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06-20 08:58: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谁是乔念(二) ...

  •   借着酒意,他从后抱住她,把脸贴着她的耳边,轻轻说:“他们都说只有你敢抢我的酒杯,说只有你能管的了我。”
      也是知道他喝醉了,乔念才没介意,但是也不敢动,深吸了几口气才说:“他们只看到表面,却看不到我是一直在依靠你的,我怎么敢管你。”
      在她脸颊边蹭了蹭,他说:“你也只看到表面啊。”
      “你说什么?”乔念轻轻掰开他的手,回头看他,他的气息滚烫,扑在她脸上,竟是让她红了脸。
      “修儿,我不是来跟你说事的吗?怎么就看你的醉相了。”乔念懊恼。
      忽然,陈修的身体向她倒过来,乔念不注意,竟然被他压在了沙发上。
      灼热气息喷在颈侧,乔念拍拍他的背,问:“修儿,你还清醒着吗?”
      听到她的话,陈修撑起了身体,乔念舒了一口气:“还以为你就这么醉过去了,那我可扛不动你。”
      “乔乔?”他睁眼看着她。
      “嗯?”
      四目相对,乔念慌了。
      他的脸缓缓靠近,唇贴近她的唇。
      “修儿,修儿?”她挣扎,用力要推开他。
      是忘了她根本打不过他吗?力气自然也比不过他。
      双手被桎梏在耳侧,乔念呆呆的看着他靠近,也停止了挣扎。
      他那么好看,不是吗?
      
      陈修醒来,头疼欲裂,睁眼却看见熟悉的天花板。
      有人进来,他坐起身,低头揉着额角。
      “终于醒了,我还以为我的假期要浪费了。”
      他抬头,看见乔念的穿着,惊讶了。
      乔念尴尬的咳了一声,说:“你昨天喝醉了,我就把你送回来了,但是你吐了我一身,就拿你衣服穿一下。”
      他看着她小小的身体套在他的白色短袖下,一双笔直的腿露出,忍不住咳嗽起来。
      乔念马上端了水过来,喂他喝了点水,给他顺着背说:“好点了吗?是不是很难受啊,我煮了粥,起来喝一点?”
      “嗯。”他起身,去厨房。
      喝粥的时候,她在阳台看她的衣服,他看见沙发上有他房间里的毯子。
      等她拿着衣服过来,他问:“你睡的沙发?”
      她停下,说:“对啊,你睡了床,我只能睡沙发了。”
      乔念又把毯子拿着说:“我给你放回去,我衣服干了,我去换上。”
      “嗯。”他低头喝粥,在她转身后,又看着她的背影,进了他的房间。
      乔念换了衣服出来,又准备进卫生间,拿着白色短袖说:“这衣服我帮你洗了。”
      陈修拦着她说:“没事,放那儿就行了,过来吃饭。”
      “好。”把衣服放在洗衣机上,乔念出来。
      陈修给她盛了饭,看着他身上的睡衣,问她:“你帮我换的衣服?”
      乔念白了他一眼,差点脱口而出:“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流氓!”
      但硬生生截住了,说:“不是,酒吧里几个伙计跟我一起把你扛回来的,他们帮你换的。”
      “哦。”他看着她低下的头,最后回房间换衣服了。
      乔念看着他的背影,想他应该不记得昨晚他强吻她的事。
      好像,也算不上强吻。
      毕竟他长的好看,她一时迷了眼,都忘了反抗。
      不过,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还能被他迷住了?
      陈修换了衣服出来,乔念也吃完了,正把碗放进洗碗机,他站在她身后,伸手帮忙把碗放进机器里。
      他的手突然从她身侧伸出来,乔念以为他要抱她,吓了一跳,立即躲到一边去。
      看她移开,他疑惑的问她:“怎么了?”
      “没事,你弄吧,我去坐会儿。”乔念拍着胸口走出厨房。
      收拾好厨房走出来时,她正调着电视,还顺便跟他搭话:“你可真是资本主义,我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扫地机器人呢。”
      他看着房间里跑着的机器人说:“你想要我送你一个。”
      她着急了:“哎,不行,你别乱送啊,虽然我没你这么有钱有脑子,这么年轻就开了酒吧,但我也可以自食其力的。”
      他自然的坐到她旁边,问:“你怎么自食其力,有个人愿意你还不愿意?”
      有昨晚的前车之鉴,她后怕的往旁边坐了坐才说:“你又不能养我一辈子。”话音一落,她就后悔了。
      果然,他也不看她,直视着电视,仿佛漫不经心的说:“可以啊,你嫁给我啊。”
      这话说了不止一遍了,以前她都没什么感觉,可今天她就红了脸。
      乔念低着头,咬着嘴唇想打自己一拳。
      突然她的眼睛被捂住,又听到他说:“鬼出来了,你别看。”
      乔念打开他的手:“我不怕!”
      看他看的认真,乔念也不想打扰他,打算等这部电影放完,再跟他说昨晚还没开始就结束的事。
      两人看的正认真,她的手机响起来了,就放在茶几上,他帮她拿起,看到备注时却动作一僵,很快就正常,将手机递给她。
      乔念拿着手机,看他一眼,走到阳台去接听。
      关上了门她接起:“喂,苏哥哥?怎么了?”
      “念宝,起床了吧,怕你要睡懒觉早上就没给你打电话,过来吃饭吧。”
      乔念吓了一跳,回想起昨天夏苏让她去他家吃饭,搪塞着说:“啊?哦哦,那个,不用了,我做了饭,就不去了。”
      “你做饭了?”夏苏惊讶,因为他说让她过去吃饭,乔念一般都会很高兴的主动过去。
      “嗯,谢谢你,苏哥哥,我就不去麻烦你家人了。”她偶然回头,却看到陈修正看着她,视线相撞,她慌忙回头。
      顿时没了耐心应付夏苏,她匆匆结束了电话:“那个,我吃完饭还要洗衣服,下午还要学习,我先挂了。”
      “念宝,念宝?”夏苏疑惑——乔念从不会挂他的电话。
      “可能是累了。”他宽慰着自己。
      挂了电话,乔念回想起陈修的眼神,与昨晚他喝醉后的眼神一样,乔念不敢进去。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陈修来打开门说:“打完了?还不进来。”
      “哦,好。”乔念跟在他身后走进去。
      看着电影已经完了,乔念才提及她的烦心事:“修儿,你还记得我昨天跟你说过的事吧。”
      “记得。”他态度不冷不淡。
      “那个女生很熟悉乔念,我上次来……”乔念看他一眼,他也正看着她,她没出息的低下头说,“来例假,她都怀疑我了。”
      “乔乔,你要知道,到底谁是乔念。”
      她一惊,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直视她的眼睛,尽管知道这很残酷,但还是继续问:“现在在你心里,谁是乔念?”
      “是……是我。”她几乎没有犹豫。
      他笑了一下,笑容苦涩。
      “那就是你,乔乔,只要你觉得你是乔念,你就是乔念,好吗?”
      “可是他们怀疑起来怎么办?”乔念有点慌张。
      陈修安抚她说:“那又怎样?你长的就是乔念,你也在乔念的班级,在乔念的位置,在乔念的家里,你就是乔念,别人就算说你不是,又能怎样?”
      停顿一下,他眼神悲伤的看着她:“你知道,你如果说你是乔念,没有人会怀疑你。”
      乔念看着他,眼神更加悲伤,点点头说:“是啊,我知道,我就算说我不是乔念,也不会有人信了。”
      不是乔念,你为何住在她家?
      不是乔念,你为何穿她的衣服?
      不是乔念,你为何与她长的一模一样?
      为何呢?
      因为,我就是乔念,受父母宠爱,受同学欢迎,受老师喜爱,还有一个叫夏苏的男孩一直陪伴的乔念啊。
      
