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周三下午的第三节课是通用技术课,学校为了提高学生的动手能力和创新思维能力,要求学生都得到一楼的通用技术课室上课,不得留在课室里面做自己的事情。
      政治课下课后,同学们收拾完桌面上的东西就前往通用技术课室。
      班上剩下寥寥几人,不着急下楼的方禾希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一起走吗?”一道温和的女生从方禾希的耳边响起。
      方禾希抬起头来,循声望去,发现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正在和她说话。
      她收起水杯,不留痕迹地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女生。女生的身形有些微胖,扎着高高的马尾看起来神清气爽,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梨涡。虽然戴着一副厚重的黑色眼镜,留着沉重的刘海,但依稀能见到她清丽白皙的面孔。初看第一眼可能并不觉得她的样貌惊艳,但是继续再看第二眼,便会被她的样貌吸引住,这可能是属于网上所说的那种第二眼美女吧。
      这个女生,貌似是他们班的语文课代表。由于午读课经常看到她在讲台上面带读,方禾希对她有点印象,但是具体的名字方禾希没有过多的去了解,所以并不清楚她叫什么。
      “可以。”方禾希点点头,没有拒绝。
      “我猜你应该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我叫李雨晴,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其实一开学我就有留意到你,我发现你是个与众不同的女生,所以很想认识你,只是没想到今天才和你说上话来,说起来也是不可思议。”李雨晴笑容满面地说。
      李雨晴像是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对于她一认识就说这么多的话,方禾希没有感到一丝的不耐烦,反而耐心地听着。
      “我在班上几乎不怎么说话,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与众不同。”方禾希静静地回想一下,她好像没有做出什么举动让别人误以为她很与众不同吧。
      “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分完班之后来到一个新的班级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遇到自己曾经认识的人都会各自抱团玩在一起,但我看你都是独来独往,认认真真地做着自己的事,丝毫不被打扰,活得特别的从容。我看你似乎是很享受独处的时光,挺欣赏你的。”
      听完李雨晴的解释,方禾希淡然一笑,“遇不到投趣的人,没必要强融圈子,别人不自在,自己也不自在,怪难受的。”
      “你倒是一个通透的人。”李雨晴笑了一下,“对了,通用技术课你和谁一组?”
      被李雨晴这么一说,方禾希突然想起了上一节通用技术课的老师给他们班布置了一个分组做作业的任务。
      “你不说,我还真的忘了,”她停住脚步,低声询问道,“你和谁一组吗?”
      “我还没组呢。”
      “一起?”
      “好啊。不过老师还叫我们想一下要制作什么样的物品作为期中的作业。”
      “两层小别墅怎么样?”
      李雨晴思索了几秒,点头同意道。“这个好像不错,动手操作的话会比较简单。”
      “老师说要几个人一组?”
      “六个。”
      “我们人数不够。”
      “这个可以包在我身上。”
      “我们去课室再说吧,外头好热。”一离开空调房,方禾希感觉到浑身都燥热不已。她微微蹙起秀眉,双腿加快了下楼的步伐。
      “是啊,九月的青州市热得有些过分啊,什么时候冬天才来啊。”被方禾希这么一说,李雨晴也感受到天气的炎热,她一边把手当成扇子那样扇了扇风一边紧跟着方禾希的步伐。
      这几年青州市的气候特别得反常,像个多情的姑娘。每一年的夏天都尤为得漫长,倘若冷空气来了没有一点防备就过渡到了冬天,基本上不存在秋天。但有时候冷空气也有后劲不足的时候,每回到了十一月底至十二月中旬这段时间就会忽冷忽热,经常入冬失败,直至十二月底才入冬成功。因此,每一年热怕的青州市市民都非常迫切地盼望着青州市能够早点入冬成功。
      方禾希凉凉地说,“你指望青州市能成功入冬还不如指望我能一夜暴富,那样来得会更快一些。”
      “这么说来,我可是傍上了你这个前途无量的大款?”
