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 24 章 ...

  •   霍四奶奶和周夫子成亲了,对于爱嚼舌根子的三姑六婆,这件事儿够她们聊上半年的,没过多久,霍四奶奶又传出有喜了,这些三姑六婆是彻底炸了窝,每日里闲来磨牙的话题就再没旁人什么事了。
      
      胖丫儿原对霍四奶奶和周夫子成亲的事儿,也是一味的好奇,待闻得霍四奶奶有孕了,又一下子生出些危机感来,连霍四奶奶都有孕了,她的肚子却一点儿动静没有。
      
      胖丫儿心里着急,虽说她婆婆从没拿这事儿唠叨过她,可每每看着婆婆抱李荷花儿子时疼爱艳羡的眼神儿,她心里总觉得有些惭愧。她公公也没跟她说过什么,只有一次她无意间听见他训李大宝,说你这媳妇儿都娶了两回了,怎么还捣鼓不出个孙子来。李大宝只敷衍他爹说快了快了,回来后却对她只字未提被催生的事儿,反而让她更觉过意不去。
      
      公公婆婆或有不好直言跟她说的话,她娘却没半分的顾忌,她每次回娘家时,她娘都要拉了她私下说这事儿,起初还只是暗示,到后来干脆直白跟她说,让他们小两口儿“频繁点儿”。
      
      没过几日,李家终于传出了喜讯,却不是胖丫儿怀孕了,而是她婆婆和大姑姐,大宝娘和李荷花都有喜了,全家上下欢喜的同时,胖丫儿心里却是更急了。
      
      她耐不住悄悄问李大宝,要不要找周夫子给她看看。李大宝安慰她说不用,你一身旺夫肉能有啥毛病,又玩笑地安慰她说,大概是送子娘娘一次抱不了那么多孩子,四奶奶、娘和大姐都岁数大,自然紧着他们,等她下回来,就该给咱们送了。
      
      还真让李大宝说中了,两个月后,胖丫儿觉得身上懒,胃口也不好,请周夫子摸了脉,终于有喜了,不仅如此,周夫子说从她这脉相看,没准儿是双胎。
      
      李家人大喜,想着胖丫儿娘就生了她两个哥哥一对双儿,胖丫儿怀了双胎也是极有可能的。胖丫儿不敢想自己怀的是不是双胎,只想着总算怀了孩子,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胖丫儿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肚子就比她婆婆六个月的肚子还大,稳婆看了,说保管是双胎,而且俩娃子个头儿还都不小,十有八九都是小子。这稳婆接生了几十年,眼睛毒得很,她如此一说,大宝爹娘便都跟已然把大孙子抱在了怀里了似的,大宝爹更是连孙子的名字都想好了,大孙子叫“来财”,二孙子叫“守富”。
      
      如此一来,胖丫儿又多了另一个忧心,只想自己万一生的是俩女娃儿,公公婆婆必然会特别失望。李大宝安慰她说就算生的女娃儿,等他们真抱在怀里了,也必是欢喜的。
      
      胖丫儿有胖丫儿的忧心,李大宝也有他自己的愁事,自胖丫儿有孕后,他二人便再没有过房事,李大宝正是血气方刚的年岁,少不得有些心痒,试探着问了胖丫儿两回,都被胖丫儿拒绝了,说是你动静那么大,伤了孩子咋办。
      
      李大宝不信别人家都是一怀孩子就不能行房了,只说我轻着些,偶尔一次不碍事。胖丫儿还是怕,只说你怎知道人家的事,或人家都是这样呢。李大宝不信,又怂恿胖丫儿去问问怀孩子时怎么办事安全。
      
      胖丫儿道:“上回就是你撺掇我找大姐去问,结果什么没问到不说,还害得我好些日子看见咱姐都觉得脸臊,这回我可不去了,谁想要谁去问。”
      
      李大宝腻乎上去耍赖,故技重施道:“要不,我还请你吃扣肉去怎么样?”
      
