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焰火热吻 ...

  •   焰火热吻
      文/荣槿
      2019.11.24首发晋江文学城
      
      1
      
      梅雨时节,空气里翻涌着潮意。
      七中内蔷薇花遍布,丝毫不见风雨下的凋零,反倒开的正盛。
      结束了体育课,一群男生蜂拥而散,云昭则需要留下来清点排球数量并将其送回器材室。
      
      少女扎着高马尾,棉质运动服T恤下摆贴合腰线,随着捡球的动作,马尾的弧度便如同弯钩明月,灵动鲜活。
      
      “昭昭,你今天还要留下来准备比赛吗?”十三四岁的少年如同雨后春笋,身高飞快窜起,可浑身仍透着股稚气未脱。
      
      秦柏帮她整理完剩下的排球,顺带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
      
      “不了,今天还有事。”云昭冲他投去感谢的眼神:“秦柏谢谢你啊,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他攥着的拳头忽地松开,磕磕巴巴叫住往前走了几步的少女:“明天,可以......稍微留一下吗,前年数学竞赛卷子的压轴题我没做出来。”
      
      云昭确实成绩很好。
      在竞争压力较大的七中,她每次考试的位次均为前列,在数学上的天赋加持,使得她成为今年全国初中生数学竞赛的种子选手。
      “行啊。”她没有深思,本着同学间互帮互助的原则答应的爽快。
      
      “再见。”
      说完,秦柏的脸就腾的红了,蔓延到脖颈,让他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热度。
      
      云昭抬手与他挥别,少女嘴角有浅浅的梨涡,一笑眼睛弯的跟月牙似的,一如新生雏菊,纯洁无暇。
      
      绕开往下簌簌滴水的青色藤蔓,云昭去更衣间换上白色连衣裙,出来时不自觉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今早上,养母张呈玲嘱咐她放学后早些回家,神色还颇为凝重,虽然不清楚原因,云昭还是暂时不打算忤逆。
      
      天色阴沉,学校前各路车辆的鸣笛声同样昭示着大雨前的焦躁。
      
      几辆警车从眼前呼啸而过,云昭目光追随了会儿,手上下意识攥紧书包带子。
      
      这个月江城已经发生了三起凶杀案,第三具尸体被人发现于夜市的泔水桶里,浸泡的看不出人形。人多眼杂,现场没能进行有效保护,第二天就被记者报道从而火速登上版面头条。
      因三起作案手法相同,充斥着浓烈的个人痕迹,记者大肆渲染凶手可能是杀人狂,扰得人心惶惶。
      云昭也看到过那张报纸,隐隐约约记得三起案子的被害者都是窒息性死亡。
      
      红绿灯一变,她就收回思绪准备过马路。
      
      现在的家在老城区,还未被列入拆迁计划中,所以住户也是鱼龙混杂。云昭轻车熟路绕过七八个不同的巷子口,还没敲门就发现门嘎吱一声被风吹开了。
      
      “我回来了。”她自顾自放下书包,却没听见张呈玲一如往常的念叨声。
      
      空气里弥漫着不正常的腥气,不同于菜市场的鱼腥气,更像是一种死亡的宣告。
      心头疑惑之际,双腿已经往前挪动了几步,绕过玄关的阻挡,云昭率先被眼前景象震慑。
      红色的液体一股一股流到脚边,蜿蜒奔流,如同罂栗花延展的花瓣。
      
      瞳孔骤然一阵紧缩,她浑身发抖,像坠入冷冻千年的冰窟,一时间愣在原地做不出反应。
      
      养父养母双双倒在血泊里,尤其是张呈玲,因恐惧带来的生理反应使她双目圆睁,仿佛在昭告死不瞑目的真相。
      
      “爸,妈.......”她无措地蹲下身子,白色连衣裙沾染上了新鲜的血液,一抹红在最纯净的颜色上衬得分外妖冶。
      
      伸手探去,静默一片,云昭指尖发颤,确定两人的确没了呼吸。
      
      愈发猛烈的狂风吹的门板飒飒作响,连衣裙也被风鼓动,像一只膨胀的气球。
      
      心理未能完全接受这一事实,可泪珠早已顺着脸颊滑下,越擦拭反倒越多,云昭捂着脸,再也抑制不住哭声。
      
      撑起椅子起身时,她手脚冰凉一片,看见张呈玲手里捏着的手机她才反应过来,此情此景,当务之急是要找警察报案。
      
      少女跪在血泊里,嗫喏启唇,嗓音轻颤道:“江城市公安局吗,我要报案。”
      