      方禾希拍了拍自己的双腿,“要不,大长腿借你抱一下吧。”
      李雨晴哑然失笑,“你还真是幽默。”
      没过多久,她们两个就来到了通用技术课室。
      方禾希推开门,课室的空调凉气透过门缝快速地向她们席卷而来,散走了她们身上不少的热气。
      李雨晴一进到课室,逮到了后面位置的空位就立刻去霸占。
      方禾希用纸巾擦着汗,小跑到空调面前,吹起了凉风。
      “小心别吹感冒了。”一道懒洋洋的男声在身后响起。
      方禾希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她没有立即回头,而是继续吹着空调,淡淡地“嗯”了一声。
      钟北樾在方禾希的附近随便找了个位置,把书放在桌面上,便坐了下来。
      “阿樾,你才刚回来,应该还不清楚通用技术课的上课内容吧。”江赫南勾起钟北樾的肩膀,熟稔道。
      “你胆子倒是很大,一身臭汗味也敢往我身上靠。”钟北樾斜睨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
      “江赫南这胆子还不是你和向厉衍惯出来的,整天都没脸没皮。”一个长得标致的女生慵懒地倚着桌子的外沿,单手支着桌面,悠悠地说。
      “叶心缘,你说什么呢。”江赫南嘿嘿一笑,松开了手,轻轻拍了拍钟北樾的肩膀,一脸讨好道,“这不是太过心急了嘛。”
      “说吧,什么内容。”钟北樾好整以暇地说。
      “六人一组,用木板制作一个物品。”
      “没有规定要什么样的物品吧?”
      “全靠发挥主观能动性。”
      “啧,最近的哲学学得不错。”
      “那当然,人是要学会进步的不是吗?”江赫南得意洋洋地说。
      “人找齐了?”
      “没呢,还差两个人。”
      这时,李雨晴听到他们的对话,乌黑的眸子散发着光芒,她一脸期待地说,“江赫南,你们组是不是缺人?”
      李雨晴做了两个星期的语文课代表,尽心尽责,深得不少同学的喜爱,江赫南对李雨晴的印象不错,他实诚地点了点头,“是啊,还缺两个人。”
      “算上我和她,可以吗?”李雨晴指了指方禾希的背影,笑眯眯地说。
      江赫南往后扫了眼,那道高挑的背影怎么这么像他的后桌。他侧下身去看了一眼,发现还真的是他的后桌——方禾希。
      方禾希感受到身后有一道视线正在注视着自己,她转过身来,漠然地看着江赫南,沉默不语。
      说实话,江赫南挺怕方禾希这个女生。毕竟前几天他大声说话打扰到方禾希学习,被方禾希用冷冰冰的眼神稍微地警告了一下,脊背不由自主地迅速发凉。虽然那件事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但是只要他一看到方禾希这双冷冰冰的眼神,还是会感到心有余悸。
      迫于方禾希强大的气场,江赫南只能微笑答应道,“可以啊!完全没有问题!我们组正好也缺人。”
      李雨晴支着下巴,眼睛在江赫南和方禾希身上来回转动,宛如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方禾希挑了挑眉,坐到了一旁。
      李雨晴凑到方禾希的身旁,小声道,“我怎么觉得江赫南好像很怕你?”
      “有吗?可能我的长相看起来像个恶人吧。”方禾希自嘲了一下。
      “哪有这样说自己的。”李雨晴不赞同地说。
      上课铃声响起,通用技术老师拿着书走进课室,他笑吟吟地说,“同学们都分好组了吗?”
      “分好了。”一些同学拖长声音地回应道。
      “很好。关于制作的理论知识我在上节课已经讲过了,现在就请同学们开始制作吧。女生先构好图,笔和白纸都在上面,需要的小组可以派代表上来拿一下,男生随我到隔壁器材室拿一下材料用品。”通用技术老师有条理的布置任务。
      分好组后,方禾希与李雨晴两个人就和钟北樾他们组坐在一块,组里还有一个后面才来的男生,长得帅气高大,气质清冷。
      李雨晴怕方禾希不认识这个男生,悄悄地附在方禾希的耳边道,“这是向厉衍。”
      方禾希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钟北樾见小组的人都齐了,低语道,“你们女生商量一下我们组要制作一个什么样的物品,我们男生都没有意见,全听你们。”
      “行。”李雨晴说。
      男生们随着通用技术老师的身后浩浩荡荡地离开,课室只剩下女生们在低语交谈。
      方禾希那一组除了李雨晴之外,还有一个女生,但是方禾希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长得很标致,尤其是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异常地吸引别人的注意。
      李雨晴认识那个女生,关系像是很熟的样子,她亲切地笑着,“刚才我和禾希想到了制作一个两层小别墅,不知心缘你有什么想法吗?”
