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原配 ...

  •   “你们想逼死舒儿吗!”魏荀芬抱着顾宁舒声嘶力竭,“这孩子顾家不养我魏家也养的起!”
      “你魏家?魏荀芬你别忘了你已经嫁到顾家来了,口口声声魏家魏家成何体统!”顾宵厉斥,“秦王世子的聘礼已经收下了,你想想这种丑事若让世子知道,我丞相府还有和脸面面对世人!”
      顾老夫人穿着一身绛紫色的弹花暗纹锦服,一头半银的头发用一根镂空飞凤金步摇固定住,额前系了镶了绿宝石的抹额,她闭着眼拨着手里的佛珠,“先把二姑娘送回老家祠堂吧。”
      
      “谁敢动我舒儿!”魏荀芬像匹母狼,顾宁舒被声音惊醒,眼前朦朦胧胧似乎围了一圈人,“嗯……”
      “舒儿你醒了!放心,娘带你回魏家,绝不让人动你一根毫毛!”魏荀芬眉间绽出喜色,“点翠去找大夫!”
      “我看谁敢!小小年纪就做出未婚先孕的丑事,我顾家的脸面都被这个孽畜丢尽了,先送回云安老家,等过段时间我会亲自向秦王世子请罪,说她染了重病,”顾宵不耐地摆了摆手,“先送二小姐回去。”
      
      顾宁舒挣扎着坐起来,一摸脑袋摸了一手血,她似乎明白这儿是哪儿了,她做实验遇到了瓶颈,就去晋江看了本女主重生小说《续弦》。
      女主徐安然前世一心想要嫁给秦王世子秦曜宁,但是秦曜宁心里一直住着个白月光,对徐安然不冷不淡,徐安然重生以后转头嫁给了秦曜宁的父亲秦王秦御,一个是三十几岁的老男人,一个是十几岁的小娇妻,从头甜到尾,早说波折,那就是秦御早死的那个原配。
      
      传闻秦王为了这个原配夫人一连登门多日,这才抱得佳人归,徐安然因为这些传闻心里赌气,秦御这才和她解释,当年他被继母陷害,无意中和顾宁舒交欢,这才有了秦曜宁。
      秦御多日登门求娶只是负起自己的责任罢了,顾宁舒生秦曜宁的难产而亡,秦御对她只有愧疚,绝无感情。
      
      顾宁舒现在穿成了这个早死的原配,秦王还是秦王世子,女主大概还在丈母娘的肚子里,剧情这是到了多日求娶吗?
      就算秦御不求娶,顾宁舒也不能让这群人给她关起来,她看着顾宵,“你们以为秦御为何要娶我?”
      古人理解能力及其优秀,顾宵一愣,“难道孩子是秦王世子的?”
      顾老夫人也睁开眼,要是这孩子是秦王世子的,世子连日求娶也有了缘由…“先请大夫给二姑娘看看额头,女孩子留疤就不好了。”
      
      “老夫人,这不能只靠二姑娘一张嘴就把这盆水泼给世子爷,”林姨娘掩唇笑了笑,“这万一不是,咱们相府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那直接把我送回云安吧,不,直接让我断发出家,青灯古佛了此残生,反正被污了身子……要不是母亲,我早死了八百回了!大夫在哪儿,直接给我一碗落胎药,把这个孽种打掉!”顾宁舒摇摇晃晃站起来,魏荀芬瞬间红了眼睛,“舒儿……”
      
      “休要胡言乱语,”顾宵吓了一跳,“把二小姐送回去,我这就去拜见世子。”
      顾宵朝着顾老夫人拜了拜,“母亲……”
      “去吧,今天这事儿谁也不许声张,都给我打碎了吞肚子里,我要是在外面听见风言风语,”顾老夫人略显浑浊眼扫过众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顾宁舒回到舒宁轩就撑不住了,“嘶,好疼……”
      
      “陆大夫,快给舒儿看看,这么大的一个口子,留了这么多的血,”魏荀芬忍住眼泪。
      “伤敷些药即可,只不过这样一惊一乍易动胎气,我再开点安胎的药来。”陆大夫写了药方,魏荀芬送陆大夫出去。
      陆大夫欲言又止,“夫人莫嫌老夫多嘴,只是二小姐这事儿来的太过蹊跷,这不是府里请平安脉的日子,再说就算诊出喜脉,怎可声张。”
      “你不说我也清楚,”魏荀芬揉揉额头,“如今最要紧的是舒儿,这孩子是秦王世子的,她们不知又要打什么歪主意。而且,我真怕舒了动了死志。”她真被顾宁舒说的话吓了一跳。
      
      “如今这当口,不会让二小姐出事的,夫人放宽心。”陆大夫道。
      “都怪我…这群人都把主意打到了舒姐儿身上了,点翠,你看老爷何时回来。”魏荀芬吩咐贴身丫鬟。
      “夫人这是想?”
      “林姨娘搬弄口舌,我做主母的怎能不惩治一番,陆大夫先回吧,我再去看看舒儿。”魏荀芬受了惊吓,整个人恍恍,惚惚。
      
