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驺吾没有把谢十安整个压住,因为当它的脊背刚压过人类半条腿时,背后忽然爆发出一声惨叫。
      
      声音非常凄厉,跟腿折了似的。
      
      于是,驺吾尴尬地在原地顿了一下,然后以逆时针的方向流畅回顾45度。
      
      秦煌紧张死了,蹲下来轻轻掰了掰谢十安的腿:“怎么,没断啊?是压疼了?”
      
      谢十安回过神来也有点不好意思。
      
      他略微感受了下,小声说:“好像也不是很疼……”
      
      估计是自己叫的太惨烈了,驺吾回转得非常及时,重量还没放上来。他两条腿是有点发软,不过都是吓的。
      
      秦煌不解:“那你叫什么呢?”
      
      “我怕啊。”谢十安诚实地说。
      
      几吨的东西往你身上压,正常人都会怕的好吗!
      
      虽然叫的是有点丢脸了。
      
      “也是,听说人类崽子是比较脆。”秦煌见谢十安没事,伸手架他胳膊,轻轻一拽就把他从地上提溜起来,“还能走不?”
      
      “应该是能走。”谢十安深吸口气,努力装作并不太害怕的样子,活动活动了双腿。
      
      驺吾转回去后立刻换了个蹲坐的姿势,两只大爪子规规矩矩地并排放在身前。
      
      冰蓝色的眼瞳安安静静地盯着谢十安,看起来微妙有点乖巧。
      
      这时见人类没有大恙,才放松地晃了晃大脑袋,又来撞他。
      
      谢十安都吓怕了,对于驺吾来说温柔的力度,他还是承受不来,也是靠秦煌在身侧撑着,他才没有摔在地上。
      
      “哥,别撞了。”谢十安讨好地摸了摸驺吾的鬓毛。
      
      再撞他内脏都要挤出来了。
      
      他随口一说,没指望对面真能听懂。但这句话出去以后,大脑袋果真乖乖地停在原地,只是任他抚摸。
      
      秦煌旁观了几秒,忍不住说:“你……回头扎个马步吧。虽然是这个身体条件了,但连撒个娇都承受不住,也太那个了。”
      
      谢十安:“……”
      
      他偷瞄了眼秦煌明显隆起的肌肉,再对比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忽然有一点小小的羡慕。
      
      谢十安的个头其实不矮,身材也不算瘦弱,但总体并不壮实。
      
      小时候福利院里的伙食比较一般,而他自己到了大学里后,因为经济状况,在吃喝上的花销也相当克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自记事起,他就一直维持着偏瘦削的体型。
      
      几分钟后,秦煌把驺吾赶回了笼内。
      
      离开谢十安以后,驺吾“呜噜”了几声,似乎挺不乐意。谢十安听得心惊肉跳,好在驺吾没有做出什么更刺激的事情。
      
      反倒是秦煌有点黑脸,驺吾蹭小同事的时候非常乖巧可爱,但单独面对他时,又顶上了往日气势凌人的高冷神情。
      
      想不通啊。
      
      在笼门阖上的那一刻,室内的光线亮堂了些,谢十安依稀看到一道微光在笼子旁边的纹案上滑过。
      
      大概是反光吧。
      
      谢十安眯了眯眼睛。
      
      秦煌没有往下展示,带着他出了小楼。
      
      在他们身后,一双冰蓝色的眼瞳静静地注视着青年的背影,直到大门隔绝了它的视线。
      
      呆愣许久,庞大的身躯才重新趴了下去。
      
      ……
      
      入职后还剩点资料要补充,秦煌也不带着谢十安瞎逛了,直奔目的地。
      
      危机退去后,谢十安缓了一小会儿,心思很快活络起来,这时他在新同事面前也不拘谨了,问道:“秦哥,驺吾是哪两个字啊?”
      
      刚刚那头大豹子不仅长相非常陌生,连名字也很拗口,谢十安怀疑是猫科一个偏门的下属品种。
      
      一定非常偏门,说不准还是保护动物。否则就凭现在猫咪在人们心中的地位,这种大猫咪收拾一下,绝对是新一任网红。
      
      那大爪子,那毛绒耳朵,那灵活的长尾巴,那冰蓝色的漂亮眼睛。
      
      啧。
      
      如果不是总觉得自己的脑袋下一秒会被咬掉,摸着良心说,谢十安还是有点喜欢和它待在一块儿的。
      
      秦煌挠了半天头也没给出答复,谢十安估摸着如果不是新同事语文没学好,就是他用的其实是家乡话里的别称,巨兽另有学名。
      
      他按着读音在搜索框里输入,打算碰碰运气,没想到搜索栏直接弹出相关信息了。
      
      “林氏国有珍兽,大若虎,五采毕具,尾长于身[1]……”
      
      谢十安顺着念了出来,除了大若虎这点,其他确实是一致的,但他模糊觉得有点不对。
      
      他的目光往下移了一点,瞄到资料出处。
      
      ——《山海经·海内北经》。
      
      谢十安:“……?”
      
