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敬茶 ...

  •   顾宁舒遮着盖头坐在喜床上,双手交叠搭在腿上,“嗯,一会儿不是还有喜宴吗,世子不去吗?”
      秦御坐到顾宁舒旁边,手在腿上不自然地蜷缩着,“我在这儿陪你一会儿,饿吗?我去拿些吃的进来。”
      顾宁舒抬起头,秦御似乎有些紧张,让他出去也好,“嗯,拿点点心就好。”
      
      秦御松了口气,起身离开云水轩,秦晨已经在门外候着了,“爷,许嬷嬷景明跟煦叶已经安顿好,估摸着一刻钟就能过来。”
      “知道了,可有热食?”现在四月份,只吃点心会凉一些。秦御看向秦晨,“不要腥的,口味要淡一些,别放忌讳的东西。”
      “爷放心就好,合卺酒也已经备下了。”秦晨是少数知道世子妃有孕的人,这些日子恐怕他要跟在世子妃身边了。
      
      “嗯,把我的酒也换了,”他能不沾便不沾吧,省着顾宁舒闻着难受,秦御立在树下也不着急回去,回去他不自在,顾宁舒也不自在。
      不多时,韩嬷嬷就拎着食盒过来了,“世子怎么不进去屋里。”
      秦御冲着韩嬷嬷点点头,“我这就去前面,让世子妃多用些,坐累了便歇一会儿,栖闲堂没那么多礼数。”
      “世子请放心,”韩嬷嬷心里高兴,秦御能娶亲生子,她以后也有脸面去见王妃。
      
      韩嬷嬷提着食盒敲了敲门,“世子妃,老奴是韩嬷嬷,过来给世子妃送饭。”
      顾宁舒调整了一下坐姿,“嬷嬷请进来。”韩嬷嬷是秦御的奶嬷嬷,先王妃早逝,是她一手把秦御带大,但是在小说中,却没韩嬷嬷这个人。
      韩嬷嬷推门进来,打开食盒,把里面的饭菜端出来,“世子妃,老奴让小厨房做了一碗鸡丝面,又配了些下饭的小菜,世子说了,栖闲堂没那么多礼数,世子妃坐累了就歇一会儿,喜宴结束还早,世子妃多用些。”
      
      顾宁舒掀了盖头坐到桌前,“我不用人伺候,嬷嬷可以先去忙。”
      “老奴就在门外候着,世子妃有事直接叫老奴。”韩嬷嬷抬头看了顾宁舒一眼,便吓了一跳,这世子妃的额头怎么……盖因她只是个奴才,韩嬷嬷不敢多问。
      
      鸡丝面面软汤鲜,却不油腻,小菜也酸辣爽口,顾宁舒吃完,韩嬷嬷把碗筷收走,“世子妃不急回床上坐着,云水轩里有不少世子看过的书,世子妃可以去看看。”
      顾宁舒在云水轩里转了一圈,等时间差不多又盖上盖头坐好。
      
      临近傍晚,喜宴才结束,秦御去偏殿沐浴,他总是觉得身上还有味道,“如何,身上可还有酒气?”
      秦晨闻了闻,“好像是有一点,不如再熏些香,兴能把味道给盖过去。”
      “算了,”只怕香气更难闻,秦御想在偏殿多留了一会儿,“什么时辰了?”
      “刚到戌时,爷,咱别让世子妃等急了。”秦晨试探着道。
      
      喜宴上灌酒根本推脱不掉,他舅舅还揶揄,洞房花烛夜这种喜事怎能不喝,可顾宁舒却不见丝毫喜气。
      秦御不曾想过日后要娶什么样的妻子,因为徐秀容他搭上了顾宁舒的一生,日后如何,只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秦御把喜服上的褶皱抚平,“走吧。”
      
      顾宁舒遮着盖头坐在床上,眼前一片大红色,喜娘喜滋滋地笑着,突然,门开了,吹进来一阵晚风。
      “世子到了!请世子爷掀盖头!”喜娘说完,在后面候着的丫鬟端着一柄玉如意跪到秦御跟前,“祝世子爷世子妃事事如意,琴瑟和鸣。”
      秦御拿过玉如意,把盖头轻轻挑起,顾宁舒拿手扶了一下,盖头撩起一半,正好遮住额头的伤口。
      
      喜娘多看了顾宁舒几眼,粉面桃花,玉颜修容,“请世子爷世子妃喝合卺酒!”
      丫鬟端酒上来,“祝世子爷世子妃同心永结,恩意如岳!”
      顾宁舒拿了一杯,交杯饮尽,这是水……顾宁舒看了眼秦御,把杯子放回去。
      秦御挥手让这群人退下,“去找秦隐领赏。”
      喜娘带着众人叩头谢赏,“谢世子世子妃赏!”
      
