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17:59: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寻梦(二) ...

  •   等夏苏送她回家后,乔念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去找王沐儿。
      到武馆,乔念找到王沐儿。
      王沐儿显然也是在等她,两人到她跟陈修经常待的房间去。
      乔念却没有立即说,衣服也没换,开始打起了沙包。
      王沐儿当然不可能主动去问她,在她心里,乔大可是跟陈修一样的存在。
      等一滴汗流过眼睛,乔念终于停下了,接着王沐儿递过来的毛巾擦汗,直接坐到地上。
      本来王沐儿没想着乔念会说的,要走到放水的地方给她拿几瓶水。
      但刚起身,乔念突然说:“修儿送我了一枚钻戒。”
      “……什么?”王沐儿毕竟才十八岁,在她印象里,钻戒是比较远的事情了。
      她看着一脸淡然的乔大,觉得有点奇怪。
      然后修哥同样的表情出现在她眼前,一种异样爬上脑海——乔大不会真的喜欢那个夏苏吧。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有点难过,毕竟修哥对乔大是真的放在心尖上疼的。
      而且除了他们两能在一起,不论这两会跟谁在一起,那都不能想象。
      然而不等她难过,乔念又抛出一个重磅消息:“夏苏也给我一个戒指。”
      “……”我滴妈呀!
      她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可根本就做不到。
      心底默默腹诽:“乔大这才十八岁啊,要是在社会上,一天得收到多少戒指啊!果然,还是长的平凡烦恼少。”
      乔念躺在地上,汗水一点点顺着脸淌下。
      也知道王沐儿会被吓到,她只是想找个人说出来。
      王沐儿好不容易终于平静了下来,简单分析了一下,说:“修哥给你戒指肯定是喜欢你,但夏苏……”她看了一眼乔念才说,“夏苏把你当成另外一个人了,他对你的感情都是别人的……”
      “可是那本该是我的不是吗?”乔念突然说了一句。
      王沐儿有点懵,她已经站了起来,往门口走:“谢谢你,沐儿,走了。”
      看着她瘦高的背影消失,王沐儿也有点难过了。
      乔念吹着晚风回家,身上的汗变成了粘腻的感觉,让她不舒服。
      一节一节的走上楼梯,回家。
      声控灯不是很灵敏,乔念摸着黑开门。
      钥匙刚拿出来,突然被人从后抱住了。
      有点熟悉的干净气息在耳畔响起,让她放松了警惕。
      钥匙掉在了地上。
      “吓死我了,我找了你好久。”
      乔念慢慢的缓了一下,才说:“找我干什么?”
      夏苏把手臂收紧了一点:“找你吃饭,结果家里没人,打电话也不接。”
      乔念拉着他的手臂想让他松开,他却没动,乔念也不敢太使劲,只好说:“先放开我好吗?苏哥哥。”
      虽然还是叫他苏哥哥,但是语气有点冷了。
      但夏苏没有察觉:“你去哪儿了?”
      “去外面吹了吹风,压力有点大。”
      “哦。”他放开了她。
      乔念在黑暗中喘了一口气。
      夏苏捡起钥匙,给她打开门。
      进门还是出门的样子,一片漆黑。
      夏苏打开灯,环顾一周,觉得有点奇怪,又不知道哪里奇怪。
      乔念脱掉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色短袖。
      她走去厨房,给他拿水。
      夏苏却盯着她的背影。
      接过她手里的水时,他突然问:“你去哪里吹风了?我周围都找了,没看到你。”
      “哦,不知不觉走远了些。”她模棱两可的回答。
      视线落在她身上,在她修长的脖颈边转了一圈问:“戒指呢?”
      乔念喝水的动作一顿,低下头不看他:“哦,回来的时候先洗了澡,取下来了。”
      夏苏点了点头,看她眼下确实是一团青黑,就起身说:“那我回去了,以后手机时刻开机,你早点休息。”
      “嗯。”她乖巧的点点头。
      乔念送他到门口。
      已经背对着她离开的夏苏突然转身,在她唇角轻轻一吻,才笑着离开。
      乔念在原地愣了有一分钟,才关上了门。
      看到茶几上夏苏没喝完的水,乔念多看了几眼,最后扔进了垃圾桶里。
      ————
      陈家。
      郑淑婉听完也感慨:“乔思这孩子好苦啊。”
      陈修低下了头。
      陈妈妈又说:“虽然她现在跟别人在一起,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她是喜欢你的。”
      陈修猛的抬起了头,深色眼眸仿佛有光。
      看见儿子这样,郑淑婉可以确定,陈修这是爱上了。
      “我觉得这姑娘挺好的,如果你真的喜欢她,你应该陪在她身边。”
      陈修微微皱了眉头:“可是她在避开我。”
      “但你也知道,她很依赖你,总不会一直躲着你的,只要你足够好,她会发现自己的心意的。”
      沉默了一会儿,他说:“那我明天回国。”
      “不行,你冲动的送她一枚戒指,她肯定被吓着了,她不是快上大学了吗?等她上了大学你再去找她。”
      “还有一年呢。”他皱了眉头。
      郑淑婉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听妈妈的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她去了大学你再回去,你先在你爸爸身边多学习,一年后,你也变得成熟了,爸爸妈妈也更放心你去追求你的女孩。”
      “嗯。”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他们这尴尬的关系,陈修此时像个一年级的乖宝宝。
      郑淑婉回房间,陈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她进来就放下看她一眼。
      她笑着说:“好了,别担心,我们儿子是个有责任心的人,我们说好了,在你手底下工作一年,一年之后,让他回国。”
      “哼。”他去床上躺着,又情不自禁问,“你跟儿子说什么了?”
