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 25 章 ...

  •   如稳婆所料,头一个孩子产得很顺利,小娃儿嘹亮的哭声,让等在门外忧心忡忡地李大宝略微松了一口气;一直在自己屋里坐着的大宝爹也闻声出了屋来,一脸期盼地站在门口往这边望;李小宝听了乐呵呵地就要往屋里跑,正被她娘撞了个满怀。
      
      大宝娘将李小宝推了出来,冲着爷儿仨报了一声:“男娃。”
      
      大宝爹听完露了喜色,李大宝欣喜的同时,又暗暗松了一口气,才要问他娘胖丫儿怎么样了,他娘便忙不迭地回屋去帮忙。
      
      李大宝往窗根下又凑了凑,屋中隐隐传出胖丫儿无力的哭泣声,哀求说自己一分力气也没了,受不住了,稳婆喝了她一嗓子,她便愈发哭得可怜。
      
      屋中又渐起了胖丫儿的哭嚎之声,却明显少了力气,稳婆和他娘慌张地说着什么,被胖丫儿嘶哑的□□声盖过,李大宝听不清,就愈发心急得团团转。
      
      许久,屋中又传出一声小娃儿的哭声,紧接着便见早先赶来帮忙的李荷花端了一盆血水出来,顾不得与李大宝和大宝爹报一下情况,急匆匆去灶房换干净的热水。李大宝焦急地想要跟上问问情况,忽听屋中他娘一声急得变了音调的高喊:“荷花!快来!”
      
      李大宝转头就往自己屋里跑,这回他娘也没工夫拦他,他直闯进了里屋,待见到屋中得场面,吓得立时腿脚发软。只见胖丫儿像才从河里捞出来似的,浑身都浸透了,一张脸白得跟窗纸一般,连嘴唇都血色全无,虽被他娘和稳婆挡了些视线,但他仍能隐约看到胖丫儿身下铺的席子上大滩的血迹越聚越多,顺着炕沿哒哒地滴到地上。
      
      胖丫儿死了……
      李大宝脑袋嗡地一下,瞬时蹦出这个念头,全身只似置身地窖一般,从头寒到脚。
      
      李荷花端了热水匆匆进了屋来,见李大宝站里屋门口挡着,顺势用手肘把他撞开,她没用什么劲儿,李大宝却直被她撞了一个跟头,李荷花也顾不上他,紧忙上去帮忙。
      
      “血崩了,药!药!”
      “这儿呢!”
      “怎么办啊?!快!”
      “哇……哇哇……”
      “娘……”
      “丫儿……没事儿……没事儿……”
      “怎么止不住,婶子?!”
      “药,再上!药!”
      
      李大宝栽在地上,几个女人焦急的对话夹杂着新生儿的哭喊在他耳边萦绕,他却似被人抽了魂儿一般,一时间五感剥离,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大宝!大宝!”
      啪!脸上一辣,李荷花一记重重的耳光,把李大宝的魂儿叫了回来。
      “你不是说周夫子去镇上买止血药了吗?怎么还不回来!你快去看看!快去,丫儿的药不够用了!”李荷花揪着李大宝的衣裳,恨不得一下把他扔出去。
      
      李大宝回了神,连滚带爬地冲出了屋子,才到院门口,便与匆匆赶来的周夫子撞到了一起,直把周夫子撞得躺在了地上。李大宝什么也顾不上,慌道:“夫子,药买到了吗?药!”
      
      周夫子见他这模样,便知出了状况,忙从怀里取了药递给他。李大宝拿了便往屋里跑,屋中李荷花也闻得了外面的动静,忙出屋把药拿了进去。
      
      李大宝待要跟进去,却忽地被他爹叫住。
      “大宝!去,赶紧上你老丈人家报讯,让胖丫儿爹娘赶紧过来,就说……”大宝爹的嘴唇抖了抖,面色阴郁,后半句话欲言又止。
      
      李大宝没动,只似没听见一般,怔在屋门口,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让你去叫人,你听见没有!”大宝爹喝了他一句,滞了片刻,沉沉地道,“丫儿要真是扛不过去,说啥,也得让爹娘见最后一面。”
      
      “不可能!”李大宝一声嘶吼,整个身子都激动地颤抖着。
      
      大宝爹望着李大宝没言语,又转对李小宝道:“小宝,你去。”
      
      “不许去!”李大宝一声厉喝,却非对着李小宝,一双眼睛只怒视着他爹,双目赤红似要喷出火来,仿似他眼前站着的不是他爹,而是来取胖丫儿性命的地府无常。
      
      李小宝吓坏了,虽然年幼,却也能明白些状况,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扑到胖丫儿窗根地下嗷嗷哭喊:“娘!嫂子!嫂子!”
      
