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中午放学的铃声响起,化学老师在讲台上说了句“下课”后,班里的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把桌上的书大手一揽全往书包里塞,边拉着书包的链子边往教室门口外冲,以便可以抢到最近的楼梯下楼,这样可以避免中午放学后楼道严重堵塞的状况。
      钟北樾和方禾希都是属于性格不急的人,他们并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反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紧不慢地收拾课桌。
      方禾希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插上白色的耳机,点开了平时用的音乐软件,播放了我喜欢这个列表上的第一首歌——Emeli Sandé的《Read all about it》。
      低缓优美的钢琴声从耳边响起,方禾希顿时觉得心情放轻松了不少,她小声哼着曲调,低头将手机塞进口袋里,拿起书包,没有看钟北樾一眼,越过他的身体,径直地走出教室。
      “江赫南你走不走?”向厉衍站起来,见江赫南一动不动,语气中带着一点不耐烦。
      此时的江赫南正侧着身子悠哉悠哉地翘着腿坐着,双手捧着手机在玩游戏。他用余光瞟了眼钟北樾那边,一脸不着急地说,“阿樾不是还没收拾完书包么,我在等他收拾呢。向老妈你不要再催我,我快打完了。”
      向厉衍一手按住江赫南的头,用了点力压了压,“你再说一遍。”声音极冷。
      江赫南吃痛地用手掰开向厉衍的手,声音不由地变弱,“松松松手,我错!我错了!”
      见江赫南的脸痛得都皱在一起,向厉衍面无表情地松开了手。
      “本来我的毛就不多了,现在被你这么一抓,估计发根都松动了。完蛋了,我才高二啊!我才17岁啊!多么美好的花样年华!不要这么快就让我谢顶啊!”江赫南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哀怨连连。
      向厉衍冷漠地说,“戏真多。”
      钟北樾拿起书包,站起来,“我好了,走吧。”
      江赫南收起手机,拿上书包,应声道,“好嘞。”
      三人临走前还顺手把班上的门关了。
      九月份中午的太阳依然很猛烈,方禾希边听着歌边撑着伞,慢慢地走着,步伐健稳,眼神平静得没有半分的着急。
      圣言中学不是封闭式学校,它中午会开放校门给学生回家吃饭或者是出去校门外。只要学生能在下午两点半之前回到学校,学校一般不会过问学生的去向。
      学校位于商圈附近,从校门口出来,过一条马路,就有一条非常热闹的美食街。那里人流量很大,大部分的学生如果中午不回家的话,要么去饭堂吃饭,要么到美食街吃饭。
      方禾希和周未然相约吃饭的东北饺子馆,是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小食堂,也位于这条街上。
      周未然就是方禾希那个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她是一个很爱玩的女孩。平时不太喜欢读书,学习成绩非常差,在班上的排名经常是排名倒数,曾经有一次用自己的成绩排名证明了他们区里一共有多少个考生,话虽如此,但她在画画这方面的天赋很高。
      那时周未然的父母知道周未然读不成书也是担心得不得了。他们深知在这个靠文凭的时代,像周未然这样读不成书的情况,将来会很少出路,日后想要找份轻松点的工作都有点困难。他们身边的好朋友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周未然的成绩不太好,便向他们建议把周未然送去圣言中学的体艺特长班上读艺术。
      在青州市这么多年,他们也是知道圣言中学一直以来都有开放体艺特长班,并且在市里搞得很有起色,深受许多家长的欢迎。但艺考这条路本身就不太好走,如果把周未然送进圣言当艺术生,让周未然通过艺考这条路来考大学,又担心周未然会吃不消。毕竟作为一个艺术生,不仅要考术科还得考文化课,他们为人父母自然是心疼自己的女儿。
      于是,夫妻俩在要不要将周未然送去圣言读艺术生的这个问题上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周未然向她的父母提议要去圣言读书,这样才把学校确定下来。
      由于周未然中考的成绩实在是太糟糕了,她的成绩根本考不上圣言。周未然的父母只好去找人,与别人周旋了许久,托了点关系,才把周未然送进来圣言读书。
      在圣言里当一个艺术特长生,其实并不轻松,压力大起来和其他文化科学生一样。他们除了要学习术科还要兼顾文化科。他们虽然有班级在教学楼,但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艺术楼那边的画室上课。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得在画室里画画,有时候忙起来时常见不到他们的人影也是很正常。
      开学这么多天,这还是周未然第一次约方禾希出来吃饭。
      方禾希来到了东北饺子馆的门口,眼尖的周未然马上就认出了她,她笑着招呼着她过去,并向她展开了双手,“我的宝贝儿,终于见到你了!你可想死我了!”
