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双》冷境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25 19:10: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假面人生(一) ...

  •   德兰高中,高三二班。
      七月,燥热的季节,经过中午烘热的叶子已经蜷缩变小,有点微风,叶子轻轻摇动。
      天气朗朗,闷热干燥。
      刚刚下课,教室热的像蒸笼一样,于是在一分钟内就清空了,只剩下第一列三排的人,正好靠近走廊窗户。
      有人经过这里,停下,在窗边伫立。
      “你看什么呢?”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
      “嘘,她在休息。”
      她看向窗户里的人,明白了:“哦,看乔念呢。”
      偌大的教室,只剩下乔念在课桌上休息,面朝明净的玻璃窗,阳光在她长发上漫过,越过长长的睫毛,在鼻尖一跃,反射出恬静的美感。
      窗外的两人正准备走开,有一个人突然从身后穿过,飞奔疾驰,带动了女生的裙摆。
      飞扬的马尾甩进三年二班的教室,还伴随着大叫:“乔大,乔大!”
      与聒噪的声音不同,乔念缓缓睁开眼睛,拿出压在书下的镜子,对着镜子理着刘海,没看她一眼,嘴上话语却极其熟悉:“沐儿,我上次跟你说过什么?嗯?”
      语气缓缓,气场逼人。
      王沐儿咽了咽口水,改正了称呼,放轻了声音叫她:“乔念。”
      “嗯,什么事。”她收起了镜子,纤长白皙的手拿起笔,低头看着数学题,笔头在指间转悠。
      “修哥问你今晚……”
      只听了前几个字就被截住了话头,“不去。”
      虽在意料之中,但王沐儿着急了,一肚子劝告的话还没有说呢,“可是,修哥让我务必把你带过去。”
      她停笔,看她一眼,眼神凌人。
      王沐儿更加委屈了,还是低着头,为难的说:“你们都不是好惹的主,何必为难我,乔……念,你要是不想去,就给修哥打电话吧。”
      停顿一下,她胆怯的抬头看她,正好撞上乔念的桃花眼,王沐儿撅撅嘴,快哭出来了。
      静了一两秒,王沐儿刚想逃走,乔念却笑着站起来,尽管在王沐儿眼里,这种笑都是很恐怖的。
      但乔念只拍了拍她的肩,说:“所以说我最喜欢你呢,我会跟他打电话的,修儿要是为难你,跟我说。”
      “嗯?”王沐儿受宠若惊的看着她,刚刚的胆怯立即消散了,“谢谢乔大!”
      “嗯?”她的漂亮的桃花眼尾部上翘。
      她立刻改口:“哦,乔……乔念。”
      王沐儿离开后,从外面涌进来一大批人,正好还有最后一节课。
      乔念仔细听着放学铃,铃声一响,拿着书包离开。
      教室里没有几个回家的人,只在她离开的时候目送,感叹一句:“跟这种长的好看,成绩又好的人在一个班,我们怎么办啊。”
      乔念站在校门口,微微用长发挡住,低头看手机。
      微风扬起她的长发和裙摆,白色衬衣在阳光下有纯洁的光。
      站在马路对面的人正看着她,目光深邃,喃喃自语:“看过白裙的人都不会想到你的黑色有多美。”
      “念宝!”
      乔念抬起头,将手背在身后,还没看到人,眼里就迸发出了光芒:“苏哥哥!”
      手机放进书包。
      那一瞬间的光亮,迷了谁的眼,又伤了谁的心。
      夏苏没注意她在看什么,在她面前停下车,接过她的书包,挂在车前,拍拍她的头,亲昵的说:“上车吧,我的公主。”
      乔念笑,黑发在微风中扬起,还有白色衬衫和黑色裙摆,简单干净。
      侧着坐上车,她拽着他衬衣的一角,稳住自己。
      车缓缓行驶,夏苏问她:“有没有信心跟我考一个大学?”
      “当然有,苏哥哥一直是我的梦想!”单纯的女孩认真的说。
      车突然左右摇晃,乔念尖叫一声,搂住他的腰。
      “苏哥哥!你故意的!”
      夏苏大笑,车在缓缓前进:“不许松开。”
      乔念微微扬起嘴角——这才是她的生活。
      快乐,美好。
      却有一人落寞的垂下眼,要离开。
      “修哥?”
      听见后转身,王沐儿正站在车边看着他。
      陈修烦躁的拿出烟,点了一支,靠在车门上轻轻吐出烟圈,王沐儿只能隔着烟雾看他俊美的脸庞,一时有些发怔。
      见她不说话,陈修不耐烦的问:“怎么了?”