      屋内只剩下两个人,谁也没说话,秦御连头都不抬,最后顾宁舒先笑了,“世子先休息,我去换身衣服。”
      “今晚我睡榻上,你……喜帕我已经让韩嬷嬷准备好了。”秦御看着顾宁舒的眼睛,“你好好休息,明早要去给父王敬茶,等一个月后我会让人来诊脉。”
      “世子安排就好,”顾宁舒点头,既然秦御要睡榻上那就睡榻上吧,不然两个人都不自在,现在这种关系也好。
      
      秦御似乎还有话说,他看着顾宁舒的脸又把话咽了下去,“那叫景明进来?”
      “我自己来就好,”顾宁舒坐到梳妆台前把发髻散开,又去外间沐浴,秦御听着水声坐也不是立也不是,他又担心顾宁舒滑倒,不知过了多久,顾宁舒终于出来了,秦御连忙回避。
      听外面声音停了秦御才出来,顾宁舒穿了一件月白的中衣,腰肢纤细,秦御看着顾宁舒的额头,“这是……顾家为难你了?”
      
      被顾家为难的顾宁舒已经死了,顾宁舒在心里叹了口气,秦御的确有义,这种事,顾家也没做错,可原主呢,以前的顾宁舒又做错了什么。
      顾宁舒止住思绪,“是我不小心撞的,只是看着厉害,现在已经不疼了。”
      秦御张了张嘴,艰难地吐出一句话,“…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秦御躺在榻上,等里面呼吸平稳才翻了个身,看来也不用给徐秀容请安了,徐秀容不是与世无争安心礼佛吗,怎么回看重这些小事。
      
      次日早,景明小声叫顾宁舒起来,“世子妃,世子妃…起了,一会儿还要敬茶呢。”
      顾宁舒昨晚一直做梦,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世子呢?”
      “世子在外面,见面礼奴婢都已经备好了,听世子妃的,大少爷给的金果子没动。”景明伺候顾宁舒穿衣。
      
      “栖闲堂很干净,平日都是韩嬷嬷照顾世子起居,丫鬟都在小厨房前厅帮忙,世子妃,奴婢从未见过像世子这样洁身自好的人呢。”景明拧了毛巾,给顾宁舒擦脸。
      “世子妃额头上的伤恢复地快,就是看着吓人,”景明叹了口气。
      
      顾宁舒看看镜子,看着吓人是因为她从实验室里拿了高锰酸钾,深紫色能不吓人吗,“景明,把刘海放下来挡一挡。”
      “奴婢知道,”景明直接给梳了一个倾髻,头发斜梳恰好能把额头挡住,用一根宝蓝点翠珠钗簪住,又挑了两只鲜丽的簪子簪上,“世子妃,您看行吗。”
      顾宁舒很满意。
      
      用过饭,顾宁舒跟着秦御给秦王秦王妃敬茶。
      秦王坐在上座,对着两人道,“来了,你们小辈先说说话。”
      大厅就不少孩子,至于侧室姨娘没来一个,秦御身份尊贵,也只有秦王秦王妃能受得起一杯茶。
      只是顾宁舒没见秦王妃。顾宁舒送了见面礼,就坐到了一旁。
      
      秦御盯着上座,忽然笑了笑,“父王,怎不见王妃。”
      “咳,王妃说你能成亲,她心里安慰,所以和佛祖多说说话。”秦王道。
      “王妃有心了,对了,我正有一事请父王准许。”秦王没说话,秦御继续道,“王妃日夜侍奉佛祖专心礼佛,世子妃早晚打扰请安未免有亵渎佛祖之嫌,退一步讲,若日后也同今日一般,让世子妃空等事小,惹得王妃不能专心供奉佛祖事大。”
      
      秦王皱着眉,“也罢,王妃也不会计较这些,”毕竟秦御从没请过安。
      “多谢父王。”顾宁舒跟着秦御一起行礼道谢。
      又等了一刻钟,秦王妃才来,她穿着金银丝织锦服,头上只簪了几根镂空银钗,手拨弄着佛珠,一张脸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眉眼平和包容万千,她看了顾宁舒一会儿,“这就是舒儿吧,是个好孩子。”
      