      方禾希默念了一下那个女生的名字,心缘,心缘,原来这个女生就是刚才江赫南口中的叶心缘。
      那个叫心缘的女生微微勾了勾嘴角,“真巧啊,我刚也想到了制作屋子之类的物品,没想到我们的想法撞在一起了,真好。”
      李雨晴笑了笑,“事先说明,这个想法不是我提出来的,是禾希提出来的。”
      叶心缘的目光放在了方禾希身上,嫣然一笑道,“有缘分。”
      方禾希回以微笑。
      “我们当中有谁会构图?”李雨晴把白纸铺在了桌面上,张口道。
      “我会一点。”叶心缘说。
      “平面构图可以吗?立体的不太会。”方禾希实话实说。
      叶心缘扑哧一笑,“禾希,你真可爱。我们都是理科生,能画好平面就已经很不错,哪有这么多讲究。”
      “是啊,立体构图还是交给艺术生来画吧,我们画平面就好,随意点。”李雨晴笑着说道。
      “不过你会画的话,自然是一件很好的事。”叶心缘来者不拒地说。
      “行。”方禾希点头道,“现在我们想一下两层小别墅里面要加些什么元素吧。”
      叶心缘拿起笔,点了点白纸,思索着,“我们先把必要的元素画出来吧,之后再想一下要加些什么。你们看第一层、第二层、后院还有小花园喜欢画哪一个?剩下的我来画就好。”
      “我负责画第一层吧。”李雨晴说。
      “小花园和后院。”方禾希说。
      叶心缘无所谓地说:“那我画第二层吧。”
      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方禾希没有一刻耽误时间,她拿起铅笔,认认真真地在画起图来。
      对于方禾希来说,立体构图其实并不难,因为她有一个读美术的发小曾教过她画画,所以她把小花园和后院的样子大致在脑海过了一遍之后,很快就画出了一幅立体感超强的图画出来。
      “我画完了,你们看一下,我先去趟洗手间。”方禾希轻声道。
      “这么快。”李雨晴惊讶地看了方禾希一眼。
      叶心缘闻言,探出头来看了眼方禾希手上的画,赞道,“画得也太好了吧,禾希你是不是有点儿美术功底啊,我看你不用尺子都能笔直地画出一条线出来。”
      “还好,就会一点。”听到叶心缘的赞扬,方禾希的内心没有一丝波动,像是陈述一件简单不过的事实。
      “好厉害,会一点就画得这么好。”李雨晴仔细地看着方禾希的图。
      “是啊,我有点期待我们的两层小别墅了。”叶心缘说道。
      方禾希没有继续接话,任由她们两个在讨论,转身便离开课室。
      她走后没多久,男生们才拿着材料回来。
      百般无聊的叶心缘撑着侧脸,看了眼手上的表,“怎么去这么久才回来,我们图都画好了。”
      江赫南放下手上的材料,忍不住地抱怨起来,“我怀疑学校的老师完全把我们男生都拿来当非洲的苦力来使唤。”
      李雨晴瞥了眼那堆材料,“不就是叫你们拿几块木板还有几把锯子吗?看你说得深仇大恨似的。”
      江赫南强颜欢笑道,“本来我们是跟着通用技术老师去隔壁器材室拿材料的,谁知道一出门碰上了龙级长。龙级长一见到我们班的男生个个都壮如牛,立马叫我们去搬新来的那批器材。这就算了,重点是通用技术老师连挽留都没有挽留一下我们,直接冷漠无情地将我们发配给龙级长,任其使唤。”
      “这么热的天气叫你们去搬器材,龙级长真是有趣。”叶心缘乐呵道。
      向厉衍轻轻地拍了一下叶心缘的脑袋,“少幸灾乐祸。”
      叶心缘冷哼了一下,满不在乎。
      江赫南见到方禾希的座位上空无一人,问道,“她去哪了?”