      山海经,他知道这玩意儿,古代人民的智慧结晶,把现实经验和天马行空的幻想揉吧揉吧一起写。
      
      ——简单来说,你很难用它作为现实生活的指导。
      
      谢十安怀疑自己找错了,想退出页面,但秦煌已经眼尖瞄到,兴奋地指着说:“对,就这个!”
      
      谢十安:???
      
      他挣扎了两秒,试探着说:“秦哥,这里说的是幻想物种,和现实里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了?”秦煌挠头,“它确实数量少,也不爱在人类面前出现,但你不能否认它存在。”
      
      谢十安都要被他说服了:“这得是珍贵物种吧……怎么没列入保护动物呢?”
      
      秦煌继续挠头:“保护动物我不清楚,说不定是保护妖怪吧。”
      
      谢十安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
      
      保护妖怪。
      妖怪。
      怪。
      
      ……闹呢?!
      
      他脚步一顿,表情呆滞地看着秦煌。
      
      秦煌抬起手,食指和拇指一捏,中间剩条小缝。
      
      “驺吾是比普通妖怪珍惜一些,但也就一些些。我们现在讲妖种平等,英雄不问出处的。”
      
      谢十安:“…………”
      
      ……
      
      谢十安感觉自己巩固了二十多年的世界观,在刚刚那一瞬,碎了。
      
      非常弱小、无助、又可怜地碎了。
      
      沉默许久,他意识到什么,颤抖着问:“……你们,妖种?”
      
      “对啊,你不都听过我的叫声了嘛。”
      
      秦煌歪歪脑袋,一米九的健壮大汉,脑袋上忽然“砰”地冒出两只耳朵。
      
      毛绒绒的倒三角,土棕色。
      
      相当萌萌哒地在清早的微风里抖了抖。
      
      “……卧槽……”
      
      谢十安满脸震撼,破天荒爆了句粗。
      
      ……
      
      耳朵是真的,秦煌认真的表情也是真的。
      
      谢十安默然半晌,表情凝固在脸上。他试图确认:“我入职的是办事处?”
      
      秦煌怀里还夹着个文件夹,这时半翻开,亮到谢十安面前。
      
      文件纸页有点泛黄,质地像是宣纸,却又没有宣纸那么脆弱透光,顶部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图案,和信件上那方古印有点像,旁边跟着一行小字。
      
      秦煌:“山海事务总局下属,西圃办事处。”
      
      谢十安盯着这一看就很不常见的纸质,虚弱道:“山海事务总局?”
      
      “简单来说,就是负责管理妖界在人间事务的一个机构。”秦煌顺便给谢十安做了一个简单的科普。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妖怪,有的是先天异兽,有的是后期才由草木鸟兽修炼成精。
      
      它们部分还生活在人迹罕至的险峻地带,部分则隐瞒身份,混迹于人类社会中。
      
      “现在环境不太好了,林子里打猎不如菜市场买菜来的容易,妖怪也要恰饭的嘛,偶尔就搬个家什么的咯。”
      
      “这样哦……”谢十安觉得秦煌说的好有道理,但还是有点晕。
      
      原来他和妖怪生活在一个城市诶?!!
      而且他还认不出他们!
      
      二十年前那封信搞不准就是一个妖怪写给他的……
      
      谢十安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摇摇欲坠。
      
      秦煌察觉到他的脸色,拍拍他的肩膀:“你也别太紧张,山海事务局从几百年前就办起来了,从前是负责妖界各种族的事务,近些年开始和人类合作,处理人妖两界的事情。我们有不能吃人的规矩。”
      
      谢十安觉得信息量有点大,默默理解了一会儿。
      
      “所以,我们这算是合作机构。谁管啊?”
      
      无论在哪里讨饭吃,老大是谁都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更何况这种跨种族管理行为,非常容易牵扯复杂的伦理问题。
      
      “最开始我不清楚,近几百年妖怪这边一直是龙族在负责。”
      
      如果说驺吾是普通的幻想生物,那龙族绝对是SSR级那种,但谢十安已经被“世界上有妖怪”这个设定震得有些混乱了,一时间没来得及感叹。
      
      秦煌说到“龙族”的时候,下意识咽了口唾沫,眼神也有点飘忽。
      
      谢十安模糊觉得他头上写着“恐惧”两个大字,跟一般社畜迎面碰上老板有点像。
      
      “龙族的处理手段比较……强硬,这也是为什么你顶着香味还能活到现在的原因,敢在城市里作乱的妖怪很多都被——”
      
      秦煌比划了一个手势。
      
      谢十安被秦煌的恐惧感染了,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秦煌:“总之,你别担心,山海局的工作可能不那么常规,但待遇还是可以的。”
      