      下午,陈修把她送回家。
      在下车时,陈修拉住她,看着她脖子问:“这是?”仔细看后,随后睁大了眼。
      “是什么?”乔念照着镜子,吓了一跳。
      白皙的脖颈上有两处红印,乔念红了脸,又回想起昨天他强吻她的场景。
      乔念捂住脖子,低着头不敢看他:“我回家了。”随即打开车门,下车。
      “乔乔,乔乔!”像没听到他的声音,乔念已飞快的跑进小区。
      陈修回想了一下,却想不起来了,打开车门,下车去追她。
      却被保安拦住:“哎,你不是这小区的,不能进去啊。”
      “我找人。”他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一栋楼后,更着急了。
      保安大叔还是不让他进,友好的提示:“给你的朋友打电话。”
      拿出手机,却看到夏苏从外面回来,陈修只好收起了手机,回车上。
      乔念跑回家,背靠在门上还在喘气。
      眼前不断闪过昨晚的场景,于是心跳加速,无法平静。
      以至于手机响了都吓了她一跳,她看了一下手机,正是陈修,想也没想,挂了电话。
      后面所有电话也没接,有点累,就先去洗了个澡。
      出来后,看到茶几上的手机,她挣扎着,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对她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就很照顾,后来他说,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安慰女孩,她也是他第一个想要保护的人。
      她看着手机,低声呢喃,刹那间,眼神冷漠:“我是乔念,我注定要和夏苏在一起。”
      随后,眼前浮现夏苏和乔念在楼下分别的场景——夏苏的宠溺,乔念的笑容。
      夏苏和乔念永远那么快乐,而且受到所有人的祝福。
      她现在是不是也有这样享受幸福的资格?
      看着桌上的手机,她更加急躁,拿起关了机,扔在沙发里,去卧室休息。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换来结果,她从小就懂得了,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享受幸福,而有的人,却注定被放弃。
      她的所有付出都不抵乔念的一声咳嗽,她的流血受伤换不回一句关心,可是她不信命,偏偏独自在黑暗里挣扎,翻身泥泞,却只是走出一个地狱,又到了另一个地狱。
      直到她有了这么一天,他们对她说:“你就是乔念。”
      她紧紧窝在被子里,偌大的床,她蜷起身子,只占了一点位置。
      仿佛在睡梦里,她的眼角都流下了泪,依旧摆脱不了那个梦魇。
      恍惚间,她又听见他们说:“你就是乔念。”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