      正在整理材料的钟北樾闻言,手不由地顿了一下。他波澜不惊地扫了眼旁边的空位,没有说话。
      “去洗手间了。”李雨晴答道。
      叶心缘扬了扬手中的构图,“先说正事,刚刚我们女生商量了一下,想做一个两层的小别墅,这是我们刚画的构图,你们看一下要怎么做?”
      钟北樾用笔指了指小花园的那张构图,嘴角微微勾了勾,“谁这么心细,连实际物体的数据都标出来了。”
      江赫南好奇地凑过来,仔细地看着构图上的数据,“是喔,等一下直接按着这个数据锯木板就好了,省了不少度量的时间。”
      “你的同桌。”李雨晴回答钟北樾,“她标的。”
      钟北樾的眼里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赞赏。
      叶心缘赞不绝口地说,“禾希是个特别认真的女生,比我还认真。”
      “你天天都不想写作业,有什么资格说认真这两个字。”身为叶心缘的同桌兼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向厉衍面无表情地睨了叶心缘一眼,冷冷地说。
      叶心缘恶狠狠地瞪了向厉衍一眼,“你住口,我不听。”
      钟北樾大致看了一下叶心缘手上的构图,心中已然有数。他想也没想就直接给组里的人分配任务。
      组内人员拿到任务后便着手准备。
      “李雨晴,一会儿方禾希她回来,你告诉她具体的任务吧。”钟北樾说。
      “我知道了。”站在钟北樾身后的方禾希已经从洗手间回来了,她平静地说。
      钟北樾往后一看,眼里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他平淡地说,“那就省点时间,现在开始吧。”
      男生们从器材室搬了不少木板和锯子回来,班上的人拿到木板后,纷纷拿起锯子来锯,整个通用技术课室发出了推拉锯子的声响。
      锯到一半,力气不够大的叶心缘把锯子搁到一旁,一脸生无可恋地用手支着桌子,她喘着气,“老向啊,过来帮一下你可爱又可亲的小青梅呗。”
      正在锯木板的向厉衍手微微顿了一下,便又继续锯,眼皮都懒得抬起来。
      “你什么时候变哑巴了?”叶心缘表情有些惊讶。
      “我住口。”向厉衍的语气有些寡淡。
      叶心缘想到了刚才自己叫他住口的那一幕,她有些好笑地说,“哎哟,这什么啊,平时叫你帮我写作业都没这么听话,这会儿竟然还听话上了。我求你了,帮一下我呗,这个好难锯啊。”她的眼里带着几分期待,像星光般闪耀。
      向厉衍的表情依旧冷漠,“你得多锻炼锻炼。”说完,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叶心缘的笑容逐渐凝固,她委屈巴巴地说,“我们锯得这么辛苦,到底为的是什么啊?还不如去某宝买个现成的,既省时间又省力气。”
      “买现成就没有制作的意义了。”锯着木板的方禾希忍俊不禁地说。
      “行吧,你说的有道理。”叶心缘认同道,“我歇一下再锯,手真的好酸。”
      李雨晴嫌弃木板放在桌上不好锯,她毫不犹豫地把要锯的木板放到了椅子上,猫着腰,抬起左脚径直地踩在木板上。等到维持好身体的平衡,她才拿起弯锯一推一拉地锯着木板。虽然动作看起来有些粗鲁,但尤为的熟练。
      “雨晴,你太强了吧,要不要这么拼啊,你可是一个女孩子啊。”叶心缘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朝李雨晴竖起大拇指。
      李雨晴不以为意,她笑着问,“我现在这个样子像不像个专业的木匠?”
      “像。”叶心缘重重地点头道。
      “像极了。”方禾希加重了说话的语气,附和道。
      圣言中学一天有九节课,上午有五节,下午有四节。第九节课通常是用来给高一学生一个星期上一节选修课的时候用的,而高二的第九节课老师没有特别的安排一般都不用上,这是用来给高二学生自由活动的时间,学生可以去操场跑步可以去饭堂吃饭也可以去图书馆看书,但就是不能在这个时间出校门,只有到了下午五点四十分,学校才会开放校门放学生出去。
      眼下第八节课快要下课了,小别墅的架构还没有弄好,李雨晴想早点它弄好,但她又担心组里的人第九节都有自己的安排,她问道,“最后一节课你们都有事吗?”
