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6-22 18:13: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进击玫瑰(一) ...

  •   寂静的楼道,乔思手里拿着奖杯,一动不动的跪在门前。
      有人经过,都会看她一眼。
      直到天黑了,邻居看她依旧跪着,终于不忍心了,要拉她起来:“好孩子,你都跪了一天,快起来吧,我看你脸上还有伤,来我家给你包扎一下。”
      乔思一动不动,仿佛听不见,也不回应一句,邻居只能去敲门:“我是你们的邻居,这孩子平日活泼开朗,很懂事的,就算犯了天大的错,也不能这么罚呀!”
      门内没有任何回应,邻居无奈,回头看乔思,却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也不敢再管了,立马回了家。
      看她一脸惊慌,丈夫问她:“怎么了?”
      “别问了,隔壁那家的孩子眼神太可怕了,直直的看着你,又没什么神采,真是吓人。”
      “那就别管了,谁家没个难念的经,管好自己就行了。”
      妻子小声回道:“这不是看她都跪了一天了,可怜她嘛。”
      乔思一跪就是两天两夜,直到脑袋发晕,也没人出来。
      最后,陈修终于找到她,看她小脸苍白,要把她抱走,尽管力气微弱,她还是挣扎着不起来。
      在乔思几近晕厥时,终于等到了他们。
      却是从外面回来,乔念清脆的声音在空寂的楼道里响起:“真好玩,以后我还要去。”
      接着是她盼望了多少年的妈妈的宠爱的声音:“好,你想去爸爸妈妈就带你去。”
      乔思脸色更苍白了,连陈修也一下子不敢轻举妄动,看着她,目光怜惜。
      那一家三口回来,看见她也吓了一跳,乔念叫她:“姐姐。”
      乔念想跑过来,乔母拉住了她,面带怜悯的看着跪在门前的女儿,却也不上前。
      跪了两天两夜,又没有任何进食,乔思连拿奖杯的力气都没有了。
      金色的奖杯掉在地上,发出额声音,在这寂静的空气里,像是叩在她的心上。
      硬生生一刀,鲜血淋漓。
      尽管如此,却没人在意她用鲜血换来的奖杯。
      一会儿,乔父终于开口,却一开口就是责骂:“你来干什么?不在学校好好待着!”
      乔思扬头看着他,许久才小声叫了一句:“爸爸。”声音微弱。
      乔父转过脸,不看她,依旧冷声道:“你快回学校去!”
      “呵,呵呵……”乔思笑起来也是轻飘飘的。
      她想站起来,却没力气,只能跪着向前挪了挪,空洞的大眼望着他们:“爸爸妈妈,我想回家。”
      乔念早已泪流满面,乔母将她抱在怀里,自己也转过头,不看她。
      乔父还是冷着眼说:“你只要在学校好好读书就行,不要回来了!”
      那一家人进了她跪了两天的门,没人回头看她一眼。
      乔思终于流出了眼泪,轻轻问:“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家吗?为什么,为什么……”
      最后,由于体力不支,乔思倒在了地上,陈修抱起她走出去,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眼神凶狠。
      
      第二天,乔念很早就起床了,看了一眼时间,拿起书包出了门。
      依旧在那家早餐店,碰到了何以。
      这次她等了那话唠少年。
      何以出来时看她还在,脸上每一个器官都透露着惊喜,道:“你等我?”
      “嗯。”面无表情的一应,乔念走在前面,何以自然的跟在她旁边。
      何以依旧话多,乔念还是一言不发,但这次,这段路,走的格外慢。
      所以两人进校门时,校园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先到了乔念的班级,何以看着她进去。
      刚踏进门,乔念又回头,对他轻轻笑了一下,眼波流转,确实好看,道:“再见,何以。”
      何以受宠若惊,呆呆的挥手回应:“再见。”
      有人看到了他这幅被勾了魂的样子,一巴掌拍醒还沉溺在乔念笑容里的何以:“喂!你跟乔念什么关系啊?”
      何以回神,插着腰,扬起头,好像很骄傲的说:“朋友啊。”
      跟乔念做朋友,不值得骄傲吗?你们这些人,乔念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果然,那人惊讶道:“朋友?听说她放了一个暑假回来,性格大变,变的冷漠不合群,尤其是眼睛,看你的时候都压的你不敢出声,也很少说话了,他们班里都没人敢上去说话,不过成绩倒是有长进。”
      回想起她的笑,何以继续扬着他骄傲的头说:“没有啊,她很好啊,她刚刚不还跟我说了再见吗?”
      男生之间,说不到几句就开起玩笑了:“难道,她看上你了?”
      何以立即否认:“你别乱说,她有男朋友的。”
      “有男朋友?谁啊?谁把我们校花收了?”
      两人打闹着回了自己的班级。
      刚来的孙已然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得看了一眼班里,却刚好看到乔念拿着册子,好像在问题。
      走进去时,刚好听到乔念道谢,那女生大着胆子问她:“我可以问你题吗?”