      谢十安还有许多问题想问,但在他开口以前,秦煌提醒:“到了。”
      
      秦煌带着他来到一个资料间。
      
      资料间两侧是层叠的木质书架,空间非常大,有点无限延长的意思。左侧排满线装古籍,右侧的书则接地气一些,什么《办公软件从入门到精通》,《基础语法(I)》,还有本《妖性的弱点》。
      
      谢十安:“……额。”
      
      进门以后,秦煌径直往里走,走到房间中央时,他的前方忽然闪出一道淡蓝色的光屏。
      
      谢十安一愣。
      
      光屏浮在空中,盈盈荡漾。谢十安左右看看,没发现投影仪,也没发现其他奇奇怪怪的设备。
      
      秦煌站定在光屏前,说:“你还有点资料要补上,现在需要你抽点血。”
      
      “抽血?体检吗?”谢十安小声小声,“我有点怕这个……”
      
      “一点点就好了,不痛的。”
      
      谢十安点点头,深呼吸几口气,准备等秦煌去拿抽血设备,或者奇迹般领个护士出来。但下一刻,秦煌直接抓过他的手。
      
      谢十安眼睁睁地看着秦煌的指甲变长,跟恐怖片似的,轻轻一划,自己的手掌就沁出血珠了。
      
      啊啊啊啊血!
      谢十安都要撅过去了。
      
      如果抽血是一种恐怖,被指甲划是一种恐怖,那么现在,他获得了1+1>2的恐怖。
      
      在他反应过来以前,秦煌趁热打铁,将他的掌心贴到光屏之上。
      
      ……
      
      同一时刻,相隔数万公里的一座大厦内。
      
      云恒川歪着头,形容懒散地坐在会议桌前。
      
      会议桌上的争论非常激烈,头上长角的攻击屁股上长毛绒尾巴的,白皮毛的攻击五彩尾羽的,云恒川听得有一搭没一搭,一不小心就打了个哈欠。
      
      讨论声戛然而止。
      
      以细微的哈欠声为界,沉默在会议室内蔓延,直到一个声音小心翼翼地问:“云总,我们继续?”
      
      “继续继续。”云恒川懒洋洋地挥挥手。
      
      问话的人呼出一口气,但他下句话还没出口,云恒川霍地站起了身。
      
      椅子划过地板,带出刺耳的响声——
      
      没来得及和下属解释什么,云恒川向外冲了出去。一阵强风拂过,众人保持着呆愣的神情坐在原地。
      
      等强风止歇后,他们的老大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会议桌前一块小小的淡蓝色光屏。
      
      光屏正在逐渐隐去,坐得最近的副手悄悄瞄了一眼。
      
      上面依稀残留着几个字。
      
      【……苏醒。】
      
      不到半刻,云恒川赶到了他的目的地。许久没有冲刺过,他的五脏六腑都快烧起来了。
      
      人类紧张的时候会分泌肾上腺素,但他也会吗?
      
      云恒川晕乎乎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巨大、黑暗的空间,四周隐隐有水流的冲击声。
      
      换做一个普通人类,很容易在这里产生一种恐惧或是虚无渺茫的感觉,但云恒川对这里适应良好。
      
      他是下一代掌家人,从数十年前起,禁地的事情便交由他负责。
      
      云恒川谨慎地走近两步,抬目望去——
      
      禁地四周散落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碎石,坚硬的岩石不自然地破裂成碎块,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从洞穴里抓下来的。
      
      而在那之间,一座巨大的石峰耸然而起,底部刻着“镇山海”三个古字,庞大的阴影几乎笼罩整个禁地。
      
      石峰之上,安静地盘踞着一个巨物的身躯。
      
      云恒川放轻了呼吸,尽可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镇守在这个禁地的是他们家族一位长辈,辈分大得连云恒川的爷爷都会毕恭毕敬。未成年时,他曾不小心闯入这个禁地,为此还被父亲狠狠削过一顿。
      
      在云恒川的印象里,这位长辈很少活动,可能上百年才苏醒一次。
      
      但此时此刻——
      
      一双眼睛缓缓睁开,露出其中的金色竖瞳。
      
      巨物缓缓地抬起身躯,在它身下,数百年阒然无声的禁地里,接连响起了石块破碎的声音。

  • 作者有话要说:  [1]《山海经·海内北经》:“ 林氏国 ,有珍兽,大若虎,五采毕具,尾长于身,名曰驺吾,乘之日行千里。”
    第一个出场的是驺吾大宝贝,简单形容就是不吃活食的上古仁兽,可当座骑,长得贼拉帅。
    顺便一说,文里的妖怪可能按作者的喜好适当魔改,诶嘿www
    谢谢顔惜灌溉的营养液,抱抱≧3≦!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