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喂猪 ...

  •   燕山剑宗,是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大宗门,人丁兴旺,占地面积极广,共分为九山、十八峰、八十一道山门,距此百里就是万年古城飞燕长安。
      
      主山自然是燕山,大部分未出师的弟子都生活在这里,平时人来人往极为热闹。少部分被其他山主选为亲传弟子的,会跟随自家师父居住。除主峰外的八座山峰,有四座都是渡劫期前辈的闭关之所,常年封山,人迹罕至。
      
      箫戎居住的寒山,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孤山,虽不起眼,却镇压着整个宗门的命脉。
      
      一旦有强敌来犯,护山大阵开启,寒山就是破阵关键。
      
      世人皆知:寒山不破,燕山永存。
      
      焦愁闲庭信步,从寒山山脚一路向上走,沿途发现许多有意思的痕迹。
      
      被杂草覆盖的战场遗迹,已经融入石壁的断剑残垣,不知多少年前残留下的凛然剑气,风中似乎还回荡着来自远古的悲鸣……稍有心智不坚定者,极有可能会迷失在这里。
      
      不知这片郁郁葱葱的土壤,曾被多少燕山剑宗的敌人与同门用鲜血浇灌。
      
      路过一片竹林,焦愁随手折下柳枝,十指灵活穿梭,飞快编好一个精巧的花篮。
      
      说出去大概没人信,他曾在穷极无聊时,假扮成平民百姓,每日靠编花篮养活自己,还凭手艺引得一位酒坊老板娘芳心暗许,差点被抢去做上门相公。
      
      后来……
      
      后来老板娘被一个醉酒的恶霸欺辱致死,众目睽睽,竟无一人伸出援手。
      
      小伙计被恶霸打个半死,一路爬着去报官,却被值夜的门房晾在衙门口,活活气死。
      
      事发之后,恶霸的家人送了县令五千两银票,一桩惨案就这样不了了之。
      
      焦愁得知详情后,连夜杀了恶霸全家,杀了贪官和门房,杀了当天看热闹起哄的食客,杀腥了晚风,杀红了夜色,杀得所有嚼舌根说闲话的人瑟瑟发抖再不敢言。
      
      他为老板娘报仇,却引来一群正义人士说他滥杀无辜。
      
      真是好笑。
      
      老板娘冤死的时候,怎没见你们跳出来叫嚣?
      
      再后来,就彻底收不住了……
      
      他一路逃一路杀,刚开始只是武林人士,后来连修士也掺和进来。起因经过都没人关心,反正结果就是,他被追杀到穷途末路,重伤累死在一棵榕树旁,尸体还被人吊在那衙门口示众。
      
      百姓皆道:杀人魔伏诛,大快人心!
      
      焦愁微微一笑,提着小花篮一路采花,采了满满一篮子馥郁芬芳。
      
      寒山山顶还是那样云雾缭绕,还是漫山遍野的绣球花。焦愁这一路辣手摧花,从山脚祸害到山顶,此时把花篮子一丢,拍拍身上的泥土,又是一个干干净净少年郎。
      
      箫戎正在练剑。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轻云蔽月,流风回雪。
      
      一般人看见剑仙练剑,通常是两个反应,要么谦虚求教,要么礼貌回避。
      
      焦愁和这两者都不一样,他不仅不避讳,还蹲在一旁光明正大地围观,看不过瘾还要吆喝两句,嘴上嘚啵嘚啵说个不停,手上也闲不住,随手糟蹋弱小无辜的绣球花……
      
      “哇~厉害厉害!”
      
      “萧兄啊,出剑不要只求威力,也要注意下美观。”
      
      “风向很重要!舞剑的时候最好迎着风,迎着风怎么吹都好看。千万不要逆风,我跟你讲,逆风打架头发糊一脸贼难受,而且一点也不风度翩翩,这个我最有经验了……”
      
      箫戎练完一套剑法收剑还鞘,心平气和八风不动。
      
      焦愁笑嘻嘻道:“萧兄萧兄,我想到报恩的方法了。”
      
      箫戎看着他不说话。
      
      焦愁道:“我听说,像你们燕山剑宗这样的大宗门,都有专门还不会御剑的弟子准备的飞行法宝。就是用灵石催动的那种,给我也弄一个呗~”
      
      箫戎疑惑道:“你要来做什么?”
      
      寻常修士修炼到炼气中期,就会开始学习御空之术。个人修为不同,飞行速度有快有慢,飞行距离有长有短,又有修为大成者,无需御空也能日行千里。
      
      譬如焦愁,他有一独门绝学[风卷残云]。
      
      据闻战斗力惊人,使用时如同鬼魅无影无踪,常被用于逃命。
      
      焦愁耍赖道:“我就想要。”
      
      “好。”箫戎点点头,“然后呢。”
      
      “什么然后?”焦愁故作不知。
      
      箫戎认真道:“你说的报恩方法呢。”
      
      焦愁一脸你果然不太聪明的样子,笑道:“等我有了飞行法宝,我就用它逃命,就相当于是你救了我。放心吧,我逃命的机会很多,三天一小逃,五天一大逃,十天半个月就得亡命天涯,贼刺激!”
      
      箫戎:“……”
      
      大概是被焦愁糊弄天道的操作震惊了,箫戎缓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刚才下山,莫非出事了?”
      
