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他原配》将月去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29 1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胎教 ...

  •   书房有整整两面靠墙的紫檀木书架,大部分是史料兵书,小部分是志怪小说,秦御方觉这里的书太少了,少了女子爱看的诗词,不过他收藏的孤本还有些趣味,给顾宁舒看正好。
      “小说在这边,这里放的多是野史,我珍藏了一些史料,细读也是有趣,你先在这等一会儿,我这就去拿。”
      
      “我想看看野史,有没有那种前朝皇帝追寻得道升仙的史料,”顾宁舒道,兴许野史里有写炼丹术。
      秦御愣了一下,这会不会教给孩子不好的东西…还好前朝那些皇帝昏庸的昏庸,误国的误国,却没一个不切实际想要与天同寿的,“这倒是少见,这里有些民间见闻,可听过点石成金?”
      顾宁舒来了兴致,“可否拿给我看看?”化学中点石成金是指点铁成金,铁和硫酸铜反应生成铜铁合金呈金色,倘若石头里有金元素,“点化”也可以拿出金子来,就是不知道哪里有这样的石头。
      
      这些只是普通的民间趣闻,难道不想看孤本吗,秦御心中迟疑,还是道,“那好,我去拿。”
      顾宁舒翻了一上午的书,看的实在费劲,明明都是字,怎么非要多几笔……秦御时不时抬眼看看顾宁舒,桌上的点心没动,水也没喝,不知饿不饿,秦御小声叫秦晨,“什么时辰了?饭菜备下了吗?”
      
      “爷,还未过午时,早就备下了,不过韩嬷嬷说世子妃可能想吃些清爽的小菜,这个要现做,放凉了就不好吃了。”秦晨咽了咽口水,“刚刚回雁堂派人过来,请爷跟世子妃去那边用午饭。”
      “拒了,”秦御想也不想,徐秀容做戏常态,一日不演就难受,他以前从未去过,如今更不会去,“从库房挑个礼物送过去。”
      秦晨咧嘴一乐,“奴才明白!”
      
      “等等…把那几盘点心撤了换一些进来。”秦御略有些不自在,“一会儿你去外面问问许嬷嬷,世子妃平日爱吃什么,罢了,直接去问世子妃吧,”他听人说女子怀孕口味会有所变化。
      秦晨忙低下头,省着世子看见他脸上的笑意,“爷放心吧,奴才这就去问!”
      
      回雁堂,徐秀容让徐嬷嬷把她刚抄的佛经送到朝圣寺,“这些也好给长风和舒儿祈福。”
      秦王赞赏地看了徐秀容一眼,“这些交给下人做就好,你何必亲力亲为,让秦升也去吧,捐些香油钱,你日后不用再写这些,前些日子陈太医说你身体不太好,耗了太多心神。”
      
      “心诚则灵,能为长风尽些力比什么都强,臣妾想着姐姐走了,那时长风刚刚懂事了,他虽不愿认妾身做母亲,但妾身总得尽到母亲的责任。”徐秀容有些伤感。
      “他母亲走的早,你莫要与他计较……”秦王替秦御说话,“婉清走的时候长风才八岁……”
      徐秀容拭去眼泪,“妾身怎会,对了,王爷,妾身请了长风和舒儿中午过来用饭,咱们一家人也该聚一聚。”
      
      秦王脸色僵了僵,“也好,”秦御从未和秀容吃过饭,趁着这个机会修复一下关系也好,秀容这些年做的他都看在眼里,秦御把丧母之痛迁怒到秀容身上不好。
      徐秀容眼角还挂着泪滴,脸色却迸发出的喜意,“那真是太好了,妾身这就让人去酒窖里拿坛好酒。”
      不等徐秀容吩咐,外面就进来一个丫鬟,“奴婢拜见王爷王妃,秦晨求见。”
      
      徐秀容脸色僵住,秦御不喜和回雁堂打交道,十次有九次都是派秦晨来,“王爷?”
      “叫进来吧,”秦王叹了口气。
      秦晨进来,手里还抱着一尊金铸的佛爷,“奴才给王爷王妃请安。”
      秦王挥挥手,“免了,何事?”
      
      “世子说中午就不过来了,怕王妃心中不悦,特地从私库里挑了一尊佛像,王妃诚心礼佛,世子投其所好。还望王爷王妃原谅世子……”秦晨弓着腰,把佛像举过头顶。
      “罢了,你回去吧,世子的心意王妃收到了,”秦王心有无奈,等秦晨出去,他拍了拍徐秀容的肩膀,“两个孩子新婚燕尔,就不要去打搅了。”
      
      徐秀容看着秦王,微微垂下了头道,“臣妾明白的。”
      秦王欣慰徐秀容的懂事,“你能明白就好。”
      
      秦王在回雁堂用过饭,就去了赵侧妃那里,绛珠跪在地上给徐秀容捏腿,徐秀容闭着眼,声音似是雪霜,“让徐嬷嬷过来。”
      徐嬷嬷进来的时候把门关上,弓着腰行礼,“王妃…”
      徐秀容支起身子,“王爷对秦御百般容忍,这样下去,我的枫儿何时才有出头之日…”
      
