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谢十安愣了好几秒,然后凌乱地左右瞄了瞄。
      
      周围似乎是没有隐藏摄像机什么的,秦煌的表情也相当淡定。就算有节目做整蛊游戏,也不至于做到办事处里来吧?
      
      “秦哥,你开玩笑吧?这什么,看着挺真的啊,呵呵。”
      谢十安干巴巴地笑了笑。
      
      快有亚洲象那么大的猫,驴他呢?
      
      “什么真的假的?”秦煌表情迷惑。
      
      谢十安没忍住,踉跄了一下,被秦煌攥住手臂轻轻一托,站直后发现自己离笼子又近了一步。
      
      巨兽也跟着缓缓起身,大脑袋贴近笼门,长长的胡须伸过笼缝,张扬地往外钻。
      
      猫科动物厚厚的肉掌让它的一切动作无声无息。
      
      离得近了,对面湿润的大鼻头轻轻皱了皱,冰蓝色的眼眸望向眼前的人类。
      
      墨黑的瞳孔有生命般缩张,最后凝成一个点。
      
      出现了出现了!
      动物世界里大脑府就是这么看猎物的!!
      
      谢十安腹部一痛,感觉自己已经半截身子被叼进嘴里。
      
      他颤巍巍地问:“就……这是什么?”
      
      “一只走失的驺吾。呃,你别那么紧张。”秦煌态度自然地拍拍谢十安的肩膀,“驺吾虽然打架厉害,但它不吃活人的。”
      
      “哦,驺吾啊……”谢十安茫然地重复。
      
      这什么物种,他怎么没听说过,而且不吃活人是什么形容??
      死人就会被吃咯?
      
      “你看,它都不屑理我。”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语可信,秦煌抬手敲了敲笼子。
      
      巨兽猛地拧头,朝秦煌张开血盆大口,尖锐的犬齿嗑在栏杆上,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吼——”
      
      谢十安感觉自己的胸口被声波狠狠撞击了一下。
      
      这和三花猫张嘴咬他不是一个概念,前者虽然讨人嫌,但没有到惊吓的地步。后者光是脑袋一拧那个气势,谢十安就吓得腿软了。
      
      秦煌的手停在那儿,栏杆夹缝间的一小块安全区。
      他得瑟地左右扭扭手臂:“它不咬人的。”
      
      谢十安:“……?”
      你摸着良心再说一次?
      
      谢十安觉得眼前的哥们儿有点憨,但搞不清楚是真憨还是假憨。
      真憨害己,假憨害人啊。
      
      他虚弱地说:“你要不把手挪一下,对,挪到隔壁那个缝隙。”
      
      谢十安做好了秦煌如果真的作死,就把他拽回来的准备。
      
      不过秦煌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他没有挪手,而是把胳膊又捅进去了一些,捅到一个足够被咬下整支胳膊的长度,还顺手挠了挠的巨兽的上颚。
      
      谢十安脸都绿了。
      
      巨兽冰蓝色的眼瞳凶戾地盯着秦煌,但它确实没有咬下去,只是喷了喷鼻息,然后转开脑袋。
      
      大脑门上依稀写着“嫌弃”。
      
      真的不吃啊?
      谢十安纳闷地眨眨眼睛,深呼吸两次以后,心跳跟着平复了些。
      
      “它就看起来凶点,你不闹它,它也不闹你的。”秦煌缩回手,“它到这儿一个多月了,我每天好吃好喝供着,它都没蹭过我。连澡都没能洗过。”
      
      谢十安觉得这话有点熟悉。
      他好像听过。
      
      秦煌歪头瞄了眼,说:“我先给它换个水。”
      
