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时间一晃过去五年。
      
      某日傍晚。
      
      房屋修建在山麓处人家中,一个年龄大约在十一二岁间的少女正在将晾晒在门前空地的衣物收下,看见出去砍柴的缘一回来,高兴地过去。
      
      她边去帮缘一把背上的柴卸下,一边自言自语地唠叨起今天在家里干活时种种趣事。
      
      大到发现窗外有狐狸的身影跑过,小到打扫卫生时在榻榻米垫子下发现以前掉落的针,几乎把今天所见所闻都事无巨细地一一复述出来。不过缘一也不觉聒噪,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耐,相反还相当认真地在旁倾听。
      
      到最后时,少女用充满期待的口吻说:“对了缘一,我记得今天开始是夏季了,姐姐她应该会到访吧?”
      
      听她提到自己姐姐,缘一平日里没什么变化的木然表情终于有了点神采。他想到昨天晚上临睡前,姐姐在送给他用作联络的袖镜里,告诉他自己前些日子去了四国办事,现在正在回来途中,于是点了点头。
      
      “太好了!”少女高兴地拍手道,“我前几天缝好个香包,一直想等姐姐来时送给她。”
      
      这个性情活跃开朗,而且话很多的少女名叫诗,她的家人在五年前因疫病相继去世,最后家里只剩下她一人,成了孤儿。
      
      当她站在田头对未来感到迷茫之际,见到同样孤身一人的缘一。或许是身有同感,就把缘一领回家,两个小孩干脆就这么一起生活了。
      
      把砍回来的木头放进房子背面的柴房后,两人回到室内,点燃在屋子中间的灶台,把锅架到火上进行煮食。
      
      太阳自从落到贴近地面的位置后,下沉速度就仿佛按快进键一样,外头的天很快就彻底全黑了。
      
      今天是立夏,同时也刚好撞上是朔月,在看不见月亮的夜晚,天空中只有星星作为点缀,相较于其他日子,朔月的夜晚好像显得更为幽黑。
      
      屋里头,缘一和诗两人正坐在灶台边,借着火光吃饭。
      
      在晚饭吃到一半时,外面终于传来他们所期待的敲门声。缘一很快就放下碗筷去开门。
      
      门开后,不出所料的如同过去五年里,每一个季节交替的晚上,身披长羽织的瑞香出现在门口。
      
      虽然已经料到来开门的人是缘一,但瑞香在见到这个弟弟时,还是忍不住搂过来,然后伸手去揉他那头毛绒绒的头发,接着又比了下他现在头顶的高度后,笑盈盈地说:“一段时间没见又长高了!看来再过几年缘一就要高过姐姐了。”
      
      想当初高度只是及腰的小孩,转眼间现在都已经到了她胸口,这些变化让瑞香很有成就感。
      
      刚说完,她听到屋里另一个孩子的声音。
      
      “姐姐大人!”
      
      “诗。”瑞香笑着应了声后,脱下木屐来到室内,在他们旁边坐下。
      
      五年前的晚上,在山里意外遇到离家出走的弟弟后,瑞香先是把缘一带到从前一些上山打猎的人在山里搭的木棚中休息。
      
      毕竟现在世道混乱,入夜后一般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除非发生火灾、妖怪袭村、强盗进犯等险情,否则不会从屋里出来,更不会轻易给陌生人开门。
      
      而她这样手无寸铁的年轻女子,带着一个小孩在深夜出现想进到别人家里投宿,在村民看来只会觉得可疑。
      
      所以她就先让缘一在山里的木棚中休息,然后在黎明来临之前,瑞香将他送到就近的村落。
      
      鉴于瑞香不能暴露在阳光下,所以她只好对缘一叮嘱一番,让他看看能不能争取到村民的收留,如果这里的人不愿意也别乱跑,先自行找个地方休憩,她晚上会来找他,顺便放下干粮后,接着在天即将亮时离开躲回山中。
      
      等入夜以后,瑞香再过来查看缘一的情况时,发现已经有人把他领回家。
      
      成功得到当地村民收留自然是件好事,但问题又来了,那个把他领回家也同样是个小孩,而且家里没有大人在了,这就还是有点难办啊……
      
      原本想着看到缘一安顿下来后,如果他得到妥善对待,在新的人家里过得不错的话,她就不再多做干预。最多时不时暗中关注下对方成长的瑞香,为此不得不又露面,去指导两个小孩如何把日子过好。
      
