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李大宝的姐姐李荷花回娘家了,好像是和自己相公闹了别扭。
      
      胖丫儿知道李荷花的相公霍长生是村里出了名的傻子,她没嫁到这个村之前就听说过。后来嫁了李大宝,进了李家门,也暗暗为这位待她甚是和气的大姑姐惋惜不值过。
      
      胖丫儿见过霍长生,傻不傻的她说不好,反正是不爱理人,她每次见面都很敬重地唤他姐夫,可他莫说应一句,只连正眼看都不看她一眼。不过胖丫儿也不觉得委屈,因为这位大姐夫连自己老丈人老丈母娘都是不理的。
      
      虽说这大姐夫有点儿楞,但是胖丫儿看着他对大姐倒是挺好的,每次跟着回娘家,旁人理都不理,只一味的黏在大姐身边,有好几次胖丫儿都看见他站在茅厕外头等大姐解手。
      
      胖丫儿很是奇怪,这么听媳妇儿话,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傻子,怎能把大姐气得回了娘家呢。她好奇地私下里问李大宝是怎么回事儿,李大宝却只道:“这是我姐娘家,她爱回就回,你管那么多干嘛?”
      
      胖丫儿很是委屈,她觉得李大宝这是把她看成了那种容不得大姑子小姑子回娘家的尖酸媳妇儿,她怎么会是这种人呢!胖丫儿脸色一暗,不言语了,只往炕头一坐,低着头默默地绣花儿。
      
      李大宝看她一副委屈的模样,却道:“你摆这丧气脸给谁看啊,回头让姐看见以为你不高兴她回娘家住呢。”
      
      胖丫儿慢了手上的动作,想要解释两句,可也不知如何开口,只觉这种事若要开口解释才更是委屈。
      
      只胖丫儿这儿越是不说话,在李大宝看来越是一副委屈不快的样子,便又道:“我跟你说你没听见啊,姐是受了气回来的,别回了娘家还让她受委屈。”
      
      “知道了。”胖丫儿终于开了口,却也只低着头侍弄着手中的针线。
      
      李大宝见听胖丫儿说话的语气带了几分小性儿似的,本想端着男人的架势再吓唬她两句,可见她低着头嘟着小嘴儿,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到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怕真把她招出眼泪来。
      
      李大宝也不是混不知事的,成亲这些日子胖丫儿对他如何他心里明白。他觉得自己这媳妇儿性子倒也算是温顺听话,只有一样,太娇气了。每每他大声跟她嚷嚷两句,她虽也乖顺地听着,也会跟他认错赔不是,可脸上总挂着委屈,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如何欺负了她似的。
      
      他心想哪儿那么娇贵呢,说两句都不行了?想他爹也总冲他娘吹胡子瞪眼的,真的恼起来也不是没上过手,可也没见他娘成天撅着嘴啊。他这还没上过手呢,跟她大声嚷嚷的时候大半是吓唬吓唬她而已,她就每每撅着小嘴儿一副委屈的模样。
      
      每次这种时候,李大宝就有些生气,直想吼她两嗓子“你噘嘴给谁看啊!”,可他若真要吼出来,那她就不只是噘嘴委屈,眼眶子都得红了,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似的。
      
      李大宝向来受不得女人哭,觉得烦人得很,如今这抹泪儿的女人换做了自己媳妇儿,心烦的同时还有些别的滋味儿,纵真有什么气恼的,也都泄没了。
      
      是以每每看了胖丫儿委屈地噘嘴,李大宝这训人的口气也就说到头儿了,他自是说不来软话哄她,也只是假装若无其事地换了话题。好在胖丫儿也不是个小心眼儿的,这委屈来得快去得也快,说两句别的岔过去,她的委屈也就都散了。
      
