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他原配》将月去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04 15:44: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出阁 ...

  •   顾宁月脸蓦地一白,“姨娘只是担心老夫人的身体,这才在府外请了大夫的!”
      “所以我要感谢一下林姨娘,让我因祸得福了。”顾宁舒懒懒地放下茶杯,看来端茶送客不作数呀,她都端了半天了,人怎么还在这儿。
      
      “舒儿,这只是一个巧合,你莫要多想,”顾宵皱着眉头,顾宁舒虽然是他的嫡女,但他对这个女儿一直亲近不起来。
      顾宁书没有说话,空气一阵静默,“父亲若是无事就先回去吧。”
      顾宵脸色僵硬,“你好好休息,相府永远是你的后盾。”
      
      等顾宵顾宁月离开,许嬷嬷才端着点心过来,“小姐,父女哪儿有隔夜仇,出门在外,还是要靠娘家的。”
      顾宁舒抬起头,许嬷嬷是原身的乳母,等顾宵走了才把点心端上来,这是原身吩咐的吗,“我知道,嬷嬷,叫煦叶过来。”
      许嬷嬷叹了口气,若非这是世子的孩子,小姐恐怕…
      
      煦叶和景明同是一等丫鬟,她手里拿着私库的钥匙。作为嫡长女,顾宁舒手里的东西不少,她准备把东西清点一下。
      顾宁舒正在核对登记册,景明进来通报,“小姐,大少爷和三少爷过来了。”
      顾宁舒手一顿,她没原身的记忆,只能从丫鬟的只言片语了解原身和两个兄弟的感情还不错,“快请进来。”
      
      顾洺峥拉着弟弟顾洺齐的手,“舒儿真的长大了,一转眼就要嫁人了。”
      顾洺齐扑到顾宁舒怀里,“姐姐嫁人了,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顾洺峥扯着顾洺齐的领子给拽回来,“莽莽撞撞成何体统,齐儿你是不是又想学规矩!”
      
      顾洺齐抱住兄长的大腿,“我只是舍不得姐姐。”
      顾洺峥低下头,“是啊,我也舍不得妹妹。”
      顾宁舒移开目光,安慰道,“都在京城,相见不难。”
      
      “妹妹说得对,这几日我托人打听了一下,世子没有通房妾室,如今的秦王妃是继妃,作为继母,想必也不会太为难你,世子平日醉心兵法…没有乱七八糟的红颜知己,”顾洺峥咬咬牙,“倘若在王府过得不如意,只管差人告诉哥哥,哥哥接你回来。”
      顾宁舒心里涌出一阵暖流,“哥哥放心吧,日子是过给自己的。”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顾洺峥摸了摸顾宁舒的头,“舒儿,你好好休息,对了,这是哥哥的一点心意。”
      顾洺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匆匆放下就带着顾洺齐走了,顾宁舒打开一看,是一袋用金子打的果子。
      
      等等,金子……古代金银等同于货币,却也没有现代的提纯技术,她可以提纯,但提纯出来有什么用呢?
      “小姐,小姐!您想什么呢,”煦叶在顾宁舒眼前挥了挥,“这果子倒是栩栩如生的,拿去做见面礼最好不过了。”
      “煦叶,拿几样金饰过来。”顾宁舒也不看登记册了,满眼满心都是金子。
      
      “小姐,奴婢这就去。”煦叶抱着盒子回来,“小姐,这个云鬓花颜金步摇是小姐生辰夫人送的,这个紫玉镂金钗是大少爷在宝月楼买的,这个金镶玉手镯是老夫人送的。”
      顾宁舒仔细瞧了瞧,金步摇的成色要好一些,却也比不上现代的足金,她想到赚钱的办法了,“行了,把这些收起来吧,”
      
      煦叶把首饰装好,悄悄退了出去,哎,小姐明日就要出阁了,怎么一点喜庆样儿都没有……
      景明差点和煦叶撞上,“煦叶,你想什么呢?”
      煦叶心情不免又低三分,“想小姐呀,嫁给秦王世子,小姐好像不太高兴。”
      “不许胡说!小姐和秦王世子是天作之合,现在有了小少爷,欢喜都来不及,你到□□可不能像现在这样口无遮拦,”景明叹了口气。
      
      旁晚,顾老夫人叫顾宁舒过去说话,“到了秦王/府要恭谨谦卑,侍奉公婆,你是相府的女儿,在外一言一行都代表相府的颜面。”
      “孙女知道。”顾宁舒应道。
      “知道就好。”顾老夫人拨着佛珠,“有空多和你大姐走动。”
      顾宁霜是相府的大小姐,虽是庶出,但一直养在顾老夫人身边,四年前嫁到了显国公府。
      “孙女明白。”
      
      “你能明白就好,周嬷嬷,送二姑娘回去。”
      周嬷嬷抱着一个匣子,把顾宁舒送回了舒宁轩,“这是老夫人的一点心意,当年大姑娘出嫁老夫人都没舍得这套头面。”
      
      周嬷嬷把匣子打开,“这挑心是外藩进献的宝石,分心虽然不比挑心名贵,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羊脂玉,其他的都是些普通物件,二姑娘过过眼就行。”
      周嬷嬷实在太过谦虚了,和烛火比起来这些宝石耀如日月,“周嬷嬷替我谢谢祖母,有空我会去看看大姐的,劳请祖母放心。”
      
      “霜姐儿出嫁多年,老夫人一直念着,现如今你们姐妹相互扶持,老夫人的心也能宽慰些,二姑娘好好休息,老奴就不打搅了。”
      “煦叶,送周嬷嬷出去。”顾宁舒疲惫地挥挥手。
      