      顾宁舒躺在床上,她额头已经上了药,还是疼得入骨,原主被家人逼迫,差点打掉孩子,最后香消玉损,却让秦御赚了个多情的好名声,恐怕这一个多月早就想死了,不然怎么能撞这么个大口子。“嘶,好疼,”顾宁舒伸手去摸。
      “小姐,可不能乱摸,留了疤可怎么好,”许嬷嬷端着药进来,“来,先把药喝了。”
      顾宁舒被这苦味熏得直犯恶心,“快拿走……咳咳!”
      许嬷嬷赶紧把药碗拿走,给顾宁舒顺气,“小姐,这药还是得喝。”
      
      顾宁舒不怕苦,忍了忍,一口把药灌进去,“水水……”
      景明赶紧递水过来,顾宁舒把药喝完,魏荀芬又进来看了一遭,她扛不住困意睡了半天,醒来就见许嬷嬷一脸喜色,“吉日定在三日后,世子爷又抬了二十八抬聘礼,都是些名贵药材,林姨娘被罚了二十板子,三小姐去求情,夫人直接挡了回去,听说又去找老爷,老爷没有见她。小姐饿不饿,小厨房煨了燕窝粥。”
      顾宁舒现在嘴里还全是苦味,“不用,我再睡一会儿。”
      
      “这可不行,就算小姐扛得住,小少爷也扛不住,景明,快把粥端进来。”许嬷嬷给顾宁舒身后垫了个靠垫,忍不住絮叨,“这燕窝是世子爷拿过来的,三小姐见里面有药材,就去找老夫人求,老夫人根本就不允。”
      顾宁舒勉强喝了半碗,古代对女子何其苛刻,明明是秦御犯的错,赏点东西就感恩戴德,既然剧情中顾宁舒早亡,秦御又对顾宁舒毫无感情,她也不必太过担心。
      顾宁舒头疼地厉害,“你们出去,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顾宁舒看着拔步床上的雕花心里感叹,倘若不是熬夜猝死,她估计还在实验室里,现在穿到一本书里,不仅多了个孩子,马上还要多个丈夫,忽然见她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再睁眼,顾宁舒就看见铁架台烧杯量筒……整整齐齐地摆在试验台上,每个仪器秾纤合度,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这是……她的实验室也跟来了?
      顾宁舒一阵惊喜,爱不释手地摸摸这个碰碰那个,真是太好了!
      
      顾宁舒做了实验,发现有人的时候进不去,来人的时候会自动弹出来,可以带东西进出,仪器损坏会自动复原。
      有些可惜的是她试了三次之后怎么也进不去了。
      现在正是四月,待嫁的三天,许嬷嬷据着她不让去外面吹风,母亲魏荀芬正在给她准备嫁衣,顾老夫人时不时打点人过来送些东西,丞相大人倒是来过几次,出嫁前一晚,顾宵带着顾宁月过来,“头可还痛?”
      
      “回父亲的话,已经好多了,”顾宁舒倚在贵妃榻上,也没起身行礼的意思。
      顾宵神态自若地坐下,“月儿这几日一直过意不去,却又不敢来给你道歉,你们是姐妹,理应互相扶持,今日就把话说开,以免日后心里起疙瘩。你是做姐姐的,便让着妹妹一些。”
      顾宁月今天特地换了身藕荷色的素绒绣花袄,头上只攒了根银钗,她把礼物放在桌上,“姐姐,是我姨娘糊涂,才说出那种话来,这几日我左思右想,心中实在难安,虽然姨娘已经受了惩罚,但是只是惩罚怎够,姨娘现在下不来床,我特地来赔礼道歉,姐姐,这是我生日时父亲送我的玉垂扇步摇,姐姐你就原谅我吧。”
      顾宁月行了个礼,楚楚可怜。
      
      “这像什么话,为父送你的礼物怎么能转手送给你姐姐!舒儿,你看月儿已是诚心悔过,就原谅林姨娘吧。”顾宵心有不悦。
      谁看见顾宁月的诚心了,菩萨还是佛祖?反正她是没看见,“妹妹应先给父亲道歉,父亲送的珍贵之物,怎能转手送人,姐姐就算再眼馋,也不会收的。再者,林姨娘做的错事不该我来原谅,父亲,您说对吗?”
      顾宵一时凝噎,顾宁舒端了茶,“妹妹的心意我收到了。”
      
      这事儿顾宵根本不敢让秦御知道,早知如此,“舒儿,你既然知道是世子,怎么世子提亲的时候百般不应,而且那日为何不说……”
      顾宁舒低头笑了笑,“若不是因为母亲,我早就一死了之了,未婚有孕,我哪有脸说,况且,如果不是府里恰巧请了平安脉,我现在还不知呢,这还得多谢林姨娘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评论鸭~
    已经签约~大家放心入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