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胖丫儿觉得自己心里的嫉妒就好像个小火苗儿,自那夜的胡思乱想在自己心里了光亮,这小火苗就一直徐徐烧着,她想要扑灭,可偏偏越烧越旺似的。
      
      她脑子里总是时不时闪过李大宝对张秀儿那灿烂的笑,闪过他在她脸上吧嗒一下的吻……每每这个时候,她心里就闷得发慌,这时李大宝若要不理她还好,若要大声吓唬她,甚至也不用吓唬,只要他在她眼前出现,跟她说上哪怕可算是温柔的一句话,她都觉得好像是受了气,受了委屈似的,有时会忍不住小声跟他呛声两句,更多的时候则是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模样闷不吭声地走开。
      
      李大宝这个才娶了女人的愣小子哪能体察自己媳妇儿的这些小心思,只她有时顶嘴的时候会有些奇,他倒也没多想,只暗自琢磨是不是自己这些日子对她好些反而让她有些翘尾巴了,他是只怕自己媳妇儿蹬鼻子上脸,哪天骑到他脖子上头去,是以非但没想着安抚,反而愈发端起男子汉大丈夫的威严架势,时不时的还要大声吼她两句。
      
      如此一来,两人的心思南辕北辙,夫妻间的关系渐渐有些紧张起来。
      
      对此,大宝娘和他嫁在同村的大姐李荷花看在眼里,忧在心上,少不得找机会两边劝解。李大宝基本上是左耳进右耳出,听不进去的,没奈何,二人也只好更多地劝慰胖丫儿。
      
      这日,李大宝因小事随口数落了胖丫儿几句,胖丫儿照例没吭声,委屈地走开,正赶上李荷花回娘家送东西,两人在院里乍一撞面,胖丫儿不禁有些脸臊,小声叫了声姐,便去了灶房。她独个儿在灶房烧水,没一会儿便听有人掀帘子进来,一抬头,正是李荷花。
      
      胖丫儿也不知该与她说什么,只抿着嘴对她笑了笑。
      
      李荷花似也有些尴尬,在灶房里转了一会儿,捡了件闲事来做,东一句西一句地和胖丫儿拉家常,没话找话,只道:“听娘说你特会磨豆腐,说是又细又滑,好吃得紧,回有空把手艺教教姐吧。”
      
      胖丫儿不好意思地道:“我那哪儿算得手艺了,只因我娘娘家是磨豆腐的,我从我娘那儿学了些,只我笨手笨脚的也弄不好,随便吃吃还好,可不敢说教人。姐要想做,我这就跟你说,简单得很,你手脚利落,指定比我做得好。”
      
      “不急,回有功夫我从家里拿了豆子来,咱们手把手的边做边学才好。”李荷花随口回道,楞了一会儿,又道,“还有,我还想问你借两个绣花的样子呢,听娘说你给大宝绣了几双鞋垫儿,手工又细,花样儿又新。”
      
      胖丫儿被赞得脸红,随口回道:“哪儿有娘说得那么好,随便绣的,他也不喜欢……”说着一顿,只觉说错了话,忙又扯了个笑容,装作无事地低头添柴。
      
      李荷花寻得了话头,只道:“他一个愣小子哪儿懂得这绣活儿的好处?这些糙老爷们儿都一样,咱们媳妇儿用心思做的,他们一概看不到,回你也别用心给他绣了,给那愣小子用,白糟践了这手艺。”
      
      胖丫儿知她是给自己解心宽,便道:“也不是,他说得也是,一个大老爷们儿是不太适合那些花样,到叫人笑话了。”
      
      “谁笑话?我看谁笑话。”李荷花道,“那些笑话的,都是没媳妇儿疼的,眼看着别人日子过得和美,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要真把这些人的笑话当真,那才是傻。”
      
      胖丫儿不知怎么搭话,只弯了弯嘴角。
      
      李荷花见色,又接着道:“咱家大宝就是个爱冒傻气的,我记得小时候他总爱跟咱村里那一帮小子去河里摸鱼,尤其是大冬天的……你说那冰窟窿要是掉进去可还得了,莫说爬不爬得上来,只说河里那水冷得,冻也要冻去人半条命不是?他呢,回回背着爹娘去摸鱼,几次被我知道,跑去河边儿叫他,他非但不领情,回来还跟我甩脸子呢,说我当着他一帮兄弟的面数落他,让他丢了脸面,人都笑话他有俩娘管着……你说他气不气人!”
      