      这会儿见胖丫儿又垂了眸子露了委屈,李大宝便没再继续说下去,只随便寻了个话题,问胖丫儿晚上吃什么,说好些日子没吃肉了,肚子里没有油水,没怎么着就饿了。
      
      胖丫儿撂了手上的活计,道:“还得会儿才弄晚饭呢,中午还剩了点儿饼子和菜,我给你烩一下,你先垫补点儿。”说着便出了屋。
      
      只说胖丫儿才出了房门,便听得院门打开的声音,她转头一看正是李荷花从外面回来,她正要唤一声姐,却见门外面还站着一个人,正是大姐夫霍长生。
      
      胖丫儿只觉尴尬,忙溜进了厨房,可又禁不住好奇,从窗缝儿里往门口望,见李荷花进了院门回头望了一眼,霍长生往前凑了凑,才到门口,李荷花便用力把院门关上,转身回屋了。
      
      虽是看着李荷花关门,但院门咣啷合上的声音之大还是吓了胖丫儿一跳,她觉得李荷花这哪儿是关门啊,这分明就是想把门板拍在霍长生脸上。原还为受了委屈回娘家的大姑姐忿忿不平,如今见了这光景,胖丫儿又有点儿同情起那傻乎乎的大姐夫来。
      
      头先她就听大宝说过,说自大姐回了娘家,大姐夫日日都跑到他们家田里给卖力气干活儿,自家后山上的那片田倒不管了。她还听她婆婆说,这大姐夫中午都不回家吃饭睡觉,就傻了吧唧地坐在地头上不吃不喝地等着大姐去看他。如今她自己又亲眼看了大姐夫眼巴巴地被大姐拍在了院门外头。
      
      胖丫儿不知道这大姐夫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惹恼了大姐,她想若换做是她,不管是什么事,只相公这般的讨好,什么气恼也都该消了。可转又一想,若换做是她,大宝莫说会这般着紧地来示好,只怕登门接都不会去接她。如此一想,又不免低叹了一口气。
      
      是夜,胖丫儿侧着身子躺在被窝里,望着李大宝道:“大宝,如果哪天咱们拌嘴我回了娘家,你会去接我回来吗?”
      
      李大宝闭着眼睛,随口回道:“瞎琢磨什么呢。”
      
      胖丫儿道:“今天我看见大姐夫来找咱姐了,我觉得大姐夫还是很着紧咱姐的……你不是也说了吗,说大姐夫日日都去咱家田里干活儿……我就想着,如果哪天我回了娘家,你会……”她想问说你会像大姐夫一样天天来找我,去我家田里干活儿讨好吗,可她自己都觉得这期待有些过分了,便只道,“你会去找我吗……”
      
      “我哪儿有那闲工夫啊。”李大宝依旧没睁眼,翻了个身。
      
      胖丫儿望着李大宝的后脑勺,仍有些不死心地道:“你就去哄哄我不行吗?我肯定不让你去很多次,你一接我,我肯定乖乖跟你回来的。”
      
      李大宝背着身没有应声。
      
      胖丫儿见李大宝不言语,只当她说这话惹他不高兴了,忙道:“其实也不用哄我,你只来我家跟我爹娘说两句好听的就行的……你放心,我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就使性子回娘家的……我就是这么一说……是打个比方……”
      
      李大宝仍旧没有回应。
      
      “大宝……大宝?”胖丫儿怯生生地低唤试探。
      
      闻得李大宝均匀的呼吸渐渐起了鼾声,胖丫儿长舒了口气,帮他把被子掖了掖。
      
      没过多少日子,霍长生忽然丢了。只说霍长生原是日日跟着李荷花,虽然并不被允许进门,但也总傻呵呵地在李家大门外头等着。大宝娘劝了李荷花几次,李荷花却打定主意似的,如何也不与霍长生回家。赶巧,李大宝嫁到王家庄的二姐姐李杏花小产,捎了信儿过来,李家人少不得跟着难受。李荷花说是怕妹子心窄生病,便收拾了几件衣裳去王家庄小住照顾妹妹。
      就在她离开的当天,霍长生就丢了。
      
      当晚李大宝就把李荷花接了回来,不光李霍两家,大半个村子的人都跟着到处去找,连县衙门都报了案,可转眼几天下来,霍长生的半点儿消息都没有。
      
      当着李荷花的面众人不敢说什么,只一味规劝,说是必是在哪儿走迷了。可私下里却都觉着霍长生一个傻子,长这么大从来没出过这小村子,如今一走几天不见人,多半是凶多吉少。
      
      霍家本就没什么人,霍长生爷奶爹娘全都死得早,是他爷爷的续弦四奶奶将他拉扯大的,如今霍长生这么一丢,家里就剩了四奶奶和李荷花两个女人。大宝娘和胖丫儿黑天白日轮流在霍家陪着四奶奶和李荷花,只怕她们俩个想不开,再做出什么傻事儿来。
      
