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7-11 12:39: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剪刀 石头 心(一) ...

  •   何以大摇大摆的请假后,特意经过了二班,孙已然看到他离开了,也放了心。
      出了校门,因为家离的近,就先回了个家换掉湿透的衣服,骑上自从跟乔念一起上学就不用的山地车,向乔念的家出发。
      保安还是恪尽职守的把他拦在了外面。
      何以说:“大叔,您认识乔念吧,就你们小区里特别漂亮的女孩,您应该对她有印象,我是她同学,今天她没去上学,家里电话也打不通,打家长电话也没人接,老师让我来看看是不是自己在家生病了,别生病了都没人知道。”
      保安大叔上下打量他一下,说:“乔念啊,我认识,那你进去吧。”
      给他放行了,何以骑上车冲进去,又半路拐回来:“大叔,您知道她住哪儿吗?”
      保安大叔好心的告诉了他,又嘱咐一声:“遇到问题过来找我啊!”
      何以立即骑上车走了,背着向保安大叔挥挥手:“谢谢大叔!”
      找到乔念的家,按了五分钟门铃却没人开门,何以着急的拍门:“乔念,你在里面吗?我是何以!”
      拍了两分钟,对面的门开了,一个女人伸出头说:“别敲了,她早上就出去上学了,我买早饭碰到了。”
      “上学了?”何以皱着眉,“谢谢啊。”
      也许是在附近吧,何以骑着车在附近转了转。
      在附近的商场和公园都找了,直到晚上,华灯初上,都没有找到乔念,却碰到了同样在外面寻找乔念的夏苏。
      “这位同学,你是乔念的同学吧,你今天见过乔念吗?”夏苏着急的看着他。
      何以点点头,说:“我也在找乔念,已经找了半天了,还是没找到她。”
      夏苏也皱着眉头:“怎么回事,她从来不会这样让人担心的。”
      “先别着急,一但超过24小时就去报警,我们先找找吧。”
      “好,找到把她送回家。”
      “好。”
      何以骑着车,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找乔念,在一个街口前停下,这里白天比较安静,到了晚上却是男人疯狂的地方。
      街边的酒吧传出来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有疯狂享乐的人在不停的扭动身体。
      何以只是个18岁的男孩,心里对这种地方,这里的人,还是觉得不触及较好。
      看到两三个喝醉的壮汉歪歪扭扭的走过来,何以再往前骑了一点,避开了他们。
      “她不会到这儿来的,这儿太远了。”
      摇摇头,陈修准备掉头离开,却看到一家灯红酒绿的酒吧跑出来一个女孩,身后跟着几个男人,朝女孩走去。
      眯着眼看了一下,他睁大眼睛:“乔念!”
      几个男人的手刚碰到乔念的手臂,就被突然出现的何以踢了一脚。
      男人都吃了一惊,何以将正扶着一棵树呕吐的乔念搂进怀里,冷眼看着这几个都有纹身、长相也是不太和善的男人。
      “你是谁?”长的浓眉大眼的男人先问他。
      “我是她同学,我告诉你们,你们对一个女孩图谋不轨,是要去坐牢的!”
      男人没理他,看着醉的一塌糊涂的乔念问:“乔大,这人真是你的同学?”
      乔念靠在何以身上才能稳住自己,抬头看了看何以,脑子已经开始短片了,却还是回答:“……是。”
      其中一个男人却说:“就算是同学,交给你我们也不放心。”
      “就是,乔大要是出事了,修哥该多着急啊。”
      浓眉大眼的男人也点点头说:“就算你是她同学,也不能把她带走,万一你对她图谋不轨怎么办?”
      何以眉心一跳,这不是他刚刚说他们的吗?
      听着这几个人的语气,怎么像是认识乔念一样,还在担心乔念的安危。
      何以低头问乔念:“你认识他们吗?”
      乔念还没睁开眼,就又扶着一棵树吐了起来。
      何以给她拍着背,浓眉大眼吩咐道:“快去拿瓶水给乔大,再让人煮点醒酒汤。”
      九点多的夜晚,乔念只是干呕了几下,并没有吐出来,但已经清醒了一点。
      她睁开眼,像是个孩子一样,环视四周,表情有点迷糊。
      在确定没有他以后,她哭了,眼泪没有一点预料的掉了下来,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立即慌了。
      “乔……乔大,你别……别哭啊。”
      何以站在乔念的背后,并没有看见她的眼泪,但一听到他们说,也慌了,乔念是何等骄傲,她哭了,对何以来说,简直是撕心裂肺的心疼。
      本来想把她搂紧怀里,但乔念慢慢向浓眉大眼的男人走去,让他落了空。
      她轻轻的问,泪眼朦胧:“阿九,他是不是放弃我了?”