      “见过王妃,”顾宁舒行礼,徐秀容的目光并不让人讨厌。
      “人来了,开始敬茶吧,”秦王拍了拍徐秀容的手,“辛苦你了。”
      徐秀容摇了摇头,“长风成亲,妾身心中高兴,刚才诵经期只盼佛祖能早日让秦家延续香火。”
      “难得你有这份心,”秦王又道,“对了,日后世子妃请安就免了吧,省着扰你礼佛。”
      
      “这样甚好,”徐秀容道,“请安不过是个形式,有无孝心不看这个,我和舒儿投缘,日日请安反而惹得生分,王爷,开始敬茶吧。”
      徐秀容跟前的徐嬷嬷在地上放了两个蒲团,丫鬟端着茶水进来,顾宁舒跪在地上捧着茶杯送到徐秀容面前,“王妃请用茶。”就算徐秀容再温柔再无害,秦御不叫她母亲,她也不会叫。
      
      徐秀容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身后徐嬷嬷拿出一个盒子,“这是送子观音,朝圣寺的大师开过光,听说很灵,送你是希望你早日为秦家开枝散叶。对了,我没记错的话长风一个月前也去过朝圣寺,长风应该有所耳闻。”
      秦御捏了捏拳头,神色如常地给秦王奉茶,“王妃说的是,心诚则灵再加上圣僧祈福,定能心想事成。”
      
      秦王把茶喝了,“如今你也成家立业了,你母亲在下面也能安眠。”
      徐秀容叹了一口气,“是啊,姐姐也能安眠了。”
      秦御扶顾宁舒起来,“父王,孩儿先行告退。”
      “嗯,去吧。”
      
      出了回雁堂,秦御也没松开手,“日后王妃若是叫你,直接挡回去,她的人还进不了栖闲堂。”
      “嗯,我听世子的。”徐秀容看似吃斋念佛与世无争,但句句带刺,原身去朝圣寺上香被污了清白,秦御去朝圣寺被继母设计,今天她倒是还敢提,是仗着秦王宠她吗。
      
      “我这三日沐休,你可有想去的地方?”秦御小心扶着顾宁舒。
      “等我想到了会告诉世子,对了,王妃赏的送子观音放哪儿里?”摆着顾宁舒心里膈应,收进库房她还嫌污了别的东西。
      秦御想直接扔了。
      
      “我找人雕一个一样的,摆在床头,等日后有孕了亲自去谢恩。”顾宁舒道,那个送子观音就让她做了实验吧。
      秦御想了一下徐秀容的脸色,心里畅快极了,“你决定便好,如今栖闲堂明面走公账,实际开销用度都走私账,账本在韩嬷嬷那里,你无事看一看。”秦御担心顾宁舒身子吃不消又怕她多想。
      顾宁舒根本不想找事,“我如今没精力看账本,只能多劳烦韩嬷嬷了。”
      
      秦御心里叹了口气,不想看账本,是不想管家吗…“现在还早,不如去看看私库?里面有珍奇古玩,名人字画,传世名剑,或者去小书房看看,里面有不少杂文趣事志怪小说,我还收集了不少孤本…”
      “那去小书房吧,”顾宁舒想翻翻书,她想看看如今化学发展成什么样了。
      “那我让人备上茶点,”秦御心道,还好提了小书房,库房里又阴又冷,宁舒又怎么会想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啦~
    男主其实很好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廊腰缦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基友林壑清古穿文文《穿成男配大佬的小娇妻》
    容念穿书了,穿成了《一代贤后》中早些年就病死了的相府三小姐。重活一世,容念很高兴。
    但在书中,她爹容丞相就是个反派炮灰,祸及全家,满门抄斩。掰着手指数了下,她还能活五年。
    容念娇躯一震,死是不可能死的,只有全家美满幸福才能维持的起生活的样子。
    及笄礼后,圣旨赐下,容念被赐婚给了少将军陆宣。
    容念记得这人,作者花了大量笔墨描写他,配置直逼男主,但却是个打酱油的十八线男配。
    最后只在番外提了句:陆宣一人一枪驻守边关数十年,护大楚安宁,受万人景仰。
    人人都说将军陆宣冷心冷面,可只有容念知道,陆宣是个一逗就脸红的少年郎。
    已经很肥了,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