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19:22: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梦醒时分(三) ...

  •   在外面玩了一天,晚上夏苏把她带到一个KTV:“我朋友在这里给我庆祝生日,我们待一会儿就走。”
      “没关系,过生日就要开心嘛。”她体贴的说。
      夏苏看着她精致的脸,心里有点冲动。
      有人走了出来,看见他们:“哟,寿星终于来了,嫂子也来了,快进来,都等你们呢。”
      两人走进去。
      虽然人不少,但一大半乔念都认识,而且也没人不认识她。
      气氛火热,乔念有点恍惚,突然想起猫吧的氛围,到了晚上,就是这么热闹,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进来就是朋友。
      有人挤了她一下,乔念穿着高跟鞋站不稳,扶了一下旁边的沙发。
      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这声音烦了她一年了:“对不起啊,乔念,都玩的太开心了。”
      她站直,顺手拿起桌上的酒杯,笑着回头:“没关系,林学姐,这包厢是有点小了,总有人撞来撞去的,烦人的很。”
      林可欣笑着看她:“乔念还是这么通情达理,跟夏苏……啊!”
      白裙子上沾满了黄色液体。
      乔念放下杯子,也是她刚刚的口吻:“不好意思,人太多了,玩的太开心。”
      “你!”
      夏苏看到这边,边走过来边问:“怎么了?”
      乔念的眼睛直直与她对视,语气却是有点愧疚:“啊,对不起啊学姐,我不知道谁推了我一下,把你所以弄脏了。”
      林可欣眯起了眼,但夏苏已走了过来,看了看她的裙子,礼貌的道歉:“不好意思,可欣,我想念宝不是故意的,我可以全额赔款。”
      乔念已经拉住夏苏的衣角:“还是我赔吧,这是我的错。”
      林可欣暗暗瞪她一眼,语气温柔大方:“没关系的,反正乔念也不是故意的。”
      “林学姐可真通情达理。”
      等林可欣走了,夏苏才跟她说:“怎么这么不小心?幸好你没被撞倒。”
      她笑着撒娇:“我没事啦。”
      有人催着切蛋糕,夏苏就拉着她一起去了。
      开始的早,九点就结束了,夏苏有点醉了,两个宿友把他带回宿舍。
      乔念想打车走的时候,林可欣从后面叫住她:“乔念!”
      她转身,林可欣带着一身酒气的走过来,她皱着眉:“干什么?”
      她却突然凑近看着她的脸:“你是乔念?你真的是乔念?”
      乔念皱眉,眼光沉静:“你喝醉了。”
      “不,你不是,原城有一件奇怪的事,你想不想知道?”
      她眯起眼看着她,觉得她知道的有点多。
      林可欣意识还没有完全模糊,靠在一根电线杆子上说:“为什么我跟夏苏走的近,你应该知道的吧,啊?”
      “你喜欢他。”她揉了揉眼睛,觉得没有必要再跟她说话了。
      “我是说,为什么他愿意跟我走的近……你应该知道吧。”
      她终于正眼看她,但也是凉凉的扫她一眼,沉默不语。
      跟夏苏一起做实验的女生也有三四个,但只有她跟夏苏算是比较熟悉。
      林可欣笑着,有点可怖的直直看着她:“因为我穿衣风格跟乔念很像啊。”
      她就站在她面前,却叫着乔念的名字,没有说你。
      乔念终于上前一把拽过她,跟她平视:“你知道什么?”
      “原城有一个出名的跆拳道手,年少成名,特别巧的事,她跟乔念长的一模一样,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乔念终于皱眉了,有点愤怒的看着她。
      她继续说,“据说乔念身体羸弱,听说是有肺病呢,可她高三的时候,下着大雨,把四个男人打的鼻青脸肿,你说,这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乔念的胸膛起伏,拽着她衣服的手慢慢收紧,心里的烦躁要掩饰不住了。
      “这就是你去原城的原因?林可欣,你调查我!”
      她使劲从她手里挣脱,向后退:“本来我只是去了解一下夏苏的女朋友,可没想到发现了这么有趣的事,你说夏苏知不知道啊?”
      “你!”
      乔念第一次被女生惹怒,抬起的手攥成拳。
      却在出拳的一刹那被人接住。
      “你从来都是先出脚的,看来你是真的很生气,都让你失去控制力了。”
      乔念看他一秒,收起了拳头。
      “林学姐,你最好管好你的嘴,不然不介意鱼死网破。”
      “呵。”
      陈修把她带走。
      车停下,她看看外面,没有上原的梧桐树:“送我回学校。”
      而他已经下车,绕到她这边来开门,手撑在车子上方:“你觉得你在学校能控制住自己吗?”
      看着她捏紧的手,嘴角一勾。
      乔念也看着自己的手,只能跟着他了。
      陈修把她带回家。
      拿了睡衣给她:“你的。”
      黑色丝绸两件套睡衣,袖口的暗色花纹都跟她平时穿的一模一样。
      接过睡衣:“我睡哪里?”
