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青州市,圣言中学。
      “铃铃铃。”第一节课预备铃声在广播里响起,同学们陆陆续续地从外头勾肩搭背地回来课室,边走边打打闹闹,互相嬉戏,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整个教室都躁动不已。
      一位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男生大摇大摆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放下书包,把书包挂在桌子旁边的挂钩上,后背贴着椅子一屁股坐下来,椅子立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他整个人往后一靠,坐姿随意洒脱。
      他一边从抽屉里拿书一边与旁边隔着一条走廊的男生搭话,内容像聊家常那般,“老向啊,你都不知道我昨天通宵在b站刷NBA集锦,刷得我那个热血沸腾啊,特别想大半夜冲下去楼下的篮球场过一把手瘾。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几个也好久没有在一起打球了,不知道阿樾什么时候才回来。”话落,他忍不住地打了个哈欠,眼睛冒出泪水。
      隔着一条走廊的男生叫向厉衍,长相英俊帅气,气质清冽,神色有些冷淡,对皮肤黝黑男生的话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淡淡地“嗯”了声。
      皮肤黝黑的男生好像早已经习惯了向厉衍的性子,并没有感到意外,他满不在乎地继续说,“老向,我真是服了你。为什么你可以做到一天之内说话次数少于十次,你也不怕会得口臭。”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条没有拆开的口香糖,“来,哥赏你的,吃根润润口。”
      向厉衍斜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过他手中的口香糖,“江赫南,你的话真多,昨天作业做完了?”
      江赫南嘿嘿一笑。
      以向厉衍多年对江赫南的了解,一看他这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就知道他昨晚又没有做完作业。
      向厉衍懒得理他,索性拿起笔,继续记笔记。
      江赫南不以为意地把口香糖收起来,说,“话多不好吗?话多的男生才招人喜欢。就像我一样,人见人爱。”
      正在座位上安静预习课本的方禾希被这些吵杂的声音打断了预习的节奏,她皱了皱眉,想要凝神静气地继续把书看完,却无法静下心来。
      她搁下笔,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
      随即,她抬起头来目光冷冷地盯着眼前这道宽厚的背影,是她的前桌——江赫南。
      方禾希半曲着食指,轻轻地叩了叩江赫南的椅子,“喂。”声音不大也不小,但足够能让江赫南听见。
      江赫南以为后桌找他有什么事,他一转身,对上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视线定住。
      这张似曾相识的脸,他听谁谈过来着?他还没来得及回想,方禾希已经出言打断他的思绪。
      “你吵到我了。”方禾希像是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表情极为淡漠,但说话的语气之中带有半分警示。
      江赫南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见他不说话,就当他能理解她的意思,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等江赫南缓过神来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地理老师手持着课本,踏着她那整整5厘米高的高跟鞋“叩叩”地走了进来。
      他抬头瞄了眼地理老师,缩着头转回去坐的同时,匆匆地对方禾希说了句,“抱歉。”声音中略带几分不好意思。
      方禾希头也不抬,淡淡地应了声,“嗯。”
      “虽然你们刚经历了分班,现在已经是个理科生了,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了你们下个学期还要参加高二政史地的水平测试,这文科的东西,你们还是得学……”地理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
      外头明黄的光线折射在黑板上,明亮又刺眼,惹得坐在窗边的同学站起来把窗帘放了下来,教室忽然暗了下来。
      教室的两台中央空调正在运作发出“呼呼”地声响,微凉的风抚着每个人的发丝,枯燥的课本内容像念经般得传到班上每个人的耳中,几乎睡倒了一大片,另外一些不睡的人都低着头与自己前后左右的人开小差。
      方禾希握紧笔,心想,理科生果然如传言那样都不爱听文科的知识,聊得真是精彩,完全不像一个新组合而成的班级。
      按照圣言中学历年来文理科分班的传统,它都是在高一整个学年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根据学生的分科意愿分好了文理科班,以学生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的排名作为参考来划分重点班与平行班。
      读了一年的高中,很多同学都在级里认识不少人,都与自己高一时的同班同学感情很深。
      也应了那句话,朋友还是以前的好。分了文理科班之后,很多同学都能在新的班级上找回以前自己高一所在的班级里玩得不错的同学一起玩。
      而在这个重点的理科班里也不例外。有很多同学一来到这个班上,见到自己熟悉的同学立马就勾肩搭背说说笑笑起来,没有任何新班集体会出现的各种尴尬。他们之间似乎有着难以道明的感情,旁人如果想要插进去与他们一起玩就如同有着一道天然的屏障挡在前面,怎么插也插不进去。
      方禾希性格偏冷,不太爱交际。因此,她在这个学校没怎么认识朋友,更不用说她会在这个重点班里认识谁。
      尽管她性子冷,但她有一个从小玩到大感情很深厚的发小也在这个学校读书。不过,她的发小是个典型的艺术生,学的是画画,平时都在隔壁的艺术楼上课,很少会在教学楼看到她的身影。
      在开学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方禾希除了对班主任谢耀辉有点印象之外,对这个新的班集体还是陌生的很。比如说班上同学们的名字,她只记得几个平时老师特别爱点名的名字,其他的一概不知,有很多时候她都没办法让他们的名字与他们的样子画上等号。
      “必修三的知识点都很简单,主要是说生态这方面的……”
      一涉及到关于“理”的课程,方禾希都是听不下去的,更不用说地理课又是传说中的文科中的理科。
      无趣的地理课让她听得有些沉闷,她放下手中的笔,想要从抽屉里掏本推理小说出来看。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放到了旁边的位置。
      经过一个暑假,黄漆的课桌上积满了灰尘,桌面上堆着十几本前几天发下来的崭新课本,空荡荡的椅子紧贴着课桌,椅子的铁杆上布着层小小的网,这个位置仿佛许久没有被人动过,没有一点生气。
      她的同桌,从开学到现在,她都没有见到过。
      只知道,他叫——
      钟北樾。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如有不妥,欢迎指正。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