      大宝爹往李大宝跟前走了两步,才要开口,便被进了院的周夫子拦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别逼孩子了……我去叫去……”
      
      周夫子匆匆去了胖丫儿娘家报讯,娘家人大惊,二话不说就往李家跑。胖丫儿爹心急之下,气血攻心,才一出院门便猛地挺倒在了地上。家人大乱,又紧着把胖丫儿他爹背回家,亏得周夫子在,掐了半天人中,才渐渐醒过来,待睁了眼,头一句就是颤巍巍地冲胖丫儿娘泣道:“你围着我干啥……快……快去看丫儿去……”
      
      胖丫儿娘这才撂了胖丫儿爹不理,带着王四斤夫妇和小儿子王石头匆匆往李家赶,王五斤夫妻俩留下照看胖丫儿爹和孩子,周夫子恐胖丫儿爹再出状况,也留了下来。
      
      胖丫儿娘几乎是被王四斤两口子架着赶到李家的,进了院谁也顾不上,直奔了胖丫儿房里。王四斤哥儿俩不好跟进去,只停在了屋外,焦急地抓了李大宝问情况,李大宝却跟傻了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胖丫儿娘才一进屋,李荷花便忙迎上来搀扶,紧道:“亲娘别急,丫儿的血止住了,止住了!”
      
      胖丫儿娘闻得这话,心下骤然松了口气,这才哭了出来,见着闺女惨白着脸,只剩一口气儿地躺在炕上,心疼得要命,颤抖地手在胖丫儿额头、脸颊和手臂上来回抚摸着,只恨自己不能替她受这苦,又恨不能把自己性命全替换给她。
      
      大宝娘轻轻拍抚着胖丫儿娘的肩膀,想要宽慰两句,可自己心下这会儿也是难受得紧,才一张口就要掉泪,只怕惹得亲家扎心,也不知说什么好。
      
      稳婆道:“亏得备了足够的止血药,这血算是暂时止住了,可也要等熬过这两天才算是真的渡了这劫,她这回损了这些血,若再崩了,就是神仙也救不得了。再者,丫头这回气血太伤,能不能缓得过来还得看命,这些日子你们得一刻不得离人的守着,先别急着补,等过两天把这口气儿缓过来,补血补气的再上,你们也都是过来人,吃啥补身子也不用我再多说了。”
      
      稳婆下了炕,李荷花和王家大嫂赶紧上前拦着,想请她再多照看照看,稳婆只说她能做的也都做了,往后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胖丫儿娘听了哭得愈发伤心,李荷花给王家大嫂使了个颜色,让她照看好屋里的人,自己搀着稳婆出了屋,只把情况简单跟屋外的男人们说了两句,就把稳婆引到堂屋。
      
      屋外男人们暂时松了口气,王四斤让王石头赶紧跑回去给家里保平安。大宝爹陪着稳婆进了堂屋,吩咐荷花赶紧去做饭的,转对稳婆道:“今儿累得婶子够呛,说啥也不能让您就这么走了,在家吃了饭再走,等歇够了,让大宝背您回去。”
      
      稳婆道:“得了,让他看着他媳妇儿吧,也不用做我的饭,我歇歇就走。”
      
      大宝爹道:“没这个道理,累婶子耗这么大的心力,保了她们娘儿仨的命,倘连顿饭都不管,传出去,让人戳我脊梁骨。”
      
      稳婆道:“心意我领了,你留我也没用,我才都说了,能做的我都做了,往后单看老天爷想不想收人。”
      
      大宝爹道:“我知道,听天由命吧。留婶子吃饭,一来是真心谢您的费心,二来,您看见了,家里娘儿们多,甭管如何,只要您在,她们心里能踏实些。”
      
      稳婆叹了口气道:“得,依你吧。”
      
      另一边,王家大嫂和大宝娘把两个小娃儿抱到大宝娘屋里喂奶,李大宝才两个月的小妹妹李梅花也是半日没吃上一口奶,这会儿躺在炕上嗷嗷直哭,大宝娘又把闺女抱过来好歹喂了几口,边喂边抹泪儿发愁,只想胖丫儿如今命保不保得住都未可知,可怜自己这俩孙子落了地连口娘的奶都吃不上。
      