      “没有。”方禾希说。
      “我也是。”叶心缘说。
      李雨晴继续问,“男生呢?”
      “没。”男生异口同声地答道。
      “要不我们做完别墅的外层架构再走吧?”
      “可以。”
      下课铃声响起,方禾希在锯木的过程中陷入了瓶颈,她原本想锯个半花式的木板作为小花园的地板,可是学校的这把线锯有些钝,并不好操作。她试着把线锯拉出来,但木板丝不可避免地随着她拉锯的动作而被拽了出来,显得整块木板看起来有些丑。
      她咬了咬唇,温声道,“你们有谁会用线锯?它不好把握,我不太会操作它……”
      “线锯是挺难操作的,钟北樾他会操作,你问一下他。”已经锯完好几块木板的江赫南抬起头来,扯了扯钟北樾的衣服,小声地说,“还不快去帮一下你的同桌。”
      钟北樾放下手中的东西,大步走到方禾希的身边,低语道,“哪里不会?”
      方禾希指了指木板的转角处,“这个转角处比较难转位,我锯的时候它卡住了。”
      钟北樾俯下身子,用小刀把跑出来的木板丝去掉,他抬起头,用下巴点了点方禾希手上的线锯,淡淡地说,“你把线锯递我一下。”
      “噢,给你。”方禾希把手中的线锯递给钟北樾。
      钟北樾放下小刀,拿起线锯,慢慢地在木板上锯了起来。
      他的侧脸棱角分明,脸上没有过多的赘肉,一切都恰到好处,浓密的剑眉带着几分英气,眼神之中少了几分平日见他时的那份懒散,多了几分她从未讲过的专注。此时,他的薄唇微抿着呈线状,透着几分严肃。
      方禾希静静地看着钟北樾锯着木板,一言不发。
      他锯木板的声音比平常人要轻,像是很有技术那般,张弛有度。
      “这把锯子确实不太好用,小花园和后院的底板我来帮你锯吧,你到一旁休息一下。”钟北樾抬了抬眼皮,与方禾希的视线蓦然地撞在一起。
      方禾希愣了一下,快速地转移视线,嘟囔了一句,“我怀疑你是过来抢我的活干的。”
      “什么。”
      “没,你刚才做的是什么?要我帮你吗?”
      “也是要用到线锯。”
      “……当我没说。”
      钟北樾的眼里蕴着几分笑意。
      “那我去把小别墅的架构架好吧。”
      钟北樾点头道,“去吧。”
      “江赫南,你锯木板的时候能不能锯得有水平一点,空气里都是你那边锯出来的木板屑。”李雨晴皱了皱眉,用手扇了扇试图想要散走周围的木板屑。
      江赫南抬起头来,摸了摸鼻子,“怎么了?我已经很用心地在锯了,可这锯子不听使唤。”
      “没。”李雨晴看到江赫南的头和脸都沾满了木板屑。她强忍住笑意,善意地提醒道,“我觉得你现在有必要去照一下镜子。”
      “怎么了?我有什么问题吗?”江赫南反问道。
      “没问题。”叶心缘实诚地说。
      “很帅。”方禾希衷心称赞道。
      江赫南心存疑虑,他立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前摄像头,发现手机里赫然出现一张长相黝黑、灰头土面的面孔。他大声喊道,“你们骗人!”
      “说你还真信。”钟北樾低笑了一下,“真是对自己的颜值相当有自信。”
      “我颜值高,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江赫南不依地反问道。
      “……”众人沉默,继续埋头做事。
      “难道你们都不是这样认为的?”江赫南追问道。
      钟北樾冷淡地扫了眼江赫南,“别再问了,伤自尊。”
      “消停些,我们要面子。”向厉衍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江赫南气结:“……”
      方禾希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原来男生之间是这样相处的,比她想象中的要有意思多了。
      六人一起通力合作的效率果然很快,他们利用两节课的时间差不多把两层小别墅做好了。由于组里的人只有李雨晴是住宿生,其他都是走读生,他们打算把两层小别墅暂时寄放在李雨晴的宿舍里,这样就不用老是拿来拿去这么麻烦。
      商议完毕后,他们就一起出门各自找伴吃饭去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