵伯已经不在意这些小事了,但现在的他,与未婚妻的感情却是正浓。
      
      定定的看着面前忐忑不安的小姑娘,半晌后,赵玉生把目光转移到了雇主身上。
      
      看吧,麻烦这不就来了。
      
      就在郑青峰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这种尴尬的气氛。顿了顿,赵玉生微微欠身,“抱歉郑先生,我去接个电话。”
      
      “嗯。”郑青峰松了口气。
      
      再转头,他眼中有着深深的无奈,“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小心点吧。”
      
      “好。”郑贝贝有点沮丧。
      
      五分钟后,等赵玉生再回到客厅,郑贝贝赶忙走到他面前,“对不起,我……”
      
      “刚刚是我女朋友。”不等她说完,赵玉生就开口了,“她跟我提了分手。”
      
      “噗——”猝不及防听到这个消息,正端着杯子的郑青峰一口水喷了出来。
      
      郑贝贝目瞪口呆。
      
      去厨房端了杯果汁递给小姑娘,赵玉生从头到尾都非常的淡定,“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了。”
      
      郑贝贝:“……”
      
      郑青峰:“……”
      
      ——
      
      傍晚时分,郑袁昊放学回来。与往常不同的是,他这次连表面的冷静都没能维持的住。想到自己在电脑上看到的那张照片,郑袁昊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着。
      
      郑青峰他终于还是做出了这种事。
      
      看那个女孩的模样,最少也得有个十四五岁了。所以,其实在他妈还没去世之前,郑青峰就已经出轨了。
      
      这么多年以来,那个男人丝毫没有掩饰过他的放浪形骸和冷酷无情,自己早就有所准备了,不是么?
      
      郑袁昊满心的麻木,但听到屋内传来女孩的笑声时,他还是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咚”的一声,大门狠狠撞在墙壁上,一切的美好瞬间戛然而止。因为郑袁昊情绪太过激动,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管家一闪而逝的古怪的眼神。
      
      看到熟悉的身影,郑贝贝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紧接着她就被劈头盖脸的谩骂给弄懵了。
      
      见管家都在短短一天里被收买,郑袁昊心里一半是悲哀,一半是怨恨,“你到底还是带着外面的野种回来了,你忘了你以前是怎么答应我妈的!”
      
      原本郑青峰心情还算不错,听到这句话后,他一点一点收敛起眼中的温和。紧接着,郑青峰第一次露出了截然不同的冷意,“郑袁昊!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
      
      “你的礼仪,你的教养,是都拿去喂狗了吗?”
      
      报以同样的表情,郑袁昊一字一顿道:“跟你这种人,我犯不着讲什么文明!”
      
      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郑贝贝赶紧横在两人中间,生怕他们打起来。她爸没说他跟爷爷的关系这么差啊!
      
      又一次发现被欺骗的郑贝贝非常的绝望,“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嘛。”
      
      还有什么好说的。
      
      粗暴的甩开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死死盯着面前的女孩,郑袁昊一口牙差点没咬碎:“我早该知道你的。”
      
      显然,他已经认出这张脸了。
      
      “先是接近我,又来接近郑青峰,不愧是跟顾招娣认识的,你俩还真是一丘之貉。”
      
      倏尔眯起眼睛,胸膛剧烈起伏,郑袁昊言语之中恨意昭然,“我只想知道,介入别人的感情,真的让你们这么有成就感吗?”
      
      “不允许你这么说我妈!”近乎是吼一般的喊出这句话,饶是好脾气的郑贝贝现在也生气了。
      
      少年少女恶狠狠的对视,像两头发怒的狮子。
      
      他该说,真不愧是亲生的么?
      
      见小姑娘恨不得撸起袖子跟郑袁昊打一架,如今已经冷静下来的郑青峰一边揉捏着太阳穴,一边把几张亲子鉴定报告甩到了郑袁昊面前,“我记得高中已经开始学生物了。”
      
      “里面有一份是市医院开的,一份是港城那边寄过来的,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环视一周,见所有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半晌,郑袁昊一言不发的去捡那几张纸。
      
      “你要是不信,也可以自己去医院跑一趟。”语罢,郑青峰起身上楼了。
      
      原本还有些不以为意,直到鉴定报告上醒目的数字,郑袁昊猛地瞪大了眼睛。
      
      轻轻吐出一口气,郑贝贝不情不愿的开口,“这下你该信了吧。”
      
      眼神变得极其幽怨,她愤愤的跺了跺脚,“爸!”
      
      郑袁昊:“?????????”
      
      愣神过后,郑袁昊像是受惊的猫一样尖叫:“你放屁!”
      
      “我都还没有跟别人那个什么过!”
      

  • 作者有话要说:  郑袁昊: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
    郑贝贝:迎接风暴吧!
    郑袁昊:??????
    啦啦啦啦,下章去上学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