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9 19:29: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寻找乔念(一) ...

  •   以前她不信命,总是将自己摔打的遍体鳞伤。
      不知是反抗命运,还是折磨自己。
      但她不总是活在黑暗里,有一天,她要在阳光下,灿烂微笑。
      不论她那时,是谁。
      
      下课后,乔念拿着便签纸发呆,大脑却在飞速旋转。
      “乔念?”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乔念转头,看向与她隔了一个过道的孙已然,尽量温和的说:“怎么了?”
      听到她比以前温柔一点的语气,孙已然松了一口气:“你在担心数学老师吗?没关系的,他是最喜欢成绩好的学生的,你成绩这么好,他不会怪你的。”
      虽然她们想的不是同一件事,但乔念的感动是真的:“知道了,谢谢。”
      “那,你放学有空吗?”
      乔念本能的想要拒绝,却停顿一下,回答道:“有事吗?”
      “记得上学期我们一起看的手办吗?上次不是只交了定金吗?今天去取吧,而且要把剩下的钱补齐。”
      “嗯,多少钱?”乔念答应下来。
      孙已然笑她说:“看,以前你总嘲笑我忘东忘西,今天你忘记了吧。”
      乔念动作一僵,抬头看向她,目光乍冷。
      而孙已然找出一个本子,在上面找了找,递给她:“你看,这是你当时给我写的,怕我们都忘了。”
      乔念看了看,上面写着:手办定金500,尾款600,跟已然一起买的。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字迹,乔念的动作僵硬了。
      看她一动不动,孙已然走过来,好奇的问:“你在看什么呢?”
      向前翻了一页,上面写着:5月20号,苏哥哥送了我一个水晶发卡。
      恍惚间,本子掉在地上。
      孙已然捡起本子,笑着说:“怎么了?看到你的苏哥哥又害羞了?”
      乔念抬头望着她,脸色有点白:“为什么你的本子上,都记的是她……是我的事?”
      “啊?你怎么了?这本来就是你的日记本啊,你放我这里的,怕被你爸妈发现。”看她脸色苍白,孙已然担心的问:“你怎么了?一个暑假而已,你怎么变了这么多,发生了什么?”
      乔念慌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要上课了啊。”
      看着她摇摇晃晃的走出班门,孙已然担心的想追出去,可老师已经来了,正站在讲台上。
      她收起本子,看到乔念的语文作业上,字迹飘逸又锋利。
      拿出本子上的字对比,她惊叹:这完全就是两个人的字。
      老师拍了拍讲桌:“孙已然,还站着干嘛,要上来讲课吗!?”
      孙已然坐回位置,不由得担心的望着她的位置:她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又是什么事,能让一个人的性格变的完全不同,又能让一个人的十几年的字迹都变的仿佛……是另一个人。
      乔念慌忙向洗手间跑去,路上撞到一个人,那男生把她扶住,看清她的脸时,疑惑的问:“乔念?要上课了你去干嘛?”
      拨开他的手,她飞快跑进洗手间。
      何以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等在洗手间门口。
      颤抖的手捧着水向脸上扑。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却仿佛看到躺在白色床上的人,苍白的脸与她一模一样,身下的鲜血染满了床单。
      “啊……”她抱着头在洗手间尖叫。
      坐在洗手间的一个角落,将脸埋进臂弯里,肩膀抖动。
      她有多久没哭过了?
      她独自坚强忍受了多少?
      她一个人抗起所有伤痛多久了?
      全部的坚强和信念在看到乔念的过去,瞬间崩塌。
      同时,脑子里出现一个声音重复环绕着:你是乔念,你就是乔念,你从来都是乔念。
      她抬起头,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喃喃自语:“我是乔念,我就是乔念,我从来都是乔念。”
      走到镜子前,她看着镜子里的脸,伸手抚摸镜子里的人:“乔念,我就是乔念。”
      缓缓笑了起来,镜子和她都笑了起来,苍凉的微笑。
      突然,眼前摇晃起来,开始天旋地转。
      她倒在地上。
      “乔念?乔念!”
      闭上眼之前,她听到有人在叫她。
      她向他伸出手:“修儿,修儿。”
      乔念醒来时,看到有人坐在床边,背着阳光,看不清容貌。
      抬起手想遮一下刺眼的阳光,才发现她正在输液。
      床边的人也注意到她醒了,拉上了窗帘,说:“醒了?”
      等慢慢适应了光,乔念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男生,开口用沙哑的嗓子问:“你是谁?”
      何以给她递了杯水:“你的救命恩人。”
      接过水喝了一口,她突然说:“我不是在女生洗手间晕倒的吗?你……”
      “咳咳咳……”男生尴尬的咳了起来,“那个……医生说你没吃早饭,低血糖了,以后要注意饮食,早饭一定要吃。”
      “嗯。”
      又喝了一口水,她准备拔掉针,男生摁住她的手:“你疯了!?”
      乔念推开他的手,说:“你让开!”
      何以不放:“我费劲把你抱过来,你就这么辜负我的好心!?”