      箫戎并不是傻子,焦愁下山前还说“你先收留我几天”,回来就急着要走,定是在山下出事了。
      
      焦愁一脸郁闷道:“别提了,可冤死我了,诶你这儿有酒吗?”
      
      “并无。”
      
      “嗯,我猜也是。”
      
      箫戎便顺着他的意思转移话题,“天色已晚,用过晚饭早些休息。”
      
      焦愁忙摆手道:“不用了,你把东西给我,我这就……”
      
      只见白衣剑修衣袍一扬,从乾坤袋中取出食篮,某人闻到红烧肉的香味儿瞬间消音。摸了摸又有成长的脸皮,改口道:“我这就……吃完这顿饭再走!”
      
      箫戎和中午一样,慢条斯理摆好饭菜,这次是三荤两素一大碗鱼汤两大碗米饭。
      
      那食篮中一定刻有空间阵法,否则绝对也放不下这么多……这么多……
      
      焦愁看着那分量,忍不住又摸摸脸皮,尴尬道:“其实,我平时饭量还好,上一顿是饿狠了,你可别误会什么奇怪的东西。”
      
      箫戎目光平静道:“多吃,长身体。”
      
      焦愁:“……”
      
      总感觉自己被当猪喂了。
      
      算了,不管了,如果每顿都能吃上红烧肉,做猪也挺好~
      
      飞快安慰好自己,焦愁开开心心端起碗吃肉,“萧兄也吃啊,辟谷又不是不让你吃饭,就当陪陪我呗。”说完一看那篮子,“这不正好两副碗筷吗,来来来~”
      
      箫戎犹豫片刻,久违的尝了一口米饭。
      
      他差不多弱冠之年就辟谷了,偶尔也会品尝些茶水点心新鲜瓜果,对口腹之欲并不看重。当然也不明白,焦愁当年为何会信誓旦旦……把顿顿吃红烧肉当成毕生愿望。
      
      焦愁运筷如飞,并且吃也堵不住他的嘴。
      
      “萧兄啊,我还没问你救命之恩是怎么回事呢?”
      
      箫戎放下筷子,摸出手帕,轻轻擦拭嘴角并不存在的污渍。一眼瞧见焦愁嘴唇上的油花儿,心中微微一软——再见面时,不是不惊讶的。
      
      那个曾经愤世嫉俗的少年,竟变成这般模样。
      
      还是一样的眼里不容沙,还是一样的爱管闲事,还是一样的抱打不平,却再也不会为别人的悲欢离合投入太多感情了,大约也是……被一些事磨平了棱角。
      
      若是他当年认识的焦愁,定会不择手段、用更狠辣的方式让金家上下鸡犬不宁,让金斓夫妻悔不当初,让方圆百里的男男女女都引以为戒。就好似……不千百倍的报复回去,就不算复仇一样。
      
      箫戎决心报恩的时候,已做好最坏打算。
      
      如果焦愁还坚持当年的想法,还是那样嗜杀成瘾,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要留下他!
      
      可当箫戎走上山,远远看见那少年一身红衣坐在门槛上望天,忽然就后悔了。
      
      ——不该锁着他的。
      
      “萧兄?”焦愁敲碗催促他,“快说呀。”
      
      箫戎回过神,垂眸道:“陈年往事,不提也罢。”
      
      “别呀!”焦愁嚷嚷道:“别不说呀。我这十恶不赦的邪魔歪道,难得做一回好人好事儿,救了大名鼎鼎的寒山剑仙,嘿嘿嘿……够我吹半辈子了。”
      
      箫戎道:“不是。”
      
      箫戎认真道:“你不是十恶不赦。”
      
      焦愁扒饭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又是一脸满不在乎,伏案大嚼。
      
      ……
      
      最后还是厚着脸皮留宿了。
      
      并且,在第二天收到了杜康的道歉礼——一壶好酒。
      
      焦愁捧着酒壶,不得不用新眼光看待箫戎。
      
      寒山剑仙虽然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行动力却是杠杠滴。他不过睡了一觉,人家已经把前因后果都打听清楚了,人也罚了,道歉礼也送来了,搞得他连告辞都说不出口了。
      
      焦愁笑道:“可以啊萧兄。”
      
      箫戎一样一样取出早饭,“杜家叔侄本想亲自致歉,我觉得你未必需要,便替你拒了。”
      
      “那我可得谢谢你了,我最不耐烦和别人虚与委蛇,不诚心的道歉不听也罢。”焦愁拍开泥封,瞬间溢出醇厚的酒香,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赞道:“好酒!”
      
      箫戎拿出一套白玉酒杯,“杜家原本就善酿酒。”
      
      焦愁痛饮一杯,一低头就看见满桌子八样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以及他最爱的红烧肉。
      
      焦愁:“……”
      
      好吧,现在可以确定我是被当猪养了。
      
      这是鸿门宴!这一定是鸿门宴!
      
      焦愁一边扒饭一边想:呵,我堂堂焦忘忧,岂会落入如此明显的圈套!
      
      吃完这顿饭我就……
      
      箫戎道:“饭后随我活动一下。”
      
      焦愁:“……”
      
      大兄嘚,你咋肥四鸭,不仅要喂还要遛是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焦愁:脸皮啊,你已经是成熟的脸皮了,要学会自己成长。
    箫戎:一天三顿是不是太少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