      胖丫儿往被垛上一靠,一副佛爷的模样摸着大肚子,悠然地道:“我现下想吃什么,爹娘保管都给我买,用不着你请。”
      
      李大宝一撇嘴,没辙了。
      
      霍家。
      
      李荷花正在灶房准备生火做饭,听见李大宝在门口吆喝了一声进了院。
      
      “你咋来了?”李荷花道。
      “没事儿,这不昨儿个天佑落家里件衣裳吗,我给送来了。”李大宝把李荷花儿子的小衣裳递过来,眼睛却不看她,只伸着脖子往屋里瞄,见李荷花露了疑惑,又作随意地道,“天佑呢?”
      
      “屋里跟你姐夫玩儿呢。”李荷花道。
      “哦……你忙去吧,我去看看天佑。”李大宝说完进了屋去。
      
      李荷花从小看着李大宝长大,他有什么心思哪能逃过她的眼睛,不过一件孩子的衣裳,她哪日回娘家时带回来就完了,哪用他特意送来,况且看他适才的神情也不似看外甥,多半是奔着霍长生去的。
      
      李荷花心奇,只想她这弟弟平日也很少主动找她男人说话,怎么今儿个倒特意上她家来找他了?她想到屋门口听听,谁知李大宝就跟防着她似的,她还没靠近呢,他就在屋里又喊了一嗓子:“姐,你忙你的吧,不用招呼我。”如此,她也再不好过去了。
      
      李大宝进到屋里的时候,见霍长生正坐在炕上逗自己儿子玩儿,闻得他进屋也没理,只跟没听见似的,眼皮儿都没抬一下。对于自己这个傻姐夫,李大宝早就习惯了,也不在意,自己往炕沿上一坐,伸手逗了逗外甥,又随口扯了两句闲话,算事跟霍长生打招呼,霍长生依旧没理。
      
      李大宝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傻,找谁不好,竟找这闷声的傻子来问,可他也着实没别人可问。包金禄那几个与他相熟的家伙,若听得这事儿,必要笑话他一辈子,思前想后,就这个大姐夫最合适,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人,保管不会说给别人听。
      
      李大宝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问出了口,只问媳妇儿怀娃的时候能不能行房。
      
      李大宝问完话,见霍长生终于转过头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他以为他要说什么,没想霍长生只怔怔地看了他片刻,接着从衣兜里掏出一捧花生来递到他面前。
      
      李大宝看着霍长生手里的花生有点儿懵,愣了愣,推开道:“我不吃。”
      
      霍长生把手里的花生一攥,一副“谁说给你吃了”的惊慌表情,弄得李大宝愈发不明所以。
      
      霍长生凝着李大宝,讳莫如深地道:“你攒花生吧。”
      
      灶房里,李荷花刚把火生起来,就见得李大宝从屋里出来,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招呼也没与她打就走了。
      
      李家。
      
      胖丫儿见李大宝从外面回来,一脸的挫败,不由得笑道:“才听娘说你去大姐家了,你不会真的去找咱姐问了吧?还是找大姐夫问的?”
      
      李大宝颇气不顺地道:“行了行了,你就别看乐儿了,我是傻子行了吧,找谁不好,非找个傻子,我说城门楼子,他说胯骨轴子,驴唇不对马嘴。”
      
      胖丫儿咯咯地笑,好奇地道:“大姐夫竟真理你了?还真不容易了,他说啥了?”
      
      李大宝气道:“我认真问他,他跟我扯什么花生!什么二十八十,大的小的,还跟我算上帐了,谁听得懂他说什么。”
      
      胖丫儿捧腹大笑,道:“人家大姐夫必是故意不理你的话茬,该!让你也尝尝,你可知我上回问得多尴尬了吧,我就说嘛,这种事儿哪能是拿出来与人说的,你呀,就忍了吧。”
      
