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爸妈少年时》我爱吃山竹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30 01:28: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无路 ...

  •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确定郑袁昊不会再拐回来了,郑贝贝这才算是彻底死心。
      
      此时的太阳高高悬挂在天边,尽管时间还早,但其中的炙热却没有丝毫的消减。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只吃了两颗巧克力的郑贝贝嘴唇开始发干。
      
      她想喝水,但又不知道去哪儿弄。
      
      因为在学校门口徘徊的久了,最后被昨天那个小卖部老板看到了,郑贝贝这才避免了中暑的命运。
      
      没想到二十年前的夏天居然也这么热。
      
      将手中廉价的塑料杯放下,她本能的去拿钱包。以前郑贝贝接受人帮助时,多多少少会付给对方一些报酬。但下一秒,想起那堆新版的百元大钞,她终于在最后关头收回了手。
      
      这个时候,人民币还没改版呢,那些鲜艳的小红鱼,在现在的人看来就是□□。自己要是真的拿出来,到时候被举报到警察那里就完了。信用卡、银/行卡这些更是查不到相关账户,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微不可闻的叹口气,郑贝贝只能诚恳的说上一声“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小卖部老板摆摆手,显然,他并没有把这点小事儿放在心上。
      
      爸妈那边死活搭不上话,外公外婆……从昨天晚上就能看出来,他们估计不是什么好的。
      所以,现在自己大概就只能求助爷爷了。
      
      确定了目标,郑贝贝瞬间变得斗志昂扬。向小卖部老板问清楚了郑氏企业的地址之后,她马上就出发了。
      
      不过愿望总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永远残酷。
      
      两个小时后,问路问到嘴皮子差点就破掉的郑贝贝十分怀念手机导航,还有就是,她万万没想到宁市会这么大。
      
      不知道再被车子撞一次,她能不能穿回去哦。毫无形象的跌坐在马路牙子上,郑贝贝欲哭无泪。
      
      脱掉鞋袜,她开始检查自己的脚趾,大拇指那里有点打炮,但还好,情况不是很严重。就在郑贝贝准备重新把鞋子穿上的时候,她的视线不经意间扫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对了,她还可以把手链卖了换钱啊!
      
      自己终于不会被饿死了。
      
      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一脸兴奋的郑贝贝改道去了典当行。这边她推门进去之后,那边马上就有工作人员迎上来。
      
      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情应该会顺利一些,但很快郑贝贝就知道自己还是太年轻。毕竟,老天爷一向喜欢开玩笑。
      
      拿出放大镜端详了好一会儿,又查了查资料后,失去兴趣的鉴定师顺手将手链丢到桌子上,“一千块,我们收了。”
      
      话音落下,郑贝贝噎住:“……您能不能再看看?”
      
      价值好几万的手链,在二十年前居然这么的廉价。
      梵克雅宝知道大概会哭的吧?
      
      “不能再多了。”鉴定师摇头,“先不说你这是个盗版货,就说玫瑰金本身掺了铜在里面,其远没有黄金价值高。”
      
      “如果不是这东西造型还挺好看,它连一千块都不值。”
      
      “……”知道对方不是故意坑人,而且自己现在确实也拿不出什么凭证,思考了几分钟后,郑贝贝最终还是忍痛点了点头,“好。”
      
      没关系,回家再买新的,回家再买新的。
      
      安慰过自己之后,怀揣着一千块巨款,郑贝贝非常奢侈的打车到了郑氏企业楼下。这个时候的建筑远没有后来的现代化,加上宁市确实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城市,仅仅是三十多层的大楼,就已经能够俯视周遭了。
      
      白手起家就能打下这么一片家业,看样子自己爷爷确实不是一般人。
      
      先是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接着郑贝贝对着反光的车窗整理了一下衣服,确定自己的形象非常完美之后,她才微微扬起下巴往大厦里面走
      
      回到二十年前自己家的公司,确实别有一番趣味。
      
      就在郑贝贝在大脑里思考都哪里可能需要小小的修改的时候,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知道企业的工作流程,郑贝贝见状半点不慌:“你好,我是郑袁昊的新班长,他在学校闯了点祸,我们老师让我来家访。”
      
      跟电视上演的不一样,大BOSS哪儿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就算是二十年前,一个普通人也不可能直接硬闯到三十几楼,除非保安不想干了。
      
      没办法,郑贝贝只有临时编了个借口。
      
      可能是之前有过这种情况,也可能是郑袁昊前科太多,保安竟然真的没有怀疑郑贝贝白天上课时间来家访是有多么的不科学。不过,尽管如此,他的答案却也不是郑贝贝需要的,“抱歉,我们老板今天不在。”
      
      “那他什么时候来?”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着急,郑贝贝补充,“我们老师还等着呢。”
      
      “这……”想到老板令人叹为观止的事迹,保安语气含混,“这个不确定。”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郑贝贝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是不是经常不来上班?”
      
      保安沉默,半晌后才微不可见的点头。
      
      这回郑贝贝彻底傻眼了,她爸没告诉过她,爷爷竟然是这么任性的人啊!
      
      躲在角落里整整一天,郑贝贝一直盯着大门瞧,见确实没有眼熟的人进出,她终于无可奈何的放弃。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考虑到孤身一人的安全问题,再加上一大早就要来堵人,郑贝贝只能咬咬牙住在了附近的酒店。
      
      不幸中的万幸,现在住酒店还不需要实名制。
      
      随后的一周里,她从一开始的紧张忐忑,接着变得平淡冷静,当最后一张百元大钞花出去之后,郑贝贝不仅焦躁,她还非常的绝望。
      
      整整七天,七天啊!
      郑青峰连面都没露!
      
