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女[民国]》浪本浪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08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妞子昨夜挨了打,又得照顾弟弟,睡得很晚,小孩子觉又多,今日就没及时起来,福姐儿在外头叫她的时候,惊醒了她爹,这就招了她爹的恨。
      
      酒鬼张迷瞪着醒来时,也不知哪来的火气,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三两步走到妞子床前,妞子刚睁开道眼缝,觉没够,她半醒半梦的,总觉得与外头隔着一层,仿佛还在梦里一般。
      她在梦里看到了吃人的恶鬼,逃避一般,她闭上了眼。
      
      酒鬼张眼里喷着火,用钢铁铸成的手揪住妞子的头发,硬生生将她拽下了床,地是冰冷的,妞子的伤还在痛,她没醒过神来。
      
      恶鬼有着这世上最叫人惊恐的声音,仿佛从十八层地狱里传来,如一阵滚雷,轰掉了妞子半边魂。
      “老子今天非要抽掉你的懒筋不可!”
      恶鬼脱下鞋,劈头盖脸的鞋底如雨点般落在妞子头上,妞子闻到了脚丫子的臭气,和那似乎永远都存在的、浓烈的酒味。
      
      酒鬼张嘴里骂着些不干不净的话,其言语之恶毒,竟无法使人相信那居然是父亲“问候”女儿的。
      妞子正睡得熟,活活被打醒了,她瑟缩着蜷缩在床上,等她爹打够了,去睡回笼觉,她才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慢慢站起身。
      
      小毛儿刚刚被吵醒了,恐惧的缩在被窝里,用硬邦邦的破被子把自个儿裹住,不敢伸出头来,直到爹走了,他才用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姐姐,因为饥饿,他长得瘦小,眼睛显得格外大。
      他说:“姐姐,我饿。”
      妞子看着他,用脏兮兮的手擦擦眼泪:“我也饿。”
      
      她穿上鞋,这鞋是在垃圾堆里捡的,两只都开了口子,被她用草绳缠了起来,走路的时候风往里灌。
      不过这都不要紧,能在寒冬腊月里找到一双能穿的鞋,而不至于赤脚在结了冰的地面行走,已是一种福气。
      
      她从门后拖了只筐,筐子因装过很多回煤核,底部乌漆墨黑的,妞子拖着筐,拿着小耙子,出了门。
      关门时那破门吱呀一声,妞子吓得心狂跳,僵着身子如一尊泥塑,她怕,怕把那鬼一样的爹又招起来。
      酒鬼张似乎又睡着了,没有听见。
      
      虎子,大壮,福姐儿都在门外等着。
      他们都看到了妞子身上的新伤,脸上是青的,手上是青的,走路也一瘸一拐的,那破烂的,开了无数口子的衣衫下,不知有多少伤痕。
      
      妞子身上的新伤从未断过,往往旧伤还没好全,就又添上一层,福姐儿悄悄问:“你爹又打你了?”
      妞子麻木的,轻轻地点点头。
      她的肚子“咕咕”作响。
      
      除了妞子,其余几人都或多或少,或好或坏吃了点东西垫垫肚子,只有妞子空着肚子出门。
      虎子的家境是最好的,他爹在大户人家做事,主人家大方,工钱和赏钱都是极丰厚的,因此他能吃饱。
      
      四个小伙伴,只有他一个人带着粗面馍馍出门,他把馍馍分了一半给妞子,当然,这得背着他爹娘,要是叫爹娘发现了,得挨一顿好打。
      
      大壮看着虎子的馍馍,虽然是粗面的,但顶饿啊,哪像他,回回早上都吃稀的,他很明显的咽了咽口水,响亮的“咕噜”声划破寂静的晨空,连呼啸的风声都显得弱了。
      他眼里满是渴望:“虎子,你娘对你可真好。”
      
      虎子自豪的啃了一口粗面馍馍,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使劲嚼着,吃得很是香甜。
      “我娘说了,等爹发了工钱,给我买白面馍馍,沾糖吃。”
      
      其余人听了,都发出羡慕的惊叹。
      福姐儿摸摸肚子,她早上只喝了一碗薄粥,外加一块酸萝卜,这会儿一肚子的水在晃荡。
      
      豆丁们拖着筐,小小的身子在寒风中前行,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大壮吸了吸鼻涕,突然对着虎子说:“你爹,会赚钱。”
      
      他脑子不灵活,有点憨,反应常常很迟钝,就比如刚才,关于虎子他爹的话题说了好一会儿了,大壮才慢了好几拍接话,其他小伙伴们已经在说别的了。
      因着他这桩事,大壮爹娘已有了心病,这么个傻儿子,在他们百年后可怎么好呢?
      
      大壮爹——老刘,是卖菜的,每日从城外菜农处挑了菜进城卖,苦累不说,还赚不了钱,不但大小的地痞流氓要来刮几遭,就连街面的巡警,也能随意拿他的菜。
      若是不给呢,这些难缠的小鬼能将生意给搅黄了,让他在菜市混不下去,若是给了呢,有时连本都是亏着的。
      
      别看老刘是菜贩子,自个儿家里头都只能吃卖不出去的烂叶,买菜的主顾最不肯吃亏,叶边略黄了些,或者有一个虫眼,都要剐了去。
      有时剐多了,老刘就心疼的喊:“这么水灵的菜,别糟蹋了。”可他喊他的,人家自糟蹋他的。
      
      他看着被剐下的叶子,像是剐了自己身上一块肉。
      那些老叶,枯叶,黄叶,他都带回去自家吃。
      有时那些精明的主顾连这些叶子都不肯留下,她们拼命的剐下一层又一层,剐得只剩菜心,付菜心的钱,却要把剐掉的“坏”叶子带走,说是要喂鸡,城里头又有几家养了鸡?
      