      笼子里有水槽和食槽,此时,食槽是空的,水槽里盛着水,只是有些浑浊。
      
      为了防止被打翻,食槽和水槽都被固定在铁笼的一角。
      
      显然收容所不是动物园,动物的生活环境没太照顾到。
      
      ——能活着就成。
      建筑师大概是按这种想法建的收容所。
      
      秦煌说着,在铁笼附近摸索了会儿。
      
      离得近了,谢十安留意到笼子边上还刻着类似符咒一样的纹案。他模糊感觉不对,但没来得及说不,笼门就“吱”地开了一角。
      
      笼子里,巨兽安静地回过头来,生着豹纹的长尾巴扫过地面,带出轻微的摩擦声响。
      
      谢十安眼睁睁地看着巨兽嘴角微微咧开,然后湿润的大鼻头又皱了一下。
      
      紧接着,它挪了下爪子,前身伏低,四肢微屈,有点像猫科动物起跳前蓄力的动作。
      
      和清晨那只三花一样一样的。
      
      谢十安冷汗刷一下下来了。
      
      他猛地转身,脚滑了一步才开始跑。电光石火间,他只来得及听到秦煌狗叫了一声,下一刻便被一股巨力撞在地上。
      
      谢十安都没空闲想狗叫是怎么出来的,他紧张地护住头脸趴倒在地,脑子一片空白,心脏因为恐惧而疯狂跳动。
      
      一个温热粗糙的东西按在他的背上,估计是巨兽的爪子。
      
      那只爪子比他的肩膀还宽,轻轻一拨,谢十安就跟着转了个身,直面上一张血盆大口。
      
      谢十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吾命休矣!
      
      巨兽歪了歪脑袋,喷出潮湿温热的鼻息,用来拨谢十安的爪子还停在半空,指甲半露不露,犹豫了一会儿,爪子便重新按回青年的胸口上。
      
      不!!
      哥们儿你住爪!!
      
      谢十安泪都要淌下来了。
      对方光看外表,重量得按吨算,这一爪踩下来,踩碎他的胸骨和踩碎纸板一样容易。
      
      他僵硬地看着爪子离自己越来越近,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但——
      巨兽没有真的把重量放下来。
      
      爪子悬停在他的胸口上,有点重量,不过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谢十安愣神。
      由于胸口上的爪子,他一动也不敢动,但在对上巨兽眼眸时,谢十安忽然奇异地感受到一种镇静。
      
      那双冰蓝色的眼瞳中样有一圈浅淡银色,像雪峰上常年不化的冰雪,这时静静地凝视着他。
      
      比起看食物,更像是在仔细打量某种新奇玩意。
      
      ——巨兽并不是真心想要杀死他。
      
      谢十安咽了口唾沫。
      这种认识很玄妙,经历了超出极限的惊吓之后,谢十安被那双眼眸盯着,反倒出奇地感受到一种割裂的平静感。
      
      他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
      
      脆弱的震动透过人类薄薄的胸骨,传至巨兽的掌心。
      
      便在这时,巨兽按在他胸口上的爪子突然神经质地抽搐了一下,缩了回去,然后它低下脑袋——
      
      谢十安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心脏漏跳一拍。
      
      半秒后。
      他被拱了一下。
      
      是拱,不是咬。
      巨型豹子在拿大脑袋拱他。
      
      谢十安整个人都呆滞了,他茫然地睁开一只眼睛。
      
      对方正用毛茸茸的脸颊肉蹭他,偏高的体温透过厚厚的毛发传到他的半边身体上。
      由于沾着血渍和灰尘的缘故,毛发显得稍许粗糙,但触感不算讨厌。
      
      谢十安没去想象血渍是从那儿来的。
      他一边不敢有大的动作,一边又被巨型豹子拱得一愣一愣。
      
      怎么回事?
      