      虽然两个儿子都是做事稳妥,但也都是倔强的人。
      郑淑婉笑了一声:“不告诉你。”
      ————
      乔念又被集体孤立了,但她显然不在意,有时候跟何以说几句话,有时候找王沐儿打拳,陈修生日的时候去了酒吧一趟,被王沐儿拖着送回家。
      夏苏开学回学校之后,她更是时间自由,放学必定先去武馆,一身汗才回家。
      元旦前一天,乔家父母回来了一趟。
      天冷,但乔念就在校服外面套了件夹克,冷着脸走回家。
      打开门,却不是往常的漆黑,乔念站在门口的第一反应是家里有贼。
      身体紧绷的进门后,坐在沙发上的人向她看过来,她又在原地呆住。
      乔周还是没什么表情,张薏嘴角有了点笑,但很快就不见了,可能是反应过来她不是乔念吧。
      “你们回来干嘛?”她的语气冷淡,但只有她知道,心底的悸动。
      乔周“哼”了一声,张薏站起来,指着茶几上的袋子说:“给你的衣服,还有鞋子,还有你爱吃的。”视线在她身上扫了扫,嗓子有点哽咽,“你穿的太少了,小心……”
      “愣着干嘛,不知道去倒水吗!”乔周打断了乔妈妈的关心。
      乔念刚有点泪意又变得冷淡,一言不发把书包扔在沙发上,转身去厨房。
      乔妈妈瞪了乔周一眼,有点责怪他,但乔爸爸却始终冷着脸,不看她一眼。
      将温水放在茶几上,没看那些昂贵的东西一眼,拿起书包要回房间。
      “小……”
      “站住!”
      一个是张薏,一个是乔周。
      乔念站在原地,猜想刚才她母亲要叫的是不是“小念”。
      乔周还是那么暴躁:“就这么对待你的父母?”
      没转身,就这样冷淡的说:“因为您连我谁都不知道。”
      “你!”乔周站了起来,张薏拉住他。
      “坐一会儿就走吧,不是说这房子给我了吗?”她进房间,摔上门。
      “你!”乔周气的要走过去。
      张薏拉住他坐下:“乔周!你想让她恨我们到什么时候!我们只剩这一个孩子了!”
      乔周的身体微微晃了晃,坐了下来,张薏流下了泪水。
      过了很久,乔念的房间漆黑,她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
      直到张薏过来敲门:“小……”还是没有办法叫出她的名字,“我们走了。”
      乔念眨了眨眼睛,眼眶有点干涩。
      一晚上都待不下去吗?
      听见房间门关上的声音,乔念转头,却看不见什么。
      窝在地毯上躺了一晚,身子蜷缩的很小一团。
      梦里,她梦见了穿着公主裙的人,和她有着一样的脸,被高大的乔周抱在怀里,张薏拉着她的手。
      对面的她,穿着破旧,身上没有一处完好,正往外冒着骇人的血。
      可他们没有在她身边停留,一直往前走,笑声越来越远,她的呼吸越来越弱……
      天还黑着,地毯上的女孩满脸泪水。
      元旦当天,她从地上起来的时候天才微微亮。
      头有点晕,赤脚走出房间。
      经过客厅的时候,看见鲜红的礼盒还在茶几上。
      淡淡移开眼,她向来不喜欢鲜艳的东西。
      里面的东西又是给谁的呢?
      呵。
      她淡淡的哂笑一下,打开冰箱。
      拿出啤酒。
      “呲——”拉开拉环。
      走进厨房,把拉环扔进垃圾桶里,起身的时候却微微愣了一下。
      琉璃台上,淡红的颜色让她失神。
      放下啤酒,剥了一个虾,放进嘴里的时候眼泪掉进盘子里。
      最后也只尝了一个,剩下的都留在那里。
      冰凉的窗台上,她赤脚坐在上面,冰凉的啤酒冷的尝不出苦味。
      但这敏感的刺激让她清楚的感觉到从喉咙滑进胃里。
      看着天边有一点点亮光,然后脚下的街道慢慢忙碌。
      很快,这座城市慢慢苏醒,马上就热闹起来,迎接元旦。
      她却感觉自己应该拉上所有的窗帘,那才是她的世界。
      脚边摆着三个空瓶,又拉开一罐,仰头一大口。
      她多可怜,就算变成了她又怎么样?还是一个人的热闹。
      不对,好像更冷清了,迷蒙的眼睛看着角落里的蒙尘的奖杯,眼前出现了他冷峻又温柔的脸。
      她知道那是梦境,她亲手推开那仅有的温暖的不是吗?
      扬起自嘲的嘴角,将第四罐酒倒进嘴里。
      “叮咚——”
      “叮铃铃——”
      门铃和手机铃声一起响起来。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