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16:08: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寻梦 ...

  •   被带到室内后,乔念找了个椅子坐着。
      “乔念?”
      乔念抬头,看见了王沐儿的笑脸:“嗯。”
      王沐儿坐在她旁边,犹豫着要不要多问一句她和陈修的现状。
      没想到的是,她还没有决定,乔念却先说了:“沐儿,我想跟你……讨论……不对,说一件事。”
      王沐儿有些惊讶,虽然她们认识很多年了,但她也了解乔念的脾气,是典型的高岭之花,不轻易下凡的那种。
      愣了一下,她才说:“嗯,你说。”
      “我……”
      张了张嘴,却哑在了嗓子里。
      因为这件事很少人知道,乔念想找个人倾诉都找不到人,此时想要跟王沐儿说又不知怎么开口。
      王沐儿看她有点为难的样子,说:“没关系,你准备好了就跟我说。”
      有同学在叫王沐儿。
      见乔念还是噎住的表情,王沐儿想让她自己放松一下,于是起身:“我先去跟她们打网球了,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王沐儿要离开的时候,乔念伸手拉住了她的袖子。
      “我可以了。”
      王沐儿看了拉着自己的手一眼,内心有点激动,毕竟乔念可是从小就排斥跟其他人接触,但她知道,乔念本性不坏,甚至,比那些看似很好相处的人好太多了。
      要是她将一个人放进心里,那就是一辈子。
      “好。”王沐儿跟期待着她过去的同学挥了挥手,示意不参加了。
      “沐儿怎么回事?她不是最喜欢网球的吗?”女生看着这边,疑惑道。
      有人来拉她,说:“好了,我们玩吧。”
      王沐儿又重新坐到她身边,轻声问:“怎么了?”
      此时,站在体育馆另一头的孙已然看了过来。
      出于女生的嫉妒,她竟情不自禁的走了过来。
      乔念犹豫慢吞吞的说:“昨天修儿来找我了。”
      “真的?那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摇摇头:“我让他回去了,后来夏苏过来找我了,给了我一个戒指。”
      “天哪!”王沐儿捂住嘴,睁大的眼睛显示她的激动,“你……你十八岁就被求婚了?”
      “不是求婚,算是……一个定情信物吧。”
      她了然问:“那你这是因为夏苏而心神不宁?你在犹豫要不要答应他?”
      “都说了不是求婚,没有什么答不答应的,就是……”乔念突然停住。
      她们背后的人背一僵,想走开的时候乔念转了身。
      她叫出她的名字,语气冰冷:“孙已然,偷听很有意思?”
      孙已然和她对视,有点委屈,她以为乔念性格大变之后,会远离所有人,但事实却让她难过。
      原来,她不是她重要的人,没了她,她身边还有何以,还有别的人,她哪里是冷情,根本就是没有把她当成一个朋友。
      孙已然红了眼眶,乔念看着她眼睛红了起来就眯起了眼与她对视。
      “乔念,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了!”
      孙已然转身跑开,眼泪在转身的一瞬间也掉落。
      王沐儿目瞪口呆,看着冷着脸的乔念,道:“乔大,连女生都喜欢你?”
      乔念给她一个白眼,也没了兴趣再讲下去,只能说:“你去玩吧,我放学去武馆找你。”
      “嗯。”点点头,王沐儿离开了。
      等下课集合时,有人发现孙已然不见了,跟老师报告。
      乔念皱起了眉头,有些烦躁。
      在快上课时,孙已然终于被那个脾气大的女生陪着,红着眼走回来。
      本来同学们都在关心她是不是被欺负了,可脾气大的女生直接往乔念的桌子上一拍,众人立刻看了过来。
      “乔念!你不要太过分。”
      第二次了,乔念心里本来就烦躁,一被挑衅,心里的不愉快立即就要释放。
      “啪!”乔念也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气势汹汹。
      “多管闲事,很闲的话不如多做几道题。”
      “你!”女生瞪着她,“你给她道歉,上次和这次,我们以后看见你就走。”
      女生是典型的直爽性子,看不惯别人受欺负,这样的女生,如果是朋友就很好,如果不是,那就头疼。
      但乔念无所谓,双手环在胸前,就那样漫不经心的看着她:“凭什么。”
      “你……”
      女生抬手想打人,孙已然立刻把她拉住,站在她面前,哭过的眼睛还是红肿的看着乔念道:“乔念,我不欠你什么,我对你好是因为我们这么久的情谊,而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朋友。说不理就不理,心情好的时候就多说两个字,心情不好连看都不看一眼。我可以理解你可能在这二十多天的假期里遭遇了什么变故,让你受打击了,但是你可以对只认识一个月的何以笑,你都不愿意让我陪你。说什么你现在不需要朋友,其实就是讨厌我对吧。你是你们家宝贝,我也是被疼爱着长大的,我们是平等的,我不是会一直给你贴热脸,既然你不把我当朋友,那我也只能放弃了。”
      乔念心里突然对她有点怜悯了,可是跟她相处了两年的人不是她,她没有办法跟她产生同样的感情。
      何以和孙已然对她来说,都只是刚认识的人,他们在她的心里起点是一样的。
      最大的区别就是,孙已然对乔念太熟悉了,每次和她相处,她都没有真正放松过。
      但何以是个完全没有前提背景的,他的感情是直接给她的,而不是像孙已然那样,还要让她承受另一个人的习惯。
      这样,她会累、会烦躁。
      就像那天一样,差点失控,很危险。
      那不如,就不要继续下去。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乔念坐回了位置上。
      孙已然也坐了回去,脸上是难过的表情。
      众人都散开了。
      ——————
      陈修回到家的时候,所有人都坐在家里。
      看见他了,郑淑婉立马吩咐佣人:“热菜!”
