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18:31: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剪刀 石头 心(三) ...

  •   “小少爷。”管家站在房间外,恭敬的微微弯着腰。
      地上坐着的人,虽然面对着门口,但头却一直低着,看不清表情。
      许久,他才抬起头,站起来,赤脚走向衣柜,修长的手慢慢的解着衬衫的扣子。
      “哥的身体怎么样了?”他的声音低哑。
      “回小少爷,杜医生说大少爷的身体已经稳定了,只是还需要调理。”
      白色衬衫落地,他打开衣柜,却看向了一旁的落地镜。
      自己的身影落在眼里,却透过自己的身体看到了她的身影。
      任由自己陷入思念一会儿,就生生的掐断自己的思绪,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
      管家已将拖鞋摆在门口,他穿上,说:“好,我去看看。”
      他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走下楼,他知道,这里他一旦回来,就很难有自己的自由了。
      这一回,他是真正强迫自己死心。
      走进病房,靠在床头的男人就看过来了,看着与自己有些五分像的人,激动了:“修儿,回来了?”
      “嗯。”他坐在病床边,“怎么样了?”
      陈明潇笑笑,却看着更加苍白:“我的身体不一直这样吗?”
      快一年没看见兄弟了,陈明潇也是想念,但还是没忍住责怪他:“虽然你在华国上学,但也不用到过年才回来一次吧,一点都不念家吗?”
      陈修带着歉意接受了哥哥的责怪,道:“对不起。”
      也不忍心再说他,又谈起了家族:“爸爸想你很久了,让你回来接管公司,你偏不愿意,现在主动回来了,可是想好了?”
      “哥,这公司当然还是我们兄弟一起继承。”
      陈明潇笑笑,握住他的手说:“你以为我会甘心让你一个人继承陈家那么多家产吗?但是哥的身体真的是承担不起。”
      “那就好好养着。”陈修的语气坚定。
      兄弟相识一笑。
      管家在门外看着,对身旁的人感叹:“两个少爷的关系真是好啊,让董事长省心啊。”
      陈劲点点头,却又慢慢叹了口气道:“只是我这小儿子,也不知是怎么了,就是不愿意回来工作。”
      “小少爷学业还没完成呢,不可操之过急啊。”
      “唉。”陈劲叹口气,“罢了罢了,随他吧,我还能帮他顶几年。”
      管家心道:董事长是真疼爱这两个孩子啊。
      陈修是陈劲老来得子,和大哥陈明潇相差了十岁。
      可惜,陈明潇的身体从出生就不好,经常吃药住院,不能实实在在的进入公司管理,但其商业天赋却是令人刮目相看。
      出了医院,司机问他:“小少爷,咱去哪儿?”
      陈修在后座闭上眼,缓缓吐出两个字:“回家。”
      车慢慢启动,他打开手机,看着几十个未接来电,终是没有回拨过去。
      蓦地,他想起她说的,不想让他娶一个不爱的人。
      他的薄唇勾起,淡淡的嘲讽。
      这样的诺言,却是被她亲自打破了。
      ——————
      “乔念!”
      乔念刚出了小区,就看到何以骑着车停在她面前。
      她挑挑眉,笑了一下道:“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上一个没有我苏哥哥帅,没有他优秀的人的车?”
      尽管受到嘲笑,但何以也没气馁,下了车,把早餐递给她:“那我就陪你一起走呗,喏,早餐。”
      乔念收起了笑容,退后一步,表情认真且冷酷:“何以,我不会喜欢你的。”
      有一瞬间,何以总是挂在脸上的笑消失了,却很快恢复,依旧递着早餐:“我知道,我怎么会不自量力的跟你的苏哥哥比呢,好了,我就是喜欢跟你做朋友。”
      打量了他几秒,乔念接住了他的早餐,却没上车,说:“谢了。”然后向前走。
      何以愣了一会儿,跟了上去。
      一开始真的只是想征服这个高冷女神,毕竟跟她做个朋友,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但这份感情有没有变质,他也不知道。
      在二班门口分别,乔念跟他说了再见,随后,又叫住他。
      “怎么了?”何以回头,有点惊喜。
      乔念从钱包拿出二十块钱,给他说:“你帮我带一个星期的早餐吧,谢谢你。”
      何以没敢接,犹豫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你是让我每天在你小区门口等你吗?”
      乔念皱了眉,收起了钱,转身之际道:“当我没说。”她只是不想去等早餐而已。
      何以在她身后道:“不行,女神一言,驷马难追,我答应了哦。”
      回到座位上,乔念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她怎么就脑子一抽,提出这么个事情。
      不管了,明天要起早点了。
      这天下午放学,孙已然看着暗暗的天色,担忧:“怕是要下雨了。”
      正收拾书包的乔念也看了一眼,黑云密布,确实是要下雨了。
      她回头问孙已然:“你一个人回家吗?”
      孙已然点点头:“最近爸爸妈妈都很忙,估计是不会来接我的。”
      虽然本性是不喜欢麻烦的,但秉持着乔念的善良,乔念道:“我们一起?”