      所以才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乔念慌了,她知道陈修对她是何等的宠溺,但这都是建立在他主动给予的前提下,现在他要远离她,她几乎没有任何说不得权利。
      反而,她知道,他离开她,将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阿九平时就负责辅助陈修管理酒吧,捣乱惹事的人仅仅一个字——赶,揍吧揍吧扔出去。
      但骨子里,是阿九还是个单纯的男人,乔念一哭,就慌了神。
      只知道劝着说:“乔大你别伤心,修哥只是回家去管理生意去了,不是离开你。”
      乔念还是用蒙着泪水的眼睛看着他,足足有两分钟,突然蹲下身子,说:“如果他要离开我,我知道,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何以听得莫名其妙,眼睛在几个人之间乱瞟,却没人在意他似的,都看着蹲着的乔念。
      阿九去扶乔念:“乔大,别蹲着,会难受的。”
      还有男人要来扶她的时候,何以抢先了去,将乔念打横抱起,说:“谢谢关心,我带她回家。”
      阿九立刻冷下了脸,说:“不行,万一乔大出了事,我们怎么向修哥交代!”
      修哥?
      何以皱眉,一听就不是善茬。
      她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何以看了一眼表情难过的乔念,说:“留在你们这里,我也不放心!”
      阿九擅长处理这种事,提出了折中的办法:“我们这里有房间让乔大休息,你可以在一边看着她,当然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好。”
      将乔念放在床上,阿九吩咐道:“把杜医生请来。”
      听吩咐到人却是没有立即去请人,反而有些犹豫:“可是,杜医生是修哥的私人医生,这……”
      阿九瞪了那人一眼:“就说是乔大受伤了,请她过来照顾一下。”
      “……是是是。”
      何以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担心的看着乔念。
      阿九轻轻叹了口气,在心里感叹:“要是这是修哥该多好啊。”
      他们这些人是陈修开酒吧的时候招聘的,都是从街上“捡”来的,但修哥从没有嫌弃过他们,乔大更是没有。
      也是他们,每天看着修哥为乔大难过伤心。
      又看了一眼乔念,又在心里说一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乔大能真正呆在修哥身边。”
      “杜医生来了!”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进来,立刻往乔念那边扑过去,在乔念身上反反复复看了几遍,回头瞪着他们:“不是说受伤了吗?”她一点血也没看见。
      也不管还在休息的乔念,杜易安大声斥荷:“跟陈修身边待久了是吧,学会谎报病情了是吧!”
      阿九走上前顶罪说:“对不起,杜医生,但是乔大喝醉了,我们都是男人,也不方便照顾她,还请你来照顾她。”
      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人,杜易安放低了声音说:“你倒是会做人,但这种说乔思受了重伤,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想她哥哥给乔思治疗的时候,陈修揪着哥哥的衣领说:“给我治好她,一点疤都不许留!”
      当时当事,历历在目——陈修红着的眼睛,手上不断的用力,仿佛都要把哥哥掐死。
      何以不由得抬眼,看着她,她刚刚叫的不是乔念,是……
      可能是听错了。
      他摇摇头,继续沉默的坐着,只是依旧看着乔念,目光绵长。
      骂完了人,杜易安还是秉持着医生的原则,走向乔念,看着她额头蒙着的一点点汗水,说:“这被子太厚了,换个薄一点的,拿件衣服过来。”
      阿九迟迟不动,说:“这衣服……”这里哪有衣服可以给乔大穿。
      杜易安皱着眉看他:“陈修的衬衫没有吗?”
      “有有有,我去拿。”
      “再让人准备醒酒汤。”
      “已经煮好了,我去端过来。”
      ——————
      乔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刚坐起来,肚子就先叫了。
      虽然喝了很多酒,但一点也没有宿醉的头疼。
      捂着肚子,乔念看清了这是什么地方,就掀开被子,想下床找点吃的。
      没有找到拖鞋,就光着脚走出去,才把门打开一点,就看到何以端着什么走过来。
      他明显先愣了一下,有点脸红,撇开了眼,说:“我给你送点吃的。”
      乔念皱起了眉:“你怎么在这里?”
      “那个,你……你先回床上躺着。”
      乔念才感觉到底下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就看到自己只穿了一件及膝的衬衫,两天腿都露在外面。
      跑回床上,用被子盖好,说:“你进来吧。”
      何以才推门进来,把问阿九要的小桌子放在床上,把饭打开:“你……你慢慢吃,我给你倒杯水。”
      背对着乔念倒水,他先喝了一大口,把刚刚乔念只穿着一件衬衫,露出两条白皙细长的腿的画面从脑子里甩出去。
      乔念不以为然,毕竟校服也是短裙设计,虽然她会穿长筒丝袜,但也觉得没什么区别。
      她看着清淡的饭菜,挑了挑眉,问:“杜医生来过了?”
      何以平静了下心跳,拿了个新杯子给她倒水,端过来:“你怎么知道?”
      “几个男人能把我照顾的这么好吗?”她刚睡醒却不头疼,心情比较好,说的话也多。
      “哦。”何以低下头,犹豫要不要问她,她怎么跟社会上的人认识,虽然他们是朋友(勉强算是),但是他怕她会生气。
      “我跟你说过的,哥哥,这酒吧是我哥哥开的,我哥哥离开了,没告诉我,我就来这里找他,没找到,反而喝多了。”
      她在解释。
      何以惊喜,抬头看她,似乎那么多疑问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乔念在主动跟他解释,这是不是说明,他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乔念说完就不再说话了,低头吃着饭,只是想:“这傻小子不会大嘴巴到处乱说吧。”
      何以明显还是很单纯的,立刻保证道:“嗯,我知道了,不会告诉别人的。”
      她轻轻应了一声,淡淡的。
      心里已经飘到M国,想着:“修儿,对不起。”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