      另一边,当秦煌终于从驺吾后腿下挣扎出来时,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作为妖怪,秦煌其实比谢十安能多看到一个维度的东西——
      
      几分钟前,面对他的时候,驺吾身上的妖气算不上十分凛冽,但也绝不温柔。然而在接触到小同事以后,驺吾居然有意识地收敛了身上的妖气。
      
      这在妖怪间是近乎示好的行为。
      
      他喂了一个多月的流浪儿,对他永远不温不火,还有点嫌弃。
      
      此时此刻,对方却在见到新入职小同事的第一眼就扑了过来,拿大脑袋蹭他,态度依稀还有点谄媚。
      
      秦煌干巴巴地张了张嘴。
      就……有点委屈。
      
      谢十安也很委屈。
      他已经坐了起来,这时求助地看向秦煌,小声问:“秦哥,你不说它不闹人的吗?”
      
      “我也……不知道啊。”
      秦煌呆呆地看着驺吾对着小同事蹭啊蹭的,没想明白。
      
      “那它怎么——”
      谢十安没来得及问完,就被巨型豹子拱得一个倒仰,但倒下去前,又被一个暖呼呼的东西托住了。
      
      还是爪子。
      
      谢十安被爪子和脑袋夹击,身体紧张得僵成平板,与此同时,毛绒绒还挠得他发痒,导致整个人非常分裂。
      
      不过几秒钟后,谢十安忽然找到了一种熟悉感。
      
      ——野猫求摸摸的时候也会拿脑袋和脊背蹭他,而眼前巨兽晃脑袋的动作和野猫有点像。
      
      估计因为自己太小了,豹子蹭完脑袋蹭不到背,动作也就变化成了“拱”。
      
      谢十安觉得自己太能联想了。
      怎么可能,大豹子怎么可能求他摸摸,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这叫什么来着……驺吾?”谢十安回忆了一下秦煌的发音。
      
      说到最后俩字的时候,巨型豹子似乎听懂了,特别大力地撞了他一下,谢十安声音一滞。
      
      秦煌应道:“嗯。你没见过也正常,驺吾一族这几百年已经很少见了。这只来这儿一个多月,我都联系不上它的家族。”
      
      “哦哦。”谢十安胡乱地点头,“猫科动物吗?哪里来的大豹子呀,毛还挺长……”
      
      “什么猫不猫科的?就驺吾啊。”秦煌懵逼道。
      
      谢十安看了眼隔壁的新同事,感觉他可能没有好好学生物。
      不过管个收容所,确实不需要太多生物知识。
      
      秦煌见驺吾没有攻击青年的意思,赶紧进笼子换完清水,然后敲敲栏杆。
      “该回去了。”
      
      但显然,出笼的驺吾不打算理他。
      
      谢十安已经被迫换了个姿势,眼神死地接受驺吾的蹭蹭。
      
      玩得开心了,对方的胸腔里还发出低沉的呜噜声,听在谢十安耳里,响得跟闷雷似的。
      
      秦煌歪了歪脑袋,忽然说:“它撒娇呢,你摸摸它。”
      
      谢十安愣了愣,然后恍惚地看了眼面前的同事。
      
      ……管这叫撒娇呢?!
      
      话虽如此,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抬手,在驺吾的大脑袋下一次晃过来的时候,轻轻摸了摸它的颊侧。
      
      他的手也算是成年人的手了,跟驺吾一比,还是小的跟玩具人似的。
      
      驺吾的体型比一般猫咪大上数百倍,毛发也粗硬些,掌心的触感有些陌生,不过并不讨厌。
      
      摸上毛绒绒,谢十安的心情微妙放松下来。
      
      也是这时候,驺吾“嗷呜”叫了一声,冰蓝色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它侧躺下来,开心地打了半个滚。
      
      谢十安惊恐地睁大眼。
      
      驺吾是开心了。
      
      但他自己被一大坨毛绒绒压在了下面。
      
      是生命不能承受的重量。
      

  • 作者有话要说:  撸大猫撸大猫,用生命撸大猫~
    ……
    谢谢宝贝儿大事子投喂的地雷!
    谢谢宝贝儿们灌溉的营养液!
    Kuroko*4, 顔惜*3,嗯*3, 凉凉凉皮* 3, 七月*2~~抱住么么哒〃3〃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