      陈劲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客厅的人都吓了一跳,因此安静了几秒。
      只有陈修不卑不亢的看着父亲。
      最后陈明潇开口:“去哪儿了啊?让一家人都担心。”
      没说他突然抛下会议,让家人尤其是母亲担心的事。
      虽然没说,但陈修是明白的,垂下了头,不带一点愧疚,是对家人的尊重,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郑淑婉立马过来拉他,儿子好不容易回家,愿意待在身边,她是很高兴的。
      把他拉着做到陈明潇旁边坐下,又让阿姨把他最喜欢吃的菜热一遍。
      还没人动筷子,陈劲说:“我知道你是回国了,有些事我不查是尊重你,但你也要分清楚轻重缓急,衡量一下价值再做判断。”
      陈修知道自己在她的事情上根本没有过考虑,这已经成为本能。
      但还是点点头:“我知道了。”
      虽然陈家是个大家庭,但陈修的父母都没有什么阶级歧视,只要儿子开心都没什么大问题。
      郑淑婉给桌子上三个男人都夹了菜,陈修心不在焉的吃着。
      突然,旁边的陈明潇出声:“妈,给我安排相亲吧。”
      桌上的人都停下了筷子,陈劲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陈修和郑淑婉都诧异的看着他。
      陈明潇儒雅的笑笑,半开玩笑道:“我一个人够了,想找个人陪不行吗?”
      郑淑婉怎么会拒绝呢,虽然陈明潇身体不好,但就他温文尔雅的性子和俊逸的长相,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身边的女孩子也是不少的。
      陈明潇今年都三十二岁了,只谈过一个女朋友,还没有结婚的对象,郑淑婉作为母亲虽然着急,但也很尊重他的意愿,毕竟这是他一辈子的事。
      如今他主动说要相亲,自然是高兴的。
      “好好好,我去给你安排,一定找个好姑娘给我儿子。”郑淑婉又给他夹了个鸡翅。
      说完,又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沉默吃饭的陈修。
      陈修和陈明潇的性子不说是截然相反,但因为身体原因,也是相差很大。
      陈修经常在外,接触女孩的机会多,郑淑婉也了解他的性格,知道他不会胡来,也是不太担心他的。
      在想着有哪些姑娘适合明潇的,但脑子里突然就蹦出来一张脸。
      看了看陈修,她斟酌着问:“修儿啊,以前经常跟着你的那个女孩,你还联系吗?”
      陈修吃饭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淡淡的看着母亲,虽然不至于是冰冷,但郑淑婉也知道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放下手机的筷子,擦了擦嘴,他边起身边回道:“嗯。”
      看着他上楼的背影,郑淑婉想着一会儿去找儿子谈谈心。
      陈明潇低头吃饭,嘴角轻轻的扬了一下——这个弟弟啊,怕是遇到了情感问题了。
      当初陈家也是因为陈明潇的病才举家移民到M国,只是陈修一定要上国内的大学,才留他一个人在国内,这样看来,是因为一个人才留在国内的。
      陈修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眼前都是他们拥抱的场景。
      闭上眼却更加清晰。
      门被打开,陈修从床上坐起来,看到是陈明潇叫了他一声:“哥。”
      陈明潇站在他旁边,看着他淡淡笑着道:“是乔思吧。”
      “她怎么了?”
      “不是她怎么了,是你怎么了。怎么说我都谈过恋爱,还是有经验指导你的。”
      陈修眼里闪过一点光,毕竟只有二十二岁,又在家人面前,他没什么警觉性。
      “她不喜欢我。”他有点丧气的说。
      陈明潇挑挑眉:“她亲口说的?”
      “她说我们不可能。”顿了一下,他又有点激动,“但是她关心我是真的,她看我的眼神也不讨厌,但是她拒绝我亲近。”
      想起她躲在墙角看他的眼神,他就难受。
      陈明潇也皱起了眉头,有点难懂。
      毕竟女人心,海底针不是乱说的。
      而且乔思也不是那种吊着男人的性格,反而,她应该是很爽快的性格。
      这时,郑淑婉也进来了。
      陈修跟哥哥站到了一起:“妈。”
      陈明潇知道母亲专程来找陈修,点点头就出去了。
      郑淑婉拉着儿子往床上坐:“刚刚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你不怪妈妈吧,你的房门没有关紧。”
      陈修摇摇头。
      摸了摸儿子的头发,想以前他每天上学前的样子。
      “妈妈也知道一点那个姑娘,你能跟妈妈说清楚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不管怎么样,妈妈很高兴你能找到心爱的女孩。”
      郑淑婉学过心理学,自然知道怎么处理跟晚辈之间的关系。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