      乔念眼里的光一闪而过,微笑着回答:“当然可以了。”
      “谢谢。”
      乔念点点头,回到位置上。
      孙已然一直看着她,觉得有点奇怪,可是她又找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看见孙已然,乔念笑着打招呼:“早上好。”
      虽然只是她微微勾了一下嘴角,但孙已然的疑惑就全部烟消云散了,她也笑着回道:“早上好。”
      乔念已经开始看书,孙已然忍不住又看她一眼。
      她完美的侧脸,坐这个位置,当阳光照来的时候,总是特别美,连她有时都会失神。
      孙已然笑笑,低下头,开始看书。
      中午,孙已然还在纠结一道题,乔念却已站在她面前道:“吃饭吧,回来我跟你讲。”
      孙已然诧异的看着她——前两个星期她可是不怎么吃午饭的,只在下午有体育课的时候吃一点。
      不过她愿意吃饭,孙已然自然是高兴的,点点头,收起本子,跟她去了食堂。
      晚了一会儿,人当然是很多,乔念不禁皱了眉头,孙已然看着人山人海,也失了吃饭的欲望,说:“去超市吧。”
      德兰高中名誉颇大,许多有钱人家的孩子都被塞进来,自然有钱盖了应有尽有的超市。
      但超市人也不少,无奈之下,两人吃了泡面。
      等泡面的时候,孙已然不禁感慨:“我记得我们上次吃泡面的时候,还是高一呢,那次你说你是第一次吃,还是我帮你泡的。”
      乔念笑笑,不说话,却想起自己以前常常吃不健康的东西,也经常吃泡面,陈修看见了,都会说她一两句,却也没拦过她。
      “乔念,你说,我们毕业了还会见面吗?”孙已然还在感叹,不停伤怀。
      乔念看着她,心里其实没什么起伏,却还是宽慰她说:“现在交通发达,如果想见面,随时可以。”
      孙已然握住她的手,脸上还是舍不得的样子,可怜兮兮的望着她:“乔念,我舍不得你,我上哪儿去找一个好看、体贴,又善良的好朋友去啊。”
      乔念不动声色的拿出自己的手,说:“别难过,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
      “那你真的要去上原大学?”
      想起夏苏的话,乔念点点头:“嗯。”
      孙已然轻轻叹了一口气,用手托着脸,思考人生一般说:“我都不知道我要去哪儿,要考上原大学的人太多了,也只有你这样年级前十的人才能考上,我是想也不敢想的。”
      乔念想起一次她急于进步,却拉伤了肌肉,只能暂停训练,慢慢养伤。
      王馆长来看她时,跟她说:成功只是一种结果,不只需要不断的努力,更重要的是积累,没有一步登天的捷径,只有经过时间的考验,才是真的成功。
      现在孙已然的扼腕叹息,不过是没有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乔念可以想到,她的所有努力才得到现在别人的羡慕。
      正如一句名言:你只有很努力,才能看起来很轻松。
      乔念暂停了回忆,依旧保持优雅的微笑,宽慰她:“没关系,何必要跟别人比呢,多一分少一分都是缘分,你的缘分肯定会带你去找属于你的适合的地方,当你在那座城市遇到你一生所爱,那你一定无比感谢这些少的分数了。”
      听她的人生鸡汤,孙已然不禁笑了出来:“你好会安慰人啊,可以出书了。”
      她只是浅浅一笑,看向远方,说:“不过是经历的多罢了。”
      孙已然边打开泡面边说:“什么啊,我记得我还比你大一个月呢。快吃吧,面好了。”
      “好。”乔念打开面,一阵热气就扑面而来。
      将泡面桶扔进垃圾桶里,两人正准备离开,乔念却看到何以进来了。
      想躲也躲不掉了,只能迎面跟他打了个招呼。
      何以又是一脸被临幸的样子,笑着说:“我们好有缘啊。”
      “呵。”乔念不动声色的敷衍他,迅速离开了超市。
      向着教学楼走去,孙已然摇摇她的手臂,好奇的问:“何以在追你吗?”
      女人的八卦心啊,乔念无奈。
      摇摇头看着她:“你觉得他能跟苏哥哥比吗?”
      想到夏苏的脸,和绅士的体贴,跟刚刚何以的小表情一比,孙已然立即收起八卦之心:“这当然比不着了,夏苏是王者!”
      乔念点点头。
      上楼梯时,何以从后面叫住她。
      她转身,一句“又怎么了”还没出口,怀里就被扔了一瓶酸奶。
      何以喘着气,应该是跑过来追上她们的。
      “你胃不好,吃了饭喝酸奶助消化,拜拜我走了,还有人在等我。”他一口气说完,又转身跑走了。
      乔念看着手里的酸奶,一脸无奈,想:小孩子一样,对他态度好一点,就知道关心人了。
      孙已然一直被透明了,但也不生气,毕竟跟这么个美女在一起,不习惯难道还要跟父母生气——怎么不把自己生的好看点?
      但打趣乔念是不能少的,她笑眯眯的说:“看来,这是‘心悦君兮君不知’啊。”
      乔念转身继续上楼,声音不卑不亢:“别开玩笑了。”
      心里却想:应该不会喜欢她吧,只见过几次面,也只说过几次话而已。
      其实何以的心思很简单,乔念对他好了,自然要将这份好延续下去,才送了酸奶。
      当然,也有一点点和高冷女神关系好的虚荣心作祟。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