      面对好友的热情,方禾希无奈地抱了抱她,“不见这么多天,嘴还是这么滑,都不知道是不是哄我开心。”
      “肯定是啦!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都隔了多少个秋了!”周未然掰了掰手指,夸张地说。
      方禾希浅浅一笑,看着她不说话。
      没见周未然两个星期,她发现周未然越来越有魅力。
      周未然作为一个艺术特长生,是一个特别会打扮的女生。她大胆地给自己烫染了一头棕色偏黑的卷发,完全不怕级里面会来个突击说要检查头发。
      她长得很漂亮,笑起来也很有自信,化着淡淡的妆,留着中分的刘海,露出了两条被精修过的弯弯的眉毛,微微蓬松的中分刘海被她撩在后面,带着几分的夏日的慵懒,唇上涂着裸色的口红映衬着她洁白如玉的皮肤,更显得她明媚亮丽。
      方禾希当然不会把赞周未然的话告诉给她听,不然以周未然的性格,不知道又得自我膨胀几天了。
      周未然认真地翻着菜单,“希希,你要吃什么?”
      “不要这样叫我,一点也不好听。”方禾希皱着眉,不满地说。
      “除了我没有人敢这样叫你,我专属的。”周未然眨了眨她那双褐色的大眼睛,略带调皮地说。
      方禾希说不过她,淡淡地说,“给我点个砂锅面和鸡丝拌面吧。”
      周未然有些讶异地看着她,“吃这么多?”
      “发育得吃多点。”方禾希点头。
      周未然抿着笑,不说话。
      接着,她来来回回看了好多眼菜单,在下单的纸上写写又划划,犹豫了许久,迟迟没有下决定到底要吃什么。
      肚子饿得咕咕发叫的方禾希瞥了眼周未然纠结的模样,一副了然的样子,“有什么好纠结,看到什么想吃的就点啊。”
      周未然嘿嘿一笑,“好嘞。”
      得到方禾希的首肯,周未然屁颠屁颠地在菜单上写下了三样她想吃的菜品以及方禾希刚点的两样菜品。
      写完之后,她用手弹了弹下单的纸,特别满意地将它交给了老板娘下单。
      老板娘看到菜单写得满满地,笑得合不拢嘴,立即给她们拿了两碗凉拌的海带。
      方禾希从消毒碗柜里面拿出两个白色的瓷碗,还有两双黑色的木质筷子。
      两个人坐了没多久,老板娘就端着一锅砂锅面和一碟白菜猪肉饺上来。
      方禾希和周未然异口同声地对老板娘说了句,“谢谢。”
      “你也吃点吧。”方禾希给周未然装了一碗面,递给她。
      周未然没有拒绝,从善如流地接过面吃了起来。
      “希希,我还没问你,你在理科重点班过得怎么样啊?没有被人孤立吧?”开学这么多天,同学都爱找回以前高一玩得好的同学一起玩,周未然几乎很难想象得到社交技能为负的好友能在理科重点班上生存下来。
      她一想到方禾希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凄凉地做着那些她不喜欢的物理化作业,没有人会与她交流,也没有人会教她做作业,她就像是丧失了人类最基本的快乐,如同上帝的折翼小天使……她不由就替她感到难过。
      方禾希从周未然眼里读到几分怜惜,又联想到自己好友那无穷无尽的脑洞,她没好气地说,“你想的太多了。”
      方禾希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她不会主动也不会刻意地去找别人聊天,但别人问她一些事情,她会很乐意回答,但提前是,那些人得有那个胆量问她问题。很多时候不熟悉她的人往往会因她的脸型就判断她这个人不好相处,熟悉她的人通过与她的接触会觉得她这个人性格很好,但这也要基于和她熟悉的前提下才会被她以好相待。不然的话她高傲得像只冷艳的孔雀,拒绝与一切不熟的人来往,这也是为什么周未然怕方禾希在理科班里会被人孤立。