      “哦,那个,乔大不愿意去。”声音越来越低。
      静默了一会儿,王沐儿才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只有一个字:“嗯。”
      “那我回家了,修哥拜拜。”
      “替我跟馆长问好。”
      “嗯。”
      王沐儿离开,他将烟熄灭,扔进垃圾桶里,看着她离开的方向,长舒一口气。
      乔乔,我该拿你怎么办?
      
      单车停在楼下,她跳下车,脚步轻盈,接过书包,眼睛弯弯的道谢:“谢谢苏哥哥,我回去写作业了,今天作业有点多。”
      “那念宝加油,我在上原大学等你。”
      “嗯,我会的,那,再见。”
      看着她走进单元门,夏苏转身回家——与她家只隔一栋楼。
      乔念刚上完一层楼,电话突然响起。
      上楼的脚步不断,铃声不断。
      昏暗的空间铃声回荡,一声接一声。
      又踏上一阶楼梯,接起:“修儿?”
      他在那头调笑着,没有透漏一点落寞之情:“乔乔,你真这么狠心?我们多少天没见了。”
      她边上台阶边安抚他:“修儿,我在上学啊。”
      “过来陪我聊聊天,晚上我送你回去。”摩挲着酒瓶,目光悠长,透过了棕色玻璃,他好像看到了她的脸。
      “我还有作业呢,嗯……”拒绝的话不忍心说出口,她想了一会儿,又说,“这个周末吧,沐儿家武馆见。”
      “好。”他满意了。
      “嗯,挂了。”
      直到看着屏幕暗下,陈修仰头直接咽下半瓶酒,周围的人都劝着他:“修哥,你慢点喝。”
      却没人敢去抢他的酒。
      一瓶烈酒要见底了,每一个人拦得住,也不敢拦。
      最后,有个人感叹:“要是乔大在就好了,修哥最听乔大的了。”
      刚说完,脑袋就被狠狠拍了一巴掌:“你是不是傻,修哥这样是因为谁,你不知道吗?哪壶不开提哪壶,笨蛋!”
      “行了,都闭嘴!”阿九一吼,众人安静。
      看着陈修拍了拍阿九的肩膀,走出酒吧。
      乔念打开乔家的门,屋里窗帘紧闭,一片漆黑——还是她离开的样子。
      “呵。”冷笑的寂寥缓缓飘进空间里,都像有了回音。
      打开灯,脱了鞋,她窝在沙发一角一动不动。
      “有什么用!有什么用!”
      乔念紧闭住眼,眼泪断了线,拳头紧握又松开,无力的垂下,有泪水浸入沙发。
      
      星期六的下午。
      夏苏将她送回来,她嘴里嘟囔着撒娇:“哎,星期六还要上课,简直累死了!苏哥哥,真羡慕你啊,上大学真轻松。”
      被她的话逗笑了,夏苏摸摸她的头,安慰并鼓励道:“好啦,最后一年了,我们能坚持的。”
      拿着书包的时候,乔念突然想到什么,说:“苏哥哥,你明天帮我补课吧,我有几道题不会。”
      “好,明天早上九点吧,我来找你。”夏苏当然答应了。
      “嗯,谢谢苏哥哥。”
      他摸摸她的头:“快上去吧。”
      星期天,乔念八点钟起床,随意收拾了房间,换上白色短袖和浅绿色短裤,坐在沙发上等夏苏。
      快九点了,乔念接到陈修的电话。
      “乔乔,起床了吗?”
      乔念时刻注意着门口,有点心不在焉的回答:“嗯,怎么了?”
      他眼睛一眯,她好像忘记了她的承诺,“别忘了来武馆。”
      “哦。”她像是才想起来,“我上午要补课,下午两点再去找你。”
      眼睫垂下,盖住失落,手指轻轻弹下烟灰,“你还需要补课?你那么聪明。”
      她笑的狡黠:“醉翁之意不在酒。”
      “哦。”他声音低了下去,能猜到她这时的表情。
      不论是不是假装,他都要承认,他嫉妒的发疯。
      “修儿,修儿?”
      “嗯。”
      “休息好了再去啊,不然我不会再陪你了。”
      “好。”
      挂下电话,他低头一笑,是甜是苦呢?或许,是前者未若后者多。
      难捱的煎熬,竟也因为她熬了过来。
      他陈修,什么时候这样卑微过?
      只是,没有遇到她罢了。
      指间的烟蒂落在脚边,灰烬被风带走,烟蒂被脚掌碾压过,卑微的存在。
      九点正好,夏苏过来了,双手带着早餐。
      夏苏将早餐摆在餐桌上,乔念去拿了两双筷子,给他递一双。
      夏苏没接:“我吃过了,都是你的。”
      她看着桌上丰富的早餐,眉尾微微挑,睁大了好看的眼:“这么多。”
      “没关系,吃不完就剩下吧。”
      “有点浪费。”乔念夹起一个小笼包。
      看着她的动作,夏苏突然说:“你不是喜欢用手拿着吃吗?谁把你这个坏习惯改正了。”
      “啊?哦,是我妈啦,她经常说我。”乔念心里紧绷。
      “哦。对了,叔叔阿姨呢?怎么不在家?”