      乔念停了一下动作,说:“谢谢,我已经没事了。”
      “不行,你有事没事不是你说了算,我去叫医生,他说你可以走了你才能走,不许动啊。”
      乔念还想走的时候,抬头看向门口,惊讶道:“苏……苏哥哥?”
      乔念看着门口,何以也向后看,门口走进来一个男生,微微皱着眉。
      “怎么突然晕倒了?”
      乔念停止挣扎,还没说话,旁边何以就说:“没吃早饭呗,低血糖了。”
      夏苏走过来,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温柔的说:“怎么不吃饭?”
      “起晚了。”她心虚的低下头,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
      何以适时的插话:“等一下,你是她的谁啊?”
      夏苏看了看药瓶里的葡萄糖,也不看他一眼,说:“男朋友。”
      乔念和何以都诧异的看着他,何以半天才反应过来,嘟囔着:“这老师不应该叫家长过来吗?怎么叫了男朋友?”
      这也正是乔念想问的问题,夏苏看着她,眼神疑惑:“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你父母都不在家,而且都不接电话。”
      连电话都不接吗?
      她微微颤动嘴角,似笑非笑。
      两人都看着她。
      夏苏皱起了眉。
      乔念不敢抬头:“他们最近很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在我高考前,阿姨和叔叔都是很关心高考注意事项的,现在你高三了,怎么却不回家了?”
      乔念抬起头,直视他:“我不知道。”
      看乔念微微红了眼眶,何以立刻说:“她都说她不知道了,你是她男朋友吗?她刚醒,身体还很虚弱,应该让她多休息。”
      夏苏看他一眼,才想到要问他:“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
      “何以。”乔念回答。
      何以眼里冒着惊喜:“你认识我?”
      “有名牌。”
      他低头看了眼胸口别的名牌:“哦。”
      夏苏看着他,追问:“所以是你送她到医务室的?”
      “对啊,举手之劳。”他轻松一笑。
      夏苏向他点点头:“嗯,谢谢你了。”
      何以看着夏苏一直看着她,乔念又低着头不说话,想着应该是自己打扰了,于是说:“那我先走了。”
      “嗯。”
      “嗯。”两人不约而同。
      “……”何以出去了。
      夏苏看她脸色还是惨白的,问医生:“这瓶输完就可以了吗?”
      医生看他一眼,说:“这只是急救,要想身体恢复,得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啊,高三了,身体是本钱啊。”
      “知道了,谢谢医生。”
      听着夏苏礼貌的道谢,乔念突然想起她以前受伤,陈修恶狠狠的都威胁医生说:要是留疤你就别当医生了。
      完全没有礼貌。
      她不由得笑了起来,微微弯了嘴角,实在好看。
      这时的乔念与之前有些不同,以前的乔念更多是可爱,而现在,她的一举一动,都仿佛散发成熟的魅力。
      更加诱人,更加迷人。
      夏苏一时迷了眼,愣在原地。
      “苏哥哥,苏哥哥?”
      “啊?”夏苏回过神,“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想回教室了。”
      “你身体还不行,乖,把这瓶输完。”
      “可……”
      “没有可是,我去给你买点东西吃,你乖乖躺着。”
      虽然夏苏和陈修有不小的差别,但这相同的关心却是一样的。
      但,夏苏你对我的关心,不是我,只是我的脸而已。
      “好吧。”乔念答应了。
      夏苏走后,她拿出手机,跟陈修打了电话。
      “乔乔,怎么了?”
      听见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乔念觉得自己的心终于不再悬着了。
      犹豫了一会儿,快要把唇咬破,才说:“那个,能不能借我点钱?”
      陈修一愣,这是她第一次问他借钱,以前多少次都被她直接拒绝。
      他一下紧张起来:“怎么了,乔乔,你出什么事了需要用钱?”
      “不是,我要买一个手办。”
      不是危险的事,陈修松了口气,说:“你把照片发给我,我给你买了送过去。”
      “不用了,我和同学一起买的,付过定金了,今天去交尾款。”
      “哦,那我给你转一千。”
      她立即阻止他:“陈修!你给我转一千我再也不见你了!”
      “怎么了?”
      “你给我转三百吧,我有钱了还你。”
      陈修了解她,只能答应。
      等钱到账了,乔念听见夏苏的声音,先挂了电话。
      不到一分钟,夏苏果然进来了,手里提着切好的水果果盘,还有一袋子糖和巧克力。
      将东西放在床头,他边拆水果边说:“学校食堂的饭还没做好,只有水果,给你买了糖和巧克力,放在教室和家里,可以及时补充糖,防止你下次再晕倒。”
      看着他漂亮的手指,给她一个个在水果上插好牙签,乔念想起他是学医的,这么好看的手,拿手术刀多好看。
      又想起了陈修的手,也是骨节均匀,很好看,不同的是,陈修的指间有淡淡的烟草味。
      为什么总是忍不住拿夏苏和陈修比较?
      明明两人没有一点可比性。
      最大的区别她不是知道吗?
      她一直都知道。
      陈修不管她变成谁,都会一样的好。
      然而,夏苏呢?
      他的好,只是对乔念的啊。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