      两个还不到半大的孩子,就算村里人会给予帮助,但有很多人情世故、经验教诲、技艺方面等方面的事情,因为不是同一屋里生活的家人,所以不可能在你日常出错时第一时间就能及时提醒。
      
      最多就是真遇到比较大的困难时向村里求助,村民会伸出援手。
      
      但剩余的就全靠自行摸索,这么一来少不了会多走些弯路,要不然怎么会有“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说法。
      
      如果可以的话,瑞香当然是希望能花更多时间来陪伴他们成长,奈何她的领导不是什么善类。
      
      为免给这条村子招来无妄之灾,所以她也不敢频繁造访。唯有把一面留了标记袖镜给缘一用作联系,想找她时可在晚上敲三下镜子背面,如无特殊情况她自然会回应。
      
      这种联系方式隐蔽性更高,也大大降低了被发现的风险。
      
      虽然鬼舞辻无惨平时把活都扔给手下,自己当甩手掌柜不知跑哪去,但他偶尔还是会查岗,召见手下了解寻找青色彼岸花的进度。
      
      从穿越到如今的七年,屈指可数的几次面见中,再结合他的控制手段,瑞香已经基本把无惨的性情给摸透了。
      
      某方面而言,无惨可以说把公家傲慢无能的缺点给全方面生动演绎。
      
      据说鬼舞辻无惨在变成鬼以前,是平安京时代的一名公家贵族。
      
      虽然瑞香也不想一棒子打死,但历史上公家失势武家崛起,和当时公家尸位素餐还妄自尊大绝对有很大关系。
      
      而无惨显然就是好的没他份,坏的全占满。
      
      心胸狭窄、刚愎自用、喜怒无常、自傲得来偏偏又眼高手低,对属下采取什么样的处理手段全凭他自身喜恶,完全没个标准。从第一次被召见时起,瑞香就对这组织绝望了,有这种领导谈个屁前途。
      
      要不是无惨太专横霸道,她早就想辞职跳槽了。
      
      可是想离开无惨手底下只有死路一条,不过好在瑞香上辈子是已经工作好几年的老油条,当领导太无能不想效力但又暂时跑不掉的情况下,那就只能糊弄鬼了。
      
      既不能让他觉得你太有用以致被领导关注,又不能让他觉得你没用随时可以舍弃。
      
      瑞香基本上就是这样,这几年一边摸鱼混日子,一边养小孩,顺便到妖怪中打听有哪些解咒手段。
      
      谁让她上辈子只是个普通人,阳间人哪懂阴间人的门道。
      
      而她前段时间到四国地区,是因为听说那边有个名为西国的,犬妖所建立的妖怪国度,已经存在好几百年了。
      
      瑞香还是头一次听说妖怪也有国家,得知它的存在时间后,便当即决定要去一探究竟。
      
      城里消息比乡下灵通,这种常识估计在妖界也通用。别的不说,西国里想必聚居着大量妖怪,当中总有年头久见多识广的妖怪。
      
      别说,这回还真让她打听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来了。
      
      瑞香在灶边坐下后,就解开行李,从中拿出一包金平糖。
      
      金平糖同样是由葡萄牙人带来的舶来品之一,早期时作为皇室赠品,在这个年代还是属于稀奇事物。
      
      而在白糖尚且稀少的年代,金平糖对于小孩而言,无疑具有相当诱惑力。
      
      此时看到她手中那包颜色缤纷的糖果,诗和缘一两人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在诗看来缘一这位每年会出现四次,每次来都会带来许多新奇事物的漂亮大姐姐,就和传说中的狐仙差不多。
      
      当然,她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公家是指天皇、公卿贵族、朝廷为主要的圈子。
      公家和武家是两种生态,武家早期相当于公家的保安。
      不过后来嘛,公家没啥能力还事多,然后武家不干了,开始和公家分庭抗礼。
      到了江户时代,公家已经完全被德川幕府压制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