      景明走过来给顾宁舒按肩膀,“小姐,这套头面?”
      “跟嫁妆放一起吧。”难道还让她明天戴着过去?
      “小姐,世子爷这几日连着送了不少东西,一百二十八抬嫁妆是早就订好了的,这可怎么放啊……”景明有些为难。
      “先挑金属宝石带走,其他的先放在相府。”顾宁舒揉揉眉心,带不走就放着吧,她不想在实验室里放这些。
      
      第二日,宜动土,宜嫁娶。
      因着怀孕,妆容一切从简,顾宁舒换好嫁衣,去前厅拜别父母。
      魏荀芬哭的不能自己,顾宁舒跪下结结实实扣了三个响头,“娘,父亲,女儿不孝,不能侍奉跟前了。”
      顾宁舒心里也伤感,无法想象,魏荀芬听见原身死讯的时候会哭成什么样子。
      
      魏荀芬眼中好似浸了水,“我的舒儿也要嫁人了,娘很高兴,在王府要敛一敛性子,不许像家里这样耍小性子,要相夫教子……”
      顾宵扶住魏荀芬,“哎,莫要哭了,一会儿惹得舒儿哭就不好了。”
      魏荀芬忙把眼泪擦掉,“我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这高兴的日子不能哭,对,不能哭。”
      
      外面吉人高声道,“吉时已到,新娘出嫁!”
      顾洺峥看了看母亲,伸出手,“舒儿,哥哥送你出去。”
      
      外面敲锣打鼓,声势喧天,一百二十八抬嫁妆浩浩荡荡,喜娘直往路上扔碎银子,听说秦王/府要摆三日流水席,顾宁月听着外面的声音,心里不禁想,顾宁舒怎么这么好命。
      “月儿看什么呢,还不快去吃喜宴,今天不知道来多少王公大臣家的小姐公子,”林吟风撑着坐下去。
      “听这声音都觉得烦,我不想凑热闹。娘,你说顾宁舒怎么就这么好命,若这孩子不是世子的,早就送回云安了!”顾宁月往嘴里灌了一杯凉茶。
      
      “谁知道孩子是世子的,要不是诊脉,她根本不知道有孩子,”林吟风压低声音,“哎,二姑娘出门,身边只带了许嬷嬷景明和煦叶。”
      “娘还想王/府里插人!您疯了!”
      “插人自然有用,要不是药儿,咱们能知道二姑娘一个月没换洗?也是你太心急,看着世子下了聘就坐不住。”林吟风笑了笑。
      
      “我当时以为世子对顾宁舒情根深种,怎能不急,呵,不过是看在孩子的份上,顾宁舒就会使那些狐媚手段,先怀上孩子再嫁给世子,我真是小瞧她了,做出这等不知羞耻的事!”
      “娘,咱们不能让世子蒙蔽了!” 顾宁月把茶杯放下,急急扯住林吟风的袖子。
      
      “老夫人明令禁止往外说,二姑娘如今成了世子妃,水涨船高,我可不想再挨二十板子。”想起那二十板子林吟风就心有余悸。
      “不用咱们往外说,娘,纸包不住火,这才一个月,看似世子多情,实则到处是破绽,真要多情怎不准备充分,这么着急嫁过去分明有鬼!”顾宁月悄悄在林吟风耳边说道。
      
      “外面的人自会怀疑,未婚先孕,到哪儿都是污点!”
      “不行,顾宁舒名声臭了对你有碍,你还想不想嫁个好人家了!”林吟风拧顾宁月的耳朵。
      “我本来就不想嫁!”顾宁月揉揉耳朵,她只想嫁给世子……
      
      轿子停下了,顾宁舒想估计已经到了秦王/府。
      秦御提箭射了轿门,对着顾宁舒伸出手。
      顾宁舒愣了一下,把手搭上去。
      喜娘给顾宁舒身上撒了艾叶水,高声道,“新娘跨火盆!新人跨门槛!”
      
      跨火盆是为了烧掉新娘身上的晦气,喜娘扶着顾宁舒直到进了庙堂,秦王和秦王妃坐高堂,司礼太监听着外面的鼓声,高喊道,“吉时已到,一拜天地!”
      顾宁舒随着秦御的动作转身,对着天地磕头叩首,顾宁舒在心里道了句好走。
      “二拜高堂!”
      顾宁舒看着坐在上面的秦王和秦王妃,也跟着拜了下去。
      “夫妻交拜!”司礼太监的声音越来越高。
      
      夫妻对拜不用再跪下了,顾宁舒松了口气,对着秦御就拜了下去。
      司礼太监看着新人对拜,脸上都笑出褶子了,“礼成!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顾宁舒起的太急,身子晃了晃。
      秦御托住顾宁舒的腰,小声问道,“可是累了?”
      
      顾宁舒眼前一片红色,看不清秦御的脸,小说里描写秦御面冠如玉,是玉面罗刹,就是不知道十几年前长什么样,顾宁舒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不累,多谢世子。”
      
      秦御把手收回,带着顾宁舒到了栖闲堂,“秦王世子世代都住栖闲堂,秦隐是栖闲堂的管事的,有事找他即可。秦晨是我的近侍,若是找我可以让秦晨来寻。”
      顾宁舒点了点头,“多谢世子。”
      秦御一时无话,等把顾宁舒送进屋才道,“你我是夫妻,本不用这般客气。”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评论鸭~
    挑心是簪在发髻中央的,分心和挑心对称,插在后面的。
    顾宵不让哭是怕对孩子不好,是要哭的。
    王/府为什么是敏感词??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