      若是不肯与主顾翻脸,就只得吃了这个哑巴亏,若是翻脸了呢,一吵起来,生意也做不成,那些买菜的主顾有的是时间与他慢慢磨,可生意不等人,倘若菜没卖完,放到下午,就不水灵了,只得贱卖,若是隔夜,说不得贱卖都卖不出去。
      
      卖菜不容易,老刘养家糊口难,大壮家里不宽裕,吃喝上自然比不上虎子家,可再不好,也要比福姐儿和妞子强。
      一个只靠寡母洗衣裳养着,一个的酒鬼爹根本不管家里头。
      
      虎子说:“等我长大了,也要和爹一样,到秦公馆做仆人,顿顿吃干的,天天早上让爹娘吃一个鸡蛋。”他说着,眼里迸发出憧憬的光来,在他看来,能给有钱人家做事,顿顿吃饱,就已经很美了。
      
      虎子问:“你们长大了想干什么?”
      长大了想干什么?这个福姐儿想过。
      福姐儿快活的说:“等我长大了,就帮我娘洗衣裳。”
      
      “那你呢?”虎子问妞子。
      妞子一直缩着头,常年挨打,她一直畏畏缩缩的,总是不敢正眼看人,在小伙伴们面前,她要自在些,可也不爱说话。
      她慢慢抬起头,见三双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她,吓了一大跳,慌忙又将头低下了。
      
      福姐儿催促道:“妞子,你怎么不说话呀。”
      妞子慢吞吞的想了会儿,又慢吞吞的摇摇头:“不知道。”
      
      三个人齐齐发出失望的叹息,仿佛错失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虎子忍不住嚷嚷:“你怎么不知道呢?连桂花胡同的小翠都知道要干什么。”
      小翠是虎子在桂花胡同认识的小伙伴,今年才五岁。
      
      福姐儿很感兴趣:“那她想做什么?”
      三双眼睛齐刷刷的转向虎子,这使虎子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他如皇帝身边宣读谕旨的大太监似的,用郑重而神秘的口吻说:“她说,她要嫁给有钱人,生三个儿子。”
      
      “三个?那不得生三年?”福姐儿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震惊了,要知道,妞子的弟弟也才三岁呢,三年时间对于几个孩子来说,已经很漫长了。
      
      小翠从小就是个有成算的丫头,她的想法可不是毫无来由,嫁个有钱男人,上半辈子吃喝不愁,生三个儿子,下半辈子吃喝不愁,这不是顶好的主意?
      
      虎子说:“你们女娃娃都要嫁人的。”
      妞子慌忙摇了摇头:“我不嫁,我不嫁。”
      嫁了人会被打死的,就像她娘,被她爹打死了,若是不嫁人,等爹死了,就没人打她了。
      
      “那你要怎么办?等你长大了,你爹会把你嫁出去的。”
      妞子抬头,有些羞怯有些自豪:“我弟弟说了,等他长大了会养我呢,我在家里做老姑娘。”
      “可你爹不会答应的。”虎子再次指出最大的问题。
      
      妞子很明显的抖了抖,犹豫了一下,她细声细气的说:“小毛儿说要和我搬走,不和爹住。”再说了,说不定那时候她爹就死了呢?
      想到这儿,她有些烦恼,为什么她爹就是不死呢?福姐儿那个老抽大烟的爹都死了,为什么她那老喝酒的爹还活着?
      
      没人知道妞子在想什么,福姐儿指着前头,有点雀跃:“到啦。”
      天已经蒙蒙亮了,车站里停靠着一列列蒸汽火车,火车呜呜的低吼着,粗壮的白气飘在上方,这是火车在加水和卸煤碴灰。
      
      车站的职工家属是最快的,直奔刚卸下的煤碴灰,手脚麻利的翻找着煤核,等几个小豆丁跑过去,大块的煤核都被挑走了好些。
      
      一些煤核还闪着红色的火光,冒着热乎气儿,他们冲上去,顾不得也许会被烧伤,拼命用小耙子捡着煤核。
      其中最卖命的是妞子,其他几个捡煤核是为了做饭和取暖,她要更难些,家里没余粮,娘走了,爹又不管,她得靠着这些煤核,去粥场换两碗薄粥,稍稍填饱自个儿和弟弟的肚子。
      
      等几人捡完了,才发现妞子的手上烫了好几个燎泡,这种伤大家都有,但妞子手上最多,她处理这种伤已经很熟练了。
      穷人没钱买药,烫伤了,只得拿针把水泡挑破,让它自己慢慢长好。
      
      福姐儿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回家,到家门口时,她与他们道别。
      妞子拖着小筐渐渐远去,福姐儿看着她的背影,和她带着淤青的手上新烫的燎泡。
      一股很冷很冷的风吹进福姐儿心底,在那儿盘旋,久久不散,她忽然觉得很难受,那种感觉,就像她娘带她给爹上坟,她们回家时,她趴在娘背上的感觉。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