      “世子毕竟是先王妃留下的唯一孩子,王爷看重些也正常,”徐嬷嬷道。
      “王爷看重他不过是因为他立过功,”徐秀容想起这个就头疼,秦御年纪轻轻就领兵打仗立了不少军功,而枫儿如今才十四岁,她怎忍心让他去战场拼杀。
      “二爷年纪还轻,王妃不必太过忧虑。”
      
      徐秀容满脸愁绪,“本来万无一失的事儿怎就让他躲过去了…”她也没想要秦御的命,给秦御准备的也是万里挑一的人,她娘家的外甥女花容月貌,出身高贵,嫁给秦御也没辱没秦御的身份。
      “世子武艺高强,能支撑得时间长些罢…就是不知道怎么解的药,王妃,您说世子这么急娶世子妃,怕不是…”徐嬷嬷蹲下来悄悄在徐秀容耳边道,“奴才听人说世子与世子妃暗结珠胎才这么着急娶进来…”
      
      徐秀容皱着眉看着徐嬷嬷,“这种话不能乱说,如今人已经嫁进来,这种事儿说出去辱没的可是秦王/府的门楣。”枫儿还未继承王/位,她不能把王/府的名声弄臭了。
      “栖闲堂铜墙铁壁,就算秦御不在也不可能把顾宁舒抓出来,以后休要再提,你先下去。”
      “王妃,世子送来的佛像是…”徐嬷嬷小心翼翼地看了徐秀容一眼,“是空心的…”
      徐秀容烦躁地闭上眼,“直接扔到库房去。”
      
      顾宁舒看书忘了时间,所以用饭也晚了一些,用过饭,她直接拿了几本启蒙读物回云水轩倚在贵妃榻上看,这回倒不是看书,而是认字。
      大抵是怀了孕的缘故,才看了几页就昏昏欲睡,顾宁舒强撑起精神,这等不得,若真等了各家夫人小聚她大字不识一个就丢人丢大发了。
      
      “世子妃,您去床上睡一会儿,书多的是,一直看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煦叶嘟着嘴,“窗前风凉,如今又不热,您怎么能贪凉……世子妃?世子妃?”煦叶小声唤道。
      韩嬷嬷站在一旁一直不敢多言,看着顾宁舒靠在榻上心急如焚,这若是染了风寒可如何是好,“莫叫了莫叫了,世子妃估摸着是睡着了……”
      
      “难不成就让世子妃躺在这儿?”煦叶赶紧把窗子关上,她一个女子力气有限也抱不动呀……
      两人正着急,秦御掀开帘子进来,韩嬷嬷赶紧比了个嘘的手势,小声道,“世子,世子妃看着看着书睡着了……”
      秦御一愣,顾宁舒睡得香甜,手还保持着拿书的姿势,美人半倚岂是无限风情,可秦御却不知将手脚放到何处,“咳…嬷嬷的意思是?”
      
      “世子,您看这榻上狭窄,万一世子妃翻个身岂不摔地上?更何况在这上面睡,吹风着凉不说,睡一个时辰哪儿哪儿都是难受的,世子把世子妃抱到床上去睡吧!”韩嬷嬷言辞恳切。
      秦御直想喝杯茶压压惊,他右脚微不可察地往后移了一小步,“这……”
      韩嬷嬷不明白世子有什么不愿意的,“那叫一个力气大一点的小厮进来,下盘要稳一些……”
      
      “不可,我来,”小厮手脚没个轻重…秦御说完又有些后悔,他上午扶着顾宁舒还隔了衣服,不,抱也隔了衣服,对,隔了衣服的。
      秦御一手穿过腿弯,另一只手揽过细瘦的肩膀,未用多少力,就把顾宁舒抱了起来,明明是两个人,这太轻了…
      秦御从小习武,下盘极稳,抱着顾宁舒的手不见一丝晃动,不成想顾宁舒还是醒了。
      
      顾宁舒还迷糊着,她只看得见秦御的侧脸,“世子,放我下来,我自己过去。”
      秦御抱着顾宁舒的手紧了紧,步伐更稳了些,怀里的是他的妻子和孩子,他抱便抱了,“莫要换了,不差几步。”
      顾宁舒躺在床上,身上盖着锦被,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秦御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等顾宁舒睡熟又翻看那几本书,《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顾宁舒看这些干什么?
      莫不是为了胎教?可如今才一个月出头,就要胎教了吗…未免有些早了,秦御似乎是忘了顾宁舒要看野史时他还担心对孩子不好。
      既然顾宁舒开始看了,他是孩子的父亲,也应看一看的…秦御大刀阔斧地坐在贵妃榻上,也没回书房,重新开始翻这些启蒙读物。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呀!!
    写的时候我想古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徐秀容虽然坏,但是她第一考虑的肯定是秦王/府的名誉。
    顾宁月庶女也知道不能做有辱门楣的事儿。
    反派的智商都在线的。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みつながさわ三長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