      听李荷花讲起李大宝儿时的事儿,胖丫儿不免会心一笑,她甚至能想象得出他是怎么跟自己姐姐怄气发脾气的。
      
      李荷花道:“我呀,回回被他气得够呛,每次都赌咒说再不管他,还说哪回让他掉冰窟窿里他就长记性了……没想啊,有一回还真让我给说着了,那回人家跑来说大宝掉冰窟窿里了,可真真把我给吓坏了,正赶上咱爹娘去了三叔家,我和你二姐三姐啥也顾不上,拼了命地往河边儿跑啊,心想着他可千万不能出事儿,恨不得这会儿掉冰窟窿里的是我自个儿……”
      
      胖丫儿瞪着眼听得出神,心似也跟着忐忑起来,只听李荷花接着讲道:“还好他们一伙儿人多,等我们到了的时候他已让人拉了上来,我是又喜又气的,一面给别家的孩子道谢,一面忍不住又骂他……可你猜他怎么着?他倒数落起我们来了,说我们娘儿们就是娘儿们,火烧屁股似的大惊小怪……你说他可气人不气人!”
      
      胖丫儿道:“想是他在小伙伴儿面前被姐姐数落挂不住面儿,没想姐姐们是心疼他,急的。”
      
      “话是这么说……”李荷花道,“可你说听他那话谁能不气,我是不想理他,可你三姐那脾气,你是没见过,跟大宝是一样一样的,哪受得住他这话,立时就跟他火儿了,指着鼻子骂他,那架势是恨不得再把他推冰窟窿里去……大宝直跟她抬杠,他两人呛呛起来,周围他那一帮小伙伴儿原是站在那儿看热闹,后看他俩似是真急了,上前帮着劝和,可谁又劝得了?谁劝他俩跟谁横,最后人家也不理了,都散了,只剩我们姐儿四个。”
      
      “那后来是您给拉开的吧。”胖丫儿问道。
      
      “我可没那个本事。他俩真干起仗来,除了咱爹能一人一脚的给踢开,别人是谁也劝不开的,自小儿就是这样,非得俩人喊累了打累了才罢手。”李荷花道,“等他俩打完了,你三姐拉着我和你二姐就走,说是谁都甭管他,再也不理李大宝了。我和你二姐心里也是气,就撇下他回家了。”
      
      胖丫儿仰着脖子听着,见李荷花停了口,不免好奇追问:“那过后是怎么和好的?”
      
      李荷花道:“什么和好不和好的,一家人还真记仇不成,我们仨回了家,没多会儿就又惦记上那混小子了,只想着这大冬天的,他那棉袄棉裤全都湿透了,时候长了是要生病的,回再被咱爹知道,少不得得挨上一顿踹……就这样,我们仨啊,给他拿了干净的衣裳又折了回去,到河边儿一看,那傻小子还在那儿坐着呢,自个儿低着头,愣呵呵地拿着根木枝在冰面上瞎划拉……看我们又来了,他也是臊眉搭眼的,换了衣裳一句话也没说了跟我们回了家,过后,我们还得替他瞒着,偷偷地给他烘衣裳,这臭小子连个道歉、谢谢的话都没有,自个儿钻被窝儿里睡觉装哑巴去了……”
      
      李荷花诉完往事,摇头叹了叹气,还有些气不顺似的。
      
      胖丫儿见状,想了想,劝慰道:“我看他未必不知姐姐们疼他,想来他当着小伙伴儿挂不住面儿跟姐姐们甩了脸子,又跟三姐干了仗,过后心里也该是后悔了,要不不会一个人穿着一身湿棉衣在原处傻坐着,要是真没心没肺的早自个儿回家换衣裳找人玩儿去了,他就是不好意思跟你们回家,是心里有话不好意思说……”
      
      李荷花见胖丫儿认真地劝慰自己,抿着嘴笑了笑,道:“大宝有福气,娶了你这么个贴心的,我是跟他一块儿长了这十多年才知他这楞脾气,你才进门这些日子,就摸准他的性子了。”
      