      周未然自小就认识方禾希,知道很多方禾希的事情。因为初三那年方禾希家里发生了一件特别大的事,所以导致了她这几年的性格都变了许多,话说得比以前少了,也不太喜欢交朋友,整个人活得特别的压抑。
      最近刚开学周未然还没有这么快能适应高二紧张的课程,天天都过得特别忙,使得她没那么多时间静下心来与方禾希好好谈谈。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她不由地想知道方禾希在现在这个班级上的一些近况。
      方禾希知道好友在担心什么,她松开眉头,装作非常自然地笑了笑,安慰道,“放心吧,我没事,我过得很好。”
      周未然笑而不语,没有继续问下去。
      她认识方禾希已经有十几年,又怎么会不知道方禾希此时是在强颜欢笑。不过,方禾希好不容易才撑过这两年,她不想再提起好友以前的伤心事,识趣地避开了这个敏感的话题。
      “对了,阿希,你在新班级有认识什么新朋友吗?比如说你的同桌怎么样?好相处吗?”周未然嘴角勾了勾,绕有兴致地问。
      “同桌”这个词被周未然的口中说出来,让方禾希的脑海里不由地浮现钟北樾那张桀骜不驯,帅气逼人的脸出来。
      “有认识,但还不是很熟。”方禾希不咸不淡地说,“我的同桌他是个男生,平白无事就喜欢和我说话,但他的为人我不讨厌。”
      “一个话多,一个话少。这么说来你们两个还挺有意思的,莫非这是传说中的缘分?”周未然很难得听方禾希认真地去谈论一个人,而且还是男生,她自然是感到高兴的。这说明什么啊?这说明现在方禾希的社交能力暂时没沦落到负值,勉强还能持续一段时间啊!这是多么值得普天同庆的事情啊!
      方禾希敛了敛眼底的情绪,“我和他的关系很纯粹,你别把你看言情小说的那些意淫片段脑补在我身上,这不管用。”
      周未然笑眯眯地说,“哎哟,我的宝贝儿,你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死,要为自己留有点余地呀,不然我怕你日后会被高级打脸。”语气带着几分调侃。
      方禾希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默默地吃着绿豆饼。
      周未然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特别激动地抓着方禾希的手,一脸八卦地说:“对了,我听说这一届理科重点班有好多帅气的男生,尤其是我们级的数学学神,叫什么来着?钟什么来着?钟——”她的声音拉长了许久,硬是没有说出个名字。
      方禾希都替她着急了,她无奈地回答,“你说的是钟北樾吧。”
      周未然重重地点头:“对!就是他!级里的老师吹得他可牛逼了。还有一个叫什么厉衍,总之他的名字超好听的啦!很像言情小说男主角的名字,特别的苏,姓什么来着……哎哟,我最近的脑袋瓜不行。”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懊恼地说。
      “我的同桌就是钟北樾,还有你说的什么厉衍,他姓向,叫向厉衍。”方禾希耐心地说。
      周未然笑眯眯地凑到方禾希的面前,一脸好奇地问,“怎么样,他们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如传闻那样很帅?”
      方禾希睨了她一眼,“多读点书,少发点花痴。”
      周未然摇了摇方禾希的手,可怜兮兮地说,“说吧说吧!告诉我听嘛!”