      想了想,低声委屈的回答:“他们最近新接了一个诉讼,很忙。”
      “哦,那吃完我们就开始吧。”看她伤心,他体贴的绕过这个话题。
      “好。”
      在她的房间讲了近两小时,他放下笔说:“差不多了,你自己再看看。”
      乔念低头看着卷子,正对着书桌的窗外阳光明媚,洒在她的头发上,完美的脸在阳光里模糊不清。
      心像被轻轻撩拨,他轻轻小心的叫她:“念宝。”
      “嗯?”她抬头,撞进他的眼里。
      是与陈修完全不同的一双眼,干净、美好。
      他缓缓靠近,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念宝,等你上大学,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乔念愣住,不是因为他的吻,只是因为他虔诚的目光。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被一个人珍视了?
      又想起了,七岁的她第一次见到他,他圆圆的脸还是稚嫩就会安慰她了。
      她不知道的是,多年以后,她在另一个人眼里,也发现了这样的目光。
      尽管以后他们多么疏离陌生,此刻,她是真的沉醉在虚假里。
      十年后,她遇到了和当年一样的澄澈目光。
      “好。”她小心翼翼的回答,怕失去了什么。
      等送走了夏苏,靠在门上,回想起他的眼神,真的是……
      无法抗拒。
      十年,她多渴望能拥有这样的感情,幸好,有这样的机会。
      十二点半,她开始换衣服。
      是从衣柜深处找衣服。
      黑色吊带裙,将头发末端烫卷,还有鞋柜深处的黑色高跟凉鞋。
      热了会流汗,并没有化妆,只是把唇描的更加精致,浓烈。
      照着镜子,她笑笑,对着镜子里的人挑了挑眉,红唇轻轻翘起:“欢迎。”
      她一走进武馆,就有人叫他:“修哥,乔大来了。”
      然后四周都向她看去,不少人感叹:“乔大怎么又好看了。”
      陈修看那边一眼,众人立即闭上了嘴。
      乔念径直向他走过来,眼睛里带了熟稔的笑意看着他说:“走,里面去。”
      “好。”陈修走在她后面,看着她的黑色吊带短裙,皱起了眉。
      里面的私人房间里,乔念先换了衣服,再将头发高高盘起。
      陈修穿着黑色背心,换了短裤。
      “喂!”
      她在他身后喊他,一转头,她的拳头就落在了胸口。
      不重,陈修却退后几步,笑着说:“这么快。”
      “已经开始了,我一分。”
      拳脚相加,点到即止。
      乔念出拳,陈修接住,拉着她的手绕到她背后,将她的手固定在身前,从后搂住她。
      由于乔念在挣扎,陈修只能使力让她贴近他,最后,她无法脱身。
      乔念微微喘息,停止了挣扎,无奈的说:“好了,我又输了。”
      他低头,贴近她的耳边,轻轻说:“晚上喝一杯。”
      她的手肘向后捅在他的肚子上,不疼,但是他马上放开她了。
      他从来不强迫她。
      乔念去拿了两条毛巾,两瓶水,都给他扔一份。
      她扬着头喝水,他坐在地上看着她。
      完美的侧脸,白皙细长的脖颈,高挑的身材,她如此完美。
      却也,那样卑微到可怜过。
      所以,他卑微一点又怎样呢?
      不过是遇见她以后的一句,甘之如饴。
      她察觉到他的目光,走过来,面对着他,盘腿坐着:“我这么好看吗?”
      他笑笑,没有回答。
      门口,王沐儿进来,端着水果盘说:“爸爸让我送过来的。”
      “嗯,谢谢馆长。”陈修说,王沐儿浑身一冷,放下果盘就立刻跑出去。
      乔念嗔怪他:“你凶她干嘛。”
      陈修委屈:“我没有。”
      白了他一眼,刚刚一张脸跟包青天一样黑。
      “给你吃西瓜。” 喂了他一口西瓜,给自己吃了一口芒果。
      “乔乔。”
      “嗯?”
      “我比你大四岁,我们认识认识八年了。”
      “对啊,怎么了?”她低头在果盘里寻找芒果。
      看着她的头顶,他最终摇摇头,说:“没什么。”
      只是,我是最熟悉你的脾气的人,我见证了你的成长与蜕变,你的委屈与哭泣,你在所有人面前坚强的不可一世,却在我面前可以哭的像个小孩。
      乔乔,希望你可以一直活成你想要的模样。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