      “啊?”孙已然犹豫,虽然很愿意这样,但是,“乔念,我们不在一个方向上啊,而且你不是有你的苏哥哥来接吗?。”
      “没关系,他今天有事不来了,我们打车,把你送到家,我再回家就好了。”
      “可是这样你也会落单啊。”她还是担忧。
      乔念的耐心已经彻底被磨光了,背起书包向外走,声音因被拉长而变小了:“快点走。”
      听出她的不耐,孙已然只能跟上了。
      两人搭车到孙已然家的小区前,却被告知前方正在修路,不能直接过去。
      孙已然说:“没关系,就到这儿吧,也就几分钟的路了,我自己走回去吧。”
      “嗯。”乔念也不推脱。
      看着孙已然走回去,乔念道:“开车。”
      报上了地址,车行驶了一会儿,乔念却看到孙已然的书没拿,只能忍着性子,道:“麻烦回去。”
      乔念拿着书下车,车很快开走了。
      一步一步向小区走去,却在路过一个巷口听见了孙已然的叫喊声:“救命,救命!”
      没有犹豫,乔念跑了过去。
      看见几个男人在拉扯着孙已然,乔念眯了眯眼睛。
      “住手!”
      那边的男人转头,看见了人却毫不在意:“哟,来了个美女。”
      孙已然抱着书包蹲在角落,看见她很感动,但很快就喊:“乔念,快走,去报警啊。”
      乔念闭了闭眼,果然,孙已然挨了一巴掌,男人骂道:“闭嘴!小bz!”
      一个黄头发的男人笑着向她走来:“既然来了,就一起玩吧。”
      “好啊。”乔念将书包和书放在一边。
      看着乔念漂亮的脸蛋,男人笑的猥琐,向她扑过来:“小妞,快过来给哥哥疼疼。”
      “啪。”男人脸上挨了一脚。
      剩下的男人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见自己的人躺在地上,都一起冲过来。
      乔念却快速绕过他们,跑到孙已然这边,把她护在自己身后,却也将自己陷入了困境——身后是墙,前面只有四个流氓。
      孙已然诧异,乔念刚刚是把一个男人踢倒了吗?可是,乔念不是有……
      “已然,闭上眼好吗?”
      “啊?。”孙已然还是闭上了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刚刚感觉到了杀意——来自乔念。
      男人笑着把她们包围:“小妞,你今天死定了!”
      大雨在这个时候下了起来,冰凉的雨丝打在乔念的脸上,带着她的表情也冰冷了起来,她只道:“幸好我有穿安全裤的习惯。”
      黄头发的男人却看了一眼她的长腿一眼,下流的道:“不管你穿了什么,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醉生梦死。”
      “你应该庆幸,否则,你会死在这里。”
      几个男人都没反应过来,黄头发的男人腹部就受了一脚,脚力之大,让他飞出一米。
      剩下的男人回头看他之际,又一个人直接被踢中下盘,惨叫一声,也惊醒了其他男人,也让孙已然睁开了眼。
      两个男人同时扑向她,孙已然不由得站起来大叫:“乔念!”
      只看见乔念飞起一脚,两个男人脸上都中了脚印,速度之快,无人能反应过来。
      乔念退后一步,拉开一点距离,也不回头,看着几个男人,眼里已有了杀意:“闭眼!”
      “哦!”孙已然又蹲在墙角,手捂住眼睛。
      摔倒的男人都爬起来,四个人站成一排,将狭窄的小巷堵了个彻底。
      黄头发大喊一声:“上!”
      一阵风刮过,扬起了乔念的长发。
      “啊!”一声惨叫,一个男人被摔倒在地。
      其他人还没看到她的影子,又一个人被踢中下盘。
      显然,乔念最终的目的都是要踢废这些废物!
      一个男人已经倒地爬不起了,三个男人一起向乔念进攻。
      都只注意上身,又忽略了下盘。
      乔念唇角一勾:“蠢货!”
      向下一蹲的同时伸出脚,一个男人被绊倒在地。
      孙已然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看见乔念的动作,睁大了双眼。
      乔念从墙上借力,双脚飞快在墙上略过,一个转身出脚,踢在一个男人脸上。
      男人狼狈的倒地,鼻血流出。
      “啧啧啧……”乔念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白鞋。
      感叹之际,有人从侧边过来,孙已然大喊:“小心!”
      乔念似乎看见了这黄头发的死期,闪身躲过。
      在这人惊慌之际,双脚盘上脖子,腰上用力,一个翻身,男人倒地,背磕在一块尖锐的石头上。
      “醉生梦死?嗯?”乔念歪着头看着疼得呲牙咧嘴的男人。
      还剩最后一个,却是往巷口的逃去。
      然而乔念的奔跑速度也令人惊讶,挡在男人前面,似乎只是轻轻抬了一下脚,男人捂住下身,痛苦的摔在地上。
      “已然,走了。”
      “啊?哦。”孙已然飞快跑过这些在地上痛苦扭曲的人。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