      他用下巴指了指楼上:“第三间。”
      “嗯。”她抬脚往楼上走。
      只走了两步,被他拉住手臂:“二楼最后一间房是健身房。”
      “嗯。”
      
      “登登——登——”
      脚步踏在跑步机上的声音在房间回旋,有点沉重。
      “乔乔,离夏苏知道真相不远了。”他站在她身后。
      “你要让我亲自跟他开口吗?”
      “不是我,是你自己。”
      她的脚步在跑步机上慢下来,直到停下。
      “修儿,我不敢。”声音有点颤抖。
      他站到她面前:“你不敢什么?不敢离开这一切?可这不是你……”勾起一缕长发,“你不是喜欢亚麻色的卷发吗?你有多久没有站上擂台了?都快忘记酒吧里的狂欢了吧。”
      乔念抬头看他,眼底闪过一点迟疑。
      他用食指抬起她的下巴,视线从她的身体扫过:“你最喜欢的,是黑色裙子不是吗?你有多久没穿过了?你喜欢张扬的美、精致的妆,看看你现在呢,黑直发、白色蕾丝裙、走路都是提心吊胆的,你渴望的自由呢?”
      “告诉他,你可以拥有你喜欢的一切,为什么要留在不快乐的世界里呢?嗯?乔乔?”
      乔念撇开头,走下跑步机:“我去休息。”
      他站在原地道:“林可欣等不了太久,我也是。”
      没有停顿,出门,再转弯,走进卧室。
      陈修走到窗帘旁,拉开沉重的帘子,俯瞰着底下的川流不息:“乔乔,欢迎回来。”
      “噔噔噔——”她跑下楼梯。
      陈修从厨房走出来,坐到餐桌旁。
      她经过沙发的时候,他开口了:“吃早餐。”
      “现在已经九点了,我迟到了。”她走到门口,神情着急。
      拿起一块吐司,用反着阳光的银色刀具抹上芒果的果酱,动作平缓。
      “你上午没课。”
      “你知道夏苏会来找我。”她有点无奈,穿上鞋。
      手握上门把,摁下,没开。
      没有尝试第二次,她回头:“开门。”
      “吃早餐。”将手里的吐司放在对面的盘子里。
      熟悉他的脾气,乔念皱着眉头过来坐下。
      咬下吐司,芒果味在口中蔓延,她有点恍惚。
      “是不是草莓味的东西吃多了,都忘记芒果的味道了。”
      又咬了一口:“你没少看着我。”
      “相信我,我只是关心你。”
      “嗤。”她撇开头,站起来在他房子走了走。
      总体上白色的,沙发是深色的,不觉得突兀,她很喜欢。
      房间很多地方都铺满了地毯,她踮踮脚,想脱鞋。
      陈修看了她一眼,继续给她抹着果酱:“知道你喜欢到处睡觉,我在健身房也铺了地毯,你昨晚应该没看到。”
      乔念点点头,确实没看见。
      她笑着看着他:“但是我不会来几次吧。”
      “我的所有房产里的设计都是这样的。”他有点漫不经心。
      阳光从他白衬衫越过,在他背上反射出刺眼的光,面容也模糊了,但她知道,他长的有多勾引人。
      嗯,他课上那几个女孩经常这么说。
      可她们没见过现在的他。
      弯曲的手指,单薄的刀在他手里翻转,目光有点散漫,可能看到他心里的人知道,他此刻最是虔诚。
      她突然问:“修儿,你什么时候对我有企图的?”
      偏偏不说他对她是喜欢,企图?倒像是不伦不类了。
      将手里抹好果酱的吐司放在她的盘子里。
      “是你十六岁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你的后背正对着我。”他抬头看着她,还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很细的腰,蝴蝶骨很漂亮,还有凹下去的那条线。”
      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凸出的喉结轻轻滑动,像在回忆,“很完美。”
      乔念白他一眼,坐回餐桌,拿起他抹好的吐司咬下:“变态。”
      “我一直以为我看的是自己的女人,只不过你还小,所以我不着急。”他停下手机切鸡蛋的动作,看她,“告诉你个秘密,我看过不止一次。”
      乔念皱起了眉,想着每次自己换衣服有个人偷看,心里有点恶心。
      “别用那种眼神衡量我,我是说我给你上药的时候看到的,而且你换衣服那次是自己没关门。”
      她每次受伤不愿意去医院,陈修让杜易远给她治疗,但顾忌男女之别,都让王沐儿帮她擦药,有时候王沐儿不在,只能让他擦了。
      “我把你当亲人,你倒是对我图谋不轨。”她揶揄他。
      “我记得后半句不是这么说的……”
      他想在思考,乔念瞪着他。
      他勾唇一笑,露出诱惑的目光,声音沙哑:“乔乔,是你没把我当你的男人看。”
      “……”
      扔下餐具:“我吃饱了,麻烦陈教授送我去学校,我的男朋友在等我。”
      “OK!”他走向门口,摁下门把,门打开了。
      转回身子拿挂在门口的外套,她问:“为什么你打开了?”不应该用钥匙吗?
      他将外套挂在手臂上,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膀:“可能是你没用力,它确实要费点力气。”
      乔念瞪他一眼,真不爽!
      加快了步子往前走,他的手落了空。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