      王家大嫂敞着怀,一边儿给小娃儿喂奶,一边对大宝娘道:“亲娘,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儿,您看如今丫儿这状况,别说孩子喂不了,自己身边儿也不能离了人照看,只她如今身子险,不能随意移动,我们有心接她回去照顾,可也得等她身子缓过来再说,如今还是得累亲娘多费心照看。”
      
      大宝娘道:“她大嫂这说的什么话,丫儿是我们李家的媳妇儿,我们照顾是应该的,哪有推给娘家照顾的理。”
      
      王家大嫂道:“话是如此,可咱这儿不是还有俩娃子呢吗?加上小梅花,您一人日夜无休也着实分不开身。我是想着,要不我们先把这俩娃子抱回去带,我和丫儿她二嫂都能奶,等丫儿身子缓过来了,再把孩子抱回来,到时候再分不开人,我们也能时不常的搭把手。”
      
      大宝娘道:“这……这可好么,累你们跟着劳心劳力的。”
      
      王家大嫂道:“亲娘这话就说远了不是,都是一家人,就是怕您和亲爹不乐意,毕竟是您家的孙子,要是觉得不妥,我们回去再商量商量,我和丫儿她二嫂白日里抽个人过来奶孩子也行。”
      
      “哪儿能不乐意呢,都是一家人。”大宝娘说着拉了王家大嫂的手,道,“大宝那小子哪辈子修的福气呦。”
      
      吃完晚饭,王四斤把稳婆送了回去,趁着无人,大宝娘跟大宝爹提了让亲家把俩孙子先抱回家奶着的事儿,她原还怕大宝爹不乐意,想好了说辞,没想大宝爹却应得痛快,又说虽是一家人,可到底是李家的孙子,不能白累得人娘家人忙活,说出去也不好听,回头给人娘家送些东西便是了。
      
      折腾了一日,待胖丫儿娘和王四斤两口子带着双胞胎走了,已是半夜了。
      
      李荷花把灶房收拾干净,去了胖丫儿房里,见她娘坐在炕沿儿上,便道:“娘,您歇着去吧,我看着丫儿。”
      
      大宝娘道:“不用,你赶紧回去吧,家里还有俩娃子等着你呢,折腾这一日了,娃子必闹了。”
      
      李荷花道:“没事儿,有四奶奶和长生呢。”
      
      大宝娘道:“赶紧回吧,这儿有我和大宝呢。”
      
      李荷花离家这一日,也是惦记着家里,加上四奶奶的闺女,家里也有仨小娃儿,她也着实不放心,犹豫了片刻,道:“那我就回去,明儿一早再过来,晚上就让大宝守着丫儿,您岁数大了,还得顾着小梅花,熬不得夜。”
      
      大宝娘道:“行了,我知道。”
      
      李荷花知她娘心疼儿子,想着还是嘱咐大宝几句,往院子里望了望,道:“大宝呢?”
      
      大宝娘抬头道:“咋的?他没去灶房?他才在这儿守了这一晚上,饭也没吃,我才进来说替替他,让他吃口去。”
      
      李荷花道:“我看看去,可能在哪儿透气呢。”
      
      李荷花去各屋都看了看,没见着人,又去外面找,转了两圈儿,终在他家房后找见了李大宝。
      
      时值深夜,李大宝抱头蹲在墙根儿下,若不细看,确是不易发现。李荷花才要上前,却见得他蜷着的身子微微颤抖着,隐约还能听见闷闷的低咽。
      
      李大宝在哭,撑了这一日,这会儿终受不住地躲了家人闷头大哭。
      
      李荷花已迈出去的脚又退了回来,想了想,往回走了几步,迟疑了片刻,假作没见他的模样,寻道:“大宝?大宝?”
      
      李大宝闻得声音,慌忙跑出来,见了李荷花,急道:“咋了?”
      
      李荷忙道:“没事儿,丫儿挺好的,娘守着她呢,我要走了,跟你说一声。”
      
      “哦……”李大宝怔怔地应了一声。
      
      李荷花假装夜深看不到李大宝脸上未来得及拭去的泪痕,只道:“你赶紧回去吃两口东西,别让娘担心了,还有丫儿,她一会儿若醒了,最想见的必是你,你是她的主心骨儿,她还指着你呢。”
      
      李大宝点了点头,往回走。
      
      李荷花看着李大宝的背影,甚觉心疼,忍不住轻唤了一声:“大宝。”
      
      李大宝回头望过来。
      
      李荷花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觉说出来反而更惹他心愁,只柔声道:“吃的我放锅里了,想着吃两口。”
      
      李大宝嗯了一声,匆匆回去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