      胖丫儿闻言,脸上一红,但闻李荷花又道:“也亏得是你这么个善解人意的,要换了别人,谁受得了他?明明心里有你,嘴上偏是怎么气人怎么说,真真是让人又气又恨的。”
      
      李荷花俯身在胖丫儿身边蹲下,一边帮着她往灶眼儿里添柴,一边道:“大宝这小子就是这脾气,尤其是对家里人,从小到大,他也没少让我生气,也没少跟我干仗,可我知道他护着我的心一点儿不比我疼他的少,在外面谁要敢欺负我了,他敢追人家里跟人家干仗去,别说欺负我了,就是人家说我一句不是他都不依……他啊,就是亏在这嘴不甜,没个把门儿的……”
      
      李荷花停了停,看了看胖丫儿的脸色,接着道:“平日里他若说了你什么,惹你生气或是让你受委屈了,你别往心里去,他就那张嘴唬人,心肠还是好的。”
      
      胖丫儿这才醒过昧儿来,原她与自己说这些旧事不单是闲话家常,这是绕着弯儿的给自己宽心呢,一时不知如何答话,只点了点头。
      
      李荷花不知胖丫儿听没听进去,又道:“其实我知大宝,他心里定也是疼你的,倘有外人欺负你,你看他不找人家拼命去……莫说外人,就我这当姐姐的若说你几句不是,他定也不乐意听呢……”
      
      胖丫儿有些脸臊,只道:“我知道,大宝待我挺好的,只我有时候笨手笨脚的,他说我两句也是应该的……”
      
      李荷花待要说话,李大宝的弟弟小宝忽从外面跑进来,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李小宝进了灶房四下看,只道:“嫂子,我饿了,有吃的不?”
      
      胖丫儿起身拍拍手,道:“先把手洗了。”一边说,一边从房梁上吊着的饼篮子里摸了半个饼给他。
      
      小宝伸手就要拿,被李荷花一下抓了手腕子,往他手背上一拍,道:“听没听你嫂子说,先把你这脏泥儿的小手爪子洗干净了去。”
      
      小宝一撅嘴,去水缸边舀了一瓢水倒在门口的木盆里,伸手进去涮了涮,又随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从胖丫儿手里拿了饼子就又跑出了。
      
      李荷花看着弟弟出去,回身对胖丫儿道:“得了,你忙吧,我也该走了,回有功夫再找你拿绣样儿。”
      
      送走了李荷花,胖丫儿想着刚刚她的话,兀自发起呆来。
      
      当晚,胖丫儿躺在被窝儿里,望着一旁眯着的李大宝,不禁又想起白日里李荷花与她说的那些话。她知道,虽说她是有心劝她,可那话也未必都是哄她。与李大宝成亲这些日子,她对他那脾气也是看明白些,虽说平日里隔三差五的对她嚷嚷两句,还总说要动手打她,可却从未真的动过手,她心里知道,他那些话大多是说说吓唬她罢了,可他心里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她,她就真的不知道了。
      
      她想起回门那回,他着急忙慌地跑过来,只怕郑老大是坏人欺负她……
      
      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儿吧……胖丫儿心道,大姐不也说了么,他是嘴上不说,心里是容不得别人欺负我的,这就算是心里有我……有点儿疼我了吧……
      
      胖丫儿这么想着,心里生了些满足,下意识地往李大宝身边儿凑了凑,贴在他身上。
      
      迷糊中的李大宝感到胖丫儿往他身上凑,随口咕哝道:“挤我干啥,你那边儿那么大地儿呢……”
      
      “我……有点儿冷……”胖丫儿有些羞涩地小声道。
      
      李大宝没应,睡了过去。
      
      后半夜,李大宝因晚上与人吃多了酒起夜,回来的时候见胖丫儿一条大白腿亮在了被子外面,他模模糊糊想起她好像说冷,便也没多想,爬上炕后随手帮她把被子扯了扯盖住了大腿,自个儿翻个身,很快又睡着了。
      
      胖丫儿睡得轻,李大宝起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只也睡得迷迷瞪瞪的,李大宝这不经意的小动作让她的睡意消了一大半,生怕吵醒他轻轻地翻过身,痴痴地望着他的好脑勺儿弯了弯嘴角:是了,他疼我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