      胖丫儿觉得自己嘴笨,不敢多说什么,只怕自己一句话不对戳了李荷花的心窝子,让她更加难受。是以也只陪在她身边,端水送饭的照顾着。李荷花有时一整日也不跟她说一句话,痴痴地发怔,有时又拉着她的手不松开,嘴里来来回回叨咕着那几句自责自怨的话。这光景莫说是家里人,就是个冷心肠的外人看着也是不忍。
      
      胖丫儿见李荷花终日浑浑噩噩的,丢了魂儿一般,自己也跟着难受,头些日子她还羡慕李荷花有相公那般着紧,相比之下不免有些自怜。如今又觉自己比李荷花幸运多了,大宝虽然没那么疼惜自己,可好歹健健康康,脑袋也不傻,至少不会不知什么时候就自己走丢了,至少自己能日日守着他。
      
      一连数日把李家人都熬得够呛,尤其是李大宝,日日带人四处去找,每天累得恨不得一进家门就躺下。
      
      这天白日里他又进了一趟县城往衙门打听消息,无功而返。他们村离县城远,也不好回回朝人家借马车,走着一来一回得小一天。胖丫儿心疼他,烧了热水想让他烫烫脚舒服舒服,可他只连烫脚的劲儿都没了,晚饭随便扒拉了两口,就回炕上躺着了。
      
      李大宝其实也是睡不着的,他跟李荷花姐弟俩的感情好得很,眼瞅着姐姐日日憔悴,他哪儿睡得安稳,进家就躺下一则是身上累,另一则也是不想跟家人待在一处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平添几分哀愁焦虑。
      
      胖丫儿将热水盆放到炕上,自己爬到李大宝的脚边,沾湿了手巾拧了拧,抱着他的脚,用热手巾给他捂脚,待擦完脚也不忙着去倒水,只盘腿坐好,把李大宝的脚放在自己腿上,一下一下用力给他按摩。
      
      李大宝也不动不言语,由着胖丫儿伺候自己,只觉胖丫这一下一下捏得甚是解乏。身上舒服了,心里的烦闷也得减轻些似的,渐渐地眼皮子也开始有些打架。
      
      迷迷糊糊中,李大宝听着胖丫儿喃喃道:“大宝,我之前问你的话说错了,我再不问回娘家的事儿了,我哪儿都不去,就算你吼我了骂我了,我也不走,我就日日守着你……你也别丢行吗?不管去哪儿了都告诉我一声,我不是想管着你,我就是想时时都知道你平安……”
      
      李大宝睁开眼望向胖丫儿,但见她殷切地望着自己,眼圈儿居然有些泛红了。他知道她这些日子不比自己轻松,人眼瞅着瘦了一圈儿,下巴都有些尖了。他看得出她是真心对待他的家人,真心疼惜他姐姐,人心换人心,她的这些付出他看在眼里,要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这会儿听她说了这话,更觉得窝心,便道:“别瞎想了,你也别给我捏了,赶紧躺下睡吧,明儿还得上咱姐那儿呢。”
      
      胖丫儿眼泪在眼圈儿里打转,道:“你还没答应我呢,往后你去哪儿都告诉我一声,让我知道你平平安安的,也不许瞎跑走丢了,让我日日都能守着你。”
      
      贴心的话都到了嘴边儿上,可就是说不出口,李大宝只道:“你当我是傻子啊,还能跑丢了,你丢了我都丢不了,倒是你傻了吧唧的,别到处乱跑是真。”
      
      胖丫儿抹了一下眼泪儿,还要说什么,却被李大宝起身一拉,栽到了他怀里。
      
      “行了,别哭了,明儿眼睛该肿了,让大姐看见还当咱们有什么坏消息瞒了她呢。”李大宝语中难得地带了几分温柔。
      
      胖丫儿忙把眼泪都擦干净,拥着李大宝,往他怀里扎了扎,道:“嗯,我不哭,我听你的。”
      
      李大宝没再说什么,也没有抽开被胖丫儿枕着的手,成亲之后,二人第一次相拥而眠。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