      李大宝悻悻然作罢,及后虽时有抱怨,但念着媳妇儿的身子确实不便,却也真整整忍了八/九个月。
      
      只说无巧不成书,大宝娘、李荷花和霍四奶奶三人前后脚怀的孩子,巧得都赶走同一日生产。
      
      生产当日,李家只胖丫儿和大宝娘二人在家,胖丫儿闻得婆婆在屋里唤了她一声,让她生火做一锅开水,再把家里的剪子拿热水烫烫。因大宝娘的语气稀松平常,胖丫儿也不疑有他,直到准备停当,进屋见婆婆躺在炕上微微呻/吟着,才意识到婆婆这是要生了。
      
      胖丫儿吓得不行,紧着跑出去找稳婆,待到了稳婆家才听说李荷花和霍四奶奶那边也生孩子呢,连稳婆她儿媳妇儿都去那边帮手了。胖丫儿慌得手足无措,捧着大肚子又往地里去找相公和公公。待几个人折腾到家,大宝娘已经自己把孩子生下来了。另一边,荷花和四奶奶也先后生了孩子,算上荷花娘,全都生的女孩儿。
      
      李大宝觉他爹那么喜欢男娃儿,见他娘生了女娃儿未必会高兴,没想他爹却甚是欢喜,还说早就想算准了这胎是女娃儿,连名字都想好了,叫李梅花。
      
      李大宝见状,假装玩笑地试探说听人讲生娃子都是一拨儿一拨儿的,没准儿丫儿肚子里的也是姑娘。
      
      大宝爹听了当时就踢了他一脚道:“闭上你的乌鸦嘴,你媳妇儿肚子里的保准是男娃,赶明儿个生下来要不是带把儿的,就是你给咒的,看老子不收拾你!”
      
      李大宝揉了揉屁股,讪讪地小声嘟囔:“您自己这得了闺女不也挺美的吗,怎的我就不能是闺女。”
      
      大宝爹瞪眼道:“我有俩儿子了,你有啥?你这回要得了儿子,往后爱生多少丫头我不管,横竖老李家后继有人了。”
      
      大宝娘仍在坐月子,躺在炕上看着爷儿俩笑了笑,只道:“要我说啊,都好,就是姑娘也没啥,姑娘知道疼人,你瞅瞅娘给你仨姐姐操的心,加起来都不如给你一人着的急多,横竖你们还小,再要就是了。”
      
      李大宝嘿嘿的笑了笑。
      
      大宝爹看了看大宝娘,知她大概念起了自己年轻时接连生了三个女孩儿不受婆婆待见的事儿,要孙子的话自此便没再提了。
      
      两个月后的一日,胖丫儿腹痛,大宝娘一看便知她这是要生了,紧着让李大宝把稳婆叫了来。
      
      稳婆到的时候,胖丫儿正躺在炕上白着脸哼哼,稳婆摸了摸胖丫儿的肚子,又伸手到她下面摸了摸,皱眉道:“头一个估计没啥问题,后一个怕不太好生。”
      
      大宝娘看稳婆脸色不太好,忙问道:“咋回事儿?”
      
      稳婆没答,只沉着脸道:“赶紧着,让大宝去周夫子那儿问问有没有止血的药,先预备过来,没有赶紧赶车去镇上买。”
      
      大宝娘生过几个孩子了,有经验,听得稳婆这话,心下登时凉了半截,这怕不是要血崩啊。她紧着出屋去吩咐李大宝。
      
      李大宝虽没甚经验,可也看出了不对头,再见她娘的神色话音儿,也有些腿软,急道:“咋回事儿啊娘?丫儿她没事儿吧。”
      
      大宝娘也顾不得解释,只催道:“你就别问了,赶紧去,赶紧着!”
      
      李大宝不敢耽搁,赶紧奔去了周夫子家,好在周夫子头几个月为霍四奶奶生产而备了些止血药,霍四奶奶有惊无险地没用上,这会儿便全都给了李大宝。见李大宝一脸得着慌,又忙道:“这点儿药你先赶紧拿回去,我现马上赶车去趟镇上,再买些回来,用不用得上的,先备着。”
      
      “唉唉。”李大宝连应了两声,连道谢也来不及,就紧着抓了药跑了出去。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