      方禾希抬头,目光蓦然停在了对面马路的那家七仔便利店。
      背着门口坐的周未然见方禾希发起了呆,她随着方禾希的视线,转头看向了对面的马路,不解地问,“阿希,你在看什么?”
      方禾希回过神来,淡定地说,“你说的他们。”她扬了扬下巴,用眼神示意周未然往对面看去。
      推开711便利店的玻璃门,钟北樾从那里径直地走出来,手上拿着一瓶没有开过的矿泉水。他慵懒地倚着黑色的护栏,站在711的门外等向厉衍和江赫南这两个人结账。大概是在外面等的有点无聊,只见他低着头掏出手机玩了起来。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高大挺拔的身躯站在护栏处形成了一种莫名的气场,惹得许多女生经过都频频侧目。
      紧随他出来的是向厉衍和江赫南。向厉衍的腿很长,他没走几步路就到了钟北樾身旁。他的手上没有拿东西,右手握着手机在听电话,左手插着裤袋,神情淡漠,红白色的校服穿在他的身上散发出几分清冷。
      而江赫南从711里面提着一袋东西出来,他勾了勾钟北樾和向厉衍的肩膀,笑着和他们说话。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让钟北樾和向厉衍两人难得一致地点头。
      三个长相帅气身材高大的男生走到一起,周围的气氛莫名就形成了一股压力,那些路过他们身边的女生都在低着头不敢看他们,而那些路过他们身边的男生在气势上明显就比他们矮了一节。
      紧接着,他们不紧不慢地往学校对面的网咖走去。渐渐地,他们的背影就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中。
      周未然定眼看了他们好久,直到他们走了,她还没有缓过神来。
      方禾希打响了拇指,“姐妹,回神了!”
      周未然的双眼如若星辰般地亮了亮,她兴奋地说,“卧槽!你们班的男生也优质了吧!个个都一米八几,长得帅气又成绩好。”
      “你冷静一些。”方禾希无奈地说,“你可是个有男朋友的人。”
      周未然的男朋友叫傅政司,是高三的体育生。两人在一起也有一年了,感情很好,至少在方禾希眼里看来。
      “有男朋友貌似不影响我去欣赏别的男生吧。”周未然顿了顿,又道,“再说,傅政司还不是当着我的面聊他的岛国女神。不过,最近一说起他,我就特别得来气。”
      周未然日常吐槽她的男朋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方禾希对此早已见惯不怪,她还是配合问道,“你们两个又怎么了?”
      “真的,别人的男朋友都是细心体贴,处处关心,但傅政司见到我拿着一堆的画具还有书本都不会想着帮我拿一下,我说他,他才放下手机过来帮我拿。这就算了,我体谅他刚训练完身体疲惫没什么力气,这一点我能理解。但别人的男朋友好歹对待女朋友摸头都是温柔宠溺,可他呢,一出手差点没给我拍成脑震荡,空有这一身力气却无处安放,全撒到我身上来,你让我怎么办?我好绝望啊!他日我要是在社交论坛上出一篇《关于拥有一个体育生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的吐槽帖,我相信这篇吐槽贴肯定会荣登榜首。你说这样的男生怎么就配拥有女朋友!?就该凭本事单身。”
      “你瞎了眼呗。”
      周未然:“……???”怎么绕了个弯就把自己给骂进去了。
      她一脸挣扎地说:“当初认识他可不是这样的,追我的时候可殷勤呢。”
      “一开始不表现得好点,你们两个还会有下文?”方禾希反问道。
      “行吧,自己选得男朋友,再差我也认。”周未然漠然地说。
      “还喜欢吗。”
      周未然没有犹豫地点点头。
      “那就好好珍惜你们两个还在校园里的时光,毕竟他快毕业了不是吗?”
      “你别说,我还真不舍得他毕业。他一毕业,我就觉得人生好茫然。”
      “凡是都要往好的方面想,这或许是你们感情之间的考验。”
      “但愿吧。”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