      -
      
      江城市公安局办公室内,警员们已然连轴转了一天一夜,累了都是直接搭件衣服在办公椅上小睡,眼底的青色遮掩不住。
      
      连褚澜川这位刚从公安大学来的见习警察也不例外。
      他拿到了排查比对结果就把文件送过去交给韩岭。
      韩岭翻着文件,干涸的嘴唇挪动了下:“全江城卖这种绳子的店铺太多,偏偏其他作案工具并未留在案发现场,从凶器的角度切入恐怕是没什么结果了。”
      
      韩局从黎城调来江城公安不久,但位高权重,行事稳重,算的上目前局里的核心人物。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神里除了焦急外还冒着沉静的思索光芒。众人问责前,也是他顶住外界压力,表示一定会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还给大众和谐安全的居住环境。
      
      话是这么说,但所有的调查结果都陷入了桎梏的泥沼,推进不得。
      
      韩岭揉了下眉心,他取下老花镜,才发现褚澜川一直站在自己身侧并未走远。
      
      “你是局里新来的见习警察吧?”
      
      褚澜川只是见习,所以没有编号和制服。
      
      黑色冰丝衬衫衬得他身姿如松柏挺拔,眉眼蕴藏锋芒,薄唇抿着,线条俊朗流畅,透着一股子意气风发。
      
      他规规矩矩地答,声音敛着低沉的磁性:“是,上个月刚来。”
      
      好巧不巧,刚来就经历了三起连环杀人案,这个点儿也是够背的。
      
      “辛苦了,一宿没睡,先回去休息吧 。”韩岭攥着档案袋,快步从他身边经过。
      
      局里的师哥何巍然好歹养精蓄锐了一会儿,他去门口取了外卖,也拍了拍褚澜川的肩劝道:“年纪轻轻别熬太狠,容易伤身体。案子重要,但也得把身体养好才能查案不是?”
      
      空气中漂浮着食物的香气,猪排炸至酥脆金黄,一闻就令人食欲大开。
      
      何巍然见他一时没接话,并不见怪。新来的这位见习警察性子偏冷,但在礼貌人情方面考虑周全,工作上也足够认真严谨,这样的后辈他是愿意不遗余力地提携的。
      
      两人站在百叶窗前,外头却已变了天。
      远方落下一道惊雷,轰轰隆隆,暴雨随之兜头而下,噼里啪啦砸向地面。
      “多谢师哥关心。”褚澜川永远是八风不动的状态,深不见底的眸子如同一潭死水,凡事都别想让之搅动。
      
      “老,老大......”同时感受到两道目光的注视,卓停咽了下口水:“有人报案。”
      
      何巍然连外卖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刚喝上一口水,结果喝的太急被呛着了:“什么情况?”
      
      “南港居民区,是一个女孩报的案,十三岁,回家后发现父母双双倒在血泊里,没了生命体征。”
      
      “所有人,醒醒——”何巍然加大了捏矿泉水瓶的力度,脸色铁青,他有预感,这一回的案子不简单,关键节骨眼上,又给公安局增添了破案压力,定然和前三个案子冥冥中分不开关系。
      
      何巍然风风火火持起警察证,局里一阵躁动,唯有褚澜川沉静如常,保持靠在墙沿的姿势。
      
      有雨丝飘进来,袖口和肩膀的布料隐约湿润,他却丝毫不在意,看起来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实则是对目前已有的案件陷入沉思。
      
      何巍然目光如炬,临走前还不忘喊他一声:“师弟,你也跟着一起。”  
      
      警察、法医决定第一时间赶往南港居民区案发现场,警车内雨刷器唰唰作响,可眼前的视线被一道道雨帘遮掩,能见度大大降低,行驶速度迫不得已减缓。
      
      褚澜川拿出本子记上第四起的案发地点,那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他的笔记与推理,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关联、犯罪心理、抛尸点”。
      
      第一现场耗不起时间,何巍然迅速带了一路警察直奔楼上,进入屋内后却不见报案女孩的踪迹。
      
      卓停拿出专业设备协助取证拍照,回过头问他:“老大,那女孩怎么不见了?”
      