      刚开始三天郑贝贝住的是带早中晚三餐的酒店,后面两天是连锁宾馆,最后是隔音几乎为零的小旅馆,当晚上听到隔壁传来浑厚的男声的时候,郑贝贝一边把椅子堵在门把手下,一边抹着眼泪怀疑自己或许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把最后一点钱交了住宿费,到现在为止,她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没衣服换,没东西吃,郑贝贝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如今都干枯了不少。
      
      再次浑浑噩噩的出现在大厦门口的角落里,就在她彻底陷入绝望之前,转机终于出现了。在听到“郑总”两个字的时候,郑贝贝差点没当场哭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哪怕此郑总非彼郑总,哪怕是认错了人,郑贝贝觉得自己也得冒险一次。
      
      奔驰缓缓停下,来不及等车门打开,郑贝贝卯足力气,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狂奔而去。很快,她隐约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因为身体现在有点虚,郑贝贝腿一软就倒了下来。再抬头的时候,她最先看到的就是带着青绒胡茬的下巴。
      
      尽管男人今年已经三十大几了,可能是保养的比较好,所以从外表来看,他还像是二十八九岁一般年轻。男人头发整整齐齐的向后梳着,额头饱满而光洁,高高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使得他不必开口,就能让人感觉出其中的多情与薄情。
      
      先是身躯一震,接着郑贝贝整个人就呆住了。
      
      逆着阳光,男人一双狭长上挑的眼睛里闪过些许的兴味。俯身看向浑身脏兮兮的小姑娘,他唇齿微张,然后轻声道:“你挡着我的路了。”
      
      宛若大提琴一般的声音穿透耳膜,郑贝贝的汗毛都跟着炸了起来。
      
      从照片里她知道自己爷爷年轻的时候长得好看,但她真的不知道爷爷居然能好看到这个程度。
      
      见小姑娘脑瓜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都木呆呆的。郑青峰先是冲神情紧张的保安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紧张,也不必对一个小孩子使用暴力,接着他拿出一条棉质手帕一点一点将郑贝贝小脸上蹭到的灰擦干净,“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么?”
      
      “如果是的话,你先放开我,随后我会让秘书过来帮你的。”
      
      老天爷,她就知道不会错的。看吧,爷爷就是这么温柔的一个人!
      
      “我、我……”组织好语言,郑贝贝抱着男人大腿的手再次收紧,“我是来认亲的!”
      
      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她的声音有些大,以至于周围的员工听得清清楚楚。反应过来之后,郑贝贝以为郑青峰会生气,然而他除了拿着手帕的手微微停顿之后,紧接着就恢复正常了。
      
      就在郑贝贝觉得自己这回终于苦尽甘来的时候,男人的话让她表情瞬间僵住。
      
      捏了捏鼻梁,郑青峰轻车熟路的开口:“要做亲子鉴定清联系公司法务部。”
      
      ……
      
      ……
      
      ……
      
      郑贝贝:“????”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吞了吞口水,心情复杂的她小声嘀咕,“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呢。”
      
      “爷爷……”
      
      果然,说好的成熟稳重的家长,全部都是骗人的,到最后连爷爷都不能幸免,她可算是彻底看透这些家长们的嘴脸了。
      
      一直在喜当爹,从来都是觉得自己年轻且富有魅力的郑青峰也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清了清嗓子,他不轻不重的扯上小姑娘绵软的脸蛋:“你说什么,请再说一遍。”
      
      “容我提醒一下,我今年才三十七岁,根本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孙女。”
      
      丝毫不受威胁,郑贝贝凑近男人的耳际,然后用仅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脆生生的喊:“爷爷!”
      
      郑青峰:“……”
      
      提着小姑娘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提溜起来,一改之前的温和的形象,郑青峰面无表情的对着保安说:“控制住,丢外面去。”
      
      就在郑贝贝准备解释点什么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急匆匆的从大厅里出来。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郑青峰的秘书。
      
      秘书在顶楼久等不到老板,生怕老板又临时决定翘班,他赶紧下来堵人。看到郑青峰本人,秘书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老板,米国那边过来谈生意的人已经到了。”
      
      “嗯,然后呢?”因为刚刚的刺激有点大,郑青峰现在很是心不在焉。
      
      完全没有看出来他的不对劲,秘书满心满眼只有工作,“然后现在的情况就是,公司一个翻译请了产假,一个翻译在休年假,一个翻译刚请病假去医院看病,最后那个今天跟副总出去谈另外一单生意了。”
      
      这倒是有点麻烦,公司一共四个能抗事的翻译,其他刚招进来的高材生口语差的不行,根本没办法和对方顺畅的交流。
      
      想到这里,郑青峰皱眉,“不能往后推推?”
      
      秘书摇头,“恐怕不行,那几个人订好了机票,明天就要走了。他们好像是偶然接触到了我们的产品,所以想看看样品再决定要不要跟我们合作的。”
      
      忍了忍,接着秘书低声提醒,“我查了他们的公司,规模不小,要是成了我们能得到的利润会非常客观。”
      
      能让自己的左右手说出这种话,看样子确实是笔大生意。
      
      就在郑青峰权衡要不要让请假看病的那个翻译回来,不行后面再给她补偿的时候,刚刚一直默不作声的郑贝贝冷不丁的举起了手,“我可以。”
      
      “让我来!”
      
      英语这东西,她在行啊。
      
      听到这个动静,郑青峰先是沉默,接着他一字一顿道:“你滚蛋。”
      

  • 作者有话要说:  郑贝贝:玛丽苏本苏登场!
    郑·巨型学渣·袁昊:……
    顾·小太妹·招娣:……
    郑青峰:去你的爷爷吧!
    求留言,求收藏吖!
    下章就亲子鉴定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