      事发后,云昭不敢再留在屋内,她一直坐在楼下的花坛上,像一只失了生机的玩偶娃娃,在风雨中飘摇,这种精神状态,根本不可能注意到警察的到来。
      
      褚澜川最后出来关上车门,他撑着把大黑伞,修长的指节抵住伞柄,在雨幕里向前走的步子不疾不徐。
      
      女孩佝偻着身子没抬头,白色连衣裙上染上了血红色的星星点点,看起来格外骇人。
      
      为了方便沟通,他主动蹲下身,雨伞高度随之降低,恰好够她抬头的距离。
      
      发丝黏腻在女孩脖颈,她浑身被淋得湿透,分外狼狈,柔软的脊背起起伏伏,看样子是在抽咽。
      
      衬衫左上方常年装着一块帕子,他抖落开手帕,递到不愿抬头的女孩面前。
      
      云昭愣了下,抽咽停止。
      
      鼻息间能闻到帕子上透着的山茶气息,她没伸手接,目光盯着男人的皮鞋,擦拭的锃亮,深色袜子包裹着骨骼分明的脚踝,裤腿被大雨浸湿几分,但举手投足间不见丝毫慌乱,沉稳又克制。
      
      两人间僵持了一会儿,云昭才突然反应过来,少女如葱根的手指攥住了那方帕子,在自己脸上胡乱擦拭了几番。
      
      接触时,她碰到了男人温热的掌心,如同触电,令她一不小心打了个哭嗝。
      
      雨柱直下,溅在脚边,云昭回过神察觉她的短袜全湿了,下楼的惊慌让她跌了一跤,膝盖蹭破了皮,痕迹在细幼白皙的腿上过于明显。
      
      “别怕。”
      声音仿佛从胸腔传来,蕴着坚定的力量。
      褚澜川再次伸出手,手心朝上,像是驯服一只缩在角落的刺猬。
      
      她咬着下唇,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后脑子一片空白,说不出来更多的话:“哥哥,救救我......”
      
      犹如小兽受伤后可怜的祈求。
      
      褚澜川把雨伞搁置在一旁,双手穿过少女腿窝与腰线,嫩的如酥酪的肌肤抵在他手臂间,轻颤的睫毛上还挂着未擦干的泪珠,万分惹人怜爱。
      
      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在坠入黑暗前听到了男人说的一个字:“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大吉大利。
    下本开《娇养》,预计无缝接档,收藏走一波~
    强取豪夺/豪门/追妻火葬场
    1.沈弋第一次见姜予漾,是在钟灵毓秀的江南水乡。
    瓢泼大雨,他伞尖儿沥沥滴水,黑发半干不湿,一双眸格外阴鸷。
    少女咬着下唇给他递来干净的帕子,见他不接,黑白并不分明的眼瞳蒙上一层雾气:“沈弋哥......”
    他冷着眉眼:“谁是你哥?”少女当即红了眼圈。
    众人皆以为沈弋失了兴致,却在离开前听见男人指名道姓说:“我要她。”
    2.姜予漾从跟他走开始,没名没姓地喜欢了沈弋七年。
    七年,还是捂不热一颗冰冷的心。
    在得知沈弋要接受家族商业联姻时,她含泪收拾完行李一走了之,直飞巴黎,试图直接结束两人的关系。
    3.最近江城媒体盛传著名风险投资家沈弋有个眷养多年的金丝雀。
    他矢口否认,接着言笑晏晏:“不是地下情人,是未婚妻。”
    当晚世人皆知,沈弋为求婚姜予漾包下了十里长安街的烟花。
    食用需知:1.女主前期江南水乡甜美少女,后期时尚杂志主编
    2.1V1 SC 双初恋 高洁可入 HE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